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28 这里是神国吗
    乞丐最见不得钱币在自己的眼前,小杰西卡下意识一把就将银币捏在心手里,还没有等她高兴,突然就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街道两旁所有的乞丐都在看着她,每个人的眼光,都像是饿了十几天的野狗,看到了一陀新鲜的翔一样。

    一枚银币,足够正常人家好几天的生活花销,若是在乞丐手里,那至少代表了一个月之内不会饿肚子。

    饥饿的人很可怕,看任何活物几乎都眼带绿光,饿过肚子又知道自己即将要饿肚子的人更加可怕,他们知道自己如何才能活下去。

    若是这枚银币在一个普通人的手里,乞丐们绝对不会有什么想法,因为对方是普通人,比他们阶层等级高,但这枚银币落在了一个小乞丐的手里,她瘦弱得看起来风一吹就会倒下,既然大家都是同等级的人,为什么只有她能有一枚银币,而我不能,我也想要。

    这看起来很没有道理的事情,但实质上却在乞丐群体中真实存在。对于大部分的乞丐来说,能活一天是一天,为此礼仪廉耻,善恶正邪都不重要。

    杰西卡-露丝带着她的玫瑰佣兵团走了。街道两边的乞丐们开始一个个站了起来。

    小杰西卡猛地一下跳了起来,撒脚就跑。她清楚,再待下去,等些乞丐将她围起来,她再想跑掉,就不太可能了。

    事实上她自己也很清楚,只要把自己手中的银币扔掉,她就不会有任何事情,只是当了乞丐七年,她很清楚,有时候为了活下去,连一根骨头都不能让,更何况这是一枚银币。

    杰西卡使劲在跑着,一个瘦弱的小女孩能跑多快?

    很快!

    她四肢着地,像是条野狗一样起伏奔跑。不远处的身后追着一群的乞丐。但在城市弯弯曲曲的小巷中,杰西卡的优势太大了,她人小,灵活。而且速度也不慢,渐渐地就将那些乞丐都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这枚银币归自己了。杰西卡心中欢喜得不行,正高兴的时候,异变突生。她刚拐入一个转角,一条黑乎乎的东西就拍到了她的额前。她甚至没有感觉到痛疼,整个人就后仰着倒飞回去,等她落到地面的时候。才感觉到脑袋嗡嗡作响,痛得要命。

    杰西卡一直在富人区长大。她并不熟悉这附近的地形,所以她也就不知道,自己跑了半天。都一直在一小块区域内打转。

    额头上有红色的液体覆盖着她的眼帘,透过这层红色的‘膜’,杰西卡看到自己怀中的银币掉线在地上,不停地向前滚动。一个老头子乞丐扔掉手中的棍子,欣喜地将银币纳入怀中,他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便看到一群人追了上来,立刻转身就跑。

    那是我的银币!杰西卡伸出手,抓向那个老人的背影,但是这只是徒劳。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老人跑远。

    这时候身后那群乞丐追了上来,他们没有理会趴在地上的杰西卡,而是径直从她的身上踩了过去。一百多个人,虽然并没有个个人都踩到杰西卡,但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踏着她的背脊跑过去。

    乞丐中没有胖子,所有人的体重都很轻,但即使如此,杰西卡也被踩得连吐几口鲜血,她感觉到自己的肋骨应该断了两三根,只要一动,就火辣辣地痛。

    小巷中阴暗且没有阳光,杰西卡觉得自己快死了,她现在看什么东西都灰白两色。

    她勉强站了起来,扶着墙缓缓地向外走,她不想死在这种没有什么人来往的小巷中,要死也得死在大道上,那里有足够的阳光,就算死了,也能觉得温暖一些。

    以往轻快的脚步变得沉重无比,她每走一步,都得喘上好几口气,同时吐着一小团一小团的血块,短短百来米的距离,却仿佛天堂与地狱一般遥远。

    她感觉自己走了很久,每走一步,身体就寒冷几分。时间仿佛过了几千个日夜一般久远,她的视野越来越暗,走到最后,眼前只剩下一小片白色的亮光,却什么也看不见。

    便即使如此,她扶着墙也在本能地迈开脚步,但实质上,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向前移动,从感觉上来说,她觉得自己应该移动了,但她并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真的前向移动了。

