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19 做梦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强韧体魄是一个很实用的专长,它能提高持有者对所有类型伤害的抗性,而且还能提供伤口愈合速度加快的能力。它还是‘传奇强韧’的前置专长,所以但凡是物理系职业,或者是复合型职业,都希望能学到此专长。其实施法者们也很想要这专长,可惜他们那虚弱的体质,注定大部分人与此技能无缘,除非他们能到达传奇等级,那就可以免除普通技能的学习条件了。

    不过现在他并不着急,他知道强韧体魄这专长如何锻炼出来,但他也清楚这专长不是十天半个月能练成功的,至少得三个月。

    现在村子的建设已经进入了正轨,梁立冬没有必要时时去监督,他只要每天听听学生们的汇报就可以了,更何况‘内政术’专长的系统界面也会告诉他村子里的现状。

    现在他等级到了6级,在人类世界中,已经算是相当厉害的职业者了,更何况他在游戏中的经历,使得他的战斗经验异常老到,又有大量的各种知识作为后盾,若论真正的战斗力,他至少能和lv8级的精英职业者打得不分上下。

    现在冬风城内,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铜鼓城的格林顿-泽尔一只手就可以打败他。等级优势越到后期越明显,15级和14级只差一级,但实力差距却是很大的鸿沟,前者是传奇,可以直接领悟到传奇技能,实力直接一飞千里,而后者依然还是凡人之境。

    就像昨晚,虚弱的渥金女神跨越位面障壁,强行敲碎他的灵魂外壳,进入到他的梦境潜意识深处,若是普通人也这么做,就算对方是传奇,在自己的意识主场中,梁立冬也敢强行把对方的灵魂打成碎片。然后一块块‘吸收’掉。

    可遇上渥金女神。就算是有着主场优势,如果渥金女神出手,他觉得一点胜算也没有,就算他看得出来对方现在实力不足原来的万分之一。两人的灵魂力量差距依然还是巨大。

    昨晚的事情给他敲响了一个警钟,既然实力大损的渥金女神可以出现在他的梦境中。那么其它人一样可以。所以在自己的灵魂没有壮大到足以抵抗神明之前,他必须得用外物把自己的灵魂武装起来,不强灵魂杀伤力有多强。但至少得给自己的潜意识先建一堵‘城墙’,不能让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在游戏中,能武装灵魂的装备或者物品并不多,但每一件都极其有效。其中有一件装备性价比很高,其名称是:蒂法的手环!

    这件装备佩戴在手腕上后。可以直接利用自己无意中发散出去的精神波动建立起一层精神力场,能阻挡精灵系的攻击,包括灵魂系的攻击。效果很明显。

    这个手环是个炼金装备,梁立冬记得它的制作方法,虽然手法很麻烦,材料也比较昂贵,但它已经是所有精神系装备中,最便宜的了。梁立冬记得,光是材料费大约得要一千五百枚金币左右,其实钱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其中一样材料只有祖则王国的遗迹中才会生长。

    说到祖则王国,梁立冬倒是记起来了,缇娜成为圣武士的事情,如果去祖则王国遗迹中采集材料的话,那么可以顺路帮缇娜把光明井水给顺出来。

    不过在那之前,先得去木槿花家族一趟,看看胖子加文现在有什么想法没有。

    向着自己的几个学生交待完最近一段时间的事情后,并且将一部分金币交管了贝琳保管,然后他就出发去了冬风城。

    当天下午,他出现在木槿花家族的庄园中,胖子加文在二楼的书房中招待了他,缇娜听说他来了后,开开心心,打扮地漂漂亮亮地坐在一旁,双手撑着下巴,眉开眼笑地盯着梁立冬。

    在梁立冬的视野中,缇娜的脑袋上顶着lv1的标注,这说明她已经是职业者了。

    “看来你们已经决定了呢。”梁立冬看着开心的少女:“怎么样,成为职业者的感觉如何?”

