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15 歹毒的红神官
    一盏油灯,两个男人,一老一壮。

    这样寂静美好的夜晚,若是孤男寡女,倒是能暧昧地淡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可现在偏偏是两个男人,所以就只能谈些无聊的东西。人人都清楚,男人在一起能谈的事情,无非就是政治,女人,还有钱。

    老村长很老了,老得半个身子都已经埋进了土里,所以不可能谈女人,里德家是没落的乡村贵族,所以也不可能谈钱,因此他们两人现在只能谈政治,真正的乡村政治。

    “贝塔阁下,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你要先修路。”老村长淡然地说道:“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做法。就算修了路,我们里德村这样的小村子也不会有什么人来。”

    梁立冬愣了一下,然后反问道:“那老村长您觉得应该做什么事情?”

    老村长颇是得意地说道:“根据我活了几十年的经验来看,首先我们里德村需要的是人。要想发展里德村,必须得有足够的人手,如果是我,我就会拿上金币去南边的西格里城那里,买上百数奴隶,再让他们在里德村周围开垦田地出来,只要有粮,有地,就能吸引更多的人来我们里德村居住,久而久之,我们就有足够的人口,就可以变成一个小镇。”

    这在游戏中,这方法确实是大部分贵族都会采用的稳妥法子,虽然起效慢,但有一个很大的优点,省钱。

    买百来个奴隶花了不多少钱,让这些奴隶去开垦良田,只要给最低限度的食物即可,还不用给工钱。

    梁立冬看着颇显得得意的老村长,问道:“既然你已经有计划,为什么没有实施,买百来个奴隶,用不了二十枚金币吧。开垦良田,也不需要花多少钱。奴隶们的生活费用也不需要多少。按理说里德家要负担这些资金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但老人家你为什么没有实行自己的计划?如果你当上村天那一天就开始这计划,或者你现在已经是镇长了。”

    老村长脸上的得意不见了,脸拉得老长。

    梁立冬叹气道:“我不谈论两种发展方式哪一种更好,但至少我有一点比你实在的地方。我有了计划就会去实行,而你只是空想。就算我的计划不如你。但我把事情做了,而你没有做,所以我比你强。”

    老村长的脸红了。很难看,就像是便秘了十几天。结果蹲在茅坑上怎么也拉不出来一样。

    这倒不是梁立冬不尊敬老人,而是他不想自己的计划受到什么影响。老村长这样子说话,其实是想借此机会。在发展村子的过程中掺一手。梁立冬对权利不感兴趣,但渥金女神教要发展起来。则必须得拥有足够多的信仰人口,可就算把里德村周围所有村子的人加起来,也不足千数。

    所以把里德村在数年之内建设起来。是重中之重的任务。梁立冬不允许自己的计划出错,老村长拐着弯子想从他这里捞点权利过去,但为了不让计划出岔子,所以他很强硬地拒绝了老人家。

    油灯放在桌子正中,暗黄色的灯苗偶尔晃动一下,时不时有飞虫撞到火苗上,发出哧地一声,落进灯油中。

    尴尬的气氛使得老人有些沉默,过了会,梁立冬突然说道:“里德村发展的事情,你不用担心,等上了正轨后,我会像承诺的那样,把位置还给凯尔。发展领地这样的事情,我有经验,至少比你有经验,所以你也不用害怕我把里德村带到破灭的边缘去,就算没有成功,也不会比现在更坏。”

    老村长依然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但作为一名贵族,喜欢掺合权利的本能是不会改变的,只是很可惜,眼前这个年青人很老道,不但做事老道,在这些弯弯道道的事情上也很老道,他才说了一句话,对方就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主意,一口就给堵死了,这让他觉得很难受,很不甘心。如果自己有对方一样敏锐的直觉和能力,或者里德家早就重新崛起了。

