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7 升龙
    在所有职业者的观念中,大范围魔法或者技能消耗肯定相当大,特别是战略级技能或者魔法,持续时间一般都没办法太久,乌瑟尔也是如此认为。他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等待着贝塔的精神力耗尽。只要雾气散去,就是贝塔死期。

    当一个人待待的时候,会觉得时间经平常过得慢得多,乌瑟尔看着下方的雾气缓缓飘动,月光迷人,他站在阳台上,仿佛置身于云端。可他对这样的美景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觉得一分一秒的时间都过得很慢。

    只是一想到等雾气散去,便是贝塔枭首之时,乌瑟尔就内心中就忍不住兴奋起来,这样子等待时难熬的心情,反而变成了一种难以言哈的愉悦感。

    时间在他的感觉中,以极慢的速度一秒一秒地过去,他原本有些急躁的心,在等待中渐渐变得平静下来,但另外一种愉快的感觉开始充斥着他的心腔。

    终于,乌瑟尔看到了阳台下方的雾气有了消散的迹象,他正咧嘴开心大笑的时候,却又发现周围暗了下来。他抬头,透过淡青色的魔法阵能量外壳,看见一片乌云不知何时从远处飘了过来,将月亮遮蔽。

    阳台下的雾气越来越稀薄,但周围也越来越暗。乌瑟尔没有在意,他作了个手势,城堡要塞,以及附近箭塔上的弓兵开始紧握着手中的长弓,并且开始自发地搜索着敌人的踪影。

    也就是这时候,有数点雨滴从空中落了下来,穿过魔法阵的能量外壳,落在乌瑟尔的额头上。他没有在意,继续兴奋地查看着周围,搜寻着梁立冬的身影。很快的,他在薄雾中找到了一个伫立着的黑影,指着那里,正要大喊的时候,他却发现,雨下得越来越大了。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抬头望天,然后发现厚实的乌云像是倒立的山脉一般压在魔法阵的上空,而后雨越下越大,短短几秒钟之内,雨水已经大到可以用倾盆大雨来形容。此时乌瑟尔终于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这雨太大了,他从小在冬风城长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雨。

    城堡的周围的雾气已经完全消失,但雨云遮蔽的月光,现在的可见度比之前还要差得多。

    乌瑟尔从阳台上退回到房间中,他拍掉了拍脑袋和盔甲上的水珠,再听着阳台外雨水连绵不绝打在地上的声音,心中越发产生了一种不妙的感觉。这场雨来得太蹊跷,太猛烈了,根本不像是自然形成的,不过也不像是魔法的效果,由魔法元素化成的雨水在落地后会缓缓消失,但这些雨水是真实的,并非魔法造物。

    到底是怎么回事?乌瑟尔心中越发不安,不会是贝塔的手段吧,这又是他的血脉魔法之一?

    不可能!

    乌瑟尔自己安慰着自己,这场雨可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雨吧。

    梁立冬站在雨水中,从空而降的雨滴落到他身上,然后就会被‘弹’到一边去,他身上连一点湿意都没有。在这片雨幕中,梁立冬感觉到全身十分轻松,仿佛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被窝里一样,暖和且富有安全感。

    雨下得很大,很快地面上已经铺着一层积水了,但梁立冬站立的半径五十厘米处,却没有任何水渍。雨幕能遮挡大部分人的视线,但对梁立冬来说却无效,他看着自己右上处的箭塔,轻轻喊了声:

    “升龙!”

    梁立冬周围地上的积水,立刻以极快的速度汇聚在一起,然后形成一个硕大的龙头,接着这龙头腾空而起,吸引着周围的雨水化在它的身躯,最后这条由雨水形成的巨龙,游动着巨大的身躯,从地面上飞腾而起,在一秒多钟后,水龙撞中箭塔,一声如同龙吟的巨响过后,箭塔和水龙一起爆炸开来,其中夹着人类绝望的惨叫声。

    威力不错!梁立冬点点头,然后将注意放在系统界面上,心中叹了口气;就是技能有冷却时间,大约二十秒才能施放一次。

    二楼西侧的房间内,胖子加文目瞪口呆地看着水龙击毁箭塔那一幕,他双眼大瞪,喃喃自语:“异域龙神?家族传说是真的?”

