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76 恶心的虫子
    禁言术一般用在法师对决之间,因为很多魔法必须得使用念咒的方式才能施法,只要封住了对方的嘴,有很多魔法就无法施展出来。但实质上这个魔法在玩家群体中用处并不是特别的大,因为玩家魔法师极端地追求魔法速度和爆发力,他们会想尽办法将魔法的吟唱时间压至最短,甚至瞬发。

    虽然说吟唱出来的魔法威力更大,但玩家们认为牺牲威力换取魔法吟唱速度是极其可行的。同时间内你吟唱一个魔法威力确实厉害,但如果我甩出三个威力稍弱的同级魔法,在爆发力上则要强得多,而且更快的吟唱速度意味着更灵活的战斗方式,这在高手对决中,是相当重要的。

    这是因为玩家们能无限复活,快节奏的战斗方式是玩家们共性。玩家施法者常常会在两三分钟内解决战斗,但npc则不同,他们追求极端的魔力完成度,他们虽然也会追求吟唱速度,但他们更看重同一时间内魔力的汇聚量。因为相比之下,npc施法者有‘长时间’的吟唱习惯,所以禁言术这个魔法在他们中间很盛行,不过因为禁言术并不是让人完全不能说话,而是选择特定的词汇进行屏蔽,对一些关键性的敏感词进行过滤,因此禁言术必须得在施法之前对敏感词‘输入’到禁言术的‘节点’之中,才能起效。

    现在雷克斯的情况就是如此,他被施加了特定文字的禁言术,因此说不出话来。梁立冬扯着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扔到一边的桌角边,说道:“自己写出来,快点,我的耐心有限。”

    雷克斯揉着胸膛站起来,被梁立冬踩过的地方现在火辣辣地痛着,他恨恨地说道:“我是贵族,你如此对我,不怕我的族人找你麻烦?”

    “我也是贵族啊,神裔贵族。要对付你的族人并不难。”梁立冬笑了一下:“如果真论血脉,我可比你强得多了。别废话了,快写出来吧,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否则我会慢慢地炮制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叫做凌迟的酷刑,用锋利的刀子一刀刀割着犯人,从他的身上每次割出像是蝉翼一样的肉片,要足足割上一千刀犯人才会死亡,比下地狱还要痛苦。”

    听梁立冬阴恻恻地说着话,雷克斯的三角眼一抖一抖的眨动,他牙关不停地碰撞,好一会才说道:“你一定要杀我?能不能放过我?就算不放过我,放过我的妻子,还有儿女好不了!我可以给你很多钱,而且他们以后也绝对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我知道贵族的脾性……出尔反尔是我们的特性,没有必要这样。你既然想把我做成合成兽,那就有被我杀掉的觉悟。”梁立冬呵呵笑了一声:“另外我杀过的人很多很多,男女老少都有,所以你别动奢望求饶就能打动我,让我放过你的家人。现在写出来,你能毫无痛苦地死亡,不写出来,我会让你死得很痛苦,然后我自己去查,就是花多些时间罢了。”

    “我……我!”雷克斯撑着桌子,身体不停地摆动,死亡的恐惧让他无法思考,然后连说话都已经不连贯,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办法写字。

    真是麻烦!从驾雾魔法那里传来讯息,城主夫人已经往这里来了,虽然浓雾阻挡了她的视线和移动速度,但再过两三分钟,她一样能达到这里,毕竟城堡是她的家,她对这里的地形很熟。

    “这样吧,如果你写出来,我可以考虑放过你的妻子儿女。”梁立冬看着窗外,冷淡地说道。

    “真的?”

    “我没有办法给你做出承诺,但你可以试着相信我。”

    雷克斯看着梁立冬平淡的神情,作为一名贵族,他很懂得察颜观色,所以他看得出来,对方已经是铁了心这要么做了。短暂的迟疑后,他哭了,双手捂脸嚎淘叫唤着,很是凄惨,可梁立冬却不为所动。大约哭了十几秒后,他抽搐地在桌面上写了一个名字,梁立冬走过去,正要察看的时候,发出现雷克斯的身体却古怪地臌涨起来,仿佛是一只正在快速充气的气球。

    我去!

