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14 给我留个名额
    不管怎么说,玩家们虽然破坏力极大,但如果被分化的话,作用就会大大减小,所以在游戏后期,玩家们因为利益,喜好等原由,加入了不同的势力,互相内斗,互相牵制,npc人人都知道黄金之子厉害,但却没有将他们看成特别强大的势力。

    梁立冬实在没有想到,游戏中的事情居然会对现实世界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不过他猜测,这多半和波斯猫信中所说的‘世界本源’有关。

    “那之后还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梁立冬顿了一下,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比如说与神邸有关的事情!”

    “你是说神邸神格更改的事情吧。”格林顿脸色很沉重:“神邸神格更改的事情,完全就是在一瞬间就发生的,除了少部分人,没有人觉得奇怪。我也是因为记得梦中的事情,这才察觉神邸的变更太突然。事后我尝试着调查了一下,发现了很多奇怪的战斗遗迹,那绝对不是凡人可以造成的场面。有几座城市甚至消失得无影无踪。”

    梁立冬做了下手势:“继续说。”

    “所以我推断,众神间肯定发生了一次可怕的战争,甚至波及到了我们人类世界。凭借着战争上位的神邸们利用自己的神力和法则,强行改变了世界众生的记忆,让人们认定自己中的众神就是他们,而非三百年前的某几位。”

    梁立冬沉吟了会,说道:“那你清楚有那几位神邸改变了吗?”

    “据我所知,就生命女神变成了萝丝,暴风女神,雷神等。比如说光明女神和夜晚女士两人因为没有名字流传于世,也没有画像,所以我并不清楚她们是否也换了‘人’。”格林顿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很讽刺:“不过这些神邸变得如何又与我们有何关系,在梦中我与你们黄金之子混得久了,不知不觉也成了无神论者。当然。表面上我还是得需要信仰一名神邸的。免得被狂信徒烧死。”

    格林顿的语气中带着一名愤世的怨恨,梁立冬不明白为什么,他也不想多问。很多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虽然对方在游戏中是自己的下属,但在现实世界中情况刚好反了过来。如果按现实中的阶级来看,梁立冬地位是没有对方高贵的。

    毕竟格林顿是名领主,而且是名即将踏入‘传奇’的人。

    当然。梁立冬也不会在意对方的身份就是了。

    现在梁立冬在思考着格林顿带来的信息,他原先猜想的很多事情已经对得上了。波斯猫和小白应该都是众神一员。如果不是神,她们就不会追着世界本源到达地球,这应该是她们作为神的职责之一。

    从他在游戏中收集的神话传说来看。波斯猫和小白是双胞胎,符合这条件的只有光明女神和黑夜女士。但波斯猫留信说。敌人很强大,她们先躲了起来,也就是说。现在的光明女神和黑夜女士,绝对不是波斯猫和小白。

    一想到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欺负,梁立冬脸色就有些不好,他下意识就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右手的拳头背上,淡金色的盾形双子女神纹章正散发着微弱的魔力光泽。

    格林顿的视线下意识就移了过去,然后他眉头轻皱,问道:“贝塔,你现在已经册封多少名骑士了?”

    “两名。一名圆桌骑士,一名次等骑士!”

    听到这话,半精灵眼睛一亮:“给我留一个圆桌骑士的名额!”

    “不是吧。你现在已经是即将步入传奇的人,居然还要垂涎我的骑士名额?”梁立冬装出一幅被吓到了的表情:“况且你现在还是泽尔的家主吧,作为泽尔家的实权人物,兼偶像人物,如果你家族的小辈后辈知道你成了一个年轻人的骑士,多半会被吓死一半的人,然后再气死另一半的人吧。”

    格林顿没好气地说道:“想得美,梦境中我做了你的骑士,那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你别想在现实中,我也当你的下属……这个名额,我是替我的女儿要的。她和我一样是个半精灵,我有很多人类儿子,但只有一个半精灵女儿,自然要疼她多些。”

    梁立冬斜眼看着对方:“疼她就是把她送给别人当骑士?”

