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59 惊讶
    梁立冬发现,这个雷克斯似乎一直在试图激怒自己,原因不明。现在居然想用言语挤兑,将他当成下属来使用。这已经算是另一种变相的嘲讽了,因为‘贵族气质’这天赋的关系,大部分的人都会毫不怀疑地将梁立冬当成一名贵族,若无上下属关系,若也没有极大的爵位差距,一名贵族被无端当成别人的下属,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歧视。

    梁立冬看着雷克斯,嘴角扯起一丝弧度,眼睛也笑得弯了起来,就像是一只不怀好意的狐狸:“哦,埃玛阁下,你打算让我如何配合你?”

    “我的家族中,也有几个职业者,他们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族卫。”雷克斯将身体微微前倾,仿佛想给对方压力一般:“如果阁下能配合我们的族卫一起行动,我想要清除掉敌人的暗杀者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谓的族卫,其实就是一个家族从小培养出来的死士,他们对家族绝对忠诚,而且如果贡献足够高的话,甚至可以成为家族的一份子,从奴仆转身一变,成为主人。雷克斯这番说辞,其潜意思就是梁立冬就就成为他的族卫,但凡有点自尊心的都,都会受不了这种明看没有任何问题,但实质上暗藏着险恶用心的建议。

    果然这话一出,城主乌瑟尔神情有些难看,这倒不是他内心中向着梁立冬,而是现在外敌大患在即,如果他们自己内部还明争暗斗,那无异于已经输出一半。而其它两位贵族神情有些雀跃,似乎颇有看戏的节奏在内。

    梁立冬越发肯定,这三角眼似乎想激怒自己,他微笑着说道:“埃玛阁下的建议不错,不过有个小小的地方需要修改一下。从身份上来说,你的族卫应该接受我的指挥,阁下呢,只要站在后方看戏就好了,敌人的暗杀者,我会想办法解决,你觉得如何?”

    既然对方不怀好意,梁立冬就越不想让对方如意,对方想逼他发火,他偏偏就心平气和。而且他刚才注意到,雷克斯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身后的护卫手往后移了一下,似乎是想做些什么,但见到梁立冬没有愤怒,因此才停止了下来。

    既然对方想让他打下手,那梁立冬就剥夺对方的指挥权。因为梁立冬是玩家,世界观有很大差异,他没有所谓的贵族尊严,所以想用这种方法来逼得发怒,无异于在泥中点火,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见到梁立冬没有动怒,雷克斯自己倒是有些火气上头了:“哼,我家族的族卫,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指挥。”

    “呵呵,那我堂堂一名施法者,什么时候轮到去协助几个族卫?”梁立冬这话说得风轻云淡,甚至还脸带微笑,可其中透露着一股讥讽十足的味儿:“据我所知,边境城市最高有爵位应该是伯爵,可雷克斯阁下这番作派,气势十足,城主阁下都难以企及,想必应该是公爵了吧。”

    雷克斯顿时气得跳了起来,手指着梁立冬不停地发抖。而后梁立冬继续说道:“我听说人老了,容易中风。中风的人手脚会不停地颤抖……雷克斯阁下,你既然年纪已经大了,就别再出来晃荡了,回家好好休息,这些苦活累活,让家中后辈来替你做了不就好了,还是你觉得族长之位坐得舒服,不愿意让坐了?”

    梁立冬这番话有些恶毒……但房中其它几人听到却脸面微笑,似乎梁立冬的话讲到了他们的笑点上去了。

    而雷克斯的反应更是夸张,他满脸通红地大叫一声,使劲拍了一下桌子,大骂道:“贝塔,你欺人太甚,你真当我埃玛家族好欺负?别以为你有城主给你撑腰……”

    城主乌瑟尔咳嗽了一声,打断道:“首先声明一点,雷克斯阁下,你和贝塔之间的私人恩怨我不会过问。”

    梁立冬接着笑道:“既然是私人恩怨的话,雷克斯阁下,我们来一场荣誉决斗如何?”

