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04 梁立冬的真实意图
    黛娜先祖的日记,在木槿花家族中,没有人能看得懂。但本着越是神秘的东西,价值越大的原则,一直没有被销毁,而且每一代木槿花家族中总会抽些人去研究先祖的笔记,不过很可惜,什么都没有研究出来,两百多年后,黛娜先祖的日记被束之高阁,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可加文没有想到,居然在冬风城中能遇到一个似乎‘认识’黛娜先祖的人,而且对方对黛娜先祖的日记很感兴趣,并且提出要求,愿意用一个秘密来换取黛娜先祖的日记。

    当这个消息被他传回本家的时候,本家讨论了两天,期间有很多不同的意见,比如说有人建议把红神官贝塔抓起来,将黛娜先祖日记的秘密拷问出来,这意见一开始得到了众多本家核心人物的支持,但随后加文搜集到的情报放到他们的桌面上,情报中的红神官很强大,而且出身很神秘,从气质,和容貌来判断,普通平民,甚至是小贵族都无法培养出这样的人才。

    随后又经过一天的讨论,他们一致认定如果情报没有出错的话,红神官贝塔应该是某个隐世家族出来打拼的嫡系,为了不和这样的家族产生直接冲突,木槿花本家决定将黛娜的日记送到冬风城,如果贝塔如约说出了所谓的‘大秘密’,那么自然很好,如果他不肯说,或者说出来的秘密他们早已知道,就权当卖给人情,结交一个底细不明的青年才俊。

    加文知道本家的决定后,松了口气,这几天来他一直在观察着贝塔,对于这个看着年纪轻轻,做事却相当稳重老成的年青人,带着莫名的敬意。他实在不想与这样的人为敌,因为威胁值相当高,对方独自就敢与城主乌瑟尔硬刚正面。如果对上木槿花家族。想必也不会害怕,多半还会想着怎么反咬一口,从木槿花家族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原本加文对红神官口中的‘秘密’兴趣不大,毕竟他觉得黛娜先祖的日记本。应该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否则红神官绝对不会光明正大主动出口询问。而是应该悄悄把它偷走,毕竟日记本虽然是三百多年前的东西,但本家已经相当不重视。就算被偷了,也得过很长时间才会发现。

    不过既然红神官打算履行诺言。加文也兴起了听听的兴趣。

    两杯果酒,再加两份蜂蜜面包。两人面对面坐着,加文已经屏退了下人。他向梁立冬举起杯子,说道:“其实秘密这东西我个人无所谓。但如果你愿意说些东西,我也好向本家交差。另外……缇娜的事情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不能想像缇娜被死灵法师控制带走后,我的生活应该怎么过下去。”

    梁立冬拿起酒杯,和对方碰了一下,说道:“一事归一事,诺言这东西就是因为要遵守才显得有意义。”

    加文喝了口果酒,然后微笑道:“不管怎么说,阁下以后都是我这里的座上宾,你随便可以自由进出我的庄园,对了……缇娜醒过来后,一直在问你的事情,她希望能亲自向你道谢,她记得自己被控制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她说你很英勇,很强大。”

    “记得所有的事情?”

    梁立冬的面色有些古怪,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坐在缇娜光溜溜的身上,几乎将她全部看完了的事情,对方也知道?若真是这样,事情就会变得有些小麻烦了。

    略微皱皱眉头,梁立冬接着说道:“这些事情暂且放在一旁,我们先说说秘密的事情吧。黛娜她是名圣武士,而且是很强大圣武士,这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加文点点头:“知道!”

    “木槿花家族的崛起,与黛娜有很大关系。”梁立冬带着怀念的情绪说道:“圣武士这职业升级比较困难,至少比牧师难得多,但缇娜后来却成了圣武士大师,差点就迈入传奇。有这样一位强大的职业者坐镇,木槿花家族才得以迅速崛起,这世界很多时候都是需要看实力的,有时候,光有能力,却没有利剑和盾牌,依然是被人欺负的份。”

    加文深有同感:“我们家族现在就缺少一个强大的职业者在本家中坐镇。”

    木槿花家族现在的状况梁立冬不太了解,不过若正是如此,也正合他的意:“据我所知,黛娜的天份并不好太好,按理说,她不可能突破圣武士大师,但她却差点成了传奇,你知道为什么吗?”

