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00 异像
    从城堡牵了匹战马,梁立冬骑行在夜晚的山道上,贞德在空中飞翔。因为空中没有什么云彩,月亮很明亮,虽然说是深夜,但视野相当不错。清凉的山间夜风吹过梁立冬的身体,将身体中的躁热带走两三分。他现在状态有些不好,体热只是个小问题,真正的大问题是脑袋里有个女人一直在不停地说话。

    梁立冬确实是吸取了死灵法师的灵魂碎片,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受的玩意。若是普通人的灵魂碎片,他分分钟可以碾成碎渣,但死灵法师的灵魂碎片不同,里面包含着职业者的能力,知识,要想‘消化’掉,必须得需要足够的时间,以及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环境。

    虽然说乌瑟尔已经成为了他的骑士,可梁立冬并不完全信任对方,如果他死了,乌瑟尔也会死亡,看起来颇有威慑力,但总会有些人不信邪,或者说做出些匪夷所思的举动来,现在可不是游戏世界,而且波斯猫和小白不知所踪,如果他就这么死了,绝对很难再活过来了,否则波斯猫也不会千叮万嘱让他躲起来。

    而现在,回到神殿中休养才是比较稳妥的做法。

    山路弯弯曲曲,时上又下,脑袋里女人的声音更加清晰了,梁立冬开始觉得脑袋有些发涨,不过此时离里德村已经不远了,大约还有十数分钟的旅程。不过也正是这时候,他眼睛的余光突然发现,东方天际那边突然出现一道粉红色的光柱,直上直下,贯穿天地。

    梁立冬勒停战马,看着远处的光柱,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贞德,你看到那道光柱了吗?”

    心灵通道中传来贞德显得极是疑惑的声音:“嗯?主人,你说什么光柱?”

    “东边那道粉色光柱,这么明显,你看不到吗?”

    “我只看到几颗星星!”贞德没好气地说道:“主人。你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好不好?”

    贞德看不到!梁立冬左手盖住自己的左眼。然后又移开……云龙蓝瞳能看穿一切的幻术,也就是说,这道光柱加持了幻术掩盖世人的探测。其实这种古怪的情况梁立冬在游戏中曾过见到过,有段时间。玩家们看不惯游戏中的封建制度,举起了‘革命 ’狂潮。发展了很多玩家和npc,但后来天降数道光柱,接着各大神殿的职业者开始联合起来围剿那些打算‘革命’的玩家和npc。无论是善神,还是恶神。

    现在再一次见到了这种光柱。梁立冬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神谕!

    也不知道是哪个神邸向信徒下达了命令。不过这事和梁立冬无关,虽然那道光柱看起来很清晰和夸张,但他清楚。下达神谕地点离这里很远,中间应该要横跨几个国家。况且神谕一般和宗教战争有关系。也不知道是哪两个神邸准备开始开战。

    梁立冬拍了拍自己发涨的脑袋,决定不再多想,直接策马往里德村子的方向移动。

    等他回到村子中的时候。那道粉色的光柱也消失了。

    外出近一个月,村子变化不大,但村子中的道路都已经铺上了青石板。马蹄铁落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虽然战马奔跑的声音听起来很好听,但实质上很扰民,梁立冬从村口跑回到神殿中,几乎将整个村子的人都惊醒了。

    很多人睡意迷蒙地从窗户那里看出来,然后见到是梁立冬后,又爬回去睡觉。

    神殿的大门关闭着,但没有上锁,梁立冬进到神殿中,发现贝琳并不在神殿后院中休息,他松了口气,自己主动将神殿大门关上,而后合衣睡到床上,在进入精神世界之前,他给贞德下达了防御命令,无论任何人都不能进入神殿,包括凯尔和贝琳两人。

    施法者要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不算难,只要意志力达到7以上就行了。在精神世界中,可以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物,似人非人的生命体……这些东西其实都是都是本人执念或者想法的意识幻觉表现。梁立冬推开一颗长着触须的眼球,找到了正在他精神世界中,叨叨不停的女人。

