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30 一头猪
    所谓的大法师,其实就是大师级别的施法者,也就是达到了lv10的魔法师。

    大师级的施法者在人类世界很少见,这已经是职业者中的金字塔顶尖阶层。

    被梁立冬等人杀死的马克,虽然也是lv10的职业者,但牧师的升级成长之路和一般职业者不同。牧师只要拍神邸的马屁,使劲拍,就可以在十数年内升至lv10,这是相当快的成长速度,不过牧师要继续成长下去的话,就很困难了,因为lv10之后,每提升一级,都需要消费神邸相当大的神力,所以一般来说,每个神教lv10以上的牧师都不会有多少个,除非那人确实为神教做了很多贡献。

    人类世界,神术系外的职业者,其等级一般都不会超过lv9,达到lv10的职业者相当少见,这已经是天才的级别。

    时间是最大的作弊器,理论上来说,只要时间足够,人人都可以成为传奇,甚至半神。但制约人类职业者最大的因素,也恰恰是时间。

    普通职业者只知道一直锻炼的话,实力会慢慢增长,但实力越强,要突破瓶颈的难度也就越大。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做的事情,会对自己有多大的提升,也不知道自己还需要锻炼多久,实力才会有所提升。实力到了一定程度后,他们必须得经过长年累月的锻炼,积累,才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在这种漫长的,一天天衰老的时间流逝中,他们完全看不到自己尽头在哪里,很多人偷懒了,甚至退缩了,所以很多天才的等级都是停留在lv9,因此能达到lv10的魔法师,不但是天才,而且心性足够坚韧。

    去参加一个天才举办的宴会,梁立冬猜想应该不会太无聊。并且能达到lv10的魔法师。理论知识应该足够,如果有机会和对方交流一下,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

    …………

    大约两小时后,梁立冬带着杰西卡出现在一个庭园中。

    庭园中灯火通明。不但有烛火作为光源,还有一种特殊的魔晶石在放着庭园的四处散落。散发着明亮的淡青色光泽。这种拳头般大小的魔晶石很昂贵,一枚金币一颗。其实价格不是什么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要点亮这种魔晶石,必须得拥有9点以上的意志力。对着魔晶石内部进行共振才有可能。

    而拥有9点意志力,又懂得魔力共振元素的人并不多。

    意志力是牧师的主属性,超过9点意志力的牧师很多。问题是他们的力量来自于神邸,并不是自己锻炼出来的。所以他们无法精确的控制自己的精神力,让他们对着魔晶石进行共振,无异于用挖掘机去剥鸡蛋壳。

    所以……正常来说。使用魔晶石的都是实力不错的魔法师。

    庭园中已经有很多客人,其中最显眼的,是某个红色头发,穿着大红色低胸礼服的女职业者,梁立冬看到系统标示着她是lv6级职业者。

    原本所有客人中,最显眼的人就是这女职业者,但梁立冬的到来,将众人的视线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亮金色的头发,红色的魔法长袍,还有‘贵族气质’带来的印象加成,让众人的视线会时间地停留在他的身上。

    梁立冬没有带礼物上门,但作为一名施法者,他的到来就是最好的礼物。

    杰西卡作为仆人站在他的身边,小女孩的衣服很普通,比起其它贵族的女人,简直寒碜得和乞丐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的衣着出现在宴会中,按理说对其它人是一种蔑视,可没有什么人对此抱有意见,因为她的主人是一名施法者,而且看起来还是一名贵族施法者。

    一条狗好不好看,漂亮不漂亮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谁的狗!

