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0 什么是‘托’
    这种味道梁立冬很熟悉,暗元素聚集后,就会形成这样有点类似腐臭的气味。

    “你们查看过这个坟墓里面的情况没有?”

    加文点头,脸上有些愤怒的神色:“看过了,我爷爷的尸骸不见了。”

    梁立冬看着这个漆黑的洞穴,其宽度大概有近一米,就算是胖子也能从这洞里爬出来,更别提死了几十年,没有什么肉的骷髅了。对于死灵法师来说,操控一具尸体并不是什么难事,但奇怪的地方也在这里,死灵法师一般都会驱赶大量的尸体,单独控制一具尸体对他们来说并不划算,除非这具尸体对其有什么特殊意义。

    而且还有另外更奇怪的地方,梁立冬皱眉道:“你们木槿花家族用幻术及防御型复合魔法阵建造了这么一个家族墓地,按理说如果没有你手中的魔法铭牌的话,外人是进不来。可有个死灵法师不但进来了,还只偷走了你们家族一位长辈的遗骸,这事怎么看都很古怪,不合常理。”

    加文圆圆的肥脸上一阵扭曲:“起先我以为是族中出了内鬼,但盘查过后,并没有人动过我的魔法铭牌,就算他们勾结了死灵法师,也不可能在不破坏魔法阵的情报下,进到这里。”

    梁立冬招了招手说道:“把你的魔法铭牌给我看看。”

    加文迟疑了一会,这个魔法铭牌是进入这里的唯一凭证,而且对方是个施法者,万一被他看破了上面的奥秘,那木槿花家族就亏大了。只是他考虑了一小会后,还是将魔法铭牌递到了梁立冬的手中。

    梁立冬接过来看了一会,然后又还回去,微笑道:“你们家族的魔法铭牌已经有三百多年没有更换过了吧。”

    加文很是吃惊:“你怎么知道?”

    梁立冬笑笑,他是魔法理论大师,魔法阵大师。在游戏中,他帮木槿花家族设计了这个魔法阵,用以保护木槿花家族一些机要之地,设计图也送给了黛娜。没想到三百年过去了,木槿花家族居然没有对这个魔法阵设计图做出是那怕一点点的改变,连魔法铭牌的核心设计,都依然还是老样子。

    梁立冬的笑,颇有点怨其不争的意味,但在加文的眼里,却显得意味深长,高深莫测。贵族都喜欢揣摩人心,加文也不例外,他对梁立冬这突如其来的微笑,在一瞬间有了数种的猜测,但都被自己一一否决了,而后他考虑到梁立冬的性格,干脆问道:“贝塔阁下,你是否想到了什么?”

    “现在我能肯定是你的魔法铭牌被人破解了。”梁立冬转身就往外走:“最好留意一下你身边的人,看看是谁有机会时不时接触你的魔法铭牌。”

    加文的脸色顿时有些阴沉,梁立冬这话触动了他心中的伤疤:“能随意出入我房间的人,只有我的妻子和女儿。我妻子已经去世数年,我的女儿根本就是个普通人,她不可能懂得魔法,也不可能接触到死灵法师。贝塔阁下,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们家族的魔法铭牌已经用了三百多年了,从来没有人破解过,那是先祖留下来的特殊魔法阵技巧,别说一般的施法者,就连皇城的皇家魔导大师也看不懂我们家族的魔法阵图。”

    梁立冬却是冷然说道:“三百多年都没有更换过的魔法铭牌,你真的能保证其万无一失?就连魔法女神都不敢说这样的话,你们木槿花家族居然如此笃定,真是有自信啊。”

    梁立冬的话中,带着毫不留情的讽刺,若是面对着普通人,梁立冬不会这样子说话,但他们是木槿花家族,梁立冬便忍不住变得如此‘刻薄’。

    加文被呛得心情有些郁闷,他说道:“如果贝塔阁下觉得死灵法师在我们家族中,大可来查,我让家族中所有人都站在你面前,任由你问话,如何?”

    梁立冬摆摆手:“不用,既然死灵法师已经与你们木槿花家族扯上些关系,我再借助你的力量就不太好了,容易打草惊蛇,我会用自己的方法查,你不用担心。”

    随后两人便不欢而散了。出了木槿花家族的墓地,贞德还在空中飞翔警戒,他通过心灵通道对自己的魔宠说道:“你现在全天监视生命神殿的行动,如果发现什么异常,就告诉我。”

    贞德回话道:“现在不是要找死灵法师吗?怎么突然又开始监视生命神殿了?”