    终于……她感觉到了太阳晒到身上时,产生的温暖感,她笑了下,然后背靠着墙,缓缓坐下,接着意识便滑入无限的黑暗之中。

    …………

    …………

    梁立冬找了间不错的旅馆坐下,吃了些东西,然后休息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接着他命令贞德飞上天空,去山边寻找可以作为魔法材料的植物,而他自己,也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等他再次走到城墙附近的时候,却发现前边看到的那群乞丐已经不见了,唯有一个受了重伤的小乞丐靠着墙壁坐着,梁立冬看不见她的脸色,因为她的脸被厚厚的污垢遮盖,上面还有一层血污。

    这个小乞丐额头上有一条大大的口子,梁立冬凭着经验,一眼就看出来,那血肉模糊的伤口,绝对是钝器造成的,下手很重。

    梁立冬还知道这个小家伙暂时还活着,但离死已经不远了。

    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人多看这个小乞丐一眼,这样的情形,在丹阳城中每天都在上演,不足为奇。

    多看了几眼后,梁立冬也离开了。从他的经验上来看,这个小乞丐已经属于弥留状态,光凭他空间背包里的水疗术已经无法挽回,除非有光明神术,大治愈术,才能勉强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既然已经没救,那梁立冬就没有必要再去浪费魔法卷轴,看见一个幼小的生命即将离开,梁立冬心境只是起了一丝涟渏,而后又回复平静。生离死别,梁立冬在游戏中早就看惯了,倒也没有太过于感慨。

    出了丹阳城,梁立冬很快就进到了山林中,虽然有贞德帮忙,但要想在这茫茫群山中找出需要的植物。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能作为魔法材料的植物很稀少。梁立冬在山中转悠了一个下午,只采到了一种需要的植物,而且数量只有所需要的三分之一。

    看来必须得在这里多待几天了。

    这种情况下,梁立冬越发怀念自己游戏中的那帮朋友。其中会植物采集术的人不少,有了那个专长。要寻找魔法材料植物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委托他们帮忙,绝对方便且放心。

    虽然魔法材料没有找到多少。但他却顺手猎了几只野味放进空间背包中。

    等他回到城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中午那些消失的乞丐又出现在街道两边。而且梁立冬惊讶的发现,那个拥有lv1标示的小乞丐,居然还活着。

    她不但没有死。此刻还睁开了眼睛。不过她现在的状况不太好,几个乞丐聚集到了她的身边。时不时用脚踹她的身体。

    她就像一个破娃娃般,随着其它乞丐的野蛮行径,时不时抽搐一下。

    梁立冬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了麻木和绝望。

    确实。现在杰西卡很绝望,被太阳晒了半天后,她终于感觉到身上有了些力气,但没有想到,她刚醒过来,便看到一群男人围在了自己的身前,她记得这些人,是追着自己想抢银币的人。

    他们此时怒气冲冲,想必是没有追上那个老人。

    杰西卡的直觉告诉自己,现在她的新危机来临,果然,接下来,一个男人就对着她的肚子用力踢了一脚,她此时全身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这一脚只是将她从墙上踹倒在地上,她的身体软绵绵的无法动弹,根本动弹不了,更别说逃跑。

    再踢下去自己真的要死了……杰西卡用惊恐的视线看向周围的乞丐,以及路人,希望有人能过来阻止一下这些‘大人’,只要自己不再挨揍,或许还能活下去。

    但是很快她就失望了,没有人理她,即使有人看到她在被人殴打,也是笑着和同伴指了指这里,然后离开,而更多的人只是冷眼旁观,然后又默默远去,仿佛那些乞丐殴打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蟑螂那样。

