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47 愤怒的城主
    梁立冬回到村子,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他们担心梁立冬一走不回,这倒不是因为梁立冬欠他们什么……教几十个孩子认字,教他们做人的道理,这些学费,别说建一座神殿,就算再建三座这样的神殿,也不够;但如果梁立冬离开村子,那么孩子们再想找个老师,村子里再想有座神殿,就很难了。村子从建成到现在,估计也有几百年了,几百年就这么一个机会,一但没了,全村的人至少得郁闷好几十年。

    回到自己的小草房后,梁立冬和贞德便一直睡到了第二天。虽然这几天他常在旅馆中待着,没怎么走动,但精神上的疲惫却是实实在在的,为了让自己的计划成功,他的精神一直紧崩得像是一条拉开弓弦。事情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任何计划都不可能保证百分百完美,再精密的计策要想成功也得需要一定的运气,幸运的是,这一次梁立冬并不缺少运气,计划很顺利,所以他现在才能踏踏实实地睡着。

    第二天醒来,他发现门口放着很多新鲜的食材,因为现在才刚开始春分季节,大部分的绿色植物都还没有到可食用的时候,所以门口放着的都是一些肉类,比如说兔肉,牛肉,羊肉之类的东西。

    梁立冬回到房中,趴窝在床上的贞德笑道:“你昨晚到早上一点警惕心都没有,要是以往有人在你门口放东西,你早就醒了,我本以为这几天最累的人应该是我,但现在看来,你似乎比我还要累。”

    梁立冬笑笑,然后给自己和贞德做了顿丰盛的早餐。接着他去到河边给那群孩子们上课。

    十天左右没见,孩子们眼睛中的求知欲更旺盛了,他们已经习惯了每天都能学到新知识的日子,骤然之间有十天左右的断期,那种空荡荡,若有所失的心情,他们不想再经历一次。

    例行教导孩子们一个多小时后,他叫贝琳和凯尔跟来。在后山那里,梁立冬让他们展示一下这十天来的学习情况。贝琳现在已经完全能做到看任何东西都不眨眼了,意志力有所增长,接下来就是更高一级的锻炼,冥思。

    冥思是法师和牧师必定得学会的技巧,但术士则不需要,因为术士施法更多的是凭借本能,而非知识,也非意志力。而且术士的魔法效果更高,乍一看起来术士似乎更厉害,但实质上术士受的限制很大,毕竟术士的魔法受限于血脉,只有寥寥数个,为了丰富自己的作战手段,大部分的术士都会学习额外的战斗技巧,比如说使用手弩,制作卷轴。

    神裔贵族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因为职业特性的关系,梁立冬可以学习到相当不错的近战剑术,而且也弄到了‘制作卷轴’专长,这使得他的作战手段大幅度提高。况且‘驾雾’这魔法技能相当厉害,梁立冬最近能越级‘刷怪’,还有以少敌多,都多亏了这技能的效果。

    虽然说术士不需要掌握‘冥思’这个技巧,但梁立冬也懂得这专长的锻炼方法。他对着贝琳说道:“现在我要教你‘冥思’的技巧,首先你得盘坐下来,无所谓姿势,其实躺着也行,但躺着容易睡着,所以一般冥思的通用姿势都是盘坐,这对初学者来说,比较容易上手。”

    贝琳依言坐下,闭眼。梁立冬手指点凝了一点白光,然后点在少女的额头上,问道:“你的意识中能看到这点白光吧。”

    贝琳点点头。

    梁立冬收回手指头:“现在还能看到白光吗?”

