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67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嚣张的贵族不少,梁立冬在游戏中见识得多了,早已习惯这群大部分都是外强中干的家伙,所以对方的倨傲和无礼他不在意,而是继续对着中年管家说道:“既然城主已经下了命令,那么你就要执行,有外人没有通过允许,贸然进来,你们就要击杀。如果实在顾忌他们的身份,抓起来关着也可以,然后去禀告城主,让他做决断。”

    管家很是为难地说道:“贝塔阁下,我们只是平民,他们几乎都是贵族,如果我们贸然动手,后果很严重。”

    梁立冬叹气。在这个世界中,贵族和平民之间的鸿沟太大了。前者享有各种特权,后者勤劳至死,也难以有一个体面的生活。像中年管家这样的人,在平民中已经算是很成功的人士,他平时可以很镇定,很平淡地面对着各等层次的贵族,但遇到这样直接与贵族冲突的事件,他却根本没有办法做出有效的决策,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见梁立冬没有理自己,那个青年贵族恼怒不已,他向前几步,伸出手指,以一种更有气魄的姿态怒喊道:“你,说的就是你呢,别东张西望,你这是在无视我,侮辱我的尊严吗,狗屎。”

    这世界的人骂人没有什么新意,不是白痴,就是狗屎,要不就是蠢蛋。梁立冬回头,他冷冷地看着对方,说道:“给我滚一边去!”

    梁立冬在游戏中‘杀’过很多人,是以千为单位计算,在这个世界中也杀了人。所以他‘认真’起来的时候,视线和语气中,会带着一种科学无法解释的‘杀气’,再加上天赋‘贵族气质’的放大,会给人很强的精神力冲击。

    所以金发青年被梁立冬一骂,立刻被吓得退了两步,而后他发现自己这样子看起来很懦弱,顿时恼怒红了脸,骂道:“你,你居然敢骂我,你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克莱门特……”

    梁立冬没有理对方的犬吠,他对着中年管家说道:“现在守备军暂时由我来接手,没有意见吧。”

    中年管家一愣,在他看来,这算是夺权了:“阁下,这不太好吧。”

    “不太好?”梁立冬冷笑着说道:“就以你这吞吞吐吐的性格,再这么下去,我们全部都不太好。你要么自己做决定,要么就将指挥权交给我。“

    中年管家心中挣扎了好一会,然后说道:“好!但你得保证不做出格的事情。”

    “你先让他们保证不做出格的事情吧。”梁立冬忍不住讥讽了一句,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样的事情。

    中年管家大窘,但很快他就冷静下来,而后他向周围的冬风城士兵喊道:“现在由贝塔阁下暂时指挥你们,听到了没有?”

    起初中年管家还有点担心这些士兵不会听从梁立冬的命令,但他这话一出之后,那些原本神色有些动摇的士兵们立刻变得坚毅起来。军队这种地方,极度崇拜强者,梁立冬红神官之名,在冬风城早已传开,而且数个小时前,士兵们早已经接到关于梁立冬是友军的命令,自然知道他的身份。

    相比于一个毫无战斗力的管家,梁立冬这种强大的职业者,施法者更容被军队接受成为指挥官。

    虽然金发青年看起来并不算聪明,但皇家步兵团的人却不笨,他们确实都是精锐,梁立冬一接手指挥权,他们敏锐地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进而产生了极大的受威胁感。本能的,他们立刻自发地分成左右两排,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武器,一致对外。

    皇家步兵团人手两把武器,一把是仪式用的长剑,另一把就是别在腰间的钉锤,他们的身后还背着一块蓝色的狮鹫方盾,现在也卸了下来,拿在手里。而且他们蓝色的罩袍之下,居然穿的是链子甲。这身装备可要比冬风城士兵重上许多,穿着这么一套装备爬上山来,皇家步兵团的实力确实要比冬风城士兵强出不少。

    在梁立冬的视野里,这百来名的皇家步兵中居然有数个职业者,虽然只是lv1-lv3之间,想必他们经过严苛的训练后,有天份的人无意中习得了战斗专长,成为了职业者,而自己却不清楚。

    如果是遭遇战,这两百多的冬风城士兵绝对不是这百来名皇家步兵的对手,但现在冬风城主场作战,他们不但有塔楼,而且还占据了地形优势。所以如果现在打起来,双方大概就是五五开的样子。在士兵战力差不多的情况下,战斗的胜负就得看运气,以及指挥官的能力。

    现在冬风城士兵的指挥官是梁立冬,而对方的指挥官是克莱门特家的金发青年。

    克莱门特见到梁立冬半天不理他,顿时怒了,对着身后的皇家步兵喊道:“来人啊,先把这个人给我抓起来,居然敢无视我。无论我怎么说,也是个伯爵,就算是王城,也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对我。”

    这时候离金发青年最近的士兵悄悄地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这青年勃然大怒道:“我知道他是施法者,那又怎么样?我们克莱门特家族中养着十几名施法者,也没有见他们给我脸色看,你们赶快去将他抓起来。”

    “谁敢乱动一下,直接就地击杀。”接手了指挥权后,梁立冬直接大喝着下达命令。

    周围冬风城的士兵同时迈前一步,然后将手中的武器对准了被他们包围的皇家步兵,塔楼上的士兵,已经开始将长弓和手弩对准了下方的敌人。

    “你们居然敢无视皇室的威严?”金发青年走前两步,指着梁立冬的鼻子骂道:“我们奉命过来接受这座山峰建造军事设施,你们居然敢阻拦不听命令,是不是冬风城城主有背叛霍莱汶的意思啊?”