    “还行,睡得比以前好了,也不容易累了。”缇娜想了会,又说道:“以前我很害怕夜晚,也害怕鬼怪之类的东西,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不但不怕黑夜,我反而想有点见到那些东西,然后把它们净化掉。”

    也不怪缇娜有这样的想法,圣武士本来就是极其正义的职业,而且自带抵抗恐惧天赋,可以这么说,圣武士根本不知道恐惧为何物,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职业和野蛮人一样,都属于狂战士类型,只不过圣武士很理智,不会被自己的冲动所支配。

    “那就好!”梁立冬看到缇娜健健康康的模样也是挺高兴的,毕竟圣武士这职业得向光明女神提出‘申请’,就算有人帮忙搭建桥梁,依然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梁立冬接着向胖子说道:“我打算外出一趟,大概要半个月以上,如果不顺利的话,可能要一个月。这次我出去,一是有点私事要办,二是要帮缇娜把光明井水取出来。缇娜,你最近就暂时不要先提升自己的实力,等我把光明井水取回来后再说,行吗?光明井水能洗涤你的身心,对你未来的成长极有好处。”

    “我听你的,我未来的主人!”缇娜古灵精怪地答道。

    加文听得脸色有些发绿,但他还忍住了自己想揍梁立冬一顿的冲动,先不论打不打得过,缇娜成为红神官的骑士之后,会有很大的益处,这事他已经听城主乌瑟尔说了。

    且不说被册封成圆桌骑士,能大幅度提升成长潜力,而圆桌骑士还可以册封五名次等骑士,这可不是那些无聊的名号和爵位,而是实打实的,能提升实力的‘骑士’,凭着这点,他就至少能保证给自己家族再添上五名忠心耿耿的强大职业者。

    这可是能极大提升家族实力的举措。

    加文吸了口气,他有些恨恨地盯着梁立冬,问道:“祖则遗迹那些地方一定很危险吧,需要我派些族卫和你一起去吗?”

    “那倒不如。探索遗迹需要内行人,比如说佣兵工会,或者比如说杀手工会。”梁立冬笑道:“一会我得借你的情人卡特琳娜用上十天半个月。你可别心疼。”

    “她不是我情人。”

    “鬼才信。”梁立冬站了起来:“我先走了。里德村麻烦你照看一下,小事你帮忙处理,大事你让乌瑟尔去摆平。”

    “行!”加文也站了起来,他和缇娜送梁立冬到了楼下。然后扭捏地说道:“帮我照看一下卡特琳娜,她有些好强。别让她冲得太前。”

    梁立冬点点头,答应了,虽然说去祖则遗迹确实很有风险。但他在游戏中和朋友已经去过一次,那里的环境。陷阱,魔兽分布等等早已记得清清楚楚,现在都没有忘记。

    在缇娜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梁立冬离开木槿花家族,来到杀手工会。这次卡特琳娜喜气洋洋地接待了他。

    梁立冬看着对方那幅眉飞色舞的表情。问道:“这么开心,难道是杀手总会那边的奖赏发放下来了?”

    “哈哈,那些奖励我才不在乎。”卡特琳娜笑兮兮地说道:“现在我每个月有一百多的金币收入。我还看得上那点小钱?”

    现在金矿的收益确实有她一份,梁立冬说道:“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想请你们杀手工会帮忙。”

    “我以前说过,贝塔阁下你来我们工会发布任何任务,只要我们能吃得下的,我们绝对不收你一分钱。”

    “首先呢,我想请你们帮我买些炼金材料。”梁立冬将一张白纸推到了对方面前:“这些材料采购花费,大约要有一千五百枚金币左右。”

    几天前,卡特琳娜拿到了自己的金矿收益分成,一百左右的金币,她从来没有一次性得到过这么多的私人财产,弄得她现在还在兴奋状态当中。结果现在梁立冬大口一开,要让他们杀手工会帮忙购买一千五百枚金币的炼金材料,她顿时觉得双方对待财富的心性差距有点大,更觉得自己这几天来兴奋成这个样子,有点白痴。

    她拿起白纸,咳嗽一声,收到怀里,然后正色说道:“放心,这事我会帮你做好。”

    “第二就是,我需要你们杀手工会出些专精的人士,陪我去一个地方取些东西,由你带队。”

    “我带队?”卡特琳娜有些吃惊:“我能问一下,是什么事情吗?”

