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68 夫妻私语
    乌瑟尔和城主夫人回到城堡,便看到三架马车停在城堡门口,周围有十几名皇家步兵护卫着。他有些疑惑:“这排场太小了吧。我记得一般都会有百来名皇家步兵跟随才对啊。”

    “说不定这是个简朴的特使。”城主夫人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两人带着几十名骑兵走上去,从中间的马车中下来一名笑容可掬的胖子,他喊道:“这位阁下可是尊贵的冬风城城主,我是皇室特使,基拉-奥尔芬,特来宣告皇室的敕令。”

    “哈哈哈,我就是城主乌瑟尔,这是我夫人索菲娅。”乌瑟尔下马,然后走到胖子特使面前,象征性地行了个礼后,他一把搂着对方的肩膀,很是粗鲁地笑道:“基拉阁下,你来得正好,我这里好久没有来过王城的大人物了,来来,我们一起到城堡里喝两杯,敕令的事情,我们过会再说。”

    胖子基拉似乎很不习惯对方的热情,他嚅嚅地说道:“轻点,轻点,城主阁下,我可是普通人,可经不起你们这些职业者的折腾。”

    乌瑟尔一脸抱歉地放开基拉,然后拉着他进到城堡。之后主欢宾宜,这个胖子似乎很好说话,他的见识也很广,在酒桌上他倪倪而谈却不让人觉得讨厌,等双方都喝了十几杯酒后,他满脸红晕的放下了一张敇令纸,然后在侍女的搀扶上,上到三楼休息去了。

    城主夫妻并排看着基拉上了楼,而后他们两人来到了二楼的书房。乌瑟尔关上窗户,然后坐在椅子上,打开敕令看完后,扔给自己的妻子,同时说道:“老皇帝让我们继续守卫边境,但他最后却说了一句,如果能开疆辟土,必有重赏?我现在已经是一城之主,伯爵位,再赏的话,难道能让我升到公爵?这事情不简单,公爵这位置我们霍莱汶一向只有六名,如果我再升上去,凯不是七名了?这可和历来的传统不符啊,老皇帝在想什么?”

    城主夫人打开敕令看了会,然后坐到自己丈夫身边,靠着他的身体说道:“新兴贵族要立足,必须得和老贵族斗上一番才行,老皇帝这是在诱逼我们去自杀?”

    “老皇帝他已经很老了,是不是糊涂……”乌瑟尔突然愣地站了起来:“我知道了,老皇帝快死了,他大限要到了,所以他这是在逼我们朗曼家族站队。”

    听丈夫这么一说,城主城人也明白了:“如果按照传统,能继承皇位的应该是大皇子,但老皇帝一向不喜欢大皇子,他喜欢老三。可大皇子和四个伯爵走得很近,老三只有两个伯爵支持。所以老皇帝暗示我们如果能支持老三的话,就升我们为公爵。开疆辟土……让老三坐上皇位,和传统不符,确实算得上是开疆辟土了。”

    “这是好机会啊,可我们朗曼家族实力不足。”乌瑟尔很是懊恼地拍着大腿:“如果再等上十多年,笆笆拉成为大魔法师,凯尔也能独当一面的时候,这机会我们肯定不放过,可现在……”

    城主夫人也是叹了口气,公爵这位置数百年一直把持在霍莱汶六个大世家手里,现在皇帝允出一个位置,他们却没有办法把握,这实在是让人有些难受。不过城主夫人却灵机一动,她说道:“要不,我们想办法把贝塔拉进我们的阵营中如何?我觉得他这人实力很强,而且品性也信得过。”

    “他是特殊血脉持有者,就算实力差些,作用也相当大。”乌瑟尔带着一种向往的情绪说道:“你不知道,当我进入那片浓雾中,看着敌人的方位,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握,而且对方却不太能看到我们,那种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我想每一个带兵的将领只要试过一次都无法忘记掉,如果我有这种能力,我带着一千骑兵敢冲击五千以下的敌人。”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将领,乌瑟尔太明白‘驾雾’技能的真正用途了。

