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62 暴风将至
    梁立冬冷哼一声,直接一个膝撞击中跟踪者的腹部,后者痛哼一声,然后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吐着胃酸。等得他吐得差不多了,梁立冬蹲下身子,放手中的暗元素能量球放在这男人的额前,他阴冷地说道:“最后一次机会,我是施法者,我能看得出来一个人有没有说谎。虽然我不想对普通人动手,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的话,弄死一个痞子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事情。”

    暗元素球散发着刺骨的寒意,再配合梁立冬那张阴冷的脸,这男人的精神终于崩溃了,他大叫道:“别,求你了,别玩弄我的灵魂,我全招了。”他喘了一口气,抱着脑袋说道:“是查尔斯大人让我来跟踪你们的,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梁立冬问道:“查尔斯是谁!”

    “他是生命神殿的神甫!”

    一拳把这个男人打晕,梁立冬走出胡同。半个小时前生命神殿就派人来前来跟踪,他到城堡可还没有到两个小时,这效率不正常……梁立冬怀疑城堡中有内鬼,而且职位还不低,应该知道乌瑟尔大部分的布置。其实想想这也很合理,神邸和宗教在这个世界有着广泛的接受度,乌瑟尔的势力中有人信奉生命女神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这样的人很容易被策反。

    梁立冬回到城堡,这次一路上再也没有人跟踪。他刚回到城堡的正厅,就撞上了从楼上下来的乌瑟尔。

    似乎是有些不满,乌瑟尔淡淡地说道:“贝塔阁下,下次要外出之前,请告诉我一声,我会派一些士兵保护你。施法者如果没有了‘盾’,很容易出事,你作为一名老到的佣兵,应该清楚这一点。”

    梁立冬会近战剑术的事情,其实包瑟尔是知道的,他从笆笆拉那里听说过,而笆笆拉则听凯尔谈起这事。只是他并没有将梁立冬的近战剑术想得太强,大概是普通人水准以上,没到专精剑客的水准。可他这想法其实是错误的,梁立冬的近战剑术能力确实不算极强,但这要看和谁比……在游戏中,专精近战攻击的物理职业多不胜数,玩家们都喜欢走极端,而且大部分的近战职业者都是满值‘10’的体魄成长,还有很多近战专长,梁立冬这个半吊子的复合职业者和他们比剑术,当然只能勉强自保。

    可问题是npc,还有现实世界中的职业者,他们中天生满体魄成长的人并不多,另外就是他们未必能学到可以完美契合自己职业的专长,若单纯论剑术,这个世界比梁立冬厉害的人确实有,数量上看起来也挺多,但一旦平均起来,就显得很少了。可能一百个近战职业者中,也未必能找出一个剑术能比他更厉害的人了。

    因为不了解梁立冬的能力,所以乌瑟尔有所担心和不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梁立冬因此也不觉得自己受到了什么侮辱,他笑着解释道:“我刚才出去调查些事情,然后我被跟踪了。”

    “跟踪?”乌瑟尔的神色一变:“怎么回事?”

    “我制服了跟踪我的人,然后拷问出指使者是生命神殿的查尔斯。”梁立冬看了下周围,然后说道:“生命神殿派人跟踪我并不稀奇,稀奇的是我刚出去没多久,他们就粘了上来。而且我到城堡还不到三小时,生命神殿的人如何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怀疑有人透露了我的信息。”

    “我知道了。”乌瑟尔脸色变了下,然后说道:“现在快到午餐时间了,贝塔阁下请回房稍等一小段时间,餐点时间一到,我会派人去邀请你。”

    梁立冬点点头,走上楼梯,而乌瑟尔脸色阴沉地出了正厅……这世间的笨人很多,聪明人也很多。梁立冬只是稍稍点了一句,乌瑟尔就清楚自己的内部应该出了内奸。一般大世家都有一辈独特的排查内奸的方法,梁立冬估计用不了多久,乌瑟尔就能将内鬼排查出来。

    回到七楼的卧室后,梁立冬稍作休息,没多久女仆就过来请他下楼吃饭。在下到四楼的时候,他遇到了雷克斯,后者带着他的护卫,见到梁立冬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带着一股怨气自己先下来楼梯。

