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44 计划接近尾声
    神裔贵族是一个中庸的职业,他拥有看似不高,但很全面的属性成长。在特定领域,他永远不是专精者的对手,但他的优势就是全能,如何发挥这份全能性,则是考虑一个人战斗意识是否拨尖的标准。若是一般人,很难骤然将一个看似全能,但却没有特长的职业发挥出来,但玩家不同,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机会将一个职业玩得相当娴熟……梁立冬在游戏中战斗过几千次,死亡数百次,他早已经知道所有职业的优缺点,更清楚神裔贵族这个职业所能做到的事情。

    浓雾中一切的事物都被水气濡散,梁立冬仿佛一只豹子般冲向离自己最近的佣兵,他已经化成一道红色的残影,几乎是在一眨眼之间,就从浓雾外十几米远的地方,直接出现在这个佣兵的面前,然后手中的长剑一剑刺出。

    此时他的面板上已经8.4的体魄值,力量不低,而且又有‘贵族剑术’天赋,和‘剑术专精’专长的加成,这一剑刺出,速度不但奇快,而且力量很大。毕竟质量在相同的情况下,物体速度越快,冲击力越强。

    这个佣兵反应也很快,将阔剑宽大的剑身挡在了心口前,只是他低估了梁立冬的实力。赝品帝陨剑如同银色的电芒一般点在了阔剑的剑身上,按理说,阔剑厚重不容易损坏,不过事情就是如此地离奇,佣兵的阔剑被梁立冬一点,立刻像是玻璃一般地碎开。

    佣兵大骇,使劲后退,然后在他的不解和恐惧的目光中,梁立冬手中毫发无损的帝陨剑一收一刺,闪电般地在佣兵的喉咙上点了一下,然后梁立冬又闪电般地后退几步。

    佣兵用力一拳挥空,然后他看到自己视野中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喷泉’,他拼命地捂住自己的喉咙,但血止不止,力气在渐渐消失,视野也渐渐地模糊起来……

    梁立冬看着痛苦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而后没有动静的佣兵,心中有些惊讶:从系统上来看,这佣兵的等级有lv4,和自己一样,虽然身上一股老练的气质,但实质上反应速度和战斗力都不强,而且明显没有‘武器专精’专长,比如说梁立冬拥有‘剑术专精’和‘贵族剑术’,一专长一天赋,还有‘贵族偏见’这个天赋将长剑视为‘称手武器’,三个特性加起来,他才敢拎着长剑和人玩近战。

    连一种‘武器专精’都没有,做什么近战职业者!这是玩家公认的‘真理’。

    这个佣兵也就是因为没有‘武器专精’这才被梁立冬一招坏了武器,然后手无寸铁地被击杀。

    这时候旁边传来一阵爆炸轰鸣声,炽烈的热风从旁边吹过来,还夹着一声惨叫。梁立冬扭头过去,发现贞德已经成功利用空降大火球的方法,杀掉了一名佣兵。现在只剩下两名佣兵,他们虽然看不到同伴发生了什么,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但作为一名职业者,他们的直觉告诉他们,现在情况很不妙。

    两个人分头就跑,虽然视野不足,但他们凭着来时的记忆,勉强跑对了方向,但问题是,驾雾魔法不但削弱他们的视野范围,听觉能力,甚至连他们的速度都受到一定的影响。最重要的是,驾雾魔法是以梁立冬为中心,所以当梁立冬移动的时候,浓雾也会随之移动。

    他无声无息地跟在佣兵的后面,他在浓雾中的时候,无论行走时弄出多大的声响,都会被视为‘无声移动’,仿佛声音都被浓雾吸收了一样。

    这个佣兵慌不择路的逃跑,他惊慌失措地四顾,时不时回头张望,仿佛身后跟着一个可怕的恶魔,只要他稍不注意就会从后面跑出来,将他吞食干净。

    事实上,梁立冬确实是在佣兵身后十五米处左右的地方跟随着他,只是由于浓雾阻挡了视线和声音,他根本不知道身后吊着一个人。佣兵死命地奔跑,山林中行路本来就是一种辛苦活,况且此时还是在晚上,又被浓雾遮挡了视线,佣兵不知道多少次差点被地上的草蔓拌倒,他越跑越累,速度也越来越慢,但这浓雾的范围仿佛无尽无边,他怎么也跑不出去。

    梁立冬看着佣兵的背影,等侍着合适的下手时机,他记得就是这个佣兵拥有‘盲斗’专长,对方即使在昏暗的环境中,也能通过气流感知对手的行动,所以他必须得等侍,等到这个佣兵疲劳,疲劳到无法‘使用’盲斗专长。

    这时候,贞德的声音从心灵通道那边传了过来:“我杀掉这个佣兵了,我赢了,主人,你得履行承诺,帮我做一桌子大餐才行。”

    “你受伤了?”梁立冬听到它的声音似乎有些异样,有点虚弱。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不过待会你得过来抱我离开,我现在暂时没有办法飞行,伤到翅膀了。”

    “那你自己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没事,一般的野兽伤不了我,毕竟我可是魔兽。它们连靠近我都不敢。”

