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53 村长的落寞
    汉克狼狈地离开了神殿,人人都清楚,神罚起效了,然后梁立冬惊讶地发现,系统提示他,又有十几个浅信徒诞生,而后他获得了4点神殿贡献值,以及虔诚度增加2。

    单纯的怀柔政策并不是万能的,适当的武力展示也会赢得尊重和认同。梁立冬关闭神殿管理界面,他看着下方还没有从惊讶中完全回过神来的孩子们,以及坐在后方显得有些无所适从的十几个成年人,说道:“接下来我会教导你们战斗专长……在武器方面,我只懂得剑术,魔法的话,我的理论知识还行。你们必须得考虑好自己到底想走那条道路。当然如果你们对自己有信心的话,可以魔法剑术一起学习,不过以我这段时间的观察,你们当中并没有这样的人才,或者有,但我没有发现。”

    这话有贬低人的嫌疑,但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有什么不对,这里的孩子都是梁立冬的学生,半年多的相处,他们很敬佩自己的老师,就算梁立冬骂他们都是白痴,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怨言,更何况这只是善意的指点,就是语气直接了些,不婉转,但没有恶意。

    “锻炼战斗专长一般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家庭条件不允许,以及自身没有什么耐性的人,我建议不要成为职业者。”梁立冬站在石桌后,用严厉的眼神缓缓扫过下方的孩子们:“另外就是职业者很容易被卷进到莫明其妙的战斗中去,自身胆小,或者不喜欢争斗的人,也不建议成为职业者。”

    虽然孩子们都不敢与梁立冬严肃的眼神接触,一个个低着头,但却没有一个人离开。

    “好吧,既然你们都对自己有信心,那么就先都学着吧。”梁立冬叹了口气,然后和声说道:“凯尔和贝琳,孩子们就交给你们了,好好教他们,等他们中如果有人练得差不多了,就带过来见我。”

    好!

    明白了!

    少男少女几乎是同时应道。梁立冬看看下方的人,说道:“好了,今天的布教就到此为止吧。在解散之前,我在这里得向大家转达两个意思。首先,我们渥金神殿的教堂,可以任由所有人在这里休息,祈祷,无论你是贵族,还是平民,甚至是乞丐,因为众生在神前平等。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们必须得保持安静。”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有些惊讶,特别是后面那些成年人,他们都清楚,其它神殿可不会任由平民进进出出。

    “第二点,就是我们渥金神殿可以用神术为大家治疗伤痛和疾病。当然,这是得付钱的。按疾病的轻重分为四等,最基本的小伤小病只要五枚铜币,最麻烦的重症要三枚金币,当然我相信普通平民在女神的庇护下永远不会患上重病,顶多是小伤小痛。”

    梁立冬看着下边目瞪口呆的人,微微笑了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因为很快就可以兑换神术了,他打算兑换驱病术……因此梁立冬打算把神殿当成一个医疗点,为附近的民众提供服务,这样可以快速积蓄信仰之力,扩大信徒群体。

    驱病术是一个很实用的神术。乍一眼看上去,驱病术是辅助魔法,但实质上,在这个魔法世界中,起到的作用很大,且不说只要是生物,都会有可能得疾病,到时候这个魔法就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另一个原因就是很多魔法会造成相当恶劣的疾病现象,比如说瘟疫等等……大部分疾病类的生理现象,或者魔法现象,都可以使用驱病术来解除,无论在什么时候,驱病术都是极好的神术,也是最常见的神术之一。

    另外驱病术不能解决的问题,梁立冬还可以利用魔法卷轴达成目的。魔法确实可以算作是一种‘毁灭’,但同时它也是一种‘创造’,也可以算是一种‘加工’。就看魔法的使用者如何看待自己的能力了。

