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60 木槿花家族
    木槿花家族在松林城立足的过程,是一个很奇特的传说。奥古斯特-古尔夫与其妹妹起初也只是略有实力的职业者而已,并不出众,但他们遇事总能想办极妙的应对方法,甚至提前知道别人的布置,仿佛他们的身后站着一名先知,或者预言师在为他们出谋划策。他们在短短三年多时间内就将自己从末流小贵族摇身一变,成了松林城中的豪族,甚至已经成了霍莱汶国有名的励志传奇故事。

    中年胖子带着审视的眼光盯着梁立冬,他说道:“我是加文,木槿花家族旁系。刚才我只是试了一下而已,没想到你居然真懂得我们的手势暗语。你到底是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就连家族编年史中,也没有贝塔这个人。”

    梁立冬没有正面回答中年胖子的问题,他只是沉默了一会,然后问道:“这套手势暗语,是你们什么时候启用的?”

    “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有两三百年了吧。”中年胖子的脸很圆,可却能从他的神情中读出一股坚毅的味道:“这套手势暗语,一直只有我们木槿花家族的人使用,只要不是姓古尔夫的人,就算是在我们家族中服侍了几十年的老管家,也没有资格学会它。所以我很好奇,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不但知道我们家族的手势暗语,还知道黛娜先祖的名字。”

    “知道她的名字很稀奇吗?”梁立冬问道。

    中年胖子呵呵了一声,语气中带着几分不置可否:“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的先祖奥古斯特有个妹妹,也很多人知道她的绰号,但就是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真名。而阁下一开口就叫出了先祖的名字,还懂得手势暗语,这不得不让我有些不好的联想。”

    梁立冬也笑了,虽然对方的语气不算太友好,但却没有多少恶意在内:“不好的联想啊,怎么,怀疑我是奸细之类的角色。”

    “不!你的发色,还有你的眼睛,以及你的气质,都说明你出身很是高贵。像你这样的人不可能来当奸细,因为你长得不够普通太招摇。”中年胖子加文摇了摇头,而后用一种更加古怪,仿佛是从喉咙里憋出来的话说道:“我的联想虽然很亵渎黛娜先祖,但我却不得不这么想,我在怀疑,你是不是她的……私生子后裔。”

    梁立冬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差点吐不出来,他拍拍胸口,没好气地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我不得不这么想。”加文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对我的家纹很感兴趣,你一出口就是问黛娜先祖的事情,而不是问奥古斯特先祖。能知道黛娜先祖的只有我们这些正统后人……嗯,虽然我是旁系,但一样是古尔夫的血脉。你还知道手势暗语,除了这个可能,还能有别的吗?”

    “我只能告诉你,我并不是黛娜的后代。”梁立冬苦笑一下:“我现在反而更奇怪,你们为什么会这套手势暗语,这不合理。”

    加文脸上的肥肉微微抖动,他有些动怒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偷学你的手势暗语?别开玩笑了,这套手势我们用了两三百年,从来没有人破解过。但现在出现在你的手里,如果你不是奸细,那只能是黛娜先祖私生子的后人。”

    “你不久前还说她终生未嫁,绰号钢铁处女!”

    加文啧了一声:“光明神教圣母不一样处子怀孕,生下圣子克伦多,呵呵,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梁立冬觉得和这家伙没办法沟通,他摆了摆手说道:“这事暂且不提了,手势暗语的事情你放心,我不会外传的。我现在比较好奇的是,你虽然说自己是木槿花的旁系,但据我所知,你应该是家族往外的布置的开拓成员,木如果槿花家族的作法如果没有变的话,理应如此。”

    加文看着梁立冬的眼神越发奇怪:“你连这都知道,这样都还说你和我们木槿花家族没有关系?”

