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32 风波定
    风系魔法走的是轻灵的路子,一般的魔法师要在步入传奇后才能学会飞行魔法,但风系魔法师在大师级别时就可以进行飞行。

    不过他们的飞行魔法和其它的魔法师略有不同。普通魔法师达到传奇后,是直接掌握浮空魔法直行飞行,无视空气动力学,而风系魔法师则是利用上升气流将自己的身体托起来。因此在游戏中,玩家们很喜欢怂恿女孩子去当风系魔法师,因为上升气流会把女性魔法袍吹起来,很容易看到裙底。

    先不说玩家们这点猥琐的小心思,现在梁立冬发现尼采是自己的天敌,风系魔法师。

    他没有立刻逃跑的心思,因为和风系法师比移动速度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不但能飞,而且在越是空旷的地方,魔法威力越大。现在他们身处在山中,这里的山林很茂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对方风系魔法的威力,但

    即使如此,大师级风系法师的威力依然不能小觑。

    先前尼采制造出来的旋风,现在越来越大,风力也越来越强,再这么持续下去,很快就能形成一次可怕的龙卷风。

    杰西卡-露西看到这情形,立刻就向山下的方向跑,梁立冬却是喊了声:“没用的,山脚下是平原,风系魔法师在那样的环境中是最强的,山上有树林,往树林里跑,还有点活路。”

    杰西卡-露西眼睛一亮,她率先冲进附近的树林中,其它三个玫瑰佣兵团的下属也一起冲了进来。

    尼采见状,勃然大怒:“多嘴。”

    他右手的法杖前向一指,巨大的龙卷风向梁立冬和小杰西卡两人袭来,它卷走了路上途经的一切。

    看着巨大的树木都被旋风拖飞,小杰西卡脸色变得惨青,她没有怎么见过世面,眼前这样的情形对她来说,无异于世界毁灭一般地恐怖。

    不过梁立冬看着龙卷风刮过来。只是笑笑。在猎猎作响,越来越强的劲风中,他从空间背包里拿出两张魔法卷轴砸到了地上。

    土牢术!

    裂土术!

    一圈厚厚的土墙将两人包了起来,这就是土牢术。土系魔法师用来困住敌人的常用魔法之一,很坚固。没有足够的破坏力,根本无法破坏。

    裂土术则是字面上的意思,他们脚下的土地突然神奇的分开。圆形的‘土牢’下陷,沉入地表之下。巨大的龙卷风从‘土牢’的上面刮过。只卷走了几块土坷垃,除此之外,毫无建功。

    “该死。居然懂得土系魔法。”

    尼采本以为自己吃定红神官了,但他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冷哼了一声后。他放弃了将红神官从地底下逼出来的想法,操控着龙卷风去追击杰西卡-露西。那女人身上还带着他赠于的魔法装备,其中有一件就是起到监视作用的魔法道标。

    已经很巨大的龙卷风拐了个方向。追着杰西卡-露西的方向刮入了山林之中。一开始这道龙卷风势不可挡的摧毁了沿途的一切,无数的草木被连根拨起,那些来不得逃跑的动物们,无论大小都被卷上高空,然后四处抛散。

    但很快,龙卷风的规模就渐渐变得小了起来,毕竟山上的树木太多,连绵不绝。

    尼采见状,放弃了控制龙卷风,不再进行魔力输入,凭由它变小消失。同时他的心里越发地憎恨起红神官,要不是他提醒杰西卡-露西要往树林里跑,此时那个白痴女人就应该慌不择路地跑到山下的平原上。在那里,龙卷风可以发挥最大的威力,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把杰西卡-露西击杀,得到一定量的‘灵魂能量’,增强自己的实力,但现在却得多花些功夫才能追上杰西卡-露西,这让他的心情极是不畅快。

    在这样不畅快的心情下,尼采加快了自己的飞行速度,根据感觉到的魔力道标,直追过去。

    而在他的后方,梁立冬和小杰西卡待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土牢中待着。

    很快梁立冬利用精神力凝聚了一个照明用的光明元素球出来,因为有了亮光的关系,杰西卡紧张的情绪平静下来。她紧紧地挨着自己的主人,渐渐莫名的安全感就涌上了心头。

    梁立冬听着土牢上的风声渐渐远去,再感觉到尼采的精神力变弱后,他让土牢上方开了个小洞口,然后对着小女孩说道:“杰西卡,我上去去对付那个魔法师,你乖乖地在这里等我回来!”