    听到这样的秘密,加文的兴趣立刻被吊了起来,他身体前倾,问道:“哦,为什么?”

    “光明井水,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梁立冬说道。

    加文摇摇头,脸上却是迫切想知道答案的神色。

    梁立冬放下酒杯,他小声说道:“黛娜是光明女神的圣武士,而光明井水据说是光明女神流下的眼泪而成。神话传说中,光明女神一共流过三次泪,第一次是她看到人类不懂生火,不懂做衣,像是野兽一样活着的时候,她流泪了,然后给教会人类生火,教会人类做衣。”

    加文接着说道:“第二次是魔族入侵,第三次是为了生命献祭的事情。这三个传说我都知道,现在我只想知道答案。”

    梁立冬呵呵笑了下:“第三次因为生命献祭的事情,她对自己的信徒很失望,流出的眼泪不但形成了大量的光明水井,而且还将祖则王国毁灭掉了。后来光明水井消失得差不多了,但还有一处光明水井留了下来,被隐藏在某个祖则王国遗迹的深处。”

    “光明井水是光明女神教的圣物,如果是光明女神的圣武士,或者牧师喝到光明井水,就能直接提升自己的人物等级……也就是实力。而且以后成长的成长的速度,会比原来快得多。”

    加文这时候听出点东西来了:“你是说,黛娜先祖曾喝过光明井水?”

    “确实!”梁立冬右手轻轻拍打着桌子的边角,老神在在地说道:“但若只是这样的话,只能算得上秘闻,而不是秘密……我想说的是,我知道光明井水在哪里!”

    加文哗地一声就站了起来:“真的,你没有骗我?”

    作为木槿花的精英成员之一。加文很清楚。如果没有黛娜先祖,三百年前木槿花家族的崛起就只是一句空谈。如果红神官没有骗人,那这消息对木槿花家族来说,就太重要了。

    “没有那个必要!”

    梁立冬能明白加文的感受。当年他帮黛娜去寻找光明井水,经过千辛万苦拿到实物后。看着系统中的介绍,他当时也生成了为什么自己不是圣武士的念头。

    光明井水:光明女神的眼泪所化,直接提升光明女神麾下圣武士。牧师三个人物等级(只限于lv10之前),并且人物经验获取速度提升100%。这是一个永久性的状态。只有光明女神可以取消,不可被其它任何手段驱散。

    黛娜是一个合格的圣武士,但不是一个强大的圣武士。得到光明井水后的她,从三流资质的职业者。一下就成了金字塔顶尖的那一批人。

    听到梁立冬肯定的回答,加文激动地在房间中走来走去,他不停地时不时拍打着自己的手掌。脸上全是兴奋的神色,过了会,他猛地走到梁立冬的身边,双手重重地在桌面上一撑,然后说道:“告诉我,光明井水在哪里,你需要什么样的代价才肯告诉我们,尽管提。”

    梁立冬说道:“我想让缇娜成为圣武士!”

    加文愣住了:“你说什么?”

    梁立冬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想让缇娜成为圣武士!”

    经过数秒钟的沉默,加文终于明白了梁立冬的意思,他激动的情绪立刻平伏下来。爱护亲人的长辈都这样,只要遇到自己儿女的事情,他们都会考虑地很周到,很慎重:“为什么?”

    “因为缇娜有那个天赋,另外……”梁立冬决定实话实说:“她和黛娜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加文卟哧一声笑了:“说得你见过黛娜先祖一样!”

    梁立冬神情平静地看着对方:“见过啊!”

    加文张大了嘴巴,好一会他才抖着手,指着梁立冬那张宛若少年的脸:“你是长生种?你现在多少岁了?”

    “我也不知道!”