    桌子上跳跃着的火苗又烧死了一只不知死活的飞虫,双方都在沉默,梁立冬自认为已经把底线给出来了,对方接不接受都没有关系。如果老里德不同意也没有关系,里德依然隶属于冬风城管辖,到时候让乌瑟尔把里德村划到自己名下,事情一样能继续下去,顶多就是可能会让凯尔有些不开心,但只要好好解释一下,应该能得到凯尔的理解。

    毕竟凯尔是个好少年,好学生。

    “世间的一切都需要实力来争取和保护。”老村长半会后终于悠悠地说话了,他的声音越发沧桑和无力:“这是勇者祖先留下来的家训。只是很可惜,我们里德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能继承勇者血脉的人,直到现在,不过凯尔似乎有些希望。”

    老村长的话中,带着若有若无的讽刺,梁立冬没有在意,他点点头:“凯尔的天份确实很惊人,他看起来不算很聪明,但学习东西的速度却相当快。而且他还有黑暗视觉,老村长,你是否知道你们家族传承的是什么种族的血脉吗?”

    “要是知道,我早就去当佣兵了,经年轻的时候,也和凯尔一样,有过当佣兵的梦想,但很可惜……”

    老人家的话没有说完,但意思人人都懂。他站了起来,拿起油灯,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人老了,就不能熬夜了。贝塔下,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咱们等明天天亮之后再说吧。”

    梁立冬坐着没有动,他看着那处被黄泥遮蔽起来的墙壁,出声说道:“里德家的血脉魔法,就封存在这里,那块黄泥,还是我弄上去的。你不想和我谈血脉的事情,是怕我对你们里德家有什么不轨之心,这很正常。但我想告诉你一点,凯尔的血脉没有完全激活,他学习不了这里的血脉魔法,除非是用某些特殊物品激活,如果你们里德家传承有这样的东西。就尽快用吧。血脉激活得越早,对未来的成长就越大。”

    老村长身体顿了一下:“我们家没有那样的东西。”

    说完放后,他就离开了。

    因为油灯被带走了,洞穴中一下子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但梁立冬无所谓,在云龙视觉下。昼夜没有什么区别。他继续坐着,似乎在考虑着什么问题。

    随着夜晚,周围越发安静。只有幽幽的虫鸣声从外边传进来。

    大约一个小时后,他站了起来。也离开了洞穴。

    第二天凌晨,大约是五点的时候,阿图伦就来敲神殿门了。他从梁立冬这里带走了十五枚银币,领着十数个孩子。去别的村子收购粮食去了,苏哈过来提走了六枚银币,这是劳工今天的工钱。凯尔带着七个少年,提着木棍和木剑,出了村口,往外巡视,贞德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

    贝琳和一众妇女,已经在村子空矿的地方架起数口大锅,烧起开水来,只要等面粮一到,她们就能在短时间内做出几锅面糊作为劳工们今天的早餐。

    整个村子都行动了起来,几乎人人都有事做,除了实在是走不动了的老人,或者是行动不便的残疾人。

    梁立冬将事情很放心地交给了自己的四个学生主持,而自己则去了神殿后方练习‘驾雾’魔法,同时解析着这个魔法的魔力运行节点。和大部分魔法不同。血脉魔法的运行路线缺少很多节点,这些节点只有在特定的血脉持有者施放之下,才会被补充进去,而一般情况下,要想用精神力探测这些精点在魔法运行中如何被填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梁立冬也没有办法探测到关键节点的填充原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测试,直接用精神力观察不行的话,那么还有排除法,逆向推理,等等方法。一次不行,那做多几次,几次不行,就做多几百次。

    在玩家们看来,这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迷题,只看你的能力到了没有,或者用对了方法没有。