    杰西卡听说自己要一个人待着,颇是不安,但懂事的她还是脸色平静地点了点头。

    梁立冬随后跳出土牢,寻着尼采遗留下来的魔力波动追踪过去。

    杰西卡-露西和三个佣兵团下属在树林中没命地奔跑,速度很快。可惜他们再快也比不上别人飞行的速度,最重要的是,杰西卡-露丝身上有魔法道标作为定位仪,尼采很快就追上了他们。

    在树林中惶恐不安地奔跑着,杰西卡猛地记起那个红神官似乎说她身上有魔法道标,她正要将身上的魔法装备全部取下来扔掉的时候,却听到头顶上茂密的树林发出一声怪响,她下意识躲向一旁,然后便看到一道透明的气刃从空中斜切下来。

    若不是她反应快,这道气刃直接就能将她切成两半。

    “尼采!”

    杰西卡-露西看着从上方村落下来的义父,她脸色一正,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我从来没有背叛你,而且我也愿意成为你的情妇,你为什么要杀我,我不明白。”

    她身后的三个下属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团长,这三个都是男人,都是仰慕她的男人。

    “为什么?”尼采的胖脸上带着淡淡的讥笑:“因为你是我养的肉猪!”

    杰西卡-露西深深地吸了口气:“什么意思。”

    “若是红神官在这里,他肯定会知道什么意思。”尼采挥了挥手,无数的气刃将周围的树木全部切断,让这里变得空旷起来:“但你只是肉猪,和你说了,你也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杰西卡-露西银牙咬得咯咯作响,半会后,她绝望中带着恨意说道:“尼采。既然你不肯放过我。那我也没有必要和你说假话了,我现在肚子中怀了你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尼采沉默了半会,然后他笑道:“你说什么。我没有听到!”

    “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到!”

    杰西卡-露西这下子真正的绝望了。她退后两步,作为对方的义女兼情妇,她太清楚对方的实力。绝对不是他们三个人可以制衡的对像。她不明白,为什么男人可以这么狠心。自己可是他的情人,而且肚子里还怀有他的孩子,就算他不看重自己。也应该看重自己的孩子吧。

    现在杰西卡只感觉到全身冰冷,不知何时。乌云已经笼罩着整个天空,她双手下意识地环抱着自己的身体,仿佛这样子能给自己带来一丝安慰的温度。

    杰西卡已经绝望。但她的三个下属却不愿意放弃一丝的机会。

    三人举着武器冲向尼采,但不到三秒后,三个就被无数迸射出来的气刃斩成了数截。

    尼采看着绝望的杰西卡,哈哈大笑,一点点雨滴开始从天空落下,他喜欢看着自己培养出来的肉猪绝望时的表情,这样的情形他已经看过十数次了,每次都不会觉得厌倦。

    “下雨了!绝望的肉猪站在雨中哭泣,这样的画面,简直就是艺术啊。”尼采张开双臂,拥抱着天空,他的脸上带着让人觉得恶心的邪笑。

    几滴雨水浇在了他的嘴里,他舔了下,笑容却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在雨水中尝到了丝丝魔力的味道。

    难道?尼采心中警铃大作,一道魔力护盾施放出来,毫无死角地将自己团团护住。

    “钱币轰击!”

    黄金色的光柱从树林里喷射出来,打在尼采的魔力护盾上,这一击威力相当大,因为尼采飘浮在半空中的关系,无处着力,这次攻击直接将他打飞了十几米。

    强硬地稳住了自己的身体,他正要说话,却看到远处的雨水突然汇聚在一起,幻化成一条巨大的,长角的怪蛇向自己冲了过来。

    “升龙!”