    这个回答让加文沉默,连自己的年龄都不知道的人,想必活了很长时间。没想到自己眼前这人,居然是一个老古董,加文咽了下口水,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黛娜先祖终身未嫁,原因难道是你?”

    若是在一个小时前,梁立冬肯定会否认,谁知道黛娜是因为什么关系才没有嫁人。但刚才他看过了黛娜的的日记,从那些日记中,他能真切地感受到黛娜对自己的感情。他沉默了下来,一想到黛娜因为自己的关系,心酸了大半辈子,他的心情就不太好受。

    沉默就代表着默认,加文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知道黛娜先祖的情史,怪不得贝塔会对黛娜先祖的日记这么感兴趣,怪不得红神官拼着老命也要把缇娜从死灵法师的魔爪下解救出来,当时他这个父亲都差点放弃了,而红神官却没有气馁,他之前都在怀疑,为什么红神官不求回报地舍命救人,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缇娜长得像黛娜先祖,光这点就能说明所有的问题了。

    加文按着自己的额头:“你见缇娜长得像黛娜,所以想再复制一个黛娜先祖出来?黛娜先祖的光明井水,想必也是你给她找到的吧。”

    梁立冬点点头,加文很聪明,很多事情确实是一点就通。

    “我是这么想的。”梁立冬看着自己杯中的青色果酒,说道:“你带缇娜去附近有光明神殿的城市里,花些钱,买通里面的主教,让他铺设精神桥梁,让缇娜直接将自己愿意成为圣武士的念头发送给光明女神,她成为圣武士后,我们立刻去找光明井水,只要喝下光明井水,缇娜立刻就能变成有点实力的圣武士,最重要的是,以扣她的成长速度会很快!”

    加文双眼中闪着精光,他在考虑着这样做的好处,首先,缇娜如果成为了圣武士,那么他在本家的眼里,地位绝对会高上许多,如果某天缇娜成了圣武士大师,那么他这一系就能成为掌控本家更多的资源,缇娜以后的生活就会变得更好。

    “好,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得先将事情说给缇娜听,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加文请梁立冬稍等片刻,自己出了房间找缇娜去了。大约过了十数分钟,书房的门被打开,进来一个人,不是胖子加文,而是长得貌美如花的缇娜。

    她今天穿着和那天一样的白色连衣裙,脸上红朴朴的,见到梁立冬就垂下头,双手扯开裙角,盈盈一个淑女礼。

    见到缇娜这幅打扮,梁立冬不自觉又想到了那天看到的东西:白虎。加文说缇娜记得所有的事情,那自然也应该记得这细节。稍稍有些尴尬地微微磨了下牙齿,梁立冬问道:“怎么来的人是你,而不是你的父亲?”

    “父亲将事情和我说了。”缇娜抬起头,勇敢地和梁立冬对视,她的眼睛水汪汪的,就像是在缓缓晃动着波纹的透明泉水:“贝塔阁下,你真的希望我能成为圣武士吗?”

    梁立冬点点头,前几天他进入过缇娜的精神世界,这是一个温和善良,又带着些怯懦的少女,这样性格的人,很适合成为圣职者。

    缇娜眼睛中带着喜意,她又问道:“如果我成为了圣武士,以后会对你有所帮助吗?”

    梁立冬不是傻子,他现在已经看出来了,缇娜似乎对自己有些意思。不过一细想这也很正常,他自己长得不丑,还算帅气。实力也算不错,最重要的是,他救过她,吊桥效应这种东西,无论是在游戏中,还是在现实中,都是共通的小规则。

    梁立冬看着缇娜纯真,弥漫着甜甜少女心的眼神,实在是不忍欺骗她,便叹了口气道:“你成为圣武士之后,我还希望你能成我的骑士!”

    这就是梁立冬的打算,一名喝了光明井水的圣武士已经很强了,如果再得到他的‘册封骑士’能力加成,缇娜绝对能由‘精英’面板,变成和玩家们不相上下的‘黄金之子’面板!自己的麾下如果有这样一名擅长群体作战能力的强大圣武士,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相当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