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3 信任终究是个大问题
    看着那张纸条突然变成了飞灰,笆笆拉甩了一鞭自己的座骑,她走上前问道:“贝塔阁下,那张纸条上写着什么?”

    “什么都没有写!”梁立冬如实地说道。

    可笆笆拉却不太相信:“贝塔阁下你对我们朗曼家族有莫大的恩情,如果是非常苛刻的条件,请你说出来,我们可以帮你解决,也算是能还掉一些我们家族欠下的恩情。”

    梁立冬知道笆笆拉会有这样的反应,他说道:“那确实是一张空白的纸条,这应该是马克的离间计,他故意用这种方法引起我们之间的猜忌,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话,那就是真的完全中计了。”

    “这样啊,那我先把相信贝塔阁下。”

    笆笆拉想了一会,微笑说道。她至少表面上选择相信了,但梁立冬却不清楚她心里到底怎么想。而且这件事情绝对会被城主夫妇知道,他们怎么想,又是另外一回事。不得不说,姜确实是老的辣,本来城主邸这方已经是略占上风,但马克这么一手出来,说不定很快局势就会逆转。

    而且现在更麻烦的是,冬风城中还蛰伏着一名死灵法师,一想到这个移动天灾,梁立冬就觉得头大。与死灵法师相比起来,生命神殿那点威胁简直不算是麻烦。不过马克出现的时间有些奇怪,梁立冬策动马匹往前走,一边用心灵通讯与贞德交谈。

    “贞德,你一直没有发现生命神殿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没有啊!”贞德可爱的少女音中透着浓浓的不解:“生命神殿的人一直很安份地待在神殿中,没有见他们有什么大动作。”

    “但刚才我遇到了大主教马克。”

    “什么!”贞德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我一直监视着神殿,绝对没有人从神殿中出来。”

    梁立冬想了会,说道:“马克已经回去了,你注意一下他们的踪迹。”

    “好!”

    因为马克的事情,现在整支队伍显得很沉默。其实之前也显得很沉默,但现在的沉默中带着几分尴尬和僵硬的气息,仿佛他被一道无形的墙壁隔绝在众人之外。梁立冬情商并不低,这异样的气氛他当然能感觉得到。在这种沉闷的行军中,队伍似乎过了很久才回到城堡。

    当一进城堡后,笆笆拉和黑袍少女就上了二楼,而梁立冬则回到了自己暂住的顶楼。他推开窗户,看着远处的骑兵要塞和步兵要塞。那边正在进行训练,宏亮的大喝声阵阵传过来,没过多久,步兵似乎开始集结。梁立冬看了会,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带着一种略微失望的心情,他用心灵通讯对着贞德说道:“回来吧,不用再继续监视生命神殿了。”

    “为什么?”贞德有些不解:“我还没有看到马克回神殿。”

    “他们可能已经发现你在监视生命神殿了。所以马克应该去了另外的隐秘据点,而且那据点多半和神殿相通,你不会看到他们回神殿的。”梁立冬露出一丝微笑:“而且现在有危险的人是我,你回来吧。”

    “怎么回事?”贞德很紧张。

    梁立冬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而后说道:“不管怎么说,我曾经和城主互相利用过,所以他们不会对我有太多的信任。马克这一手离计间,多半会成功。不过我还是希望能有奇迹出现,所以我打算再在城堡中待多一段时间,看看城主他们接下来如何应对,我也会试着说服他们。”

    “这不太好,你明知道再继续留下来会有危险,为什么还不离开。”

    梁立冬说道:“因为有危险,所以我们必须得做好万全的准备,万一城主真的和我们翻脸,我们必须得有从这里离开的手段。”

    “好的,我明白了,立刻就到。”

    而后梁立冬开始在七楼布置预警魔法,其中贞德出现在阳台上一次,抓了两张卷轴后就离开了。等他布置后预警魔法后没有多久,一名柔弱的侍女走上来,请他下楼到正厅中吃饭。

    该来的总要来的,梁立冬静了静心神,然后下到一楼。正厅的餐桌周围,人已经齐了。梁立冬一下来,便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他走到空位上坐下,然后环视周围众人,最后将视线落在城主乌瑟尔的身上。

    轻微咳嗽一声,乌瑟尔说道:“既然人齐了,那么开始进餐吧。”

    因为贵族们讲究食不语,所以在众人都埋头吃食,没有人说话。乌瑟尔第一个吃完自己盘中的食物,然后他抹了抹嘴,就端坐着等待。好不容易等梁立冬也吃完了,他便开口问道:“听说阁下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马克?”

    梁立冬点点头:“关于这事我有两点想提前说明,第一便是马克给我的纸团是空白的,第二便是马克故意在离间我们。我希望你们能信任我多一些,不要被马克的小手段给算计到了。”

    梁立冬的话不无道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轻轻点了点头。

    乌瑟尔想了会,他问道:“我听说阁下再找两个女人,你可以把她们的容貌画出来,我们冬风城可以帮你找找看。”

    梁立冬想了会,然后摇头,波斯猫留信说敌人很强大,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波斯猫和小白动手,但能把他从地球上拉到这里来,再将他复活,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该有的本事,即使如此强大的她们,依然都说敌人厉害,那么以他现在这点实力,根本没办法与敌人抗衡,如果把她们的容貌画出来,万一让敌人收到什么风声,那可就不妙了。

    被梁立冬拒绝,乌瑟尔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笑便揭了过去。吃过饭后,众人都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梁立冬也不例外,铺设魔法阵是一件很耗费心神的事情,梁立冬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实质上他也相当疲劳了。

    回到房间后,他先检查了一遍预警魔法,没有发现什么问题,然后便合衣而眠。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迷迷糊糊间被预警魔法惊醒,整个人从床上一蹦就跳了起来,然后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不过他的‘云龙蓝瞳’立刻开始启动,很快视野开始调整,对他来说,周围和白昼没有什么区别。

    预警魔法已经作刻,梁立冬看到门口那里有一滩鲜血,虽然不多,不过能看得出来,擅入者被预警魔法的防守能力伤得不轻。而后门外楼梯那边的方面,传来大量脚步声踩踏着地面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终究还是不信任我吗?”

    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掏出一张羽落术卷轴,然后向窗外纵身一跃,整个人飘浮着向前方划去,但他很快发现,地面上有很多弓箭手在等侍着他,见到他跳出来,至少有百张长弓已经锁定他的移动轨迹。

    这可有点不妙了啊!梁立冬啧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