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097 神裔贵族真正的战斗方式(上)
    索菲娅一听,兴趣顿时就被提了起来:“这么说,我也能得到这种能提升实力的纹章?”

    对于职业者来说,提升实力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很多时候,职业者为了强大的力量,连灵魂都能出卖。索菲娅有些羡慕地看着丈夫手上的纹章,说道:“我们两人的实力已经有很久没有提升过了,现在你得到了这个纹章,实力得到了很大的增幅,我和你已经有很大的差距了。”

    作为十几年的夫妻,乌瑟尔怎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想什么。他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像贝塔一样,册封你为我的骑士,你的实力确实能得很提升,但问题是,这样一来,我们两人都成了贝塔的奴隶,这不好!”

    虽然乌瑟尔是个伯爵,还是一城之主,位高权重,但他很明白,在这个有真神,有魔法的世界中,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因素,财富虽然有用,却可以被人夺走,权力很妙,却受制于更高爵位的高官,以及皇室,唯有实力,永远是自己的,谁也拿不走。

    不过眼前这份突如其来的实力增幅,却打破了他的世界观:“索菲娅,这是一份可以被收走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却不属于我们,没有必要太看重它。况且现在我们还不明白贝塔它来到我们冬风城到底有什么意图,万一他是敌国的奸细,那么我们朗曼家族会被他拖进深渊之中。”

    “我倒觉得他不像是敌国的奸细。”索菲娅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丝绸制成的白色睡衣很是贴身,曲线起伏:“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来看,他这人确实很讨厌,但如果站在其它人的立场来看,贝塔阁下应该是个很受欢迎的人,博学,英俊,实力强横,而且拥有极其特殊的血脉魔法。包括这个册封骑士。你也册封过很多骑士吧。他们会得到特殊的力量吗?你不觉得这种力量很神奇,甚至很具有高贵感吗?”

    乌瑟尔一愣,他先前所有的心思都主和在测试纹章的实力增幅,以及专长测试上。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索菲娅带着几分虔诚说道:“你试想一下,一个高贵的灵魂。拨出了自己的配剑,将荣耀的名誉赐于忠诚的下仆……光明女神端坐在云端,带着怜惜地看着世间受苦的众生。列王的守卫从天国来到凡间,将力量赐于心怀善意的骑士。嘱咐他们将光明散向世间的每一处角落,驱除黑暗,保护所有信奉着善神的人们。让他们的灵魂安宁不受邪恶的侵袭。”

    索菲娅说着说着,就开始唱起古老的歌谣。她的声音很好听,成熟的女性专线,将这首诗歌唱出了应有的沧桑感。

    “这光明诗篇已经有很久没有听人唱过了。”乌瑟尔的脸色变得很奇怪:“你是说。贝塔是列王的守卫,传说中的上古黄金种后裔?”

    索菲娅点头:“可能性很大,其实在我听你们说他会一种奇怪的雾魔法时,就隐约有了这种想法,但当时不敢肯定,现在他又表现出了召唤暴雨的魔法,还有这个‘册封骑士’的能力。你觉得普通人能赐于骑士特殊能力吗?你不觉得他的形象和光明诗篇中的列王守卫很像吗?头发像是阳光下的纯金一样美丽……这是形容列王守卫的,他也有这特征。”

    乌瑟尔沉吟了一会,说道:“但他很弱!列王守卫至少应该是传奇级别的强者。”

    “很弱?”索菲娅笑了下:“在前天我们决定要对付贝塔的时候,女儿曾私下和我说过,她说贝塔半年前精神力并不强,棑多就是比她高出一点点,但半年后,他的精神力就增长了很大的幅度的增长。魔法女神都曾经是个凡人,更何况列王守卫?我觉得贝塔现在应该还在成长期,所以显得实力一般,但再给他多些时间,那情况就难说了。”

    “你似乎对他有些好感了啊。”乌瑟尔有些吃味。

    索菲娅捂嘴轻笑起来:“你这是在吃醋吗?少见啊。”她起身,走过去抱着丈夫的后背,温柔地说道:“我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人……所以,别担心。”

    乌瑟尔被妻子揽着后背,心情很快就平静下来,他觉得刚才自己是有些过于敏感了,便说道:“你不是也想得到这纹章吗?我把你册封成我的骑士吧。”

    “刚才你还不是挺抵触我这么做吗?”索菲娅温暖的嘴唇贴着丈夫的耳朵柔声说道:“为什么突然间改变主意了?”