    贝琳闭眼摇头。梁立冬说道:“那就对了,以后你就想像你的意识中有一团这样的白光,其它都不需要想,现在就开始试试。”

    贝琳盘坐着使劲点头。

    而后梁立冬将视线投向在一旁早就等得有些迫不及待的凯尔,他笑道:“五个月了,我先看看你的刺击练得怎么样,你耍一个给我看看。”

    凯尔拿起训练木剑,对着旁边就是一剑刺出,这一剑他几乎全尽了全身的力气,木剑刺出的速度很快,空气中呜地一声,凯尔的剑势就已经用尽,虽然他用尽的全力,但他的剑尖很稳,停在空中连动都没有动。

    “老师,还行吧。”凯尔心中也没有底。

    梁立冬微微皱起眉头,不是凯尔的的剑用得不好,而用好过头了,他练习刺击只有短短五个多月,却已隐隐有剑术高手的风范。按理说,这不太科学,除非……梁立冬想到了一种可能,他将系统人物提示拉进了自己的视野中,然后有些惊讶。

    姓名:凯尔-里德(lv1)

    种族:人类

    性别:男

    年龄:15

    职业:???

    果然如此!梁立冬看着这数据,有些感叹。在游戏中,普通npc要想成为职业者,必须得经过相当严格的训练,然后掌握了一门战斗专长之后,才能发生质的蜕变。比如说贝琳,她也训练了五个月,但依然还是普通人。

    凯尔见梁立冬半天不说话,心中有些忐忑,他小声地问道:“老师,我这剑术到底练得行不行?”

    梁立冬舒了口气:“虽然我一向不相信有什么天才的存在,但这次我不得不说,凯尔你确实很厉害。怪不得那个佣兵教给你不伦不类的剑术,你也能练出花样来,现在练习正统的剑术,你进步很快!”

    听到老师的表扬,凯尔开心,咧嘴直笑。梁立冬而后继续说道:“别急着高兴,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你现在已经是职业者了,你的剑术短时间内突飞猛进,我怀疑你已经掌握了‘剑术专精’这个专长。”

    短暂的迟疑后,凯尔的嘴越张越大,最后他猛地跳起来,嘴里发出快活的欢叫,然后整个人张开双手在草地上跑来跑去。这声音惊得正在冥思的贝琳一阵阵皱眉。

    “老师,真的吗,真的吗?”凯尔英俊的脸上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狂喜。

    梁立冬很了解他现在的心情,也不觉得他麻烦,只是说道:“你可以用木剑砍一下树木试试,如果能像我一样把小树削断,绝对就是了。”

    凯尔听到这话后,立刻走到一旁,凝神半秒之后,一剑刺出,木剑半个剑身刺在树身之中,而木剑本身却没有任何损坏。他此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一再确认自己的木剑完好无损之后,他终于开心得咧嘴直笑。

    成为职业者是大部分npc的理想,因为这意味着一条新的出路。可梁立冬明白,凯尔要成为职业者,并非为了所谓的出路,也并非为了生存,而是为了梦想,一种出去看看,走走的梦想,也是最纯粹的行动力。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中,有梦想的人,都非常难得,不过越是有梦想的人,也越容易受到世界恶意的伤害。

    梁立冬正想告诫凯尔一些有关于职业者的不成文规则,但这时候,外面一个小孩子跑来,他喊道:“老师,村口外面有个贵族找你,他自称是城主!”

    “来了!”

    梁立冬心中一笑,让贝琳继续学习冥思的技巧,而自己则去了村口。一到那里,他就看到了城主那张黑得不成样子的脸,他的身后跟着百来骑兵。

    半分钟后,两人坐在茅草房中,城主直接就怒骂道:“贝塔阁下,我自认没有得罪你的地方,你怎么能这么害我。”

    “我怎么害你了?”梁立冬反问道。

    “我昨天在矿洞里,发现了阿克曼的尸体,这是你的手笔吧。”乌瑟尔怒起使劲向下一拍,木盯紧子直接碎成了几张,他骂道:“你小子得罪了生命神殿,却将这事往我的头上引,你好算计啊,当真我乌瑟尔不懂得杀人,不敢杀人吗?”

    “我当然知道你懂得杀人,想必那六个生命神殿的牧师也被你杀掉了。”梁立冬呵呵了一声,似乎对城主的怒气视而不见:“不过阿克曼的死真的与我无关,况且城主你杀掉了六个生命神殿的牧师,再多一个阿多曼也是不痛不痒,何必这么动怒!”

    “阿克曼的死真的与你无关?”

    梁立冬斩钉截铁地说道:“无关!”