    这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女性,但她的面目无神,只是在不停地重复着几句话。她使用的语言梁立冬听不懂,但从音调来判断,应该是兽人帝国南边的人类语言。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死灵法师的真正模样,虽然只是灵魂碎片,但灵魂本身会被动地将人物原本的样貌表现出来。梁立冬的精神化成丝线和触手,将这个由灵魂碎片的女人拖到自己的跟前,再一次切碎,然后将它的碎片包裹在一起,带着它们继续往意识深处陷下去。

    每个人的意识世界都有一个‘核心’,它潜藏在精神世界的最深处。它是精神世界的要害,也是精神世界的支撑点。

    越是走进精神世界的深处,就能看到越多奇奇怪怪的生物。梁立冬看着一只河蟹双钳举着‘只准牵手’四个字的横幅从自己面前横行霸道走过去,又看见外星人麻云抛着四根棍子,踩着独轮车在他的身边转来转去。

    梁立冬不理这些稀奇古怪的生物,继续往精神世界的深处下沉。精神世界的表层是明亮的,带着桔黄色的温暖色调,但越往下,颜色就越暗,大部分的人,精神世界深处都是灰色,但梁立冬的的精神世界深处,却是堪蓝色。精神世界深处的颜色,据说和人的心态有关。

    过了很久,梁立冬终于到达了精神世界的最深处,这里悬浮着一个方型的水晶体,和周围堪蓝色的环境不同,这个水晶体是金色,亮金色,就像梁立冬的头发一般闪动着耀眼的光泽。它就是梁立冬精神世界的核心。

    梁立冬将死灵法师的灵魂碎片向前一抛,这样带着灰色闪光的碎片一点点的附在了水晶体核心的周围,而扣渐渐溶解进去。

    与此同时,水晶体发出一道道脉冲,时不时,随机射向四面八方。梁立冬站在水晶体前,看着亮金色的水晶本中多出了一些杂质,而这些杂质也在慢慢地变少,变淡。

    要想完全吸收一个人的灵魂碎片。必须得由精神核心来分解和读取。死灵法师的灵魂碎片要比他想像中的更加坚韧。精神核心分解的速度相当慢,但梁立冬有足够的耐心,他一直在精神核心前等着,看着精神核心发出一道道的脉冲光束。又看着死灵法师的灵魂碎片以极慢的速度减少。

    精神世界中没有白天和黑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精神核心将于将死灵法师的灵魂碎片完完全全分解完了,将其中的知识和能力,变成了自己的东西。

    当他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夕阳从神殿的高窗上射进来,斜照面对面的墙壁上。眏出一大块桔黄色的光班。

    梁立冬坐了起来,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已经贴着后背脊了,便利用精神通道向贞德问道:“现在过了几天了。”

    “主人你醒了?”贞德的声音显得很开心:“你已经睡了两天三主夜了。我还担心你会出事呢。”

    “这么长时间?”

    梁立冬略有些惊讶,但很快他从自己的空间背包中拿出一块面饼。早用魔法聚集了些水流,将其濡湿,然后咯吱咯吱地吃了起来。两天三夜滴水未见。点米未沾,早已经饿得不行,好在他事前在空间背包中准备有应急食物,否则只能向村民们讨饭去了。

    他坐在床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利用精神力查看自己究竟有什么收获。

    这个死灵法师实力确实相当,只是简单的灵魂碎片中都记载着很多知识,比如说暗黑元素的收集和利用,如果防止自己被暗黑元素控制,避免自己失去理智。这些东西梁立冬用不上,因为几乎所有的人类国家都极度排斥暗黑系魔法,只要见到,就立刻会被定义为恶魔或者怪物的身份,人人喊打。

    除了暗黑元素的知识外,死灵法师还向梁立冬提供了一门语言,他现在已经理解了刚才死灵法师残影一直在念叨的那几句话:

