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4 风起云散
    施法者有两大死敌,物理远程攻击职业者和能遁入阴影的暗杀者。

    后者自不必说,神出鬼没,对于反应速度相对来说慢一拍的施法者而言,是极其可恶的敌人。

    而前者,大家同为远程职业,射程不相上下,虽然施法者有着箭矢偏转,以及远程防护等魔法,但物理远程职业者的行动太灵敏了,单体魔法想要锁定住弓箭手这样的高机动性职业者相当困难,而群体魔法则需要很长的吟唱时间,这段时间内,以远程职业者的脚力,早就逃离了有效施法范围,胆大些的远程职业甚至会趁施法者‘读条’的时候进行攻击,反杀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即使如此,施法者如果施法者不急不躁,步步为营,那么危险的人就是远程职业者了,毕竟施法者的手段太多了,攻击能力自不必说,各种妨碍行动的魔法层出不穷,甚至还能改变地形,天气。合格的施法者可以利用周围一切的因素去对付敌人,这是一个极度依赖创造力的职业,越有创造能力的施法者,就越使用菲夷所思的战斗方式。

    一般的施法者如果同时被这么多的弓箭手锁定,第一反应肯定是要使用‘防御远程攻击’,或者‘箭矢偏转’等魔法。但梁立冬很清楚,如果使用这两个魔法,无异于找死……因为这种情况下,顶多只有施放一个魔法的时间,然后箭雨打击就会到来。

    而无论是防御远程攻击,还是箭矢偏转,都能将低于一定强度的远程攻击全部挡下来,但问题是,这两个魔法都有‘受攻击次数’限制。以梁立冬现在的级数,能在箭矢偏转魔法失效前,抵挡冲击力不大于(3+当前智力属性+人物等级)的远程攻击(当前魅力x10)次。

    根据公式,可以知道法师在擅长抵挡更强伤害的箭矢,而术士则在受攻击次数上比较有优势。

    梁立冬因为中庸的属性,所以两方面都比较居中,不高也不低。不过根据公式,以他现在的等级,如果使用防御箭矢的魔法,顶多能承受84次远程攻击,而在下方的弓箭手,至少有一百多名,只要一波箭雨攻击,就能打破他的魔法防御,然后还能把他射成筛子。

    所以他并没有使用防御性魔法,而是向前边扔出了一张魔法卷轴,抗拒火环……

    这是一个将周围敌人弹开的防御型火系魔法,虽然伤害不足,但在火系魔法中,算是不错的防御性魔法,当他扔出卷轴的时候,敌人的箭雨仿佛扑天盖地一般压了过来,而与此同时,卷轴在他身前不远处发动,而后一道火系环形猛然涨开,扫到梁立冬的身上,将他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推动。

    就在他被火环推开了之后,刚才所处的空中坐标处,被至少两百支箭矢覆盖。

    因为飘浮术的关系,梁立冬此时还在缓速下降,但由于抗拒火环的关系,他横行飞行的速度很快,为了让自己能早些落地,他立刻解除了飘浮术,整个人像是颗流星一样斜砸在地上。

    他连打了几个滚,才将身上的冲力卸掉七七八八,但即使如此,他依然感觉到全身被震得都快散架了。

    到了地上,他迅速站起身子,便看到那群弓箭手以极快的转过身来,然后抽箭拉弓。

    梁立冬弹了弹手指,以他为中心,空气中快速出现了白色的雾气,只要雾气一出,没有了视野之后,这些弓箭手就几乎没有任何战斗能力。

    也就是这时候,一个人影从城堡的二楼跃了下来,跳向梁立冬所在的位置,速度很快。

    梁立冬急忙后退,这人嗵地一声砸在他刚才所处的位置,巨大的冲击力甚至砸出了一个大坑。一块碎石擦着梁立冬的脸飞走,而后他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红痕。

    这个人梁立冬很熟悉,是城主乌瑟尔,他手中提着一把巨剑,全身穿着铁甲,从深坑中站了起来,那姿势仿佛像是从地狱中冒出来的魔神。

    城主乌瑟尔等级比梁立冬高,所以驾雾魔法对他的影响不算太大,他能勉强看见自己身前二十米左右的的范围。但他此时和梁立立的距离,则不足七米。

    乌瑟尔将巨剑扛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看着梁立冬,很失望地说道:“贝塔阁下,我们很失望,没想到我们关系这么好,你依然决定投向生命神殿那边。如果是要找人的话,我们也可以帮你找,为什么你一定得相信马克的承诺?”

    梁立冬退后两步,啧了声说道:“似乎先有所动作,让士兵集结的人,是城主你才对吧。”

    “我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毕竟阁下你的战斗能力很强。”乌瑟尔走前两步说道:“贝塔阁工你对我们城主府有不小的恩情,就算我们怀疑你,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想把你软禁起来,确保我们自己不会受到伤害而已。

    虽然自己算是贵族的一份子,但梁立冬一般不太相信其实贵族,特别还是已经处于敌对的双方。梁立冬说道:“我这人讨厌软禁,所以还是算了吧。”

    “那抱歉了,为了冬风城安宁,我必须得做些我自己不太愿意做的事情。”

    乌瑟尔刚说完话,带着武器就冲向了梁立冬,他手中的黑色巨剑高高举起,划过一道圆弧,最后整把巨剑砸在地面上,碎裂的震动就像是水面上的波浪一般。

    梁立冬疾速后退躲开了乌瑟尔的攻击,然后伪帝陨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乌瑟尔抽回巨剑,转动身体,借力舞动巨剑,然后一记快若雷霆圆弧斩切向梁立冬的腰间。梁立冬只得再退几步,避开对方的攻击,巨剑掠过他的身前,裹着强大的风压,吹得人的头发像是暴飞中的乱草一般狂乱地摆动。他手中也有长剑,按理说他倒是能接下乌瑟尔的攻击才对,但事实上梁立冬确实不想做这样的事情,对方攻击力相当不错,硬碰硬只会倒霉。

    一击不中,重武器巨大的惯性使得乌瑟尔处于毫无招架之力的破绽状态,按理说这是极好的进攻机会,可梁立冬却还在继续快速后退。

    因为乌瑟尔的身后一直跟着个别人看不见的女人,城主夫人……她遁入丈夫的阴影之中,紧随在侧,所以乌瑟尔才敢放心使用破招如此大的招数。其它人看不到城主夫人,但梁立冬的云龙蓝瞳能看破一切幻术,他很清楚,如果现在自己攻上去,完全就是找死的行为。

    梁立冬继续后退,速度如同疾风一般。只要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在这片浓雾之中,没有人可以找得到他。

    但事情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简单,梁立冬在后退的时候,乌瑟尔却没有追击,他重新摆好架势,看着梁立冬迅速隐没在浓雾中,而后他轻轻咧嘴一笑。

    巨大的风压从城堡的上方释放出来,吹得浓雾像是大海的波涛一般翻滚,很快深雾就被吹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口子的中央,梁立冬抬头看着城堡的顶处,那里站着两个施法者,笆笆拉和黑袍少女。这两个女孩都是火系魔法师,风系魔力的能力并不算强,但两人同时驱动同一个魔法,情况就不一样了,而且她们使用的还是大范围的风系魔法,不求杀伤力,只追求持续性和风力恒值,明显是早有准备。

    驾雾技能的唯一弱点……会受到强大风系技能的影响。梁立冬看着缓缓向自己走来的乌瑟尔,说道:“看来你们为这一天,已经做过很多考虑和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