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72 拉人进伙
    对于杀手工会,城主乌瑟尔也略有耳闻,但并没有接触过,他问道:“我听说杀手工会的人都很古怪,规矩也很古怪。一般来说,越是古怪的人或者组织,越难相处,我们如果贸然将杀手工会请进来,是否会对我们自身造成了些不好的影响?”

    梁立冬说道:“杀手工会确实有不少古怪的规矩,比如说不会透露顾主任何消息,难以相处之类的,这其实是他们变相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罢了,关系不大。”

    “那为什么是杀手工会,而不是佣兵工会?”城主夫人问道。

    梁立冬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还没有看清楚吗?按理说生命神殿除了己方少部分的牧师外,职业者并不多。但你们想想,我们遇到了多少的职业者?从半年前开始,到现在,你们遇到的职业者应该不少了吧,就算生命神殿能雇佣得起这么多的佣兵,那也得冬风城有这数量才行啊。所以如果冬风城佣兵工会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那才有鬼了。也只有佣兵工会能紧张从别的城市,调动职业者到本城来。”

    此时乌瑟尔终于反应过来:“佣兵工会也加入了这次争斗?他们居然敢插足贵族之间的纷争,嘿,可真够大胆的!”

    其实以乌瑟尔的能力和经验,他本早就应该发觉佣兵工会卷入了这场战斗,但因为贵族偏见与傲慢,他认为佣兵工会这样的低等组织不敢介入大规模的贵族斗争,另外佣兵工会并没有直接出头,况且乌瑟尔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生命神殿的身上,所以造成一个灯下黑的状况。他使劲一拍书桌:“这么说佣兵工会至少在半年前就在针对我们朗曼家族?为什么?”

    梁立冬淡然地说道:“那得问你们朗曼家族自己了,我怎么清楚。”

    乌瑟尔想了会说道:“既然生命神殿有佣兵工会在帮忙,那么我们把杀手工会拉进来,并不算破坏规矩。可惜杀手工会行事一向比较隐秘,我们朗曼家族并没有接触过他们。”

    “我倒是能找到他们,不过要说服他们加入贵族争斗,需要不少的本钱。”

    城主夫人走到自己丈夫的背后,她说道:“现在已经不再是谈钱的时候了,如果我们不能渡过这次难关,什么都没有。如果能捱过去,凭着金矿,我们的前途无量。贝塔阁下请说,大约需要多少金币,能将杀手工会拉进我们的阵营中。”

    “至少五百以上。”

    乌瑟尔拍案:“行,没有问题,我们给你一千,剩下的钱就算是贝塔阁下的辛苦费。”

    “多出来的钱我会还给你们。”梁立冬缓缓说道:“不过你们朗曼家族那三位合作伙伴,要出点力才行啊。他们就算没有多少实力,但至少关系网是能用得上的。总不能我们在前面打拼,他们在后面享福吧。”

    “除了木槿花家族,其它两个家族的人都比较蠢。”城主夫人不屑地说道:“况且他们未必和我们完全一条心,我不放心他们出手,阁下也应该清楚,有时候愚蠢的盟友要比敌人更加可怕。”

    “那你们为什么要把他们拉进自己的同盟中。”

    城主夫人理所当然地媚笑道:“如果他们不投向我们,必定就会投向生命神殿。他们在我们的同盟中,我们还能看着他们,如果他们成了生命神殿的一份子,谁知道他们会搞出什么大动作出来。况且聪明人有聪明人的用处,蠢人有蠢人的用途。必要的时候,你不觉得他们是很好的盾牌吗?”

