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90 城主夫人的背景
    加文满头大汗,他看到梁立冬,憨厚一笑。一个胖子露出这样的笑容,会给人亲近感,让人觉得放松安全。但梁立冬很清楚,如果加文真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和善简单的话,在冬风城里,他早就被其它贵族吞得连渣也不剩下了。

    “你得给我解释一下,当时为什么要对我射上一箭?”梁立冬手腕一抖,伪帝陨剑出现在他的手中:“解释得好,我就饶了你,解释不好,我不介意把你削成人棍。”

    加文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油汗,他咽了下口水然后说道:“贝塔阁下,请听说我。城主可以死,但是城主夫人不能死。城主夫人虽然现在的姓是朗曼,但她还没有嫁人的时候,姓名可是‘亚里士多德’。”

    梁立冬挑了下眉头:“那个王城的术士家族,亚里士多德?”

    加文使劲点头:“如果只是城主死了,那问题不大,但如果城主夫人出了问题,后果就有些严重了。倘若阁下听说过亚里士多德家族的名声,那你应该清楚这个家族的行事方式,城主夫人一旦出事,我们冬风城麻烦就大了。”

    听到这个家族,就算是身为游戏中第一梯队玩家的梁立冬也是有些发怵!术士这个职业有数种分支,但最让人头痛的便是‘恶魔术士’,能借助恶魔的力量为己用,甚至召唤出恶魔到现世驱使。如果说‘召唤师’这个职业是重视数量的话,那么恶魔术士则是重视质量的召唤者。

    说到‘亚里士多德’家族,就不得不提玩家中名头极响,能令男玩家止步,女玩家调头就跑的猛人,‘驯兽师’悲风。

    玩家们初进游戏的时候,亚里士多德虽然已经是不错的大家族,但实力其实也没有多强,这个家族是冬风城最擅长恶魔召唤的家族,他们原本很正经,和普通的贵族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直到某天,悲风完成了职业任务,以玩家的身份加入了‘亚里士多德’家族,而后,这个家族变了……

    一般来说,恶魔术士只能召唤一头恶魔,但悲风加入亚里士多德家族后没到三年,这个家族的恶魔术士几乎都跟着三到四头的恶魔。不过奇怪的是,新增加的恶魔全是幼崽,特别是玩家悲风,他居然带有一头成年的地狱犬,再加五头小的三头犬。按理说,恶魔的幼崽没有实力穿过现世与魔界的壁障才对,那他们新增的恶魔是那里来的?

    这成了游戏前期相当吸引人的迷团之一。直到某天,一个精通兽语的兽王系猎人,居然听到那些小地狱犬称呼悲风为‘爸爸’,惊骇不已的他,悄悄跟踪了悲风六个月,终于让他利用游戏自带的视频功拍到了悲风与雌地狱犬互动的画面,直接差点让他瞎了狗眼。

    之后视频被上传到论坛,整个网络都哗然了,从此之后,悲风就多了个‘驯兽师’的称号。而亚里士多德家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变得古怪起来,整个家族中的直系血脉,都开始带着几分兽气,做事冲动,一言不合直接抡胳膊就上,若是一个人上也就罢了,他们身后往往还跟着几头大小不一的恶魔,完全就是同等级内单挑无敌的bug型职业。

    梁立冬和悲风没有打过交道,他也不想和这种人打交道,据说只要看到悲风的脸,人的眼睛就会瞎掉,任何魔法抗性都不起作用,比因果律神术还要可怕。

    不过这里可是现实,不是游戏,按理说应该没有悲风这号人物把‘亚里士多德’家族带进邪路里去吧。

    一想到游戏中‘亚里士多德’家族的屎性,梁立冬就有些底气不足:“城主夫人是亚里士多德的直系血脉?”

    “旁系!”加文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是旁系,但以亚里士多德那家族护短的性格来看,如果伤到她,我们冬风城一样很危险。”

    梁立冬问道:“亚里士多德家族的人,现在一个人带多少只恶魔?”