    神殿从此以后,对于普通人,无论多么重的病,多么夸张的伤势,都一律按‘小伤小痛’来收费治疗,如果是贵族过来……呵呵,病情提高一级。贵族的钱好赚,他们又怕死,只要逮着一个就使劲‘坑’,把从贵族那里弄来的钱,用到普通人身上去,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劫富济贫’。

    说到‘劫富济贫’,梁立冬倒是想起来了,他还有事情要处理,和自己的学生们宣布解散后,他一个人去了里德村长家。老村长坐在门前晒太阳,见到梁立冬,他有些吃惊:“哦,贝塔阁下不在神殿主持事务,居然来老头子我这里拜访,真是稀客。”

    老村长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带带的不快,想来是他被神殿‘赚’走了一百金币,几代人的积累,因此有些别扭。梁立冬能理解老人对于金钱的执着,毕竟那是安身立命的本钱。

    “不用那么‘客气’了。”梁立冬摆摆笑,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这次来呢,我就想请你把我存放在你家里的金币送到神殿中去。另外就是有件事情想办,但这事情需要你点头。”

    老村长坐直了身体:“哦,有什么事情请说。”

    “我打算把里德给整理一下。”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拿出几张羊皮纸:“这是我画的规划图。我打算把村中几个道路全铺上石板,然后在划几条引水渠,另外就是在村后山挖一个大坑,建造一个密封的蓄粪池,再在附近建造一间男女分隔的大型便厕。村子里现在到处都是粪水横流,天冷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天热之后容易滋生病菌,变成病源。”

    老村长对梁立冬手中的羊皮纸兴趣不大,他慢慢说道:“贝塔阁下,现在已经是春耕的时候了,我们已经没有多少的余力来作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干农活,我们入秋之后就没有口粮可吃。”

    “这事不用你们操心,神殿付钱。”梁立冬收起图纸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只要青壮劳力,最多二十人。每个劳力干上一一天,能得到七枚铜币。如果他们能在五个月内完成我指定的工作,那么每人再额外奖励五枚银币。渥金女神做事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她是商业之神,只会互惠互利,这是对神殿,以及村民们都有好处的事情。”

    老村长叹了口气:“我们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了几百年,村子中一直都是这样子,从来没有这变过。贝塔阁下,如果我不同意,你会怎么做?”

    梁立冬只是微笑,不说话。

    “看来我是不得不同意了。”老人落寞地说着,抬头看天,看得很专注,似乎天上有着他崇拜的神邸一般。

    看到老人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中,梁立冬也不打扰,转身走开。给里德村造几条石板小路只是第一步,他打算慢慢将这2000枚金币用工作的方式,‘发放’到村民的手中,村民有了钱,自然就会来神殿中接受祝福,布施,甚至是付费治疗身体。

    而后梁立冬再将收拢上来的钱,用各种工作方式又发放到村民手中。这样一来,就会在附近形成一个小小的财富循环圈,神殿的发布的工作尽量往基础设施上靠,比如说造桥,修路等等。随着时间的流逝,神殿的口碑会越来越好,信徒自然也会越来越多。

    当然,这只是梁立冬的构想,能不能成功,他也不敢保证。

    第二天,听到村长的转述后,很多青壮年都来神殿门口应聘,对于村民来说,一天七枚铜币,即使不包吃不包住,也很值得。毕竟两公斤的糙米,才值三枚铜币,贝塔神官一开口每人就是七枚铜币,这已经是相当优厚的待遇了。

    老村长远远地看着,村子中的青壮都去神殿门口等待贝塔的挑选。他捡起地上的一片枯叶,现在的他就像这片落叶一样,掉在一旁没有人管,也没有人注意到。自从贝塔来到里德村后,村长发现自己的号召力一天不如一天,现在村民们只知贝塔这个施法者,对其尊敬有加,凡事都通过孩子转告,找其商量,却仿佛忘记了里德才是这个村庄的村长。

    我已经老了,被淘汰了!老村长扔掉手中的枯叶,缓缓走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