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61 敌友难辩
    笆笆拉的精神力波动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久后便消失,梁立冬清楚,她已经成功契约魔宠。

    梁立冬离开这间大实验室,到了旁边的卧室中。原本这里是卡尔的住所,但里面的家具和被褥都很新鲜,甚至还透着一股木漆的味道。不得不说,乌瑟尔准备得挺周到,房中的家具和器具应有尽用,而且没过多会,还有一个容貌还算不错的女仆过来敲门。

    “贝塔阁下,城主让我来服侍你。”少女穿着一身麻布女仆服,低着头不太敢看人:“另外这是城主让我送过来的金币。”

    女仆将满满一小袋子的金币捧在梁立冬面前,后者将金币收入空间背包,说道:“好了,你出去休息吧,等到吃饭时间再来叫我。”

    松了一口气后,女仆迅速离开。梁立冬能看得出来,这女仆很害怕他。贞德站在梁立冬的肩膀上,啧了声说道:“看来主人你在冬风城的声望不怎么样啊。如果是职业者害怕你很正常,但如果连普通人都害怕你,情况就不太对劲了。”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去查查。”梁立冬从窗外看了看天色:“现在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出去看看情况吧。贞德,你先飞上天,待会帮我注意周围,如果有尾巴跟踪我,就支会一下。”

    “明白!”贞德扑愣两下,从窗户飞了出去。

    梁立冬从城堡出来,向着城中心出发。城堡吊桥那里有几个士兵守着,本来不准任何人随便出入,但他们见到梁立冬一身红色魔法袍,愣是不敢上前阻拦,倒是有个机灵的士兵小跑着去城堡中报告了。

    走在街道上,很多路人见到他一身红袍,都下意识躲远些。

    根据游戏中的经验,在不计较金钱的情况下,想第一时间获得有用的情报,首选是杀手工会。梁立冬这次熟门熟路地再次找到了‘黑铁利刃’铁匠铺,这次接触他的还是上次那位身材好得吓人的美女。只是这次她不再玩什么神秘手段了,等接引人将梁立冬带到小屋子中后,她直接走了出来,没有关门,脸上也没有戴面纱。

    “又见面了。”梁立冬看着对方:“看来我们也算是比较有缘份的人,不介意说出你的名字吧。”

    杀手工会的美女轻启樱唇,说道:“凯特琳娜!贝塔阁下,很高兴你能再次照顾我们杀手工会的生意。不知道这次阁下前来,所谓何事。”

    梁立冬知道这名字也未必是真名,不过有个称呼总归是好事,方便是交流。他说道:“凯特琳娜女士,我不久前发觉,冬风城的普通人似乎都有些害怕我。这不正常,所以我想委托贵工会帮我打听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凯特琳娜伸出手:“承惠,五十金币。”

    这个价格普通听起来,足够吓人,但对于职业者,特别是像梁立冬这种曾经是一方领主的玩家来说,却不是什么夸张的数字。他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一袋子金币放在桌面上。

    听着钱袋落在桌面上沉重的声音,凯特琳娜缓缓解开钱袋,从中数了五十枚金币出来,放进自己的衣服中,然后她笑眯眯地说道:“关于这个委托,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在两个月半前,佣兵工会接受了贵族雷克斯的委托,内容是在冬风城中散播阁下的谣言,败坏你的名声。谣言的内容,无非就是说你残暴不仁,好色成性,然后还喜欢(女干)杀少女。”

    梁立冬皱起眉头,这事情越发奇怪了:“雷克斯为什么要这么做!”

    凯特琳娜双眉微微拢了一下,她有些好笑地说道:“或许他只是单纯的无聊?”

