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54 事情有变
    二十个青壮汉子推着马车去山上凿石,梁立冬和往常一样,在神殿中给孩子们讲解渥金女神的教义。与其说是教义,但不如说梁立冬在教孩子们基本的经商理念。因为渥金是商业女神,要解释清楚教义的内容,就必须得解释商业行为的象征和意义,这些东西说得细了,便是确实可行的商业交易手法。

    大部分的孩子们都听得如痴如醉,少部分对商业不太感兴趣的人则表现很平静,比如说像凯尔这种一心想当佣兵冒险的家伙。

    例行的教义指导结束后,便是学生们自行学习和修炼战斗专长的时间。梁立冬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汤姆,说道:“刚才我看了下,杰瑞没有来,你和他很熟,帮我传句话。神殿惩罚的是他的哥呵,与他无关。如果他还愿意把我当成老师,就回来继续学习吧,我们渥金女神从不搞什么株连手段。”

    汤姆眼睛一亮,他很激动地对梁立冬鞠躬,然后快点离开,想必是通知杰瑞去了。

    凯尔没有离开,他在一旁看完后问道:“老师,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杰瑞的大哥要在我们神殿中口出狂言。是因为无知?他以为渥金女神不存在才如此?还是因为想出风头?按理说他也是名职业者,应该不是蠢人,为什么却会做出如此愚蠢的行为。”

    “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隐藏着的嫉妒。”梁立冬说道。

    凯尔有些无法理解:“嫉妒?嫉妒老师你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为什么,我无法理解。”

    “他不是嫉妒我。”梁立冬想了会,说道:“他应该是在嫉妒他的弟弟,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种负面情绪。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看得出来,汉克是个很自我中心的人,他在家庭中应该是最出色的成员,所以他应该已经习惯家人对他的赞美,为他而骄傲,但现在汤姆在跟我学习,他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一种要被弟弟超越的威胁。在这样的不知不觉的负面情感影响下,做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也很正常。”

    凯尔表情更是古怪:“这样我更加无法理解他的想法,要是我有个弟弟,而且他要比我更厉害,我会高兴,会努力追上他的脚步,而不是用这种办法破坏弟弟的未来。”

    “独子家族和多子家族情况不同的。你现在或许能这么想,但当你出身在多子家庭,而且家中还很贫困的时候,你未必会是成长为现在的凯尔。”梁立冬叹了口气:“人的成长,受出身环境影响很大。凯尔,如果你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上有哥哥,下有弟弟妹妹,你们天天为生存奔波,你肯定也不会产生要成为佣兵的念头,顶多是想办法以后永远吃得饱,再也不饿肚子。”

    凯尔很想说自己无论是怎样的出身,都绝对会坚定成为佣兵的梦想。可他下一刻将自己代入到杰瑞这样的家庭中后,他突然却说不出话来……他确实不敢保证当自己天天饿肚子之后,还是否能坚持成为一名佣兵。

    看着凯尔若有所思的表情,梁立冬拍拍他的肩膀,正要说话,却听到村口那边传来马车木轮碾在地上的声音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晰。没多会,一辆加长了半米的马车出现在村口,马车上有着朗曼家族的狮身盾形纹章。

    很快马车就来到神殿前,从上面依次下来两个少女,其中一个是笆笆拉,另一个居然是佣兵工会里的黑袍少女。梁立冬有些惊讶,这时候凯尔迎了上去,他拉着笆笆拉的手,轻轻地问道:“你怎么来了……你好像憔悴了不少!”

    笆笆拉看起来确实很疲倦的模样,好有些不满地瞪了梁立冬一眼,而后扭头对着凯尔说道:“没有办法,某个人给我们家找了个**烦……虽然这个**烦人人都愿意接着,但一想到某人只要坐着就能享受和我们家差不多的利益,我就感觉到很不值啊。”

    凯尔挠挠头:“笆笆拉你在说什么啊!”