    “我怀疑生命神殿与死灵法师有间接的关系。”梁立冬说道。

    “这不太可能吧,生命和死灵可是两个极端啊,他们碰见不杀个你死我活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有所关系?”

    梁立冬冷哼一声:“若是以前的生命女神自然不可能,但现在的生命女神可是蛛后萝丝……这个女表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她和信徒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这个死灵法师明显冲着我来的,现在与我有所摩擦势力的无非就是城主邸,以及生命神殿。现在我们和城主联手,他不太可能用这种手段来找我的麻烦,这样一来,生命神殿的嫌疑就很大了。”

    “好,我现在就过去,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贞德在空中清鸣了一声,然后飞向生命神殿的位置。梁立冬则回到了城堡,他刚踏上城堡的大桥,一个士兵就冲过来,很恭敬地向他说道:“红神官阁下,城主有请。”

    二楼的书房中,梁立冬推门进去,发现城主乌瑟尔,还有城主夫人都坐在里面,他们的神色有些凝重。

    看到梁立冬,乌瑟尔站了起来,满是胡缌的脸上带着几分疲惫:“贝塔阁下,死灵法师的事情索菲娅已经和我说了,现在我们接到一个不妙的消息,城北郊外的公墓中,出现了很多空墓,每个空墓前都有一个洞穴,周围的泥土很新鲜,也就是这一两天发生的事情,这种情况让我觉得事情似乎在往不好的方面发展,不知道阁下现在有什么办法对付死灵法师。”

    “死灵法师很强大,但他们也不是没有弱点。”梁立冬自己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死灵法师最厉害的地方便是骷髅海,我们斗不过骷髅海,但可以提前防止骷髅海的形成。我们如果找不到死灵法师的躲藏点,那么就断掉他的战力来源。城主你去购买纯盐,让人把盐洒在所有的坟头上,这样子能有效的压制暗元素的活性,使得他召唤骷髅的时候,会极费力气。”

    “纯盐!需要多少?”城主问道。

    梁立冬答道:“每座坟头至少五十克,冬风城有多少墓碑?”

    城主夫人计算了一下,然后抽了口冷气,她的雪山因此变得越发挺拔:“这差不多得需要两吨左右,可不是小数目啊。”

    在这个世界中,因为提炼技术有限的关系,人们吃的一般都是含有极多杂质的粗盐,而雪白的纯盐数量并不多,而且价格还是粗盐的六倍以上,一下子要收集两吨左右的纯盐,即使对于城主邸来说,这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粗盐也有效果,但不如纯盐起到的作用大。”梁立冬缓缓说道。

    乌瑟尔重重一拍桌面:“那就粗盐,我们不求完全断绝死灵法师的战力来源,但如果能压制他的骷髅海数量,我们也未必没有胜算。”

    疑惑不到三秒钟后,梁立冬明白了,城主邸快没有资金了。想想也是,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城主邸在掏腰包,虽说朗曼家族也有底蕴,但是也经不起如此大笔大笔地往拉撒钱。

    城主是个急性子,决定事情后,他立刻离开了书房,梁立冬也正准备离开,这时候城主夫人叫住了他。

    “贝塔阁下,这次的事情太麻烦了,我们朗曼家族未必能扛得下来,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梁立冬愣了一下:“你可以找本地的贵族来帮忙啊,面临着死灵法师的威胁,他们总不能置身事外吧。”

    “那些蝇蝇苟苟之徒,舍得出力才怪了。”城主夫人媚艳的脸上带着十足的讽刺:“有好处他们像狗一样扑上来,让他们吃些亏,个个都使劲往后缩。”

    “其实不难啊。”梁立冬微笑道:“你把他们集合起来,告诉他们死灵法师的事情,再告诉他们,你们已经在山上建立了一个大型魔法阵,万一冬风城被攻陷,城堡被破,你可以带着那些出了钱的贵族到山上的魔法阵要塞避难,不出力的人,就没有这待遇。你再安排几个托混在里面,帮你炒热气氛,为了自己的小命,我不相信没有人愿意出钱出人!”

    城主夫人的眼睛顿时一亮:“好主意,不过‘托’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