    梁立冬心中大骂一声,转身就往房外跑,机敏移动加上驾雾技能提供的速度加成,他像是风一般地串到门外,然后一个侧翻滚扑向左边,刚蹲起身体靠着墙壁,房间中发出呯的一声,就像是气球爆炸的声音一样,血雨碎肉像是喷泉泉一样从房间那里喷射出来,很快速层楼便弥漫着一股恶心的腥臭味。

    梁立冬弹弹手指,收起驾雾魔法,这时候城主夫人从楼下冲了上来,她看着房门口那地方那滩恶心的血肉,再看着梁立冬问道:“贝塔阁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的话中,带着明显的责备,还有隐隐的戒备。

    梁立冬指了指那滩血肉,说道:“雷克斯阁下自爆了。”

    “自爆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城主夫人的表情明显恼怒了,一个贵族盟友死在了她的家中,而且死状还这么惨,事情传出去,这让他们朗曼如此面对冬风城大大小小的贵族:“刚才的雾气是阁下你的杰作吧,雷克斯的死多半与阁下也有关系吧。”

    梁立冬点头:“确实有关系……虽然我确实是想杀了他,但人不是我杀的。”

    “那是谁?”

    梁立冬走向门口:“进去看看就清楚了。”

    城主夫人的手伸向自己的小腿,那里有一把剧毒的匕首,但她犹豫了会,最后咬咬牙跟了上去。

    踩着粘乎乎一层血肉走进房中,便看着整间房子的墙壁,包括天花板都被‘刷’成了红色,上面还有一点的血珠滴下来。在桌子的旁边,雷克斯站着的地方,此时只有一具红色的骷髅躺在那里。

    梁立冬走过去,用鞋底拨了拨这些骷髅,然后回头说道:“很明显了,死灵法师的尸爆术。”

    “你是说雷克斯是个死人?”城主夫人用一种你当我是白痴的目光反盯着梁立冬:“这可是个不错的错口啊。”

    “谁告诉你尸爆术一定要人的尸体才行的?”梁立冬指了指骷髅的头骨:“你仔细看,这个头骨的上是不是有个小洞?”

    城主夫人定睛一看,头骨顶上确实是有个小洞,很小,大概就和牙签差不多大。

    梁立冬说道:“你把这个头骨打碎,肯定能发现些东西。”

    城主夫人将信将疑,最后她上前两步,一脚踩在头骨上。作为一名近战职业者,城主夫人虽然是女性,但力量却不上。头骨被她一踩,发出哧咧两声脆声,碎成几块,然后她收回脚,却发现碎骨的中间有一条肥肥的大虫子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死去一定的时间。

    “这是什么!”城主夫人脸发露出嫌恶的神色。

    “傀儡脑虫!深渊物种,介于生物和灵体之间的特殊生命体,可以作为尸爆术的媒介。”梁立冬说道:“死灵法师的最爱,把人的脑浆吃光后,会拥有被它吃掉脑浆的人的记忆和知识,它甚至还会以为自己就是宿主,控制宿主的身体行动,甚至不会意识到自己是条虫子。但它实质上受到死灵法师的控制,我们这段时间见到的雷克斯,本体其实是一条虫子而已。”

    城主夫人吸了一口凉气:“这怎么可能!”

    “傀儡脑虫是深渊产物,在现世中培养一条相当不容易。”梁立冬笑笑:“而且它本质上只能食用非职业者的脑浆,职业者的脑浆蕴含的能量太多,幼体的脑虫只要咬上一丝就会自己死掉,所以夫人你不担心会受到这些东西袭击。”

    暗暗地松了口气后,城主夫人对这里满地的血肉产生了极大的厌恶感,她说道:“到我的房间来吧,这里不好说话,然后你要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毕竟这里是我们朗曼家族,有个重要的贵族在这里死掉了,我不可能不闻不问。”

    梁立冬耸耸肩:“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