    真的要死了,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杰西卡突然间便想通了,死了也好,听说生命女神的神国很漂亮,永远不会有饥饿和寒冷,自己是她的信徒,应该能去到那里吧,那样就不能再挨饿,不用再忍受寒冷了。

    领头的乞丐对着她的腹部又用力踹了一脚,她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中似乎喷出了些液体,但她没有在意,她只是侧了侧头,不让那些血红色的液体再溅到自己的眼睛中。

    就在这时候,她看到城门外进来了一个年青人,虽然她现在看什么东西都是黑白两色,但是她却能清楚地看到,这个年青人身穿着一身红袍,还有一头亮金色的头发。

    真是漂亮的男人,有点眼熟,难道是生命女神派来接自己的神使?

    不过不是说生命女神的神使都是女人吗?

    杰西卡对着这个年青人微笑了一下,然后渐渐失去了意识。

    此时梁立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一个濒死的小女孩,一个脏乎乎的小乞丐,居然对着自己露出了让人无法形容的微笑。

    天真?善良?可爱?

    都不是,那是濒死者最后的光芒。

    梁立冬脸带寒霜,他手指向前一弹,一道金黄色的光束带着可怕的啸声从那群乞丐的中间穿过,然后打在了他们旁边不远的墙上。

    用金币打出来的‘钱币轰击’,威力相当夸张。

    巨大的爆炸声,还有漫天的碎石粉尘飞舞,那些乞丐吓得屎尿齐流,他们趴在地面上,不停地哭泣,请求着神官大人的原谅,希望能饶他们一条狗命。

    “滚!”

    随着一声怒喝,那些乞丐全跑了,不但如此,周围的路人们也全跑光了。

    小女孩身上很脏很臭,满身都是血。梁立冬用手捂在她的心脏处,一根根突出的肋骨之下,还有微弱的心跳声。

    强壮术,活力术,体力恢复,水疗术……梁立冬将自己空间背包中所有能让人变得强大,以及能回复生命的魔法卷轴都撕开了。

    半分钟后,小女孩的心跳渐渐变得略微有力起来。

    梁立冬松了口气,他将又脏又臭的小女孩抱起来,带回了旅馆。

    旅馆的老板看见梁立冬臂弯中的小乞丐,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立刻准备热水,另外你再派人去外边买几套小女孩的衣服回来,钱算到我帐上先。”

    旅馆老板立刻让自己的员工去办理这事,别说梁立冬说了给钱,就算不给钱他也得认着。普通人不敢得罪施法者,能有施法者在他的旅馆中住着,本来就是一件值得宣传的事情,这会让旅馆变得更有加名气。

    热水很快备好,梁立冬将小女孩身上那套又破又烂,又脏又臭的衣服衣服脱掉。

    然后他看着小女孩那瘦得皮肤贴着骨头,完全没有任何脂肪,并且有着厚厚一层污垢的身体叹了口气,然后他扶着小女孩的脑袋,将她的身体放入热水中。

    根本不用梁立冬动手洗,小女孩一进到水中没有两分钟,整个浴桶中的清水就变得污浊起来。

    连换了三桶水,小女孩的身体才干净了。一般来说,小女孩的皮肤都应该是又白又嫩的,但这个小女孩的皮肤,却是又黄又干。

    梁立冬帮小女孩子擦干身体,抱着她放在自己的床上,贞德站在窗口上,她看了一眼小女孩,又闭眼假寐。

    大约六个小时后,小女孩终于醒了,因为水疗术魔法的关系,现在她身上的肋骨已经被接了起来,她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看自己身下的华丽床单,再看看自己干净的身体,最后她将视线投向梁立冬,一开始神情还有些疑惑,过了会,她的眼睛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你是来接我去神国的神使吗?这里是神国吗?”

    虽然小女孩的神情很开心,但她虚弱的体质并没有变化,连带着声音也有气无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