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55 十天
    神殿中有十数人在闭眼祈祷,成人和孩子都有。在这个娱乐缺乏的时代,给自己树立一个信仰,能起到寄托心灵的作用,特别是贫困穷苦的低层人民,他们大部分人都相信,只要信仰了神邸,足够虔诚,此生吃多些苦,下一世就能转生到富贵人家。

    梁立冬没有强迫村民们来信教,他只是每天说些关于渥金女神的教义,但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愿意开始信仰渥金女神,而且神殿管理系统上也显示,浅信徒的人数已经增长至二十多人。

    穿过神殿正中的走道,梁立冬绕过布教台,到了神殿的后室中。一般来说,所有神殿的起居室,都会布置在神像后方,寓意是时刻跟随着神的脚步,无论白天黑夜,同时也象征着神的信徒会受的神的保护,神邸将站在信徒的前方为信徒们遮风挡雨。

    梁立冬在神殿建成的第一天就将自己的卧室搬进了神殿之中,他一推开门,就看到贞德趴在以床上。回到里德村后,贞德一直很喜欢自由自在的在空中飞翔,一般情况下都见不到它的鸟影。梁立冬深知‘隼’是一种向往自由的动物,即使变成了魔宠,有了智慧依然还会如此,所以他很少约束贞德的行为,任由它漫山遍野乱飞,到处游玩。

    “急着把我叫回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贞德抖了一下亮金色的羽毛,魔宠的等级和主人完全一致,而且因为‘魔宠强化’这个专长的关系,贞德的实力比起半年前来,已经厉害许多。而且随着等级的继续增长,它的实力会越来越出众,甚至在数据面板上,以后它极有可能超过自己的主人。

    “嗯,确实出了些问题。”梁立冬答道:“我的意料出了些差错,城主面对神殿,快撑不住了。我高估了城主的实力,低估了神殿的力量。我打算过几天去冬风城给城主站站街,涨涨面子。”

    贞德奇怪地问道:“即使这样,你可以等神殿把城主干掉,那时候神殿想必也很虚弱,然后你再去干掉生命神殿的人不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现在就凑上去?”

    “你说的我都明白,但你忽略了一点,城主一旦被干掉,我们就必须得自己去面对神殿。我们一人一鸟打不赢还能跑,但里德村的人怎么办?现在渥金神殿刚上正轨,如果我跑了,一切都得从头再来……如果我们能和城主一起合作,或许能挡住神殿的明攻和暗杀。”

    贞德点点头:“你怕生命神殿逐个击破!”

    “确实如此。”梁立冬继续说道:“乌瑟尔派笆笆拉找到我们,虽然笆笆拉没有带什么护卫,表面上看起来很低调,但作为敌对方的生命神殿,不可能没有派人跟踪她们。我估计跟踪者已经快摸到里德村这里来了。一会你飞上天,严密监视村子周围的动静,有不对劲的地方立刻报告给我。”

    好!贞德应了声,化成一支金色的利箭,瞬间从窗口飞到了天空中。

    梁立冬开始检测空间背包中的魔法卷轴,最近他一直在解析‘驾雾’魔法,虽然混来了不少的人物经验值,但却没有怎么制作卷轴。现在魔法卷轴的存量虽然不算少,可种类却不多,大多数都是辅助型,和治疗型的魔法,攻击型的卷轴只有七张。

    “有点麻烦啊。”梁立冬啧了一声,虽然说辅助型卷轴用得好了,一样可以逆转形势,但攻击型卷轴才是真正的主攻手段,如果连攻击手段都不足的话,辅助型能力想要发挥出来,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

    “希望跟踪者别超过两人!”梁立冬整理了一个空间背包中的卷轴摆放顺序,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每次战斗之前,将准备做得尽善尽美,是每个强力玩家必备的战斗素养。

    他在神殿中静静地等侍着,没过多久,贞德的声音通过心灵通道传进他的脑海里。

    片刻之后,梁立冬站了起来,往神殿外走。刚出神殿,就碰上了笆笆拉,凯尔,还有黑袍少女三人。三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点奇怪,凯尔依旧是大咧咧的纯朴模样,而黑袍少女则是脸色微红,看起来有些羞涩,至于笆笆拉的神情微微带着两分纠结!

    这三人的关系有些微妙啊,梁立冬心中啧了一声,看来凯尔这小子又俘获一位女孩的芳心了……这家伙是魔法少女杀手吗?