    “随你怎么想。”梁立冬心情有些烦臊:“你既然是家族的核心成员,知不知道黛娜留下过什么东西没有,比如说日记本之类的。”

    梁立冬在游戏中,和古尔夫兄妹的关系很好,他很清楚黛娜有写日记的习惯,如果现实中的黛娜也和游戏中一样性格爱好的话,只要她留下了日记本,或许能从中找出为什么木槿花家族会懂得这套手势。

    加文的神色变得更加古怪了:“你连这都知道?我现在不再怀疑你是黛娜先祖的私生子后裔了,你会不会是她的恋人,姘头之类的。”

    梁立冬艰难地扯了一下嘴角,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死胖子猜到了一半。他喜道:“这么说她确实是留下了日记?”

    “不但留有,而且还很多本。”加文的眼睛中闪过一道亮光:“全是用一种奇怪的符号写成,我们试着破解,但一直没有成功。其复杂程度,要比手势暗语夸张得多。”

    梁立冬想了会,调动火系元素在身边凝聚成出几个符号:“这样子的?”

    加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来你和黛娜先祖确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既然涉及到先祖的私事,那我就不过问了,不过希望你能遵守你自己刚才说的话,不要将手势暗语外传。我个人对你没有什么恶感,但这毕竟涉及到家族的安全问题,手势暗语太过于重要,所以我会将你的事情,写信禀报主家那边,具体的处置由他们决定吧。”

    “如果他们要杀了我,以便于守住手势暗语的秘密呢?”梁立冬问道。

    加文冷笑一下,被脸上肥肉挤得小小的眼睛中,迸发出一道寒意:“那我只能与你为敌了。”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家族利益确实相当重要。梁立冬笑道:“你这是在逼我杀掉你,以保守我会手势暗语的秘密啊。”

    加文退后了两步,脸上却没有多少惧意,他说道:“你既然说出来了,就应该没有杀我的打算。我虽然实力不算厉害,但看人一向很准。”

    “那你为什么还要往后退。”梁立冬语气中带着微微的讥讽。

    加文很认真地说道:“习惯而已,如果是你被比自己强得多的人威胁,多半也会与我一样的举动。”

    不得不说,死胖子说得很有道理,梁立冬看着窗外,说道:“你将我的事情报告给主家吧,并且告诉他们,我想要黛娜留下来的日记本。如果他们愿意给我,我会告诉他们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或许会让你们的势力更进一步。”

    加文看着梁立冬一会,说道:“好。”

    …………

    …………

    告别加文后,梁立冬上到了七楼。七楼是最顶的楼层,有三个房间,以及一间大大的魔法实验室。此时实验室中已经空置了很久,除了几张桌椅,还有一个大大的炼金台外,别无他物。这些家具上都蒙着一层浅浅的灰尘,梁立冬打开几扇窗户,利用精神力凝聚风元素,化成几道轻风,将房间中的灰尘全部吹到窗外。

    而后贞德从空中飞落下来,它的爪子上各抓着一张卷轴。梁立冬将卷轴收进自己的空间背包中。

    之前贞德一直在城堡上方的空中盘旋待命。梁立冬并没有完全信任乌瑟尔,如果他有什么不对劲的举动的话,贞德在空中就会使和这两张卷轴。一张是火球术,另一张是相性位移。火球术能在一瞬间制造出极大的混乱,而后一张可以强制将梁立冬从室内移到室外。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特别是乌瑟尔被梁立冬摆了一道的情况下,即使再慎重些,也是情理之内。

    贞德站在窗台上,活动了一下自己爪子,因为一直长时间抓着两张卷轴,弄得它的双爪都有些僵硬了。

    梁立冬则在房间中四处查看,检查每一个视线难以看到的角落……他深知有许多小型魔法阵,运行起来魔力波动微乎其微,却有着各种各样的功能,比如说偷窥,监听,甚至会在受害者不知情的情况下,缓缓影响受害者的精神和性格。

    这时候,城堡地底深处突然暴发出一阵温和的魔力波动,在梁立冬的感知中,就像是湖面上一圈圈晕开的波纹,虽然明显,却并不激烈,而且其中带掺着两股一强一弱的精神力。比较强的那股精神力梁立冬挺熟悉的,是笆笆拉,另一股精神力则带着几分野性在内。

    梁立冬打了个呵欠:“笆笆拉在契约魔宠,如果真是猫科动物……贞德,那你就遇到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