    “很好!那份一成半的金矿收益,从此也与你无关了!”乌瑟尔和势起来,就欲离开。

    梁立冬头也不抬,直接问道:“为什么?”

    “我不想与一个骗子合作。”乌瑟尔的脸上充满了嘲讽。

    梁立冬笑了:“我是骗子?我的藏宝图是假的?还是我签订的契约是假的?契约上明明说了,我提供消息,你提供人力。利益你占大头,即使这样你都不满足,还想找理由把我应得的那份吞掉。你乌瑟尔确实是会杀人,但是……你也以为我贝塔不会杀人,不敢杀人?”

    乌瑟尔眼睛眯了起来,眼睛中折射着寒光,他没有想到梁立冬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强硬:“你居然敢威胁我?知不知道,我现在只要一伸手就能把你弄死,就算不行,房子外边还有一百多骑兵,你可以试试来杀我!看看是你的魔法厉害,还是我的人多。”

    “没有必要!”梁立冬指了指地下:“你所在的地方,其实已经被我布下了魔法阵。只要我受到致使伤害,这里就会‘呯’地一声炸掉。况且你真以为我没有任何近战能力?乌瑟尔,你几个月前已经‘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一次,现在别再来耍这些小心眼。我的那一成半的利益,你必定一点渣子都得给我送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你真当我背后没有人?”

    梁立冬脸色冷得像是万年玄冰,‘贵族气质’天赋启动,气势宛如实质上的山峰,直接压向对面。

    乌瑟尔越发恼怒,自从半年前,他弄垮了恩莱科后,冬风城就没有人再敢这么和他说话。他这次来里德村,确实是存了兴师问罪的心思,但另一方面,他也想借这个机会把贝塔那份利益给吞掉,只是没有想到,他强硬而来,却收到了更强硬的答复。

    他很想现在就把贝塔给弄死,一成半的金矿利益,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想杀掉任何人的地步。可问题是,对方给他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半年前他没有发觉眼前这个青年如此可怕,这使得他不敢轻举妄动。

    “呵,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未来女婿凯尔老师的份上,我非得杀了你不可。这次就这么算了,要是下次再敢来骗我,你非死不可。”乌瑟尔站了起来,几步就急急离开茅草房,他确实是相信地下埋着强力的魔法阵。出了外边后,他松了口气,然后着自己的骑兵迅速离开。

    “哼,和我摆脸色对骂?”梁立冬看着乌瑟尔的背影,相当不屑:“在游戏中,我敢指着半神的脸骂她是个女表子,区区一个城主,我还怕你不成?当我不知道你的来意,什么骗子,什么祸水东引都是假的,无非就是想借此发难,吞掉我那点分成!”

    贞德在一旁问道:“你既然不太爱财,那干脆顺势把金矿利润还给他不就行了,何必要得罪一个城主?”

    “乌瑟尔先是个贵族,然后才是个军人!”梁立冬答道:“我对贵族这个群体相当了解,他们是欺弱怕硬的豺狗,只要你退一步,但凡有点示弱,他们就会想办法从你身上谋取到更多的利益,然后连骨带皮把你吞下去。要对付这些贵族,比他更强硬则是很好的方法。如果刚才我不那么做,不到十分钟,他就会带着村外那些骑兵把我们两人给杀了,当然,他未必能杀得掉我们,可被人欺侮恶心,总归是不爽的。”

    梁立冬听着骑兵的马蹄声渐渐远去,他继续说道:“乌瑟尔是一个好父亲,是一个好城主,更是一个相当称职的狡猾贵族。我很崇尚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半年前卡尔的事他敢拖我们下水,差点害死我们,现在我就敢把祸水引到他头上,还要从他嘴里抠出一大笔财富出来。早些年,我被npc贵族欺负惨了,现在还想再来玩这些小手段,真当我八年多的游戏时间都是白玩的?”

    贞德侧着脑袋:“为什么我听不懂你后半句话……恩屁希是什么,游戏时间?”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lt;/a&a;a;gt;&a;a;lt;a&a;a;gt;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a;lt;/a&a;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