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05 次等骑士索菲娅
    圣武士本来就是bug职业,如果再加上‘册封骑士’的属性成长和修正加成,额外技能获取,绝对可以成为和玩家一样强大的‘黄金之子面板’,如果缇娜自身的天赋还强点的话,绝对有希望达到‘领主级模板’的程度。

    在游戏中,梁立冬没有册封到一个‘圣武士’作为自己的骑士,主要是圣武士对于光明女神的信仰太过于虔诚,他们发誓永远将生命奉献给光明女神,不离不弃。本来黛娜倒是很有希望被册封成为骑士的,但波斯猫和小白吃醋,不允许她拥有女性骑士,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既然波斯猫和小白在和不知道底细的强大敌人对抗,那么他就极度需要战斗力,缇娜不但长得像黛娜,性格也有几分相似,让这样的女孩成为圣武士,再成为他的骑士,他很放心,绝对要比乌瑟尔省心得多,也强得多。

    “成为你的骑士?”少女缇娜的瓜子脸出现一抹红晕:“一般来说,不是男人成为‘公主’的骑士吗?”

    若从正常情况下来理解,确实如此,梁立冬耸耸肩:“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他确实是希望缇娜能成为自己的骑士,但她的情况和乌瑟尔不同。乌瑟尔对梁立冬有敌意,甚至可以说是杀意,梁立冬必须得强制把乌瑟尔变成自己的骑士,隐性地消除威胁,并且让自己一开始的计划能顺利进行下去。

    缇娜嗔怪地看了一眼梁立冬,她站起来说道:“让我再考虑两天好吗?”

    梁立冬点点头,他觉得这算是大事,需要考虑很正常。但实质上,缇娜内心中早同意了,她现在的拒绝也只是少女心的矜持而已,毕竟对于缇娜来说,如果成为红神官的骑士,就和‘嫁’给他了没有什么区别。

    缇娜带着淡淡的微笑。还有甜蜜的红晕缓缓离开了房间。没多会。加文进来了,他手上拿着一坛珍藏了很久的麦酒,给梁立冬和自己各满上一杯酒后,他举起酒子说道:“我决定了。我向本家隐瞒光明井水的秘密……我也希望缇娜成为圣武士,我没有男孩子。所以缇娜以后会继承我的家业,现在她很弱小,如果某天我不在了。她肯定会被人欺负,但如果成为圣武士的话。和黛娜先祖一样,我想就没有什么人敢欺负她了。”

    父亲总是会为儿女考虑很多事情,现在加文的情况和城主很相似。都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所以他们家业的继承权,会很麻烦,想必会有一大堆的人盯着缇娜。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不过加文更惨些,他连老婆都没有了,而且一想起死灵法师的话,梁立冬就觉得这家伙实在是有些可怜。

    不过梁立冬很快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如果你不把光明井水的消息传回到本家,那本家询问起来,你如何答复?”

    加文圆乎乎的脸上带着几分了然的笑容:“我当然知道如何处理……我们分家来冬风城已经有快两百年了,这多长的时间,肯定会掌握有一些小秘密,明天我就让人带回到本家那里,当成是你说给我听的内容,对于本家来说道,能用黛娜先祖的日记本换来一些实质的利益,已经是意外之喜,他们不会再深究这秘密究竟是谁送给他们的。”

    梁立冬朝他竖起了大拇指,不得不说,这就是合格的贵族,即要保全自己的利益,也不会让本家那边起亏或者起疑心。

    对于胖子加文的人品,梁立冬大约相信四分,乌瑟尔他是一分都不相信,因此有些话,他可以对这家伙直说:“光明井水很 重要,所在的地点很危险,如果要想去取,必须得找到足够的人手,而且必须得信得过,还得有一定的实力。现在我们和生命神殿正处于抗之中,所以暂时搁置此事,等事情完结后,我亲自带你们去那个遗迹那里寻找。”

    加文点点头:“理应如此……昨天马克被我们羞辱了一顿,现在应该正在暴动如雷的时候,我怕他会对我们不利,待会我会带着缇娜去城堡那里住上几天,阁下一起过去?”

