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8 册封骑士(上)
    当纯粹的战士职业者没有办法在正面的战斗中压制敌人时,那么就往往意味着失败即将来临。乌瑟尔很清楚这一点,他立定腿步立刻想再来一记突刺,这一次攻击他打算用尽全力,以求一击建功。力量型的职业,除了耐力过人外,便是爆发力极强,他不相信贝塔能挡得住自己的全力一击。

    只是很可惜,在梁立冬的眼里,他的攻击意图太明显,作为游戏中第一梯队的玩家,他什么样的战斗没有经历过,乌瑟尔的巨剑才刚一摆架势,梁立冬就开始疾速倒走……在游戏中,拥有远程攻击手段的职业,‘风筝’战士是很正常的做法,所以到游戏后期,几乎所有的战士玩家都会给自己准备几把飞刀或者飞斧,甚至配备一把手弩。

    只是乌瑟尔并没有这样的装备配置,梁立冬一倒退,他就有点傻眼了,然后拎着巨剑就想追上去。但怎么也追不上,走道中已经被灌进了雨水侵浸,水位已经没到小腿肚,梁立冬虽然是倒着后退,但他所过之处,积水立刻匀开,他跟的是干燥的地面,而乌瑟尔则不同,他穿着铁甲的靴子,深一腿浅一腿地在浅水中奔行,可惜速度还没有梁立冬倒走来得快。

    等梁立冬倒退到走道的尽时,他停了下来,此时两人已经拉开了近十米的距离。

    看着站在走道尽头处,带着古怪微笑的梁立冬,乌瑟尔暗道不好,正要退走的时候,却听到贝塔喊了一声:

    “升龙!”

    走道中的积水倒流回去,在梁立冬的面前形成一条龙形水柱,然后咆啸着冲向乌瑟尔。

    看着这条半径至少有五十厘米的水柱,乌瑟尔知道自己不能避,他也避不了,因为他的身后就是妻女,他在走道中央,站定了身体,将巨剑放平,然后收回,作势欲击。

    不到两秒后,龙形水住就冲到了乌瑟尔面前,他大喝一声,巨剑全力刺出,居然有了突破音障的气爆声。巨剑的剑尖那里还有一道半米长的青光,直接将‘龙头’击碎……这神奇的一幕让乌瑟尔瞪大了眼睛,他不明白自己的巨剑会发出这样特殊的能量。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龙形水柱剩余的部分直接撞到了他的身上,将他撞飞了数米,然后在湿漉漉的地面上滑行,一直滑到了走到另一边,楼梯口那里。

    笆笆拉挣扎着站了起来,因为魔法反噬的原因,她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鼻子流血只是精神力受到震荡的标志之上,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着脚边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乌瑟尔,她痛苦地叫了声:“父亲!”

    乌瑟尔躺在地上的积水中,他想站起来,但无奈受伤太重,根本没有什么力气。他的前胸的盔甲已经凹下去一大块,整个人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要不是有盔甲保护的话,他多半整个胸膛都会被半截水龙撞成肉泥,但即使如此,他的内脏受到了严重的冲击,短时间内是别想正常行动了。

    扶着笆笆拉的城主夫人看到丈夫的惨相,她尖叫一声,拨出小腿上的带毒的匕首,整个人一边冲向梁立冬,一边遁入阴影中。

    走道中到处都是积水,在这样的环境下隐身本来就是一件不靠谱的事情,她移动时溅起的水渍会暴露她所在的位置,更何况梁立冬拥有云龙蓝瞳,可以看清一切的幻术。在他的眼里,索菲娅带着狰狞的神色向自己冲过来,可很奇怪的是,梁立冬还在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怯弱。

    等索菲娅冲到面前,没等她刺出匕首,梁立冬就一脚踹到她的小腹小,将她踢倒在地。

    按理说,索菲娅的战斗能力不算差,但失去了理智的人,是最容易对付的,更何况她面对着梁立冬,无论身体还是心灵都会处于一种古怪的状态。

    在游戏中,兽人族的狂暴天赋让所有的npc都十分头痛,但对玩家们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狂暴后的兽人虽然战斗能力会大增,但来来回回就是本能的那几个招式,玩家们一开始也吃了大亏,但死多几次,习惯之后,却觉得兽人相当好对付了。

    梁立冬拳腿功夫一般,但索菲娅也不是什么高体魄的职业者,况且她的小腹那里本来就还有伤,梁立冬一脚踹下去,她原本的伤口又裂开了,整个人捂着小腹,弓着身子侧躺在浅水中,血色的液体缓缓地从她的指缝中流出,落在水里,然后一缕缕地晕开。

    梁立冬走过去,扯着她软皮甲的领口,粗暴地将她上半身拎起来,拖着走到乌瑟尔的身边,然后用力将城主夫人甩到乌瑟尔的旁边。

    “母亲!”

    笆笆拉抬起手,嘴中念念有词,似乎再想施放法术,可惜梁立冬轻轻一弹手指,已经有8.75的意志催发出来的精神力,直接瓦解了笆笆拉正在施放的法术,她因为魔力反噬,精神力本来就已经很不稳定,这次的反噬虽然并不算严重,但却再一次对她的精神世界造成了震荡,她双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看到女儿也遭到了梁立冬的攻击,乌瑟尔用尽全力想爬起来,却因为伤势太重无法做到,他只得恶恨恨地盯着梁立冬,然后愤怒地大喊:“你这混蛋,伤害女人算什么本事,有能耐冲着我来!”

