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45 一切都上了轨道
    看着阿克曼死不冥目的表情,梁立冬却一点同情心也生不起来。或许他有着极其远大的前程,只要将这个金矿的地点上报给神殿,至少能调到个小城当一个神殿的主教,然后再活动活动,最后调入圣殿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可惜,当他打着要杀梁立冬念头,想雇去里德村行恶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梁立冬熄灭掉照明术,走出洞穴。没有‘驾雾’魔法的浓雾阻挡,月光像是银幕一样落在山间。他将贞德从空间背包中拿出来,因为‘水疗术’魔法的关系,再加上贞德是魔兽,生命力比普通人强出很多,现在它看起来气色好多了。

    梁立冬仔细检查了一下它的左翼,发现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他松了口气说道:“估计再过两天,你又在天际翱翔了。只是小伤……不过以后你别这么拼命,那个佣兵就算逃跑了,对我的计划影响不大。相比之下,自己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影响不大……但总归是有影响吧。”贞德自己跳上梁立冬的肩膀,它似乎很喜欢蹲在主人的身上。

    “敌人没跑有没跑的计划,跑了有跑了的计划。”梁立冬笑笑:“这天底下没有十全十美的点子,只能事前策划,事中随机应机,完善细节,事后收尾时再回顾一下有什么错漏。大部分的计划能成功,都有一定的运气使然。”

    “那主人你对自己的计划有多少信心?”贞德问道。

    缓缓地走在月光盈银的山道上,梁立冬说道:“大概有八成左右。至于剩下来的两成,就看自己的运气了。运气这东西,很难说的。我见过有人拍胸脯自己的计划一定会成功,但结果却被一件意想不到的小事给坏掉了。那种情况就是运气啊,所以我在哪之前,无论计划什么事情,都不会把话说满。”

    “也不知道该说你是慎重,还是该说你信心不足。”贞德迟疑了会,然后问道:“我一直有个疑问,从你的传递给我的知识中,我很清楚那些金色的小石头在你们人类眼中是相当重要的东西,甚至比好吃的食物还要重要。但你为什么要将那么重要的东西让出去,告诉别人。”

    “开矿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特别还是金矿。”梁立冬说道:“金矿代表的利益太夸张了,我现在肯定没办法保住它,以后也未必能保得住,与其这样,倒不如利用它来做些事情,况且如果我的计划成功的话,或许能也能分到一杯羹。”

    一人一鸟下了山,因为夜已经深了,城门紧闭,冬风城这样的边境城市,一旦入夜,都会关上城门,没有特别的事情绝对不会打开。梁立冬也不关键,他在城门外不远的地方找个块干净的大石头,然后利用‘化石为泥’卷轴做了个小小,中空的椎型土堆将大石头包了起来,再从周围的树下捡了些枯柴,在土堆的前边烧小小的火焰,再将其压实,只留些火星沫子,这样子火堆一般都能慢慢烧到第二天,而他则钻进土堆中,眨眼假寐,贞德就睡在他的旁边。

    对于有野外生存经验的玩家来说,这只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就算梁立冬不会施法,他也有别的方法可以安危然过寒风冷洌的冬夜。

    第二天早晨,梁立冬精神奕奕地带着贞德进入到冬风城,他找了另一间不错的旅馆,然后让贞德休息养伤,自己则去外边买了几张羊皮纸,墨水,还有些奇怪的粉状物回来。接下来,他就开始不停地忙活,他先在羊皮纸在绘制了地图,然后就把羊皮纸扔进水里,用魔法烘干,再洒上一些粉状物,再扔进水里……结果这张花费了大功夫的玩意他不满意,转头就扔进了房间的壁炉之中。

    “你在做什么!”在床上养伤的贞德忍不住问道。

    “做一张‘旧’的藏宝图,否则没有办法向乌瑟尔解释我为什么会知道山上有座金矿。”

    贞德站了起来,它不解地说道:“就算你有张‘旧’的藏宝图,他也未必会相信你的话吧。”

    “和那些贵族狐狸说话,大部分的时候,他不在乎你说的是不是真话,他们只在乎你是不是能找出一个至少表面上能符合逻辑的理由。表面上要光正堂煌,但私底下的利益交换,则是另外一回事。这就是贵族,我见得多了。”

    贞德叹了口气:“好吧,藏宝图的事情且不提,阿克曼死了,你不担心生命神殿会派人去找他,万一被他们提前发现了阿克曼的尸体,我们的计划就得破产了。”

    梁立冬甩了一下手中浸湿的羊皮纸,说道:“放心吧,阿克曼不是小孩子,他消失一天别人顶多觉得奇怪,消失两天的话,他们会才有所察觉到不对劲,那时候你的翅膀也已经好了,再去监视生命神殿的行动也不迟。”

    “为什么我们不引导他们去‘发现’阿克曼的尸体?”

    “这世界上的笨人不多,如果做事情太刻意的话,我们就会进入到生命神殿的视野。他们只要留些心,多半可以发现阿克曼的死亡有蹊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将生命神殿的视线从我们身上摘开。”

    贞德明白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足以吸引他们眼球的东西,‘被’他们发现,你就是因为这目的,放弃了金矿!但你又因为担心生命神殿得到金矿后势力膨涨,没有人能制衡他们,当他们缓过神来,继续调查阿克曼的事情,我们就藏不住了。为此你想拉上另外一个势力和他们争夺金矿,对吧。”

    “正确!”梁立冬点头道:“两个实力相差无几的势力,为了争取金矿,必定会拉拢城里的势力,甚至还会搬出背后的势力。双方交锋,明争暗斗没个两三年,肯定不会出结果。等两三年后,尘埃落定时,生命神殿无论输赢,都已经不会在乎阿克曼的死因了。”

    贞德打了个寒颤:“不得不说,主人你确实很有心机!”