    “去一处祖则遗迹,采集些炼金材料回来。”梁立冬只将自己的目的说了一半:“因为这次的任务有些危险,我不想占你们杀手工会的便宜,所以你最后估计一下危险性,适当收费。”

    “你对那个遗迹有所了解吗?”卡特琳娜问道。

    “挺熟悉的。”

    卡特琳娜点点头:“那就好办了,我相信阁下的为人,不会故意把我们带到危险的地方去。既然这样就按老规矩,五十枚金币的费用,我亲自带队,再加五名专业的暗杀者随你一起行动,你看如何?”

    梁立冬当然不会有意见:“明天早上东城门口集合,你们不需要带食物和水,这些东西我会备好,我有空间系能力,带这些东西很方便。”

    卡特琳娜很是不爽地切了一下,她以前没有当上分会长的时候,常常会进行长期任务,在外面东左西跑,吃的都是冰凉的干粮,为了行动方便,干粮和水都带的不多,常常会有一顿没一顿的,很辛苦。因此她很是羡慕空间系魔法师,能将一些旅行必要的东西放在自己的空间中,相当方便。

    接着梁立冬从杀手工会离开,他去买了很多干粮和水,还有盐,另外还弄了些植物油,以及全套的餐具。他打算和在游戏中一样,外出任务的时候,也自己做些东西吃,虽然说比起吃干粮来会略显麻烦,但他真怕了‘吃货贵族’这坑爹天赋。

    上次运气好,只降低了无关紧要的属性,但如果下一次 降低的人物属性呢,比如说智力,到时候他找谁哭去。

    晚上,梁立冬找了间旅馆睡觉,贞德钻进了被窝中,因为不能离主人太远,敢随着他一起行动。

    他离睡后,迷迷糊糊地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一开始他以前又被渥金女神拉到了神国,但定睛周围一看,发现这地方的环境很奇怪,整个天空和世界都是粉红色,自己的前边一张大床,上面放有长长的皮鞭和蜡烛!

    这是怎么回事!

    梁立冬正奇怪的时候,一个影子从床边的地下冒了出来,然后变成了城主夫人的模样。

    但说她是城主夫人似乎也不对,这女人有着两个小巧可爱的恶魔黑角,身后有一条尾巴,末端是一个箭型的倒钩!这女人没有穿衣服,她一出现,就抓起了蜡烛和皮鞭,走到梁立冬的面前单膝跪下,双手捧着皮鞭和蜡烛邀功似地举了起来,然后红红的双唇中吐出腻人的话语:“主人,求求你鞭打我!”

    梁立冬看着这女人,再看看四周,他立刻弄明白了这女人是什么物种,魅魔!

    不过魅魔应该长有一对小型的恶魔翼才对,但这女人没有。而且魅魔的脚应该是羊蹄,这女人的脚却和普通人无异,但更加干净白皙,可爱得让人想抓住就不愿意放手。

    梁立冬低下头,便看见两座雪色的高原,以及深深的海沟。他觉得这景像很眼熟,然后略一思考,便想了起来,他记得城主夫人的雪山形状也和这女人一模一样。

    这似乎像是梦境,又似乎不像。梁立冬觉得自己似乎不太清醒,好像被什么影响了神智,他正想用精神力将自己包裹起来,用那个方法将自己传送出这个位面的时候,跪在他身边的女人却突然伸出双手抱住了他的腰,然后就这么跪着,用两座伟大的雪原摩挲着他的下身。

    与此同时,还有淡粉色的气息,从这女人的身上冒出来,梁立冬不小心吸了一口,然后便感觉到头晕目眩,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太记得了。

    第二天他醒过来,恍惚记得昨天晚上似乎做了个奇怪的梦,内容全是雪白,雪白,雪白的东西,却又不太记得具体是什么情况了。而且现在他的腰很酸,似乎运动过量一样,很奇怪。

    然后他问一旁睡着的贞德:“昨天晚上你发现有什么古怪的事情吗?”

    “你打呼噜了,很少见,这算吗?贞德眼开了眼睛,打了个呵欠。

    梁立冬眯起了眼睛,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梦,难道是憋得太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