    乌瑟尔将妻子拉到身前,然后抱在怀里,说道:“我想通了。你说得对,贝塔的身份绝对不简单,我们可以赌一把,赌赢了我们朗曼家族就可以再延续数百年,如果赌输了也没有关系,大不了我们反出冬风城,反正我也受过了王城那帮家伙。”

    “做皇室的狗,还是做列王守卫的狗!选择并不太困难。”乌瑟尔轻轻地磨挲着自己手背上的双子盾形纹章,深深地吸了口气,而后说道:“索菲娅,准备一下,我一会就将你册封成我的骑士,按照我之前的经验,册封骑士的时候,身体会相当疼痛,你得忍忍。”

    “放心,我孩子都能生得下来,还怕那点疼痛?”索菲娅白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接着她站后几步,说道:“开始吧。”

    乌瑟尔一挥右手,从他手背的纹章上迸射出三道蓝光,照在索菲娅的身上,然后形成一个黑色,带着复杂魔纹,缓缓旋转着的微型魔法阵。

    “宣誓骑士契约……我记得贝塔就是让我这么做的。”

    索菲娅深吸一口气,胸口的两陀雪山顶得老高,然后她将胸腔内的浊气呼出,却也不见雪山有多少缩减。

    她做好心理准备,正要宣誓之时,房门那里却传来猛烈的敲打声。索菲娅有些恼怒,任谁在事情关键时刻被打扰,心情都不会太好。她走过去,打开房门,发现是自己家的老女仆,便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夫人,加文阁下回到楼下了。与他一起还有卡特琳娜小姐……加文阁下的样子看起来不太妙。”

    夫妻们俩对视了一秒后。两人同时迈开脚步,急冲冲地就往楼下走。等他们两人下到一楼正厅的时候,便看到卡特琳娜抱着胖子加文,而加文昏迷不醒。胸前衣襟上甚至还有血迹。

    “怎么回事!”乌瑟尔走上去,问道。

    卡特琳娜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说道:“现在贝塔阁下还在和名死灵法师纠缠着,乌瑟尔阁下你快去帮忙吧。”

    乌瑟尔想了下,却没有动。卡特琳娜苦笑道:“贝塔阁下已经猜到你可能不愿意去帮他。但他说了,你是他的骑士。如果他死了,你也没有办法独活……”

    “狗屎!”乌瑟尔重重一脚将离自己最近的椅子踢飞,然后他左手向手一捊自己的头发。将额前的短刘海拨到额头发际线之后,接着说道:“他们大概在哪个方向?”

    “城西郊那边。”卡特琳娜很认真地说道:“贝塔战斗的地方。会有一片雨云在不停地下雨,虽然范围并不算太大,但雨量却相当惊人。我想你们一出城堡在大门,就能看到这个异象。”

    乌瑟尔扭开脚步就往楼上走,同时一边愤怒地在心里咒骂梁立冬,因为对主人不敬的关系,他脑袋一直在发痛。

    索菲娅跟在他的身后,说道:“我也去!”

    乌瑟尔想了想,便同意了。就这样,冬风城中最强的夫妻同时出了大门,他们没有带任何士兵,作为边境贵族,乌瑟尔经历过的战斗经验相当多,个人实力也算不错,所以他很清楚,对付死灵法师就应该只能带着少数精英,普通士兵过去,就是给死灵法师增加战斗力的移动‘肥料’,带上他们根本没有意义。

    而在另一边,拉锯战已经进行了大约半小时了,缇娜看着雨势不减的阴暗天空,然后看着一条巨大的水柱冲击在黑骑士的塔盾上,经过了百来次的水柱攻击,黑骑士手中的塔盾终于寿终正寝,变得四分五裂开来。

    “别以为损坏了黑骑士的盾牌,你就可以攻击到我们了。”缇娜阴笑,她纤弱的小手一挥,两名黑骑士就被一个灰色的结界给包括在里面,然后缇娜笑道:“这是纯粹的防守物理攻击结界,我看你还能不能伤到黑骑士一分一毫。”

    “升龙!”