    加文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奇怪地反问道:“恶魔术士不是只能召唤一只恶魔吗?如果运气好能契约到魔宠,那就是两个召唤兽。”

    听闻此言,梁立冬松了口气。看来‘驯兽师’悲风的邪恶之道并没有传播到真实世界中来,真是件好事情。

    在知道城主夫人原来的姓名后,梁立冬知道她身上的魅魔血统是怎么来的了。有些恶魔术士能召唤出魅魔,这种吸收精气为食物的雌性恶魔很乐意和主人发生负距离的关系,亚里士多德家族是出了名的术士世家,召唤出魅魔来,再让魅魔生下后代,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你是怕亚里士多德家族的人来找你们麻烦,所以才不让我杀城主夫人?”梁立冬有些不解:“你们木槿花家族并不比亚里士多德家族差,怕他们干什么?”

    “那是一百多年前,我们家族鼎盛期的时候,自然不怕。”加文摇摇头苦笑:“但现在不同,亚里士多德家族的血脉越来越强大,我们木槿花家族现在正在走下坡路,虽然表面上不明显,但实质上我们家族已经被很多人盯上了,就等我们自己把软肋露出来。”

    梁立冬正要接话,但突然他摇头看向右边,说道:“出来吧,不用再藏了,卡特琳娜女士。”

    月光明亮,道路右边的某棵大树的阴影中有道黑影一阵扭曲,然后从中走出来全身黑衣的,有着成熟诱人曲线的女子,她走过来,然后摘下自己的黑面巾,不解地说道:“阁下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梁立冬平静地说道:“秘密!”

    然后他将视线看向胖子加文:“你让她过来的?”

    “不愧是贝塔阁下,一猜就准。”加文笑着恭维道:“我请你们两人过来,是想谈谈有关于死灵法师的事情。”

    梁立冬有些疑惑:“那为什么不通知城主?”

    加文依然憨厚地笑着:“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资格,他现在已经是贝塔阁下的骑士……我不和别人的下属谈论正事。”

    梁立冬啧了一声,加文现在认定他的实力强过城主,但实质上,如果刚才他没有战胜城主的话,那么肯定也会被这家伙嫌弃。成王败寇,这是贵族阶层里的铁则。很多时候,所谓的贵族联盟,或者贵族朋友在你倒霉的时候,别说拉你一把,只要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够意思了。

    遇到这样不落井下石的贵族朋友,就得继续和他深交下去,毕竟在贵族阶层中,这样的人太少太少。

    在梁立冬与城主的战斗中,他勉强做到了两不相帮,也算是个可以继续来往的贵族。至于另外一个人,卡特琳娜,梁立冬有些看不懂她的想法。

    “我记得你应该受雇于城主才对吧,为什么我和他战斗的时候,你没有出现,或者说,没有来攻击我?”梁立冬对着女暗杀者问道:“如果再加上你的话,我可能不是城主的对手。”

    “你曾是我们的雇主,我们杀手工会有规矩,完成前伤雇主的任务后,半年内绝对不会对雇主不利,无论有没有人雇佣我们!”

    卡特琳娜眼中带着微笑:“不过你刚才玩弄城主夫人的时候,手法很熟练,按理说你身经百战才对,但为什么我却能从你的脸上看到你依然是处男的特征?”

    梁立冬总不能说,他还在地球的时候,早就在梦中和波斯猫以及小白‘神交’多次,虽然没有真正实质上的行为,但理论知识早就已经是专家级别了的。

    加文在旁边咳嗽一声,打断两人的交谈:“你们如果想调情的话,过会等我离开后,随你们怎么都行,但现在我们先回到正题吧。亡灵法师的事情,我有了些眉目,但我不敢打草惊蛇,必须得有十足的把握我才敢动手,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梁立冬听出了些东西:“亡灵法师与你们木槿花家族有关?”

    加文的脸色有些难看:“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