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89 册封骑士
    册封骑士,是神裔贵族的专长特色,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专长能力,比如说战士的顺势斩,跳斩,火法的气定等闲,冰法的‘寒冰意志’等等……绝大部分职业的特色专长都是以增强自身攻击力为主要目的,唯有少部职业是特殊化的专长,比如说召唤师的传奇生物契约,游学者的‘知识库’,以及神裔贵族的‘册封骑士’。

    听起来召唤师的‘传奇生物契约’和神裔贵族的‘册封骑士’很相似,但实质上有很大区别。召唤师的传奇生物契约召唤出来的传奇生物,只是一个投影,能力不足本体的三分之一,智能也有限,甚至不能离召唤师太远,超过了一定的范围就会消失,又得重新召唤。

    而‘册封骑士’则不同,首先被册封的骑士必须得是有血有肉的智慧生物,第二就是得进行宣誓契约,一旦契约形成,骑士永远也不能背叛自己的效忠对象,就算精神中有恶意伤害主人的念头,也会受到精神震击的惩罚。和‘传奇生物契约’不同,被册封的骑士,在行动上没有任何限制,而且自身的实力会受到系统的修正,得到很大的增强。

    对于愿意跟随梁立冬的人来说,册封骑士系统是一次难得的机遇,毕竟能加强自身的能力,但对于不愿意跟随梁立冬的人来说,却是一种无形的束缚。

    乌瑟尔看着自己身边环绕的魔法阵纹路,心中一片黯然,他本以为贝塔只是让自己口头上宣誓,那样子事后大可有文章可作,但现在这个拥有着夸张元素波动的魔法阵让他感觉到事情极其不妙。魔法的奥妙无空无尽,没有人敢说自己完全了解所有的魔法知识,就连魔法女神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梁立冬对着被魔法笼罩的乌瑟尔说道:“宣誓吧。”

    看着这个古怪的魔法阵,乌瑟尔沉默了,他知道自己一旦宣读骑士誓言,极有可能从此再也没有自由。

    梁立冬见状,将长剑放在了城主夫人的胸口前,剑尖划开xie衣,剑锋刺进两座雪山的夹沟之中,而后他带着无所谓的笑容说道:“不想宣誓也没有关系,我此刻对城主夫人很感性趣,她的皮肤很好,人也长得不错,尝起来一定很美味。你还有十秒钟考虑,否则不我介意在你的面前表演一次活春宫,我想你的妻子成为女主角,一定很对你的胃口。”

    城主夫人垂下头,身子抖得越发厉害,她长长的头发因为被水濡湿,有一部分贴在自己修长的白颈侧边上,显得诱惑力十足。

    乌瑟尔看着‘受辱’的妻子,再看看自己身后,昏迷不醒的女儿,他内心满腔的愤怒无法发泄,刺激得满脸通红,眼中带赤,几秒后,他仰天大吼一声,然后恶恨恨地盯着梁立冬,嘴里愤怒地念道:

    “我,乌瑟尔-朗曼,从现在开始,自愿成为贝塔阁下的骑士,终生服侍在侧,他的言语就是最重要的指示,且永远忠诚于他,永不背叛。”

    看着视野中出现的系统提示,梁立冬微笑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确认。

    环绕在乌瑟尔身边的魔法阵开始收缩,然后‘钻’进了他的皮肤之中。被强大的能量流入,躺在地上的乌瑟尔全身剧痛,肌肉在不停地抽搐。他有这种反应其实很正常,普通的骑士册封,只是一个仪式,是一种象征,但神裔贵族的骑士册封,则是真正的‘变化’。

    神裔骑士册封骑士后,被册封者会得到能力加成:所有属性成长增加1,即时修正,并且额外获得两个与职业相关的专长。

    现在乌瑟尔全身的剧痛,是魔法阵在调整他的基础能力,因为所有的成长都增加了1,而且他也已经有了六级,所以修正起来,幅度有点大。无论是骨骼变硬,还是肌肉增加,一般来说都是缓慢且持续性的,但现在将数年间才能锻炼起来的‘能力’一下子就附加到他的身上,产生这样的情况也属正常。

    城主夫人看着丈夫痛苦地模样,她不管自己胸前的剑尖,猛地就扑到梁立冬跟前,抱着他的大腿,哭喊道:“贝塔阁下,求你了,乌瑟尔他已经认输投降了,为什么你还要折磨他!”