    笆笆拉见梁立冬脸色似乎有些不对,便问道:“阁下这是要去哪里。”

    梁立冬看看周围,这附近只有他们四人,便风轻云淡地说道:“准备去杀人。”

    这话一出,其它三人都是一脸惊讶。特别是凯尔,在他的眼里,自己的老师一向是很和善的人,虽然半年前也曾杀过人,但那是不得已而为之,可现在突然之间这样一个老好人,却突然说去要杀人,他难免不会震惊。

    笆笆拉比较聪明,她惊讶之后,深思了一会,依然还有些青涩的脸上露出阴郁的神色:“阁下是说,我们被跟踪了?”

    梁立冬点点头。

    “那我们一起去!”凯尔虽然善良,却也不是笨人,在听到自己的未婚妻被人跟踪后,第一反应便是要除去敌人,保护笆笆拉:“我虽然实力不强,但应该也能帮得上忙。”

    梁立冬抬头看看天色,然后说道:“没有必要,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多半还是个侦察兵。我利用贞德的视野观察了他一小段时间,发现他只是菜鸟,连基础的阴影躲避都用不好,这样的敌人,不需要我们全部出动。”

    笆笆拉的脸色有点难看,对方只是菜鸟,而她却依然还是发觉不了,这说明她的反追踪能力很差。梁立冬自然知道自己说的话会戳痛笆笆拉,但他依然会这么说。这个少女品性不错,实力也不错,但因为在温室中长大,没怎么经历过战斗,所以经验不够老到。

    梁立冬这是侧面告诫她,让她以后多长点心,大额利益的争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旦有机会,对方绝对会向她下死手,那时候再后悔自己不够细心也就来不及了。

    说完话后,梁立冬就往村口的方向去了。

    凯尔在后面安慰道:“笆笆拉,你别难过,老师并不是故意在责备你,他这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笆笆拉点点头:“如果不是他发现了有人跟踪我,或者我一辈子都不会吸取到这个教训。因为说不定下一次的跟踪者就不再是侦察兵,而是刺客和暗杀者了。”

    黑袍少女有些害怕地说道:“红神官阁下杀气好重,我能感觉到他杀过很多很多的人。”

    “老师以前做过佣兵,杀过很多人这很正常。”凯尔无所谓地说道:“但无论怎么样,我相信老师都是一个有底线的人,因为他很喜欢我们这些孩子。我以前在冬风城酒馆中曾听一个吟游诗人说过,喜欢孩子的人,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况且我和老师相处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他为什么事情动怒过。”

    笆笆拉赞同道:“这我同意,否则我父亲也不会让我来请他去帮忙。”

    “笆笆拉,为什么你们需要老师帮忙,发生了什么事情?”凯尔虽然纯朴,却不是笨人。

    啊!笆笆拉轻轻捂住了嘴,脸上有些后悔,她本来就不想让自己的未婚夫掺和进这次龌龊的利益斗争中来,没想到一不小心居然说漏了风声。

    她想了会,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好吧,我原本不想你知道这条事的,但现在看来你不问清楚原因就会不舒服,唉……”

    接着笆笆拉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凯尔听完后,有些无语:“怪不得你们要送金币给老师了。不过老师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小心眼,要不是你们提起来,我早把那件事情给忘记了。”

    笆笆拉白了自己的未婚夫一眼,说道:“其实贝塔阁下的做法才是正确的,记仇的人,别人要招惹他的话,肯定会事先思量一番。这个世界很残酷,并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你好。凯尔,如果我是你的敌人,我就会利用你这样善良的性格,一次次恰到好处的挑拨你,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上。”

    凯尔沉默了,他不是那种听不进劝告的人……连笆笆拉都如此,这说明世界确实很残酷,而他却不太了解,他不得不思考,自己是否适合成为一名佣兵。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梁立冬从村口走了回来。黑袍少女下意识躲在凯尔的背后,笆笆拉则向前一步,问道:“贝塔阁下,事情解决了?”

    梁立冬点点头:“解决了……笆笆拉小姐,我已经考虑好了,我同意和你们朗曼家族联手,但你们必须得等我十天时间,因为我还要处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十天后我会自己去找你们,我相信以城主的能力,和生命神殿对抗十天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如你所愿!”笆笆拉很高兴,拉开裙角行了个淑女礼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