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5 病态
    听到梁立冬的话,乌瑟尔咧嘴,声音洪亮地笑道:“我是一名军人,见到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技能和魔法,当然会想着如何破解。阁下,你现在最引以为傲的血脉魔法已经不太顶用了,何不投降,现在我们双方都没有见血,我觉得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

    浓厚的雾气在梁立冬身边周围形成,然后又被强风吹散,梁立冬听着劲风吹动袍子发出的咧咧声,沉默了会,然后摇头说道:“就像你们不相信我一样,现在我也不相信你们,如果我投降,下场绝对很惨。信任这东西是双向的,我尝试解释,你们不相信,那我也没有道理再相信你们。”

    “但现在你没有多少胜算。”乌瑟尔指那些被吹散的浓雾笑道:“没有血脉魔法,你就是一名普通的牧师。或许你的卷轴数量也有不少,但我们这里人多,阁下投降吧,我以家族的名誉担保,只要你只从我们的建议,别与我们为难,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一丝一毫。”

    听到乌瑟尔的话,梁立冬笑了:“真当以为没有了血脉魔法,我就没有战斗力了?”

    乌瑟尔看着梁立冬的笑容,觉得特别讨厌,他皱眉说道:“但我实在想不出来,你孤身一人遇到这种情况能怎么办?施法者再厉害,也没有办法正面抗衡我们如此多的职业者,除非你是大魔导士级别,但我想这不太可能!”

    大魔导士是npc的叫法,对于玩家口中的‘传奇’等级。

    “那就试试吧,我让你们这些人看看什么是玩家中第一梯队的实力!”

    乌瑟尔立刻退后了两步,他听不懂什么是‘玩家’,但他懂得观察气势,贝塔说完这句话后,整个人的气势就变了,原贝塔给人一种平静温润的气质,但现在的他,却是双眼炯炯有神,整个人弥漫着一股莫胆其妙的威慑力,仿佛是一头正欲择人而噬的猛虎。

    “贝塔阁下,我们没有必要……”乌瑟尔似乎还是有些不死心。

    但是梁立冬却喝了声‘聒噪’,然后向着乌瑟尔扔出一张卷轴。

    乌瑟尔急速后退,卷轴落到地面上顿时化成一道向上喷涌的火柱。火柱的温度极高,乌瑟尔离火柱至少已经有两米,却依然感觉到脸面灸热到痛疼的地步。

    这魔法是‘地火喷涌’,定点施放的小范围魔法,如果是专精火系的施法者,地火喷涌不但范围会更大,而且持续时间会更长。梁立冬在火柱出现后,立刻冲向了乌瑟尔。他的速度很快,几乎就是在一眨眼的时间就绕过了火柱,到达了乌瑟尔的面前。

    伪帝陨剑折射着火焰的红光,像是一道火焰闪电般刺向乌瑟尔的喉咙,这一剑很快,快得不可思议,只有那些专精剑术的精灵才能刺这样带着诡异速度的剑术。这时候乌瑟尔终于想了起来,贝塔不但是个施法者,似乎还是个剑术好手,他一直以为顶多就是属于那种华丽的花架子,但现在他终于清楚,自己错的离谱。

    巨剑这样的重型长柄武器,如果拉开一定的距离则相当厉害,攻击强,范围大,但如果被人贴身,那就麻烦了。

    因为重量大的关系,巨剑的挥舞速度肯定不及长剑,此时乌瑟尔再想用巨剑格挡已经来不及,他只得捏紧左手,一拳打了过去。

    玩家的战士职业一般都是身着轻皮甲,追求高机动性;而npc则一般喜欢身着重甲,加强自身的防御。这是两种理念不同造成的,玩家们认为移动速度慢的话,会成为靶子,而且重甲对自身的限制太大了,比如说施法者一个化土为泥就能把重甲战士‘坑’到地下活埋了,而如果有足够的速度的话,能在土地没有完全软化之前逃离有效施法范围。