    乌瑟尔也听到了惨叫声,他从房间中跑出来,冲进雨幕中,然后看见被毁掉的箭塔,愤怒地大喊了一声。雨水在短短两秒钟后就将他浇了个透心凉,怒火熄灭之后,便是惊恐,他现在完全明白了,这场大雨,肯定也是贝塔的杰作。

    他转身跑回房中,正要出房间上楼去提醒自己的妻女,这时候就听到身后一阵古怪的兽吟声。多年来战斗的直觉本能起了作用,他根本没有多想,直接就向旁边一个侧滚躲进阳台的墙后,直接他就看到一条由水做成的蛇形怪物从阳台冲进了房间中,直直撞到对面的墙壁上。

    接着便是水花四溅,很多水珠打在他的身上,即使隔着盔甲,也隐隐作痛,他及时用护手护住了脸和头部,但因为手部的防护略为薄弱,他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小臂已经开始痛得发麻。

    另外更让他惊讶的是,他对面的墙壁破了一个大约半米宽的洞口,此时这条由雨水形成的蛇形怪物重新化成了水,现在房间中积了大约二十多厘米的积水,这些水顺着门口流进了走道之中。

    得赶快离开这里……乌瑟尔站了起来,连忙离开这房间,结果刚走出房间没有多久,就听到隔壁那边又是一阵兽吟声,他走前两步,然后再回头,便看到刚才的房间被巨大的蛇形水柱连门带墙一起冲烂了。

    “该死!”

    乌瑟尔放开脚步往前奔跑,他很快就跑到了楼梯口,刚才看到自己的妻女一起从上面走下来。

    “父亲,我在上面听到了很奇怪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情。”笆笆拉扶着母亲,问道。

    索菲娅也将询问的视线移向乌瑟尔,后者正欲说话,却听一道声音在走道的尽头出现:“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只是形势逆转,我回来找你们的麻烦了而已。”

    听到这声音,索菲娅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然后就微垂下头,似乎不敢看人。

    笆笆拉看着尽头处那个青年,眼睛中有着内疚的神色:“贝塔阁下!”

    乌瑟尔回过头,他看着梁立冬,再看着走道那里蔓延过来的雨水,然后猛地一抬头,说道:“贝塔,这事是我们的错,就这样揭过去如何?我再将一成黄金的利益分给你,反正雷克斯已经……”

    乌瑟尔的话还没有说完,走道那里的积水突然变成一道龙形水柱,狂啸着向三人问起了过去。

    笆笆拉立刻祭起一个火系魔法护盾,火龙撞中护盾后,发出‘哧’的声音,接着便是大量的蒸汽出现,接着龙形水信炸开,水珠子四处飞浅,打在墙壁上便是一个个小坑,弄得附近密密麻麻全是孔洞,就是像大型的马蜂窜一样。

    等蒸汽散开后,梁立冬看到笆笆拉半跪倒在地上,那个火系魔法盾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而她则是捂着鼻子,洁白的手指缝间中,有红色的液体流出。

    “笆笆拉!你没有事吧。”索菲娅在一旁搂着女儿,紧张不已。

    乌瑟尔脸色发青,他大叫一声,提着巨剑就向梁立冬冲了过来。

    “蛾网术!”

    梁立冬扔出一张卷轴,然后其变成一张白色的大网,将乌瑟尔束缚了起来。

    “别以为这点东西就能阻止我!”乌瑟尔涨红了脸,他疯狂地使力,居然将蛾网术给挣破了:“居然敢伤害我的女儿,我一定要杀了你!”

    因为最近连着战斗的关系,梁立冬手中的卷轴已经不多了,空间背包中也没有适合当前情形使用的卷轴,而‘升龙’魔法则还在冷却中,还需要十秒左右的时间。

    看着乌瑟尔扑了过来,梁立冬也不急,他将背包中的伪帝陨剑重新拿到了手中。

    ‘怒不可遏’专长启动!

    梁立冬心中默念一句,他的眼睛变得微红,在这一瞬间,他的视野出现了幻觉,仿佛这世间任何的东西都扭曲了一小会,接着又变得正常。他看着已经快冲到自己身前的乌瑟尔,然后一剑刺出。

    因为走道狭窄的关系,乌瑟尔的巨剑在这地方根本施展不行,只能进行最基本的刺击动作。

    只有三个指头宽的‘伪帝陨’剑,和乌瑟尔两个巴掌宽的巨剑对在了一起,按理说,这种情况应该是普通长剑会折断才合理,但实质上,剑尖对在一起后,被反作用力影响,两人同时后退。梁立冬退了五步,而乌瑟尔只退了三步。

    看起来是梁立冬吃亏,但他很清楚,这次的较量,是自己占了上风。乌瑟尔可是纯战士,而他是复合型施法职业,硬碰硬之下,他居然没有被压制,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优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