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2 中计了
    冬风城外多了个魔法阵,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多了项谈资,他们会在黑矮脏乱的小酒馆里,讨论一下这个魔法阵的来历,形状,而后胡吹海侃那些传说中的勇者和英雄有多厉害,这种小小的魔法阵不值一提,一剑就能砍破!

    但在贵族们的眼里,这个魔法阵的出现,却是代表了某种讯号。前天城主府举办了一次简单的宴会,只宴请了不到二十个人,看起来似乎是很正常的应酬,但奇怪的是那些参加宴会的贵族回来后,行为都很古怪,他们居然送了很多钱财,或者是特殊材料到城主邸中去。

    观望的贵族们一开始以为参加宴会的人被威胁了,但随后他们发现那些人居然把自己的亲眷也送到了城堡中去……如果是送个美女,或者妻子进去很正常,可每个人几乎都把自己的全部家人都送了进去,这很不正常。再加上今天突然出现的魔法阵,那些观望的贵族们,敏锐地发觉事情很不对劲。

    一个个擅长情报侦察的侍卫被各家族派了出来,很快他们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城外的墓地有尸骸被盗了,极有可能是死灵法师所为。

    城主昨晚举办的宴会,据说很多贵族和城主邸达成了安全协议。

    今天有新的魔法阵建成!

    人是很擅长联想的生物,只要足够认真思考,很多线索就能串联起来。不少贵族反应过来,立刻带着礼物去城主府拜访,而城主和其夫人则是满脸欢笑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的贵族走到自家门口来。

    乌瑟尔和索菲娅没有‘影响力’这个概念,但他们有另外一种似是而非的替换概念:人脉。

    傍晚的时候,终于没有客人再上门了,索菲娅就着夕阳坐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魔法阵,她轻轻地对着着自己的丈夫说道:“我现在很高兴,但也很担心。贝塔的小手段很管用,但正是太管用了,我有些害怕。这样一个天才型的人物跑到我们冬风城来,究竟有什么目的?他不近美色,不爱钱财,似乎连权势也不眷恋,他到底想干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乌瑟尔也回答不出来,他只是说道:“无论他想做什么,那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他是我们的盟友,我们就先把这念头藏在心,忍他。只要生命神殿的事情完结,即使贝塔身后再有势力,我们也有一战之力。”

    “希望如此!”

    梁立冬并不知道城主夫妇对自己起了忌心,他现在正在回山的半路上,身后跟着两名魔法少女,还有二十多名骑兵随行。

    三名施法者,再加二十多名精锐骑兵,这样的战力足够打一场前哨战,按理说这样的阵营应该不会遇到什么拦路者才对,但他们确实是被人拦在半路上了。

    夕阳的余晕中,身穿着绿树牧师袍的老人站在道路的中央,他左手执着一根弯曲的黑色权杖,权杖的顶部镶嵌着一颗拳头大的绿宝石。这颗昂贵的宝石反射几道绿色的微光,其中几道落在老人已经枯犒的脸上,使得他原本就已经阴沉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森恐怖。

    这个老年人梁立冬认识,生命神殿的大主教,马克!梁立冬猜测他应该会‘因果律’神术,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特地堵在这里。

    如果是来找碴的……梁立冬根本不怕,因果律神术确实厉害,但对他没有什么作用。不过对方等级很高,梁立冬就算不怕因果律,可也不得不顾忌一下对方的普通神术。

    梁立冬一直有想把这老人暗杀掉的意愿,现在对方孤身出现在这里,本应是个好机会,可梁立冬却不敢随便动手。他不相信对方是个笨人,只身就敢出现在敌人面前,所以事出反常必有妖,梁立冬一直在留意周围环境的情况,一有不对劲的地方,他就打算动手。

    似乎是看出了梁立冬的顾忌,马克微笑道:“贝塔阁下,请放心,这次我来并没有恶意。而是带着善意而来?”

    “善意?”梁立冬策马上前几步,走到队伍的最前边,反问道:“生命神殿和我似乎没有什么误会吧,何来的善意和恶意?”

    揣着明白装糊涂是贵族必备的特长,梁立冬也深谙此道。

    马克似乎并不奇怪对方的‘狡辩’,他依旧微笑着:“善意就是善意,它不一定非要赠送给敌人,也可以赠送给朋友。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和阁下谈谈,可否约个空闲的时间?”

    他这话一出,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了梁立冬的身上,特别是两位魔法少女,她们是看出来了,马克似乎是有想拉拢贝塔到生命神殿的意思。现在双方的实力都差不多,但如果梁立冬倒向了生命神殿,那么实力平衡就会立刻被打破,因此笆笆拉等人开始紧张也是人之常情。

    梁立冬摆摆手:“不必了,我事情很多,没有什么时间。”

    马克被拒绝了,却毫不在意:“没关系,我的时间恰好很多,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谈谈。”

    梁立冬已经猜到了马克在打什么主意,明着拉拢是假,实则是离间计。只要他们两人再聊下去,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事后他们一上报,必定会引起城主夫妇的猜忌。虽然说梁立冬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若是因为这事使得他们处于劣势,那么会对他原定的计划造成很大的影响。

    既然知道了对方在打什么主意,那么就应该反制,梁立冬退后了两步,他微笑道:“但是很抱歉,我对马克阁下却没有什么好感。我想我们之间永远没有坐下来谈谈的机会。”

    “话别说得这么满!”马克不疾不徐地说道:“我知道阁下在找很重要的人,而我有她们的线索!”

    在霍莱汶语中,她们和他们两个词的读音不同,所以很容易分辨出来。

    什么!梁立冬顿时一愣,他第一个反应就是,马克怎么知道他在找波斯猫和小白?他这微妙变化的表情让马克露出了像是阴谋得逞一般的微笑。

    而后一张纸团抛到了梁立冬的面前:“如果贝塔阁下想知道她们的消息,请务必做到这张纸条上面的事情!”

    马克抛出纸条后,便飞着离开了此地,与此同时,道路两旁不远的山林中,也飞起了数名牧师。

    梁立冬迅速打开纸团,但让他很吃惊的是,这张纸团完全就是一张白纸揉成的,上面一个字也没有……他愣了两三秒,而后手中的白纸突然化成了一片飞灰,随风飘散在夕阳之中。

    糟糕!梁立冬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明白自己被误导了,中了离间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