    梁立冬又例行召唤出龙形水柱攻击两名黑骑士,但这次黑骑士没有反抗的意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龙形水柱攻击到自己的身边,然后被灰色的魔法结界弹开。

    暗系的蜃气法盾!梁立冬一边后退,一边慢慢回忆这个魔法的节点构造,但很快他就放弃了,因为在游戏中,暗黑系魔法虽然威力不错,而且还有各种牵制或者控制效果,但玩家一般都不会去学,因为暗黑系魔法大师普遍都是各国的通缉犯,而且其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

    虽然冬虽然收集了大部分魔法的建模构造图,但暗黑系魔法只收到了几卷,后面就不了了之。因为对暗黑系魔法不太了解,他只听说过蜃气法盾是个能将大部分物理攻击抵消掉的暗黑系魔法结界,似乎还有其它特殊效果,但一时想不起来。

    既然对方还有余力,他也没有必要冲动,他继续缓缓后退,等待着适合的时机。

    精神力的回复和消耗速度都和意志力有关,前者是正比,后者是反比。梁立冬现在的意志力有8.75,而缇娜的意志力大概只有6左右,比普通人的水准强些。死灵法师很难侵入到意志力高的灵魂之中,而它的灵魂傀儡属性都是按自身属性来计算,就算死灵法师的灵魂意志力再强,但当它降临到傀儡之后,一样只能发挥出躯体应该有的能力。

    所以死灵法师在夺取别人的肉体之时,都会想尽办法找一个天赋过人的身体来使用。

    在缇娜的眼前,梁立冬的躯体就很好,但他是男的,她就没有必要去夺取梁立冬的身体。女人和女人之间,意志力波动差异都相当大,更何况男女有别,男人和女人的思考回路根本不是一回事,所以她根本不想进到男人的身上,没必要,反而还会害了自己。

    梁立冬的血脉魔法消耗的精神力根本就不多,而且他现在的意志力又挺不错,所以精神力消耗得相当慢。

    缇娜的躯体意志力不高,不能帮忙她減少精神力的消耗,但作为一名活了百来年的老妖怪,她本体的魔力容量相当高,靠着灵魂通道,它能将自己本体的魔力缓缓转移到这具身体上。这就是她的底气,所以她才敢维持着一大堆骷髅和两名黑骑士在身边,不将他们放回到死灵空间中。

    虽然缇娜觉得自己赢定了,但心中却有微微的失落,她更喜欢贝塔主动来到自己的面前认错,那样子更有成就感,而不是等自己把对方给逼出来。

    一想到贝塔被自己鞭鞑,她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全身都冒出一种痒痒的感觉,几年前她控制着加文妻子和几个男人苟合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真不愧是母女啊,连敏感程度都差不多。

    缇娜不自觉,微微摩擦着双腿,她舔了下舌头,利用精神下令,让不死者加快前进的速度,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坐在贝塔的身上了。

    梁立冬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他又再一次磕飞了缇娜扔过来的骨柔,而后退的速度又快了些,他现在发觉,自己似乎低估了缇娜,对方虽然意志力不算强,但似乎有转移魔力的方法。

    再这么下去,梁立冬觉得自己可能先会疲劳,虽然说逃离缇娜的追击不难,但他一走,冬风城说不定就要倒霉了,被死灵法师盯上的城市,没有一座逃脱得了毁灭的命运。

    他正想着法子,应该如何应付当前的状况,但也在这时候,他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正在向自己的方向靠近。这种力量波动他太熟悉了,这是圆桌骑士的能量波动,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骑士正在赶过来!

    神裔贵族从来都是玩群殴的职业……别人在游戏中玩的是rpg,他玩的是rts!(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