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06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昨天加文羞辱了一顿马克,这事乌瑟尔也掺与在其中,一想到对方那神乎其技的因果律神术,乌瑟尔就觉得头皮发麻。纯粹的战士从来不缺少勇气,但他不想莫明其当妙地在睡梦中被烧死,被摔死,或者被溺死。本来红神官贝塔是他的头号敌人,可现在贝塔成了他的主人,那么马克就立刻顺位顶上,成了他的心头大患。

    况且因果律神术要起作用,还得敌我双方的意志力差距,现在乌瑟尔的实力大增,连意志力都得到了修正,在短时间内,马克的因果律神术对他作用不大,但这并不代表着马克以后没有办法对付乌瑟尔,毕竟牧师的升级速度,要高于物理系职业。

    因此现在乌瑟尔对马克相当上心,派了不少人去打探对方的消息,冬风城毕竟是乌瑟尔的领地,他在这里有天然的主场优势,很快就给他找到了蛛丝马迹,而后顺着查下去,没过多久便把马克的藏身点给挖了出来。

    “根据我的情报人员回报,马克身边只跟了六个牧师,其中两人可能是战斗牧师。”乌瑟尔脸上带着几分杀气:“马克虽然会因果律神术,但我想这种神术的正面战斗力应该不强,我们几人,再加上杀手工会的精锐,木槿花家族的族卫,还有我旗下的精锐重步兵,将这地方团团围住,一鼓作气杀进去,直接把马克砍成肉泥,我觉得问题不大。”

    胖子加文扭头对着坐立不安的缇娜说道:“女儿,你先上楼去,待会我再去找你。”

    缇娜很不适应这样的场合,乌瑟尔散发出来的杀气对其它人没有什么影响,但对她这样的花季柔弱少女来说,却是相当沉重的压迫。她隐晦地看了一眼梁立冬,而后如蒙大赫地点点头,小步快走地向了楼梯。

    看着女儿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加文这才向乌瑟尔问道:“但我们都应该知道一个规则,在没有确切的叛国罪证据之前。我们霍莱汶的贵族不能使用大量私兵攻击另一位贵族。暗杀倒可以。马克虽然即是生命神殿的牧师,但同样他也是我们霍莱汶贵族一员,如果动员大量士兵将其击杀的话,我们可能会面临一场真正的难题。其实贵族会以此为借口,把我们嚼得骨头都不剩。”

    加文的担心很有道理。梁立冬也做过领主,他很清楚,如果无故动用大量士兵或者私兵攻击其它贵族的话。会被更多的贵族敌视,借此机会他们会将主动攻击者的利益瓜分。再将其家眷充当奴隶或者军妓……在游戏中,梁立冬的领地被周围数个贵族同时进攻,并不是因为他触犯了这个规则。而且他收的农税和商业税太低,造成周围其它贵族的利益受损。

    法不责众。这潜规则在任何世界,任何位面似乎都有效,数个领地的贵族联合起来攻击一个贵族。就算梁立冬没有犯错,那么按照当时的形势,错的也应该,也只能是他了……当时很多旁观的贵族就等着梁立冬被灭,看他笑话,结果形势大逆转,梁立冬不但顶住了贵族联军的攻击,反还杀了一波回去,要不是当时的预言术事件,梁立冬早把贵族联盟给干翻了!

    朗曼家族在冬风城经营了好几百年,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规矩,乌瑟尔笑道:“我很清楚这个贵族间不成文的规定,我也没有打算派太人去对付他,二十人以内,其它贵族无话可说,他们找不到理由。”

    乌瑟尔拍了拍桌子说道:“我们每方各派出最强的下属两三名,加在一起绝对不超过二十人,再加上贝塔阁下神奇的雾魔法,我相信要对付马克和他的六个牧师绝对不难。”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梁立冬的身上,索菲娅看了他一眼,又将视线仿佛若无其事般地移开。

    梁立冬缓缓说道:“雾魔法确实好用,但那要求我们的对手不很离谱的情况下。刚才乌瑟尔城主说的计划在正常情况下确实不错,但马克身边的那六名牧师我却觉得可能极不好对付。”

    乌瑟尔皱眉问道:“为什么?”