    “若是送给普通贵族做骑士,那自然是吃亏的。”格林顿老神在在的说道:“但你不同,我很清楚成为你的册封骑士后,会得到多大的好处。况且你的为人我信得过,最重要的一,你这家伙是个同性恋,对女人根本不感兴趣,所以我女儿待在你身边,我会很安心。”

    “滚。”饶是梁立冬心性再好,也被格林顿给气到了。

    格林顿站起来哈哈大笑,他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道:“过几天我女儿就会过来找你,当然我也不会白占你一个骑士名额,以后你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尽可以来找我,毕竟我现在是领主,而你不是。”

    看着半精灵离开,梁立冬微微笑了下,能见到以前游戏中的朋友,他实在是很开心。不过一想到波斯猫和小白的事情,他就有点不开心,进而有些紧迫感。格林顿为女儿要了一个圆桌骑士的名额,梁立冬是乐见其成的,因为除了预定的缇娜,凯尔两人,再加上乌瑟尔,圆桌骑士还差两人,现在补上一个合适的人选,自然再好不过。

    梁立冬打开‘内政术’管理界面,成了代理村长后,内政术天赋已经可以启用了。

    姓名:贝塔-梁

    职位:代理村长

    领地:里德村

    人口:172

    治安:90

    民心:60

    交通:极差

    环境:32

    看到这些数据,梁立冬立刻就知道当前自己应该做些什么。首要任务便是处理交通的问题。要想富,先修路。这话在异世界也一样行得通。

    梁立冬点开内政术自带的俯面地图,里德村在地图的正中央,只是手指头大的小点。而在里德村的旁边,则显示着可用的资源开采点。

    “两座山峰的石料,可以建成两座采石场,周围有数百亩的浓郁树林,可以建数座伐木场……哦,居然还有一座铁矿!啧。这可是好东西啊。虽然说铁矿不如金矿值钱,但开采出来的话,一样能赚大钱。”

    里德村其实不穷,这三样东西足够他们开采一百年左右的了。自然资源总有用完的时候。但有了钱可以进行产业升级,有钱的地方就会繁华。就会吸收外来人员,只要建好交通设施,完全当成交通中转站。收点过路费就是不小的税收来源。另外等自然资源开采完后,可以在那些空旷地方大量开垦良田。可以种植水果,然后还可以酿造果酒或者米酒。

    在游戏中,果酒和米酒都是相当赚钱的行业。梁立冬当时也有参与这两单生意,赚了不少金币。

    心中有了大概的构思后。梁立冬便去了村中心,敲响了那个旧铜钟。

    咣咣咣的声音在村子中回荡,很快人们就聚在了一起。梁立冬发现老村长和凯尔也在人群之中,他环视周围一圈后,大声说道:“我现在是代理村长,我打算把里德村发展起来,里德村不是没有资源,而是我们的交通不太方便,没有人愿意过来我们这里。所以我打算,先把路修起来,修一条直通冬风城的石板路,可以三马车并行的那种大路。”

    这话一出,所有村民都非常吃惊,因为修路很费钱,特别是石板路,更是需要极多的金币。

    “石料就用村子东边那座山上的石头来代替,那座山是无主之物,没有人会来找我们的麻烦。现在我需要很多的劳力。”梁立冬看着下方的村民们:“工钱和一个月前一样,每天两枚铜币,包一天三餐,绝对不会让你们饿着,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上的男人都可以来苏哈那里报名。”

    村民们哄地一声响了起来,这可是一件极好的活,虽然辛苦了些,但包三餐,每天还有两枚铜币拿,已经相当不错了,比城里那些贵族们良心太多。。

    “苏哈,我现在就任命你为这次的监工。负责召募劳工,监察工作进度,还有每天的工钱发放,能做到吗?”