    梁立冬听到这话却是笑了下,他现在明白对方的小计谋了。这群人确实是皇家特使没错,他们可能不久前也应该是正正经经地过来宣召皇室敕令才对,但梁立冬猜测,他们快到达冬风城的时候,有人告诉了他们金矿的事情,生命神殿有很大的嫌疑。

    金矿对于任何贵族来说,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知道这消息之后,皇家特使当下想出了调虎离山之计,只牌的皇家特使去城堡拜访,只要确认城主不在金矿这里,而后另一人带着皇家步兵悄悄摸到山下,再打着皇室命令的愰子,一举将金矿的拿下来,如果运气好的话,他们甚至还能将这里的完备士兵力量据为己有。毕竟贵族的名份对于普通人来说震慑力太强,而且他们还有着皇室特使的身份,编造一个命令换取一座金矿,很值得。

    至于他们如何应对乌瑟尔的反击,想必也应该有了算计,梁立冬暂时猜测不到。

    本来他们就要成功了,中年管家虽然对城主很忠心,但平民的卑微心使得他面对皇室贵族,自信心天生就矮了一头,还有自身的见识不足,使得他无法看破对方的计谋。他确实感觉到了不对劲,可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中年管家面对着克莱门特这皇室远亲大世家,再面对着一百多个货真价实的皇室步兵,只能一退再退,眼看就要妥协的时候,梁立冬出来了。

    他从最近的士兵腰间把手弩拨了出来,然后指着金发青年,说道:“皇室敕令!拿出来看看啊。”

    “你居然敢用武器指着我?”青年贵族看着梁立冬,一幅惊讶的表情。

    “你用手指对着我,就不准我用武器对着你。”

    金发青年咬咬牙,狠声说道:“好,你厉害,以后别让我找着机会对付你。”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衣服中拿出一张纸卷,然后走向梁立冬,说道:“这是你要的敕令,我这就拿给你看,看完你别后悔。”

    “停下!”梁立冬将手弩批着对方的脑袋:“把敕令扔过来,你就待在原地。”

    “皇室的敕令这么神圣,哪能随便乱扔,我还是给你送过来吧。”金发青年很平静地说道,继续迈动了脚步。

    咻!

    梁立冬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手弩,青灰色的弩矢飞向青年贵族的面门,眼看就要射中他的时候,一道银光闪过,弩矢被削成两断掉落在一旁。金发青年的身上同时哧咧了两声,仿佛碎掉了一面玻璃,淡银色的魔法元素光芒消失,接着一个气质完全不同的金发青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那把原本别在腰间的仪式用剑,也被他握在了手里。

    现在梁立冬的视网膜中,明显标示着金发青年是lv6级的职业者。

    “果然用了伪装魔法!”梁立冬淡淡地笑道:“人生在世,全靠演技,这话确实没有错。”

    这金发青年前面一直在装疯卖傻,甚至为了万无一失,还使用了伪装魔法,如果让他接近,在没有防备心的情况下,梁立冬说不定会被对方制服。可惜梁立冬在游戏中什么样的手段没有见过!对方拿着纸卷往前走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太对劲,因为对方虽然装着很废物张狂的模样,可步伐很稳。

    “你居然看穿了我的意图。”金发青年将手中的长剑往地上一插:“我们投降!所有人扔掉武器。”

    百来个皇室步兵迟疑了一阵,然后将手中的家伙全扔到了地上。梁立冬对着一旁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中年管家说道:“你现在派人收缴掉他们的武器,然后把他们全部绑起来,再立刻派人去城堡,把事情向城主说一遍,让他过来处理。”

    这时候中年管家终于从发愣中惊醒过来,他连忙点头,立刻指挥起周围的士兵来。

    梁立冬走到金发青年面前,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这么快就投降了,不打算抵抗一下吗?说不定有获胜的希望!”

    “有希望才怪了,和你们拼上一场,就算惨胜,我们如何抵挡乌瑟尔接下来的反扑?”金发青年笑笑:“与其落得那样的境地,倒不如直接就投降,反正双方都没有见血,也没有造成什么损失,乌瑟尔肯定不会杀我们,顶多就是要付多些赎金。”

    “你不但胆大,而且还很当机立断。”梁立冬有点佩服这家伙:“如果我没有出来,你多半就成功了!”

    “所以我现在很讨厌你。”金发青年眯着眼睛看梁立冬:“我是罗宾-克莱门特!你叫什么名字?”

    “渥金女神信徒,红神官贝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