    “在这样的世界上生存,如果没有点心机,早被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接下来的两天,梁立冬一直猫在房间中做‘旧’藏宝图,贞德的翅膀愈合后,立刻飞出旅馆,在高空中监视着生命神殿的一举一动。第三天的早上,梁立冬终于做好了一张让他满意的‘旧藏宝图’,还没有等他高兴多久,贞德通过心灵通道说道:“主人,生命神殿中出来一支六人小队,他们开始往城外的方向出发。”

    梁立冬点头说道:“萝丝女士女士原本是阴影之神,很擅长阴谋和暗杀,她的信徒中有很多人会特殊的追踪术,他们既然向着城外出发,想必是已经找到了阿克曼的一些踪迹,你继续在高空中监视他们,随时向我汇报他们的动向。”

    “好的,主人!”

    梁立冬那张看起来最‘旧’的藏宝图收进空间背包中,然后出了旅馆,走向城主邸。

    乌瑟尔的城堡看起来依然是雄伟无比,梁立冬让侍者通报后,没多久,一个老人管家亲自出来,很是恭敬地将他带到了城堡的二楼。在几个月前,二楼被卡尔的魔力殉葬弄成了烧烤地狱,但现在这里已经完全回复了原来的样子,而且似乎变得更加奢华了。

    乌瑟尔在一间很大的书房内招待梁立冬。两人面对面坐着,中间的桌子上放着蜂蜜奶酒,梁立冬喝了一口,说道:“看来你最近过得不错啊,你的敌人……好像是叫恩莱科吧,结局怎么样了?”

    “跑了,王都来人把他捞跑了。”

    梁立冬笑道:“那你肯定得了不少的好处,否则绝对不会放人。”

    乌瑟尔只是笑笑,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问道:“几个月前,你托人送来的话我一直记得,所以没敢去叨扰你,但现在阁下居然来我这里作客,晨星和月亮作证,我感到非常开心,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了。”

    “朋友就不必了!”梁立冬摆摆手:“我这次来,是想和你做个交易!”

    “哦,请说。”乌瑟尔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最近找到一张藏宝图,发现了一个宝藏……”梁立冬卖关子地看着对方。

    乌瑟尔也不着急,他只是顺着对方的话问道:“哦,什么样的宝藏。”

    “很大的宝藏,大到我一个人吃不下,所以必须得找个盟友!”

    乌瑟尔沉吟了会,问道:“这宝藏是否在我的领地上。”

    “无可奉告!”梁立冬笑笑:“除非我们签订协议。”

    “如果不在我的领地上,我也不好出手啊。”乌瑟尔一脸无奈。

    “无可奉告,除非我们签订协议!”梁立冬依然还是这句话。

    乌瑟尔看着梁立冬一会,他的脸上有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看来这宝藏确实很大呢……好吧,既然是阁下的提议,那么我觉得这交易可以谈谈,那么阁下想签订什么样的协议!”

    “这是一个矿藏,金属的类别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我可以说,这个矿藏很值钱,是个富矿。”梁立冬伸出两根手指:“我是这么想的,这个矿藏由你们朗曼来全权开采,我只负责提供信息,你们开采出来的矿物提纯后,我要两成!”

    “这不公平,你只是说几句话,就可以得到这么大的利润,这世间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乌瑟尔拍着桌子怒道:“要不你全权负责开采,把两成的利润成给我们如何!”

    梁立冬笑道:“现在信息掌握在我的手里。”

    “该死的,一成,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两成不打折,我相信有其它贵族会对这个消息很感兴趣!”

    乌瑟尔将桌子拍得啪啪直响:“我是城主,没有我的允许,冬风城里那个贵族敢和我抢生意?一成半,不能再低了,再压价,我就开始强抢了。”

    “成交!”梁立冬拍拍手,将一份魔法契约从空间中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麻烦你看看,再签个字。”

    乌瑟尔细细地看了魔法契约上的条文,确定没有文字陷阱之后,他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上面,随着一道白光涌现,而后魔法契约燃烧起来,在公正之神的见证下,这份契约正式生效。他将手中的笔一扔,说道:“好了,现在可以把矿藏的地点和种类告诉我了吧。”

    梁立冬点点头,很风轻云淡地说道:“这是个金矿,地点就在这里。”他将‘旧’藏宝图从空间背包中拿出来,然后继续说道:“我去探查过了,确实是金矿,藏宝图没有作假。”

    “什么,金矿!”乌瑟尔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一把将桌子上的藏宝图抢过去,打开就猛瞧。

    梁立冬又喝了一口道蜂蜜奶酒,然后斯条慢理地说道:“对了我得告诉你一个小消息,生命神殿也有一份这样的藏宝图,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反正不是我。现在他们的勘察小队似乎已经出发了。”

    “狗屎,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这个消息。”乌瑟尔抓起藏宝图就往外冲,同时对着管家大喊道:“梅林,你立刻去顶楼敲响骑兵紧急集结令,谁都不能抢走我的金子,就算生命神殿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