    所谓的荣誉决斗是两个贵族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时,采取的极端解决手法。两个家族各派一个人出来,在众多贵族的见证下,公平决斗,输者必须得献上三分之一的土地给赢家,而且以后在公共场合碰见赢家,得主动避让。

    “这已经过时的习俗,我没有必要答应你。”雷克斯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了,私人恩怨暂且放在一旁。”乌瑟尔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然后他说道:“因为生命神殿那边有不少的暗杀者,所以我建议以后大家都住到我们城主邸来,这地方戒备森严,而且又有贝塔阁下坐镇,所以这里我想应该十分安全。当然如果有人有更好的方法,也可以说出来,我们参考参考。反正我们只要再坚持三个月左右,等到夏天来临的时候,胜利就属于我们这一方。”

    梁立冬听着乌瑟尔说话,眼睛看着雷克斯,见他脸色红一块青一块,想必已经是气得不行了,但他居然依然忍了下来,没有拂袖而去。这让梁立冬越发觉得这厮有所企图,可到底什么事情,必须得刺激到自己动怒才会有效果!想来想去,梁立冬也搞不明白。

    乌瑟尔让众人先住在城堡中,也是一种可行的方法。暗杀者虽然白天也有一定的威胁,但他们的主场是在夜晚。只要是人类,晚上总有打盹的时候,梁立冬虽然能看破所有的幻术,但他也不敢保证自己没有松懈的时候。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但在这里,因为是军事要塞的关系,戒备森严,就算是暗杀者要想摸进来,难度也是极大。

    况且很快笆笆拉就要契约魔宠了,猫科动物是夜行性动物,而且在潜行和反潜行上专长加成,领地意识又极强,很适合作为夜晚的警戒员。

    所以对于这个建议,梁立冬自然是赞成的。他现在并不清楚生命神殿在和城主的明争暗斗中,到底占到了多大的优势,但作为弱势者,固守现有的资源和阵势,是很明智的决断。

    “既然大家都同意我的判断,那么就请几位自己选定想住的楼层。”乌瑟尔站起身子:“等决定后,我立刻将各位的家眷接到城堡中来。当然,各位的私兵只能住到兵营中去了。”

    木槿花家族的中年胖子微笑道:“理应如此……我不太懂得战斗方面的指挥高度,既然我的私兵一会要住到军营中,这段时间就暂由城主指挥如何?”

    乌瑟尔眼睛一亮,他最喜欢这种识趣的人了:“好,我保证绝对会一视同仁。”

    “那我就选第四层吧。”中年胖子站起来:“现在我去看看自己未来三个月的落脚点没有问题吧。”

    “请。”乌瑟尔站起来,作了个手势。

    中年胖子点点头,双手负在身后,缓缓离开。之后雷克斯和伍德分别选了五楼和六楼,但他们没有说要将私兵交给城主指挥。在他们离开后,乌瑟尔轻轻哼了一声,接着向梁立冬问道:“阁下打算住哪里,现在只有第五层和第七层了。”

    “以前卡尔在这里的时候,住在哪里?”

    “第七层,那里有他特意建行的魔法实验型。”

    梁立冬答道:“那我就住在那里吧。”

    “这不太好吧,会不会太晦气了点!”乌瑟尔脸色有些为难。

    梁立冬笑道:“灵魂这东西说穿了也只是一种能量,生前卡尔不是我的对手,死灵就算他的灵魂在这个世界游荡,我一样也不怕他,失去了身体保护的灵魂,战斗能力至少降低一半以上。”

    “随你吧。”乌瑟尔轻轻地耸了耸肩。

    梁立冬也不愿意和乌瑟尔独处太久,他出了房间,顺着楼梯向上走,却没有直接去七楼,而是无声无息地去了四楼。然后他在四楼的走道上,看到中年胖子正站在窗口前看向下看风景。

    “叫我过来干什么?”梁立冬走过去问道。

    中年胖子转过头来:“你果然看得懂我们木槿花家族的暗号手势。”

    “废话,这套手势还是我想出来的……”梁立冬突然呆住了,因为刚才想着雷克斯的问题,没有在意,但现在却觉得很不对劲。他想出来的手势暗号,应该只存在于游戏中,为什么现实世界中的木槿花家族,居然也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