    其它人也用好奇的眼光盯着梁立冬,索菲娅这次终于正视他了,她的眼睛中仿佛涌着轻轻的水波。

    “这涉及到几百年前的一些秘闻。”梁立冬说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阴影之神,或者蛛后这位神邸?”

    众人皆是摇头。

    梁立冬嘴角轻轻一扯,神情古怪地微笑道:“三百多年前,有一女神掌管黑暗与阴谋神格,同时她还有个别称是蛛后,而这位神邸的名字是萝丝!”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吸了口气,萝丝这名字天底下只有一个,不可能出现同名。加文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他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问道:“你没有搞错吧,萝丝可是生命女神,是善神,怎么可能是阴影之神这种一听就是邪恶神邸的魔神?”

    其它众人都是相同的疑问。

    梁立冬诡异地笑了一下:“我不知道三百多年前天界和魔界发现了什么事情,但根据我家族这边的记录,三百年前的生命女神是依莉雅,萝丝是阴影女神,但在其中有一段时间,家族中的记录消失了,等到再有记录的时候,萝丝已经变成了生命女神,而依莉雅女神则消失得无影无踪,世间再也没有人传唱她的神名。”

    为了让自己的话更有可信度,梁立冬就虚构了一个本就不存在的家族。

    这时候,众人的表情很古怪,但场中的气氛很安静,没有人想说话。对于普通的凡人来说,知道这样的消息,本来就不是件什么好事,万一被卷入宗教战争中,那就麻烦了。

    乌瑟尔敢跟神殿正面硬刚,那是因为双方是因为金矿,也就是因为凡间的利益在争斗,这种时候,神邸是不能出手帮助自己信徒的。神邸不干预世间的利益纠葛,这观念早已深入人心。但原生命女神消失,萝丝取而代之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那么就不是利益问题。而是信仰问题了。

    不但生命女神的信徒会像疯了一样找他们的麻烦,而且说不定现在的生命女神萝丝绝对也会掺一腿对付他们。

    现在这些话,他们绝对不能外传。

    好半会后,还是乌瑟尔发话了:“贝塔阁下。你这是在害我们啊。”

    “并不是害你们,接下来我还有话说。”梁立冬左右看了下。见众人脸上都是纠结的表情,他颇是不好意思地耸耸肩,而后继续说道:“萝丝很多信徒都有一个特殊能力。在受到重伤,或者是快死亡的时候。都变成人面蜘蛛,战斗力大幅度提升,而且天生拥有蛛网术。结茧术,蛛毒。快速移动等魔法或者专长,拥有很强的远程牵制能力和极强的近距离战斗能力。”

    乌瑟尔这时候倒是想起来了:“听阁下这么一说,我记得几个月前清理金矿洞穴的时候。确实见过几个长着人面的蜘蛛尸体,本以为是洞穴中自然生长的怪物,原来是生命神殿的牧师变成的啊。”

    梁立冬说道:“生命女神的事情,你们可以当作不知道,但马克和他牧师可能会变成人面蜘蛛的事情,你们一定要注意。人面蜘蛛怕火,所以笆笆拉小姐如果能参加我们的战斗,必定可以起到极大的作用。”

    乌瑟尔和索菲娅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微微点头。

    “笆笆拉参加战斗没有问题。”乌瑟尔微微叹气:“不过我希望各位能将自己摩下最强的两三人派出来,只要我们的人数不超过二十人即可。我会让那些情报人员继续监视马克,等到明天深夜,我们就……”

    “等等!”梁立冬打断了乌瑟尔,他说道:“与萝丝的信徒作战,最好别选择晚上,她拥有阴影神格,漆黑的晚上,会有特殊能力强成,她的信徒也一样,在深夜的时候,明显会比白天强出不少。我个人建议在中午的时候攻击马克他们,那时候他们的能力会有一定的削弱。”