    “好!”梁立冬点了点头。

    大约两小时后,加文,梁立冬,还有缇娜三人出现在城堡的正厅中,缇娜坐在梁立冬的身边,位置不远,刚好一个人身,这微妙的距离代表着她此刻的心情和态度。梁立冬虽然在感情方面并不算太笨,但少女那复杂的心思他是猜不着的,也懒得去猜。

    城主乌瑟尔做为主人,自然坐在主位上,旁边坐着他的妻子,峰恋如山,腰细如柳的城主夫人。缇娜很是羡慕地看着城主夫人,虽然说她的身材在同龄人中还算可以,但根本比不上笆笆拉,更比不上笆笆拉的母亲,城主夫人,距离有点大。

    卡特琳娜也作为客人兼参与者坐在一旁,她有些狐疑地盯着缇娜,暗杀者强大的直觉似乎让她发现了些什么东西。

    乌瑟尔看看周围的人,然后开口说道:“因为雷克斯的退场,现在他那两成左右的利益被让了出来,我打算将其中一成赠于杀手工会,另一成赠于贝塔阁下,其它人有意思吗?”

    卡特琳娜笑道:“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一成的金矿利益,对于一向‘穷惯’了的杀手工会来说,已经是很大一笔财富了。卡特琳娜私下大致估计过,只要金矿每月的利益到手,得到的钱财,要比分会半年的利润还要高,现在她越发觉得,雷克斯这家伙死得太好了!

    梁立冬却摇摇手说道:“我已经有一成半的利润了,这一成不需要。有时候钱太多,会招人眼红,我可不想再被人私底下背叛一次了。”

    钱确实是多多益善,但这要看是什么时候。虽然说乌瑟尔已经是他的骑士,按理说已经不可能再背叛他。但患有红眼病的人,未必个个都表现在脸上。梁立冬不敢担保自己再拿多一成利益后,杀手工会,或者木槿花家族那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虽然说这两人看起来还算有点节操和良心。可利益这东西,从来都是血淋淋的。

    有什么样的能力,就吃多少的货!这是梁立冬一惯行事方法,若是当年游戏中成为领主的他。别说一个区区冬风城,注算是与整个霍莱汶敌对。他也敢吞下那座金矿,但现在他没有这个实力,自然就先没有必要成为众矢之的。

    “贝塔阁下。我们希望能你接下这成利润,否则我们不安心。”乌瑟尔看着梁立冬。

    梁立冬倒是有些奇怪:“哦。为什么?”

    乌瑟尔用手轻轻碰了一下自己身边的妻子,从刚才会议开始,城主夫人就一直在垂头走神。这时候她终于回过神来,接着将自己的右手肘竖在桌面上。将手背展示给在场所有人观看。

    她的手很干净,很漂亮,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手背上有一个纹章,一个盾形的双子纹章。

    梁立冬哦了一声,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乌瑟尔从骑士纹章上,感觉到了自己得到的能力和专长,知道这册封骑士对于一个职业者来说,有多难得。凭空增强实力,而且是长久性的,只要不背叛主人,就能一直拥有下去,甚至还可以转赠给后代,这对于一个家族来说,绝对是难得的‘传家宝’。

    索菲娅看了梁立冬一眼,然后眼睛又迅速撇开:“我现在和丈夫一样,也是贝塔阁下的骑士了。”

    缇娜神色古怪地看了梁立冬一眼,似乎有些委屈。卡特琳娜和加文两人都是惊呼了一声,他们知道城主乌瑟尔被梁立冬强制变成骑士的事情,但他们没有想到,为什么城主夫人,也自己跳进这个‘坑’中,为什么自己好好的城主和城主夫人不当,却偏要去当别人的下属!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就是城主夫人傻了,要么就是被威胁了。