    “抱歉,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说这些俗事来烦你的。”笆笆拉转变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她向梁立冬微笑道:“贝塔阁下,这个月的利润我们已经算出来了,现在就交给你。”

    她拍了拍手,车夫从马车后面加成的尾厢中拿出一个并不太大的木盒子。她将木盒子提了过来,然后交到立冬的手中:“按照契约分成,上个月你得到了十二公斤黄金,折合金币240枚,你数数?”

    “不用了,我相信你们朗曼家族的信用。”

    笆笆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而后黑袍少女也拿出一个黄色的布袋,双手托着交给梁立冬:“贝塔阁下,这是卷轴卖出一部分后的钱,总共四十六枚金币。不好意思,我没有什么本事,一个月就卖出这点东西。”

    黑袍少女看起来依然有些紧张,梁立冬摆摆手:“没有的事,你能帮我代售卷轴,我已经很开心了,不能要求更多。”

    黑袍少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松了口气。

    这时候笆笆拉欲言又止,梁立冬看看周围,对着旁边自己的学生说道:“凯尔,这个女孩子第一次来我们里德村,你带她到处走走,如果她不介意的话,带她到神殿中坐坐,感受一下渥金女神的温柔善良。”

    黑袍少女使劲点头:“好!”

    凯尔虽然更想和笆笆拉相处,但既然老师发话了,他也只能带着黑袍少女离开。

    “好了,人都走了,你有什么想说的。”梁立冬拍拍手,然后微笑。

    因为没有凯尔在,笆笆拉不用再顾忌自己的行为,她没有好气地说道:“阁下,我们朗曼家族可是一直将你当成朋友的,你怎么能如此戏弄我们。你能将金矿的消息告诉我们,我们确实很感兴趣,但你故意让我们对上生命神殿,这不太地道吧。”

    梁立冬笑道:“我这只是一点小小的报复罢了。半年前你生日晚宴中,我和凯尔被你父亲拖下水,如果不是我有点能力,说不定就得交待在那里了。你父亲害我一次,现在我反击一次,算是扯平了。”

    “这都半年前的事情了,你何必记恨在心。贝塔阁下,我相信你一个宽宏的人。”

    “是啊,宽宏。这词说得简单,做起来很难的。”梁立冬笑得有些古怪:“我给乌瑟尔制造点麻烦,那也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也算挺久。如果按笆笆拉小姐你的说法,你们朗曼家族何必怀恨在心,反正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我相信笆笆拉小姐你一定很宽宏大量。”

    笆笆拉顿时被哽得说不出话来。好半会后,她无奈地说道:“好吧,这事确实是我们朗曼家族不对在先……贝塔阁下,这次我来里德村,一是为了送金币给你,二是想替父亲转告一句话:小子,如果想保住你那份利润的话,就快快来城里和我联手,否则我们都要倒霉。”

    梁立冬沉默了一会:“这些话确定是乌瑟尔所承诺?”

    “绝对真实!”笆笆拉淡定地说道:“我以魔法女神的名份担保。”

    梁立冬此时已经不缺钱,但他现在似乎看出来了,乌瑟尔那边好像遇到了很大的问题。他猜测应该与生命神殿有关,毕竟一座神殿的话,拥有些奇怪能力的人并不算奇怪。乌瑟尔虽然厉害,但实质上朗曼家族的顶尖战力并不多,城主自己算一个,笆笆拉算一个,或许城主夫人也算一个,满打满算只有三个人。而生命神殿的话,可以调用的牧师和其它职业者就多了。

    “那我先考虑考虑。”说完话后,梁立冬就离开了,没有多久,贞德从空中飞下来,钻进了教堂之中。

    而笆笆拉立刻去找凯尔,她不放心自己的未婚夫和其它女人单独相处得太久,她觉得凯尔实在太有魅力了,一般的女性都无法抵抗。

    <a href=http://idian.>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lt;/a&a;gt;&a;lt;a&a;gt;手机用户请到qidian.阅读。&a;lt;/a&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