    苏哈站了起来,才十六岁的他单膝跪在梁立冬的面前,招着头,用狂热且坚定的神色答道:“我能做到,老师。”

    众村民看着苏哈,即羡又妒,悄悄地议论纷纷。苏哈的父母在人群中挺直了脊梁,一脸得意之色。

    “阿图伦!”梁立冬又看向另一个少年:“你负责每天食物的采购,我每天会根据劳工的人数给你一定量的银币,你要保证用这些银币买回足够的粮食,供劳工们吃饱肚子,能做到吗?”

    阿图伦单膝跪下,他的神情和苏哈一模一样:“老师,我绝对做到。”

    “凯尔,你带上几个身手灵活点的小家伙,在工地附近巡逻,驱散野兽,以及防止外人打扰工程的进行。我会让贞德协助你,遇到难以解决的事情,它会直接通知我。”

    “贝琳,你从村里挑选十几个勤快的女孩子或者妇人,负责烹制劳工的三餐。同时还得煮盐开水,每隔三小时就让人去到工地上去给他们喝,防止他们在烈日下中暑脱水,如果遇到有人受伤,你要用水疗伤及时医治。”

    梁立冬看着单膝跪在他身前的四个少男少女,这四人是他所有学生中的佼佼者。在这个生产力落后的时代中,修路是一个大工程,如果让村民们自主行动,那么效率肯定不高。虽然这四人还年少,但能力已经比普通村民强出很多,这是他半年以后教导的结果,只要稍加锻炼,很快就能独当一面。

    “明天就开始动工,现在你们四人去做好准备,阿图伦,晚饭过后你来我这里拿银币。”

    下达后命令之后,梁立冬离开了。

    在他离开后,村民们哗地一声就将还在跪地的四人全围住了。

    老村长站在外围,他看着自己的孙子在人群中憨笑,然后他自己也笑了。他此时越发明白,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贝塔阁下能成为一名好村长,甚至以后会成为会一名好镇长。

    他驻着拐杖缓缓地回到家中,坐在摇椅上,随着轻轻的晃动,他直勾勾地看着褐色的天花板,眼睛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心灵飞去哪了。

    凯尔很快就回来了,他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往外走。老村长清楚,孙子这是在挑选自己的护路队员。

    孙子走出家门后,家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天色也渐渐地黑了,因为没有点蜡烛,房中一片漆黑,他也不在意,只是一直坐在摇椅上,定定地看着天花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有些深了,凯尔还没有回来。老村长从摇椅上站起来,摸了盏防风油灯,驻着拐杖,晃晃悠悠地向村口外走去。

    老人家走得慢,也走得不太稳,恍恍惚惚间,他来到一个山洞前,拨开洞口那些用来伪装的草枝,他提着油灯走进去,看着里面那些已经老旧,他亲自制作的桌子和椅子,走过去,忍不住抚摸起来。

    视线开始模糊,透过堵在眼前的水体,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被披上一层白色的光晕。他擦去眼睛中的泪水,却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出现了幻觉。

    一个大约只有六岁左右的小里德举着一把木剑冲进这里,奶声奶气,骄傲地宣布这里是他的领地。小家伙每隔几天就会进到这里,装扮成勇者,在洞穴中来回冲刺,乱挥着木剑,砍杀着并不存在的敌人。

    老里德伸出手,轻轻地触碰小里德,在他的手指尖碰到小里德脸庞的一瞬间,这个半透明的人影化成了无数的光点,消失不见。

    老里德长叹一声,坐在椅子上,他年轻的时候,也有梦想,就是成为祖先一样的勇者,拯救世界,但是很可惜,他继承祖先的血脉天赋,从始至终,他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凯尔很有天赋,希望能重振我们里德家。”老里德伤感地自言自语:“可惜我看不到了。”

    “我以为是居心叵测摸进这里来了,没想到居然是老村长你。”梁立冬撩开洞口的伪装,直接走了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