    梁立冬很冷酷地笑了下,将长剑锋利的剑尖放在索菲娅的颈下,某条深海沟的中间,然后剑锋往下滑,柔软的皮甲被切开,露出下方白色的**,因为走道中到处都是水,索菲娅又在地上滚了一圈,现在她全身都湿透了,白色的**湿水后会变得透明,两座雄伟的雪山肉眼可见。

    “你要干什么!”乌瑟尔眼赤欲裂,他摆动着身体,拼命地想坐起来,可是没有用,反而因为这剧烈的动作使得他的内伤加重了些,随后吐出一口黑血。

    梁立冬依然冷酷地笑着,然后剑锋偏转,刺中乌瑟尔的肩胛骨,将他的身体钉在地上。

    剧痛使得乌瑟尔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索菲娅一把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她脸色惨白地坐了起来,看着丈夫的模样,她不顾自己春光大露,直接挡在了丈夫的面前:“求你饶了乌瑟尔,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看着城主夫人一幅豁出去的表情,梁立冬蹲下身子,左手按在她右侧的雪山上,视线却落在乌瑟尔的身上,他笑道:“城主乌瑟尔,你可真是有意思,居然背弃我们的盟约,你没有想到后果会是这样吧。”

    “我并没有背弃盟约,我只是想为了大家的安全,暂时让你休息一下而已。”乌瑟尔看着梁立冬的左手,咬牙切齿地说道。

    梁立冬的左手很有规律地轻合轻放,城主夫人闭着眼睛,全身都在打抖。他毫无形象地蹲着,干巴巴地笑着,可是越是这样,越是带着一种像是枭雄般的阴戾:“别侮辱我的智商,也别侮辱你自己的才智。其实你心里很明白,那只是马克的离间计,但你愿意上当,无非是想找个机会把我干掉,吃掉我那份金矿利益罢了。你自觉得有了杀手工会的帮助,有木槿花家族作盟友,有了我帮你建成的魔法阵,即使少了我,你也可以和生命神殿相抗衡,但是你似乎低估了我的战斗力!”

    乌瑟尔喘了几口气,他然后倔强地说道:“没错,我是这么打算的,凭什么你什么都不干就能拿金矿一成半的利益,而且还把生命神殿引到我的对立面,我咽不下这口气。”

    “啧,我利用你一下,你就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梁立冬左手用力抓紧了些,城主夫人发出一声难受的轻吟,然后他继续说道:“但你别忘了,半年前你利用我帮你对付卡尔,要不是我有点手段,我差点就死在哪时候了,我也受了很大的委屈,你觉得我报复一下不应该吗?”

    乌瑟尔大叫:“可我事后给了你很多钱。那是我给你的报酬。”

    梁立冬笑得很开心:“我也一样给了你很多钱啊,那么大一座金矿,全挖完后,你绝对可以成为全霍莱汶最富有的人。我这是在向你学习啊,你有什么可委屈的。”

    乌瑟尔的脸色变得很一片惨青,也不知道是被梁立冬的歪理气到了,还是伤口加重。

    “看来确实是我没有道理,现在你赢了,杀了我们吧,给我们一个体面的死亡。”乌瑟尔咳嗽了一声,又吐出一口血。

    梁立冬点点头:“我本来是想杀掉你的,但在不久前,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如果杀了你,那么我就得自己面对生命神殿,而且还得面对霍莱汶王国的追杀,毕竟你是正式的领主,为了脸面,他们不可能不管这件事情。我虽然算是实力不错,但也没有自信到同时对抗两个庞大的势力。如果真变成那样子的话,我只能浪迹天涯了。”

    乌瑟尔笑了:“所以你只能放了我?还得祈求我的原谅?”

    “你觉得有这可能吗?”梁立冬的左手松开雪山,开始缓缓上移,被他指尖碰过的地方,光滑的皮肤缓缓生出一颗颗的小疙瘩,最后他抚摸着城主夫人修长洁白的天鹅颈,手感很好:“不过我有个很有趣的想法,我觉和你可以成为我摩下的骑士,发誓终身效忠于我,你觉得这样建议如何?”

    乌瑟尔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可能!”

    “啧,你是个硬汉我喜欢。不过我更喜欢城主夫人多些,你看她身材多好,我觉得她可以在你的士兵面前表演一下,什么叫做人体艺术!或许那些士兵们会很喜欢我这个决定。”

    索菲娅的身体猛烈地抖动起来。

    乌瑟尔大怒:“你这卑鄙小人!”

    梁立冬打了个呵欠:“如果城主夫人一个人不够的话,我们还可以再加上笆笆拉!”

    城主的脸时红时青,好一会他颓然地说道:“好,我答应你,我愿意成为你的骑士。永远发誓效忠于你。”

    “识时务者为俊杰!”梁立冬站了起来,然后一挥手,青黄色,带着复杂纹路的微型魔法阵笼罩在城主的身上,他笑道:“好了,开始宣誓骑士契约吧,你将是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名圆桌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