    到了正厅,梁立冬发现所有人都到齐了,他坐在最末尾的位置。这个位置无论在物理意义上,还是在精神意义上,都不是太好

    ,有头有脸的贵族都不会坐下来,可梁立冬不同,他虽然利用自己‘神裔贵族’的身份,但他对贵族这阶层并没有太多的认同感,所以位置的前面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场中众人最显眼的就是笆笆拉,她抱着一只额头上带着弯月的黑猫,笑得十分开心。

    把家猫变成了魔宠吗?梁立冬从那只黑猫身上感觉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精神力。同是猫科动物,家猫比起豹子,还有老虎来,攻击力上要差上不少,但相对的,家猫这种小型猫科动物,一旦成为魔宠,则在潜行和反潜行上有着更专业的能力,几乎可以媲美同等级的暗杀者。

    况且家猫魔宠也不是没有战斗能力,它们就算体型再小,也是魔宠,同等级任何职业如果在要害部位上被这小东西挠上一下子,都不会太好受。

    见到梁立冬,笆笆拉向他微笑,无声中就表示了谢意。

    梁立冬向她颔颔首,然后看向她身边的少妇。这个女人身穿着淡紫色的长裙,和笆笆拉长得很相似,半年前梁立冬曾见过她一次,知道她就是笆笆拉母亲,冬风城的城主夫人。这少妇的身材很好,而且隐隐有股英气,梁立冬猜测她不是战士,就是骑兵,反正绝对是近战系的物理职业。

    稍稍打量了一下城主夫人,梁立冬将视线落在桌面上,然后他的嘴唇微微抽动了下……桌面上摆了数份的仰望星空,然后还有数份的土豆泥拌鱼,再加上数份的蜂蜜面包。前两样食物梁立冬看到就没有胃口了,特别是仰望星空那几条死不瞑目的鱼,也就蜂蜜面包这东西勉强算作是能下咽的食物。

    见到人来齐了,乌瑟尔举起酒杯:“感觉大家信任我们朗曼家族,来到这里作客。虽然目前确实是有些困难,但只要我们再坚持三个月,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为了日后美好的未来,干杯!”

    几人遥遥举杯示意,然后一饮而尽。这一餐,主兴宾宜,至少表面上如此,私下如何梁立冬就不清楚了。吃过午餐后,梁立冬正要去休息,这时候乌瑟尔说道:“阁下,请跟我来一下。”

    书房中,只有两人。乌瑟尔请对方坐下,然后说道:“贝塔阁下,感谢你的提醒,内奸我们已经查出来了,有六个人,其中一个是我以前很信任的副官。这次请阁下来,一是说明这件事,二是想问一下,阁下对目前的状况有什么看法?”

    “和城主你一样,等!”

    乌瑟尔苦笑一下:“也只能这样了,真是憋屈,如果是敌国,我早带大军压上去了,何必这么辛苦。”

    乌瑟尔手握重兵,论真正的战斗力,城主府这边其实要比生命神殿强得多。可问题是,生命神殿并不算是‘敌人’,至少在表面上大家都不认为是。金矿之争,说白了就是利益之争,双方可以暗杀,可以毒杀,可以经济战等等,就是不能进行明面上大规模的战斗,不能动用军队,否则就算赢了,也会因为破坏了规则,而被其它贵族找到借口,联合大军剿灭。

    况且生命神殿又并不是只有冬风城才有,它可是遍布整个大陆的宗教信仰之一,如果乌瑟尔违反了表面上的争斗规矩,生命神殿绝对发动圣战,将冬风城都给铲平。

    梁立冬笑道:“别郁闷了,同样的,生命神殿也没有办法发动圣战,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确实是好事!”乌瑟尔有些无奈,不过他很快振作精神:“一会我会和妻子一起去金矿视查情况,我怕会有暗杀者伏击我们,所以我想求阁下帮个忙,和我们一起出发。你知道如何与暗杀者战斗,很有心得。待会我希望你能保护我的妻子,她虽然是骑兵,能力也不错,但在战斗经验上还是很欠缺,需要积累。”

    “行,没问题。我刚好也打算去金矿那边看看情况。”梁立冬站起来,正要出门,突然却又扭头问道:“城主,你和城主夫人都很年轻,为什么不愿意多生一个孩子,说不定会是个男孩。”

    乌瑟尔答道:“如果这么容易,我早多生几个了。反正凯尔和笆笆拉结婚后,他们的第一个男孩必定是朗曼家族的人,我不担心家族没有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