    梁立冬收回了长剑,再不收回,城主夫人扑上来非得把她扎个对穿不可。

    “放心吧,我没有故意折磨他。”梁立视线朝下,便看到两座雄伟的雪山在微微的晃动,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三秒钟,这与他是否下流无关,纯粹是男人的本能,但很快他就移开了视线,说道:“等再过会,他就会回复正常。”

    听到梁立冬的话,城主夫人信了,她居然还向梁立冬感激地笑了笑。

    此时梁立冬越发肯定城主夫人有些不正常。斯德歌尔摩综合症……他的脑袋中闪过这个名词,而后又觉得不太可能,城主夫人怎么说也是个职业者,她平时应该遇到过比这更危险的情况,况且职业者的意志力比普通人强得多,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但她的模样,确实又有点像是传说中的斯德歌尔摩综合症。

    城主夫人擦了下眼泪,而后她似乎是发现这样子很不应该,立刻将自己被划开的软皮甲拉扯回胸前,遮住两团雄伟高挺的雪山。

    这时候乌瑟尔的肌肉抽动已经减缓,城主夫人欢叫一声,扑了过去看着自己的丈夫,看着他痛苦的表情渐渐消失,脸色变得平静。

    等乌瑟尔身上的魔法光芒完全消失之后,梁立冬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背,那里和游戏中,出现了一个盾形家纹,其中间的形象是两个依靠在一起,容貌模糊,但绝对是美女的妙曼女子。

    而在盾形家纹的旁边,极有规模地摆放着五把长剑,剑锋向外。这五把长剑都是银色,其中一把已经微微亮了起来。

    “乌瑟尔,现在你已经是我的骑士了。”梁立冬蹲下身子,笑看着他:“这是经过众神同意的契约,你从此以后,将不可能再背叛我。永远不可能,除非我主动解除契约。”

    乌瑟尔看着梁立冬,恨恨地骂道:“你这魔鬼……啊!”

    他话刚说完,就大叫一声,双手捧着脑袋,不停地撞击着地面,直到把前额撞得破了皮,这才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乌瑟尔愤怒地问道。

    “你刚才在想着如何杀掉我吧。”梁立冬笑了下:“骑士怎么能想着伤害自己的主人?以后每当你有这念头的时候,你就会像刚才一样受到精神惩罚。”

    “混蛋!”乌瑟尔握紧了拳头。

    梁立冬转身离开,他一边走一边说道:“乌瑟尔看看你的手背,那里已经印上了我的家纹。以后你就是我的一条狗,好好给我干活。另外……成为我的骑士,你会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我想你很快就会知道,现在我就要离开,你打开城堡的魔法阵结界吧。”

    看到梁立冬走下楼,城主夫人松了口气,她从丈夫的怀里找出那个魔法铭牌,关闭了城堡的魔法结界。

    外边还在下着倾盆大雨,这时候很多士兵集结到了城堡的门口,他们看到梁立冬走出来,很多人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让他走!”二楼传来乌瑟尔的咆哮声。

    士兵们在雨中自发地分成两队,他们恨恨地看着梁立冬离开。其实乌瑟尔的做法是正确的,现在梁立冬已经不是能够数量可以堆死的特殊的职业者,在这片雨幕中,士兵们根本没有办法伤到他。

    离开城堡后,梁立冬直接去了郊外,在一片白桦林前等着,没过多久,胖子加文急匆匆地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