    城主夫人看起来就不像是傻子的模样,那么后一种可能性很大。胖子加文看着梁立冬,问道:“贝塔阁下,为了我们合作的稳定性,长久性,我希望你能对此事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卡特琳娜也点点头,她自然是站在加文这一方的。他们两有都有些担心,城主一家算是冬风城中势力最大的贵族,连他们都能被贝塔威胁,那么贝塔要威胁他们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梁立冬啧了一声:“你们没有发现,城主夫人手中的纹章是青铜色的吗,而城主的纹章则是银色。把城主夫人变成骑士的人,并不是我,而是城主自己。如果你们需要解释,应该去问他们夫妻两人,而不是我。”

    城主乌瑟尔把自己手背上的纹章亮了出来,确实是银色。他在两人满是疑惑的表情中说道:“我们的情报人员发现,贝塔阁下来自一个很神秘,很贵族的家族,能成为这个家族的附庸骑士家族,我们感到很荣幸。以后笆笆拉不但会继承我的城主之位,还会继承我手背上这个纹章。”

    卡特琳娜和加文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那个纹章有什么好,从来没有见过的家族纹章,似乎连姓名都没有,这两人怎么一下子就晕了脑袋呢?

    加文和卡特琳娜两人并不清楚被梁立冬册封的骑士,实力会有强大的加成,所以有此疑问也很正常。

    梁立冬倒是从乌瑟尔的话中听明白了,这夫妻两人在向他表忠心,似乎有认命的迹象。不过他一细想,也觉得正常,对于普通的npc职业者来说,他们的实力成长慢,而且属性成长值一般普遍不高。像乌瑟尔,他的体魄成长大抵顶多是9,然后智力值大概是正常人水平,而协调成长,意志成长,魅力成长,都大约在4或者5之间波动。

    可玩家们不同,玩家们在游戏中被npc们称之为黄金之子,天生属性成长就高,像正统玩家战士,不但拥有人类最高的体魄成长10点,而且协调值成长能加到6,另外智力,意志,和魅力就算一点不加,也能拥有5的成长,再就是玩家每偶数级得到一个专长,也就是两级一专长,还有职业分支,每五级一个职业特殊天赋……npc职业者就没有这好运气了,他们普通成长值总和不高,另外他们能学到的专长也不多,像乌瑟尔,在没有被梁立冬册封成骑士之前,就只拥有两个战斗专长。

    所以综合起来,玩家们要比普通npc职业强得多,因此被称为黄金之子,但在npc中,有一些特殊的人物,他们的属性成和玩家们不相上下,甚至有些会比玩家们更高,这些特殊npc都被玩家们称之为‘领主级’模板人物。

    得到梁立冬的册封后,乌瑟尔这个‘普通’模板的职业者,一跃成了为了‘精英’级,这对索菲娅来说,绝对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所以她愿意成为次等骑士,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乌瑟尔虽然说不久前与梁立冬反目,算是做了件蠢事,但这并不代表他一直蠢下去。很多时候,实力就是一切的基础,只要有了实力,朗曼家族要崛起不是什么难事。况且他觉得索菲娅说得对,拥有这种特殊能力的人,红神官贝塔,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类,或者只是披着人类外衣的特殊种族,比如说神血后裔,上古黄金种之类的‘怪物’。

    效力于这样的特殊人物,朗曼家族不算丢人。

    明白了乌瑟尔的想法后,梁立冬知道自己现在吃下这一成额外的利益,应该问题不大,但他想想,还是拒绝了:“那一成利润我是不会要的,乌瑟尔阁下,现在我们应该开始讨论如何对付马克,而不是在这里分钱。马克不死的话,我们所有人都过得不安心。”

    “关于这事……”乌瑟尔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已经知道马克现在的藏身之处了,他不在生命神殿中,而是在距离我们城堡不远的一间民房地下室中,守卫不多,似乎在做着什么奇怪的勾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