    城主夫人却是笑道:“可惜我们没有第二个女儿,否则绝不放过那小子。对了,那小子的意志力很坚定,我的血脉魅惑能力对他一点效果也没有。就算我们能将他拉进我们的家族中,也不能保证他百分百的忠心,就像卡尔,他一直和我们的关系不错,但没有想到,他到最后居然会背叛我们。”

    乌瑟尔说道:“如果我们能保证贝塔在数年内不会背叛我们,那也无所谓。老皇帝已经六十九,而且年轻的时候受伤太多,看来撑不了多久了,绝对不会超过两年,否则他不会给我们这样的敕令。所以只要贝塔在两年内不背叛我们就行,到时候我们一理成了公爵,就有更多的资源和财富,要想满足他的胃口,应该不难。”

    在这些称职的贵族们看来,任何人都可以收买,如果对方不答应,那是收买的价钱不够,或者方法不对。

    “这是我们难得的机会,如果错过,可能数百年内再也没有这样的运气了。”城主夫人按着自己的阿尔卑斯雪山,她带着一种豁出去的表情:“如果实在不行,我们悄悄给他种上一滴魅惑之血吧。这样的话,应该能稍微发动他对我们的看法,那时候再说服他加入我们,应该不难。”

    如果梁立冬在这里,就会知道魅惑之血的来历,那是魔界生物,魅魔的特殊的能力。偶尔会有魅魔无意中被空间乱流传送到主位面,而后在主位面留下血脉,这样的血脉拥有魅魔的一些特殊专长,其中魅惑之血便是其中一种。

    乌瑟尔却不太同意:“但那样的话,你也不会好受。”

    “没关系,我能控制得了自己的意志。”城主夫人轻抚男人的脸颊:“或者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能力?”

    乌瑟尔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响起敲门声,两人分开一些,然后他喊道:“进来。”

    来人是名士兵,他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走进来,半跪在地上,但因为剧烈的喘息,暂时没办法说话。

    乌瑟尔见他的模样很熟悉,想了会,便皱眉说道:“你不是守在金矿那里的小队长,出了什么事情,需要你下山来报告?”

    士兵喘息了几声,然后他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在听到一半的时候,乌瑟尔猛地跳了起来,差点就要拨剑砍人,好在被城主夫人拦住了,等士兵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之后,他惊魂未定地说道:“还好,有贝塔阁下在那里,镇住了局势,否则金矿就得易主了。”

    城主夫人在一旁没好气地说道:“没想到这大使居然如此卑鄙,故意把我们引回来。看他一幅老好人脸的模样,前边真是看走眼了。”

    “既然那帮皇室步兵已经被抓获了,那我就不上去了,索菲娅你带人上去处理。我得留下来盯着那个死胖子,免得他又弄出什么诡计。”

    城主夫人点点头,立刻就往外走。乌瑟尔在后面喊了句:“多带些骑兵上去。”

    到了城堡外如何好两百骑兵,城主夫人便快马加鞭往金矿的方向赶,等她到达矿洞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去看了一下那些被俘虏的皇家步兵,也见到了罗宾-克莱门特,后者恭维见到她立刻眼睛大亮,说了一大堆赞美的话,结果却是被她一脚踹到了脸上。

    而后城主夫人下到坑道的地下室中,见到了梁立冬,后者在继续绘制着魔法阵图。

    听到有人进来,梁立冬抬了抬头,然后低下头继续自己的工作,同时说道:“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城主没有过来?”

    “这次多亏你了。贝塔阁下。”城主夫人很郑重地向梁立冬行了个淑女礼。

    “客气!”梁立冬摆摆手:“毕竟我也有金矿一成半的利润,这也是为了我自己而已。你们倒是别怪我瞎指挥你们的士兵就行了。”

    城主夫人微微晃动着自己的高山雪原,她嗔怪地说道:“我们像是那么不知好歹的人吗?阁下需要什么样的报答尽管说出来……肉偿也是可以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