    身着皮甲的战士玩家,护手一般也是皮制的的,所以很少会用拳手去对付敌人,但npc身着重甲,护手也是铁制的,必要的时候可以当成拳套来使用。这一拳砸过去,刚好与剑尖相撞,居然将伪帝陨剑的攻击中断了,因为双方力量都十分强大的关系,剑身还微微弯了起来。

    如果梁立冬没有‘剑术专精’专长,给长剑加了几点坚韧度,大大加强了长剑的抗损能力,否则这把长剑就绝对会折断了。

    乌瑟尔的铁制护手坚硬得不正常,这绝对不像是人类制造出来的东西,反而更像是矮人族的作品。

    若是正常情况下,手中的武器不能建功,攻击者多半会有所惊讶,但梁立冬却没有,他借着对方的攻击反作用力瞬间就将武器抽了回来,然后整个上身下伏,利用刚才奔跑的冲力惯性直接从乌瑟尔的拳头下方冲了过去,然后后撤的长剑划了个弧圆,直接切向乌瑟尔的背后。

    梁立冬一开始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乌瑟尔,而是他身后躲在阴影中的城主夫人索菲娅。

    索菲娅有魅魔血统,遁入阴影的效果要比一般的暗杀者更强得多,而且躲在丈夫身后,存在感会变得相当低,当丈夫与强敌厮杀的时候,她则伺机偷袭,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失手过,但现在贝塔居然越过了丈夫,直接攻击她,这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所以在这一瞬间,她少见的愣了一下。

    就这么一愣神,她就失去了反击的机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尖从上至下斜切到她的腹部,划破了软皮甲,娇嫩的腹部皮肤感受到了剑尖那冰冷的寒意,接着就是微微的刺痛,她此时终于反应过来,但后退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

    人在迫近死亡的时候,似乎看任何东西都会产生一种慢动作的幻觉。索菲娅看着长剑缓缓地切进自己的皮肤,看到丈夫惊恐的脸庞,他拼命地伸手,想拉住贝塔的手臂,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然后索菲娅看到了贝塔,他英俊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双眼中却是弥漫着一种冰冷的杀意,这种杀意似乎并不是针对她的,而是一种经过长时间杀戮后,形成的有如实质,自发性的特殊气场。

    作为一名黑暗生物与人类混血儿的后裔,索菲娅的血脉中潜藏着一种对强者的臣服基因。在黑暗生物眼里,强者就是那种杀伐果敢,能傲视低等生物,并且拥有自己气场的生命体。

    在人生的前三十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物,但现在她看到贝塔那双冰冷的蓝瞳,里面散着发一种高等生物才有的威严,冰冷的杀意,还有仿佛视天下生物如蚂蚁,如同神邸一般的骄傲。

    此时此刻,索菲娅不再惊恐了,她的内心开始在颤抖,一种颤栗与愉悦的混合情绪布满了她的心腔,她已经不再畏惧死亡,甚至还有一种快感,甚至被贝塔虐待和杀死的快感。

    梁立冬的剑尖已经划破索菲娅腹部的皮肉,正要再往下切多数厘米,城主夫人就要被开膛破肚,腹部的内脏就会流出来,落上一地,就算是神术治愈也救不回来。

    这是玩家们经过长期战斗后发现的技巧,算得上是极厉害的要害攻击。

    但也就在这时候,梁立冬突然身体一顿,然后急速后撤。他刚离开城主夫人两步,一支长长的箭矢就钉在了索菲娅的脚边。在城堡二楼的阳台上,木槿花家族的胖子加文正还保持着长弓射击后的动作。

    城主乌瑟尔急忙用巨剑挥舞出一道气压,然后妻子护在身后,他紧握着巨剑的双手在不停地颤抖,妻子绝处逃生,这对他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而城主夫人一手按着腹部,一手遮着自己的脸,她很清楚,自己脸上的表情肯定不对,绝对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