    “没有用的,我的魔力护盾……”

    巨大的水柱直接冲破了他的魔力护盾,将他整个人从空中撞下来,然后狠狠地拍在地面上。

    升龙是由魔法驱动的物理攻击,而尼采的魔力护盾只针对魔法,他一直误认为梁立冬是纯粹的施法者,而且由水柱形成的攻击,一般人都会认为是魔法,而非物理攻击,因为误解了攻击属性的关系,尼采硬是活生生吃下了一记完整的升龙攻击。

    本来梁立冬想杀掉尼采,并不会太过容易。毕竟他是风系魔法大师,无论是驾雾还是唤雨都能被他用飓风术吹跑,但刚才尼采的心思一直放在杰西卡身上,他根本没有预料到红神官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也没有注意到天空中乌云密布,是有人使用了魔法技能。

    毕竟‘唤雨’是被视为自然现象的特殊血脉魔法,本身就很具有欺骗性,等尼采发觉不对劲的时候,梁立冬的唤雨魔法已经成形了。

    先用钱币轰击迫使尼采使用魔力抗性的护盾,然后紧随其后的攻击便是远程物理攻击,尼采因此就着了道,直接被梁立冬放翻在地上。这样的手段看似很简单,但其实这就是战斗经验的差距,梁立冬故意算计对方的行动,而尼采则是一个靠着屠杀‘肉猪’成长起来的大师,双方的差距已经不能依靠实力来弥补了。

    从空间背包中抽出‘伪帝陨剑’,梁立冬走到尼采的身边,看着已经快成肉酱,只剩下一口气的胖子法师,他毫不犹豫地将长剑刺进对方的大脑中。

    雨还在下着,鲜血被雨水带走,白花花的脑浆缓缓流了出来。梁立冬确认对方死亡后,转身离开。

    此时杰西卡-露西终于回过神来,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活着。她更没有想到,自己心目中一直强得离谱的尼采,居然如此简单就死掉了。

    这时候她看到梁立冬正准备离开,立刻出声喊道:“红神官阁下,你带我走吧,我在丹阳城已经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了。”

    “我为什么要带你走?”梁立冬反问对方。

    杰西卡-露西想了会,树林间很安静,雨水打湿了她的头发,片刻后她答道:“因为你帮我杀了尼采,其它人会认为你和我是一伙的,尼采背后的势力很大,我觉得自己能帮你。”

    “帮我,就凭你这点实力?”梁立冬呵呵笑了:“首先,没有人会怀疑尼采是我杀死的,因为他身上受到的伤全是物理攻击,致命伤是剑伤。我是一名施法者,你觉得我会用剑杀人吗?”

    “但你刚才不是用一种水魔法攻击了他吗?”

    “那是物理攻击手段。”梁立冬笑得挺开心:“无论再厉害的验尸者,也无法从尼采的尸体上验出一丝一毫其它人的魔力元素气息。他们只会认为尼采死在一个剑法高超的人手上,而我是施法者,他们不可能查到我身上,最大的嫌疑人是你啊,露西女士。”

    杰西卡-露西脸色苍白地退后了一步:“你这是把杀人罪推到我身上!”

    “如果我不杀了他,死的就是你。”梁立冬呵呵笑了:“你居然在怪我,真是没有良心啊,用忘恩负义来形容也不以为过。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走,走得远远的,尽量往乌里干达那边走,霍莱汶的法律管不了那边的人。”

    说完话后,梁立冬离开了,杰西卡-露西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随着梁立冬的离开,空中的乌云也迅速消散,阳光重新射入树林中,杰西卡-露西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脸上突然闪现出了难以形容的母性光辉,整个人的气质突然间就变得坚强起来。

    她走到尼采的尸体旁边,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一个钱袋子,然后再在他的脸上使劲踩了几脚,踩得眼珠子都爆飞了出来才消气。

    “孩子,我们走,等母亲给你找个老实的父亲,以后我们再也不掺和到贵族的世界里去了。”

    明媚的阳光中,杰西卡-露丝带着微笑在林中穿梭,与丹阳城渐行渐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