    梁立冬在众多的视线中表现得很镇定淡然,可杰西卡却没有这么有勇气了。对她来说,对两天前还是乞丐的人来说,周围所有的人,都比她穿着好,都比她高贵,她很害怕,万一自己在这里说错了话,或者做错了事情,给主人丢脸怎么办?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担忧,梁立冬摸着她的小脑袋说道:“放心,这里的人不会对你怎么样,就算你在这里打了人,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你现在是我的女仆,我不敢说让你毫无顾忌,目空一切,但至少可以让你站直腰板做人。”

    梁立冬的话,对只有十一岁的杰西卡来说,有些深奥。她听得不太明白,不过她却清楚一点,自己在被主人保护着,这让她觉得很安心。

    梁立冬不久前见过的中年管家出现在一旁,他恭敬地将梁立冬带到了最中间的长形桌前,并且让他坐上了客人中的主位。

    那个红发的女职业者看着这一幕,眼睛中有些不岔,因为往常,这个位置都是属于她的。

    不过她没有将自己的情绪完全表现出来,因为施法者确实要比她这样的纯粹物理系职业来得高贵,而且对方多半还是个贵族。

    周围的人见状,本来颇有看戏的心态的,因为红发女郎的脾气有些暴躁,最见不得自己吃亏或者被其它人轻视。只是这一次她居然忍了下来,这让周围的人有些失望,不过他们也明白,白痴才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名疑似贵族的施法者翻脸。

    而红发女郎明显不是白痴。

    长长的食桌上摆着很多佳肴和水果,梁立冬抽了串葡萄,一颗颗吃着,同时他还时不时抛一两颗给杰西卡。

    而杰西卡不愧有犬科血脉,她居然下意识地四脚着地,像是条狗一样地蹲着,梁立冬每抛起一颗葡萄,她就一跃而起,直接用嘴接住水果,然后吞进肚子里。

    真是新颖的玩法……这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杰西卡嘴里的两颗小犬牙,有些见识的人都清楚了杰西卡大概的身份,他们估摸着自己是不是也在奴隶市场买一个这样的狼人血统女仆回来,看着挺有意思。

    杰西卡很快就注意到自己被很多人注视着,一开始她还有些紧张。但看到红发女郎后。她突然朝对方笑了下。

    这让红发女郎愣了一下。

    梁立冬也发现了,他问道:“你认识那女人?”

    “听说过她的名字。”杰西卡走到梁立冬身边,小声解释道:“她的名字和我一样,都叫杰西卡。但她比我厉害多了。她是玫瑰佣兵团的团长,还是大法师尼采的义女。另外……她人很好。昨天我还是乞丐的时候,她扔了一枚银币给我。”

    梁立冬身体顿了一下,他扭头看着杰西卡:“你昨天被人打得半死。也就是那枚银币的关系吧。”

    杰西卡睁大了眼睛:“主人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见到我被那些人追?”

    “猜得不用猜。”梁立冬哼了一声:“一个小乞丐拿着一枚银币。和普通人拿着一坨金子招摇过市有什么区别,都是活妥妥的找死。”

    有多大的能耐,就能吃下多少的财富。梁立冬是职业者。是施法者,而且在众人眼里。他还是个贵族,所以他拥有很多黄金,别人也觉得理所当然。因为这和他的地位相配。但反过来说,他现在不敢在里德村布置‘大型永久性传送阵’,也是因为他现在势力不强,如果布下了,不出三个月,里德村必有大劫。

    连梁立冬这样的施法者都得无形中遵守这不成文的‘规矩’,更何况一个小乞丐。

    梁立冬现在不太清楚,对方扔一枚银币给杰西卡,到底是善心发作了,但又不通世事,好心做了坏事。还是对方纯粹想把杰西卡害死,当成一点闲暇的小消遣。

    如果是后一种可能性,梁立冬不介意找个机会好好地教对方如何做个‘人’。

    很快庭园中的人都来齐了,而大法师此时他从豪宅中出来,他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庭园中众人立刻就找到了适合自己身份的位置坐下,寂静无声。