    雷克斯似乎对激怒梁立冬特别地执着,在城堡中就两次三番地想挑拨他的情绪,至于散播他的谣言,似乎也是为了激怒他而做的举措。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让雷克斯做出如此古怪的举动。无论从利益角度来说,还是从心理角度上来说,激怒梁立冬,对雷克斯并没有什么益处,可问题是对方就这么做了。

    无利不起早,这是贵族的信条。梁立冬不相信雷克斯只是单纯地想激怒自己,也不相信对方只是无聊而想找些事情来解闷,他相信其中必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我委托你们工会帮我查清楚原因。”梁立冬将剩下的半袋子金币推到美女的面前:“这是订金,如果事成了,我会再付五十枚金币作为辛苦费。”

    “真是大方!”凯特琳娜将钱袋收了起来,笑得就像是一只偷了腥的招财猫:“这事我们杀手工会接了。雷克斯这人很奇怪,他从王城来到冬风城不到五年时间,就在这里站稳了脚,而且他的背后有不明资金来源,其实我们一直在调查他,虽然查到了很多东西,可我们总感觉有一样关键核心的事情被他隐藏了起来,或许这与他散播你的谣言有一定关系。”

    杀手工会的情报侦察可以说是全大陆最出色的,梁立冬并不怀疑他们查不出东西来:“你们需要多少时间。”

    “很快,我们的人员已经渗透到雷克斯家族的核心层了,短则十天,长则一个月就会有消息。”凯特琳娜站了起来,她笑眯眯地看着梁立冬:“如果贝塔阁下能成为我们的外围人员,那么这次的任务可以免费。我们知道你有一种特殊的雾魔法,可以起到无声移动的效果,而且不容易被驱散……你天生适合成为一名杀手,你有这种特质。”

    …………

    …………

    离开‘黑铁利刃’铁匠铺,梁立冬行走在贫民区的小巷之中,他拒绝了凯特琳娜的邀请,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有大把的事情要做,要忙着提升等级,没有时间去玩什么杀手游戏,更何况他也不想自己受人命令和控制,这是大部分玩家的天性。

    街道两边都是肮脏的黄水,路上还有一陀陀的米田共,梁立冬捂着鼻子,他想快点离开这地方。职业者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强出不少,但相对的嗅觉也比普通人强出不少。很多时候,一点点的异味都能让职业者觉得周身不舒服。梁立冬可以忍耐比这更恶劣得多的环境,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喜欢这样的地方。

    眼快就要离贫民区了,这时候贞德的声音在心灵通道中响起:“主人,你后面跟着两个人,我注意他们有好一小会了。”

    “有人跟踪?”梁立冬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从杀手工会中出来没多久。”

    梁立冬又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加快脚步进到一个小巷之中。后边有两个人急忙小跑前来,也跟着小巷中,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个小巷子其实是一个死胡同,两人周围看了一会,惊讶地发现这里居然没有人,他们的目标不见了。

    两个跟踪者正在惊讶的时候,后边却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他们回头一看,发现目标居然在他们身后,接着两人瞬间各挨一拳,一个人晕倒了,另一个抱着鼻子在地上滚来滚去。

    梁立冬走过去,单手抓起未晕迷者的衣领,然后重重地将其摁在墙壁上,巨大的力量差点让这个跟踪者晕迷。为了抓住这两个跟踪者,梁立冬甚至还浪费掉了一张‘相位转移’魔法卷轴,他颇是心疼,钱倒是小事,关键是这魔法弄成卷轴的成功率不高,有点费事。

    “说,是谁让你们跟踪我。”梁立冬冷冷地注视着对方。

    这个跟踪者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喘过点气来,就说道:“大人不要杀我,我只是想从你身上偷点钱,根本没有跟踪你的意思,也没有人指使我。”

    “你当我是白痴。”梁立冬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红色魔法袍:“只要看到这身衣服,人人都知道我是名施法者,你们这些小偷如果没有人指使,如果没有巨额的报酬,你们怎么可能敢跟踪我……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是施法者,可以搜索你的灵魂,我弄死你以后一样可以查得出来,就是麻烦些。”

    梁立冬阴阴地笑了一下,手中抓起一团黑色的魔法元素物质。其实他根本不会搜索灵魂这么高级的魔法,但他是个施法者,普通人对施法者有着天然的畏惧感,他说什么普通人都会先信三分。

    这人立刻崩溃了,他吓得眼泪和鼻涕一起流出来:“我说我说,别玩弄我的灵魂……是城主大人让我们跟踪你的。他承诺我们会有一枚金币的奖励,施法者大人,你放我们走吧,我们把钱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