    卡特琳娜说道:“可白天并不方便我们暗杀和突袭。”

    “在贝塔阁下的雾魔法之下,没有白天和黑暗的说法,别人很难看到我们。”乌瑟尔想起几天前的事情,一脸牙痛的表情:“既然这们的话,我们拟定明天中午攻击马克的藏身处,在那之前,期望大家都找些帮手出来,实力越强越好。”

    卡特琳娜和加文点点头。

    梁立冬说道:“我孤身一人,找不到合适的帮手。”

    “贝塔阁下不需要!”这时候一直沉默着的索菲娅说话了:“阁下只要使用出雾魔法,就相当多出十数个强大的职业帮忙,因为到时候阁下只要在后方支援我们就好。”

    梁立冬看着城主夫人,后者主动垂下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行,那就这样吧。”

    梁立冬心中‘啧’了一声,看来前几天他蹂躏她高耸雪山的事情,后遗症出现了啊,被人当成色魔了。不过梁立冬并不后悔当时的举动,如果不这么做,怎么能逼迫乌瑟尔成为他的骑士。

    不过仔细回想一下,梁立冬不得不承认,索菲娅的手感确实不错,只比波斯猫和小白差上一点点。

    接着临时会议散场,众人都回到自己的楼层休息。

    城主和城主夫人一起回到卧室中,后者坐在床上,长长的舒了口气,似乎将刚才受到的压力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你最近几天都有些不对劲呢?”乌瑟尔坐到妻子的身边,有些担忧地说道:“特别是在见到贝塔的情况下,你似乎很怕见到他!”

    索菲娅身体僵了一会,而后她放松下来,无奈地说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好不好,他是第二个真正触碰到我身体的男人,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些怕他也是正常的,况且 我们现在都是他的骑士,万一他对我有了性趣怎么办?我们根本没有能力拒绝他。”

    看着妻子柔弱的模样,乌瑟尔一阵子痛心。自从他认识索菲娅的时候,这个奇异的女子一直以来都是自信且骄傲着,她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将除了丈夫之外的世间男子玩弄于手掌心之上,可现在她却开始害怕另外一个男人,他能感觉得出来,这对她的精神造成了多大的打击。

    乌瑟尔长长叹气道:“其实都怪我,要不是我贪心贝塔那一成半的利益,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低估了他的实力,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也让你受了惊吓,吃了亏。虽然我们以后可能都没有机会找回场子,但我会保护你,绝对不让他再碰你一下。”

    索菲娅开心地笑了一下,然后偎依到了丈夫的肩膀上。

    此时她的心中充满着浓浓的负罪感。她确实是在害怕着红神官,但并不是因为怕红神官对自己不轨,而是她的身体和内心,居然在期待着红神官对自己做些不轨的事情。

    她因此害怕着拥有着这样想法的自己,觉得自己非常地肮脏,更觉得对不起丈夫。她现在每天晚上一睡觉,就能梦到那天的情景,红神官带着冷酷且残忍的表情玩弄着自己的‘雪山’,虽然是在梦中,那这梦境非常地真实,她的雪山不但能感受到红神官安碌山之爪的力度,甚至还能感觉到他的指纹和掌纹!

    在梦中,索菲娅的身体渴望着对方更进一步,她的身体产生了一片片空虚的黑洞,需要对方强有力的填补,然后接下来,红神官就成了一个强大的征服者,征服着她白色的雪山,粉红色的山脉,以及一切一切!

    梦境中的渴望和快活,一醒来后就变成了空虚和愧疚。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梦只是梦,当不得真。可她这两天发觉,只要自己一见到贝塔,她被抓过的那只雪山就会发热,整个人都会变得奇怪起来,所以她尽量不去看对方,以压抑自己相当不妙的生理反应。

    她现在很不解,为什么自己会变成了这个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