    关掉心灵通道,梁立冬继续跟在这个佣兵的后面,对方依旧在跑着,但因为过度的惊慌,因为一直没办法逃离这片雾气,在极度恐慌的情绪下,佣兵的方向感知开始出现问题,不知不觉间,他开始跑离了山路,居然开始绕回山上去。

    全力奔跑,再加上极端的情绪,佣兵的体力下降得很快,没过五分钟,他开始气喘吁吁,最后忍不住背靠着一棵大树休息,调节气息。在休息的期间,他依然没有放松警惕。职业者和普通人不同,就算是法师,体力回复的速度也比普通人快些,更何况是以体魄为主的近战职业者。

    大约五分钟后,佣兵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回复得差不多了,虽然雾气依然没有消散,但他却感觉到安心了许多,只要有了体力,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走出这片见鬼的雾气。

    他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正要离开大树的时候,却听到背后哧地一声,然后他全身一震,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低头看到自己的心脏处冒出一截断断的剑尖。

    人类越是安心的时候,警惕心越弱,也就越容易受到袭击。

    佣兵回过头,大半的视线被树体阻拦,身体中的长剑被抽了回去,他跪倒在地上,捂着心口,在倒下前,用尽全力最后的一点气力,大喊了一声:“你这恶魔……我诅……”

    可惜他没有将话喊完就没了动静。

    梁立冬一抢手臂,甩掉剑上的血迹,还剑入鞘。然后他往回去,因为心灵通道关系,他容易就找到了贞德。后者正蹲在一堆冠草之中,躲藏着自己的身形。梁立冬将它拉出来,然后捧在手中,发现它的左翼上有一个很大的创口,几乎斩断了半个翅膀,大量的血液将它半个身体的羽毛都糊成一块一块的结咖。

    魔宠的生命力很强,虽然血是止住了,但贞德的精神明显很委靡。梁立冬赶紧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了水疗术卷轴,撕碎了放在贞德的身上。淡蓝色的魔法光芒笼罩着贞德全身,过了会后,贞德明显气色好多了,它抬头说道:“好了主人,别管我了,继续去执行你的计划吧。”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我可以将你放进我的空间背包里,不过那地方不太舒服,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好!”贞德点点头。

    小心翼翼地将贞德放入空间背包中,接着他走到矿洞的入口,这里除了先前贞德用大火爆炸出的大坑以及其它痕迹,以及五双脚印外,并没有其它痕迹。然后他在洞口处大约等了半小时,也不见有人出来,便自己走了进去。

    小心翼翼地走进矿洞中,还没有靠近最深处的金矿空洞时,便闻到从矿洞里边传出来一股浓重的腥气,虽然也有人类的血腥味,但这股奇特的腥味却很难闻,已经接近于腥臭。

    带着八分的警惕心,梁立冬先将一张照明术卷轴扔进空洞里,等里边大放光明之后,他才侧身探头看进去。

    里面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三个佣兵躺在地上,周围一片血泊,他们的身体都出现大部位的残缺,有个甚至连脑袋都已经不见了。

    而在他们的周围,有几只白色大蜘蛛的尸体……梁立冬离开的时候,这里并没有蜘蛛,而且这地方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到外边,也就是说,这些蜘蛛应该是被召唤出来的,而在更远的一点地方,还有一只断了两只腿,行动相当不便的蜘蛛在嘶嘶地叫唤着,它已经发现了梁立冬,正在张牙舞牙地威胁着后者,它的腹部因为剧烈的动作仰起一些,梁立冬看到上面有着一张类似人脸的奇特花纹。

    人面蜘蛛?萝丝女士的宠物?梁立冬听说过这个神术,可以召唤数只萝丝女士的人面蜘蛛来对抗敌人。人面蜘蛛有强有弱,实力强的牧师自然能召唤出强力的人面蜘蛛。看来这应该是阿克曼的手笔,但他人呢?

    梁立冬四处察看,过了会终于在最内部的角落中,发现了趴在地上,像是死尸一般的阿克曼。

    同归于尽?梁立冬不置可否地笑笑,然后他走到弓箭手的尸体上,从后者的身上搜出一把小手弩,一般来说,远程职业都会配备一把这样的手弩也备不时之需。

    他给手弩上好箭矢,然后向前走几了几步,同时扣动弩机,一箭射中人面蜘蛛的嘴巴,这虫子惨叫着抽搐了几下,便死掉了,它本身已经受伤无法行动,这么大的靶子,就算梁立冬闭着眼睛射,也能射中。

    然后梁立冬再走前了几步,然后将手弩对着趴在地上的阿克曼。

    “别!”阿克曼突然抬起头来:“求你放……”

    他话只说到了一半,一只弩箭就射在了他的额头上,而后他瞪大了眼睛,脑袋重重地垂落到地面。

    “如果我放过你了,谁来放过里德村的孩子?”梁立冬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他将手弩放回了死者佣兵的手中:“双方同归于尽……嗯,看样子不用特意再布置现场了,只要把我的痕迹消去就行,呵,看样子可以进行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