    不得不说,城主一家都很聪明,无论是城主,还是城主夫人。他们或许偶尔会有疏漏的地方,但在大事情大方面上,不会犯低级错误,而且在必要的时候,他们能足够绝情。梁立冬站了起来:“那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不算笨?否则连做盾牌的资格都没有。”

    城主夫人笑道:“贝塔阁下是与众不同的。”

    “呵呵,承蒙夸奖。我现在要去杀手工会了,准备好金币吧。”

    梁立冬在游戏中就很清楚,绝大部分的贵族都不可信。现在虽然城主一家看起来很是信任梁立冬,但想必私底下也在防着他。只是梁立冬也不笨,他也不会完全信任朗曼家族,他很清楚,若是完全铲除了冬风城里生命神殿的势力,那么缓过劲来的乌瑟尔,肯定会想办法对付他,所以他打算,就算帮城主,也不会做到十分,顶多六分。

    依旧是杀手工会的小房子,接待他的人依然是成熟美人凯特琳娜。

    “贝塔阁下,离你上次的委托还不到两天,不必这么着急吧。”凯特琳娜有些不解:“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你应该是一个很能觉得住气的人才对。”

    “我这次来,另有事情。”梁立冬端详着凯特琳娜,对方似乎很累的样子,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相当明显:“你应该清楚,冬风城主和生命神殿因为某些事情闹起来了。”

    “这么大的事情,当然知道。”

    梁立冬说道:“那你应该清楚我的立场。佣兵工会站在生命神殿那一方,我们现在处于劣势,所以这次来,我想请你们杀手工会帮助冬风城主,共同对付敌人。”

    凯特琳娜摇头:“不行,这风险太大了。”

    凯特琳娜拒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对付任何一个组织来说,贸然介入一场斗争之中,都是不明智的行为,除非报酬高到能让他们忘记自己的损失为止。

    梁立冬笑道:“我知道风险大,但越是风险大,收益越高,五百枚金币,你觉得如何。”

    凯特琳娜微微吸了口气,胸口缓缓起伏,她想了会说道:“利益确实是够了,但我们缺少一个理由,所以还是不行。我们不能将自己的组员置于危险之中,他们都是宝贵的人才。”

    梁立冬呵呵笑了两声,然后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他说道:“理由的话,其实已经有一个了。佣兵工会是你们杀手工会的死对头,如果能在冬风城中戏耍他们一顿,我想全杀手工会的人,应该会都放魔法烟花来庆祝,他们会非常乐意看到这一幕。”

    杀手工会和佣兵工会有仇,以前杀手工会并不像现在这样隐私行事,他们和佣兵工会一样有着自己明面上的‘堂口’,但某天佣兵工会突袭了他们,双方的战斗以杀手工会失败而告终,所以后来杀手工会的行事越来越隐蔽。而佣兵工会攻击理由工会的原因很简单:不服管教。

    这仿佛全球霸主白头鹰一样的发言,让杀手工会所有人都感觉到羞耻,而后他们隐秘行事,可佣兵污辱杀手工会的话在全世界传开了,再想收回来极难,从此后,愿意去杀手工会进行任务委托的人越来越少,虽然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久而久之,杀手工会就成了现在这模样。

    “贝塔阁下怎么知道我们和佣兵工会有仇?”凯特全身的肌肉都绷紧起来,只要对方的回答不对,她会立刻采取行动:“这机密全世界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而我就是那几个人之一!”梁立冬指了指自己:“我甚至还知道,佣兵工会起初只是杀手工会的下属机构,他们原本也不叫佣兵工会,而是叫做……支援组!”

    之后便是长长的沉默,凯特琳娜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好一会之后她说道:“行,这事我答应下来了,五百金币确实足够让我们这个分会给你们卖命,况且如果能削弱佣兵工会的力量,那更是好事。但你们能得我们至少两天时间准备,两天后我会带着人去找你们。”

    “没问题!”梁立冬将一个铁箱子从空间背包中扔出来,摔在桌子上,发出沉重的声音:“这是五百枚金币……凯特琳娜女士,你应该是分会长吧!”

    “太过聪明的男人,可不讨女人喜欢。”凯特琳娜白了梁立冬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