    梁立冬有种感觉,他只要破解了‘云龙系的血脉魔法’,绝对能打开一翻新的魔法大门,这是在游戏中没有人能做过的事情。

    他在神殿后方练了一个早上的驾雾魔法,直到精神力近乎枯竭才停了下来。他回到神殿中,洗了个澡,冲去汗水,然后做了些小菜给自己吃,填饱肚子后,他打开‘内政术’的管理界面,仔细察看了一下当前里德村子的情况,除了民心上升了两点,变成了62点之外,其它没有任何变化。

    没有变化是好事!梁立冬关掉系统界面,正打算午休半小时,这时候神殿传来了马蹄声,很快马蹄声停了下来,梁立冬去到祈祷大厅,发现在个全身蒙着黑衣,连脸都包着黑纱的女性站在那里。

    没多会,凯尔和其它小伙伴满头大汗的赶了过来,他们分开呈扇型将黑衣女性包围着。

    “怎么回事?”

    梁立冬在游戏中杀过很多玩家和‘npc’,现实中也杀了不少人,这么一沉着脸问话,威严感像是实质的精神压力一样铺了过去,众少年立刻颤若寒蝉。连那个黑衣女性也是眼中有震惊之色。

    凯尔和木剑指着黑衣女性,然后向梁立冬解释道:“老师,这女人一路上冲过来,毫无顾忌,撞伤了我们村子好几个人。虽然不算什么大伤,但至少好几天不能干重活了。”

    梁立冬脸色不变,但声音却又加重了些:“哦,有这回事。这位黑衣客人,你最好解释一下,如果你愿意付出足够的赔偿,再向伤者道个歉,我可以客客气气地把你送出村子,否则我不介意对你进行惩罚,就算你是泽尔家的人也是一样。”

    这黑衣女人身后背着一把长枪,听到梁立冬的话,她嗤笑一声:“既然知道我是泽尔家的人,你居然还敢威胁我,不怕我父亲来找你的麻烦了?”

    这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清清脆脆的就像是黄莺啼叫,想来年纪应该不大。

    梁立冬笑了:“原来你就是格林顿的女儿啊,那真是好,赔偿就不需要你出了。”

    这女人嘿嘿冷笑一声,语气中尽是不屑。

    “不过我要替你的父亲教育你。”梁立冬缓缓说道:“凯尔,你去对付她,把她打服了,但别伤着她。等她服气后,你领着她来后殿找我。”

    说完话后,他转身就去了后殿,合衣上床休息。他看得出来,凯尔的实力应该和这黑衣女性,也就是格林顿的女儿差不多,但略胜一筹,要想打赢这女人不太难,但要打服就需要些时间。借着这次机会,凯尔可以积累实战经验,毕竟实力差不多的对手,本来就很难得。

    上床后,梁立冬很快就睡着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他醒过来,刚撑了个懒腰,凯尔就领着个美丽少女进来。

    此时黑衣女子的头罩已经取下,脸上的黑纱也取了下来,露出张一看就是清冷到极点,却又美丽得不行的俏脸。她是个少女,有着一双长长的耳朵,清绿色的高马尾长发,齐眉的刘海下,是一双似水的绿瞳。

    这少女长得很美,但就是神情骄傲,只有在看向凯尔的时候,眼神才会软化一些,似乎已经被凯尔打服气了。

    梁立冬挥挥手,对着满身是汗的少年说道:“凯尔你带人继续去巡逻,保证施工人员的安全。也防止现场有人发生冲突闹事。”

    凯尔开心地点点头,然后扭头就走,身边有这么一个大美女,他完全没有多看一眼。

    但这半精灵少女看到凯尔离开,却是扭头抿着可爱樱桃小嘴,眼中带着复杂的情绪。

    “你叫什么名字?”梁立冬问她。

    半精灵少女眼睛一瞪,一脸凶巴巴的表情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梁立冬站了起来,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的学生能揍你一顿,让你乖乖听话,我也能揍你一顿,而且我保证下手要比他更重一些,你如果再不乖乖配合,我不介意把你的脸打肿。”

    半精灵少女震惊了,然后害怕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歹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