    候赛因,我要报仇,我要把你的子孙都杀光,一个不留。

    候赛因这姓,可是兽人帝国南边的沙漠王国,王族的姓氏,梁立冬在游戏中见过这个国家的一些介绍,但因为距离他的领地太远,他就一直没有去过沙漠王国。

    最可惜的是死灵法师的灵魂碎片中,没有关于命匣的记忆。如果能知道死灵法师的命匣在哪里,梁立冬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把死灵法师的命匣毁掉,只有毁掉命匣,死灵法师才能真正的死去,长眠。

    吃了两块面饼后,梁立冬感觉肚子舒服了许多,他打开神殿的大门,接着一帮小孩子就涌了进来。

    他们乖巧地坐在教室的祈祷室的长椅上,等待着梁立冬的教导,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吵闹。

    梁立冬清楚,可能是因为他已经有十几天没有讲课的关系,这些小孩子们已经开始渴望着新的知识了。但此时天色已晚,他随便说了几句,并且让凯尔和贝琳两人留下,其它孩子自己先回家。

    “贝琳,你最近做得很好。”梁立冬毫不吝啬地夸奖少女:“看得出来,你监督那些青壮干活很有效果,我回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村子的青石板小路铺得不错,质量过送,而且你也治愈了不少人,实力也有所增长,这很多,老师很高兴。”

    贝琳却有些吃惊:“老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

    因为有神殿系统的关系,上面有详细的人物行为记录,梁立冬当然可以知道最近贝琳在神殿中做了什么。

    而后他问凯尔:“你现在的剑刺应该练得不错了吧,现在可以学习剑切了。”

    凯尔虽然全上有喜色,但人却沉稳了许多:“我知道了……老师,有件事情我想应该告诉你。”

    “哦,什么事情?”

    凯尔挠了挠头,然后说道:“杰瑞他说,他的哥哥汉克最近一直丢钱,就像老师说的那样,汉克的财产从哪天以后,就再也没有超过一金币,但也因为如此,汉克对老师充满了仇恨。他似乎有要加害老师的念头,杰瑞常偷听到他大哥喃喃自语,正在想办法陷害你。”

    不得不说,如果不是凯尔提醒,梁立冬甚至根本记不起还有汉克这一号人,他微笑道:“放心,汉克那样的人,永远成不了大事,就算他要害人,也是没有什么本事的。”

    而此时,梁立冬和凯尔提到的汉克,正跑在一个拥有着兔耳朵,英俊得不像话的男人面前。

    “家主,那个邪神的祭祀大言不惭地说,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你还是私……”

    这个英俊得不像放原男人是个半精灵,他毫不在意地说道:“对方想说我是私生子吧,没有关系,让他说。倒是你汉克,你受伤了没有?作为家族中的一员,你的安危比我的个人荣誉更重要得多。起来吧,去你的房间休息,我会让人把你这个月的佣金和装备维护费送过去。”

    “感觉你,我伟大的主人。”听到有钱可以装进口袋,汉克不但没有高兴,反而有些郁闷。他闷闷不乐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但此时半精神突然问了句:“那个邪神的祭祀叫什么名字?”

    汉克顿时兴奋起来:“他叫贝塔,是个小白脸,实力并不强,可惜我不会魔法,而且他蛊惑的农民又太多了,否则我一定要将他的首级切下来,送给家主,以雪家族被人耻笑之仇。

    “哦,贝塔,你确实是叫这名字?”半精灵的神色有些奇怪。

    “百分百肯定!”汉克低头说道。

    “下去休息吧,我会处理这件事情。”

    得到主人肯定的答复,汉克兴冲冲地往自己的房间走。

    而半精灵见汉克走远后,对身体的侍女说道:“你待会让道格去里德村中查看一下,如果见到什么神奇的东西,直接带回来,另外一定要把贝塔的全部资料查清楚,要私下进行,别让他注意到我们。”

    “主人,那个汉克说的是假话,你为什么不揭穿他。”

    半精灵笑道:“只要是人都会说谎,汉克会说慌,这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倒不如说我的注意点完全不在他的身上,而是他口中的邪神信徒,似乎拥有特殊能力的‘贝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