    丹阳城的宴会和冬风城略有不同,丹阳城的宴会中有座位,冬风城没有。丹阳城在宴会中更注意阶层差异,而冬风城更注重宴会的氛围。

    这很符合两个城市的特征。丹阳城是内陆城市,历史悠久,自然会比较传统,而冬风城是边境城市,城主甚至自己就是军人,所以自然就普遍不拘小节。

    尼采大法师在梁立冬的对面坐下,他是个肥胖的老人,目测体重应该有两百斤左右。

    他先向梁立冬点头致意,然后看了看四周,说道:“今天是我义女杰西卡的生日,现在她已经二十有三了,这次的宴会,主要是为了帮她庆祝一下。另外就是,我很荣幸地邀请到了鼎鼎大名的红神官阁下,或许你们很多人都不知道红神官的威名,但你们只要知道他带人弄死了某个神殿的白痴牧师就行了,我和那个牧师有点旧怨,所以现在红神官阁下就是我的朋友,我的座上宾。”

    尼采胖胖的手捏起一只酒杯,向着梁立冬说道:“感谢你,红神官阁下。”

    梁立冬终于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么快就查到自己的身份了,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他也端起杯子,对着尼采遥遥示意,然后将杯中的果酒一饮而尽。与此同时,他从空间背包中悄无声音的拿出了一张魔法卷轴,放在脚下,不多会,这张卷轴化成了一道微弱的蓝光,钻进了梁立冬的身体里。

    这是魔法解毒术……梁立冬并不完全信任对方,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

    解毒术是低级魔法,魔力波动本来就小,现在又被魔晶石夸张的魔力波纹给覆盖掉,虽然尼采已经是lv10级的强者,但他依然没有发现梁立冬的小动作。

    介绍完梁立冬后,尼采又开始介绍其它人,等介绍到红衣女郎杰西卡-露丝的时候,他站了起来,将一个华丽夸张的护腕当众送给了自己的义女。

    那个护腕用纯金打造而成,并且等距镶着四颗红宝石,宝石与宝石之间有着美丽的纹路。

    梁立冬看着那个护腕,眼神微动,然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护腕是我耗时六十天制作的魔法装备,它不但漂亮,还内置了一个防护结界魔法。”尼采向众人介绍道:“在持有者受到危险的时候,会自动激发,每天可以抵挡两次致命攻击,然后需要充能二十四小时才能继续使用。”

    “谢谢你,义父!”杰西卡-露丝眼中带泪地拥抱了一下尼采,然后她将金色的护腕高高举起,让众人看得更仔细一些,最后她在众多客人羡慕的眼神中,将护腕带在了自己的手上。

    接下来便是自由活动时间,杰西卡-露丝成了宴会中最亮眼的焦点,无论男人争着和她跳舞,交谈。

    尼采带着爱怜的眼睛看着杰西卡在庭园中翩翩起舞,同时他还一边和梁立冬聊天,两人就魔法理论展开了一定尝试的交流。

    若光论理论知识,梁立冬比尼采强得多,但他藏了拙,略微表现了一下自己的魔法理论知识,但又很巧妙地让自己看起来比对方差些。

    尼采聊得很开心,梁立冬也很开心,他开心自己看了一出猴戏。

    宴会过后,梁立冬带着小杰西卡回旅馆。

    寂静的路上,小杰西卡羡慕地说道:“露西团长真了不起,自己实力很强,而且还有一个义父宠她,爱她。”

    “实力很强?她就是个笑话,她的实力是被全身的魔法装备撑起来的。”梁立冬的声音不大,但却透着一股嘲讽的味道:“那个女人被虚荣冲晕了头,根本没有发现,那个护腕不但有着一个魔法结界,而且其中还藏着一个催眠魔法,受远程控制的催眠魔法。”

    小杰西卡愣了一下:“催眠魔法?主人你是说,大法师要对露西团长不利?”

    “对,一开始我也以为尼采看露西的眼神,是长辈看后辈的那种,但直觉告诉我有些不对。”梁立冬呵呵一笑:“后来我看到那个护腕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尼采看露西的眼神,是在看着一头由自己养大的,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宰杀的猪。”

    “她就是一头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