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33 会预言术的圣女
    土牢中带着一股新鲜的土腥味,小杰西卡背靠着泥墙,坐在地上。因为主人离开了的关系,现在土牢中一片漆黑,只有一束光线从土牢上射下来,像是一条光柱。

    土牢中很安静,静得让人有些害怕。小杰西卡双手撑着自己的小脑袋,她在等着主人回来。如果主人不回来,那说明主人出事了,那她就在这里等到自己饿死。

    死亡这种东西,对流浪行丐了七年的小杰西卡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她现在最怕的,是再一次自己孤单地流浪下去。

    寂寞比死亡更加可怕。

    但所幸的是,小女孩悲剧的情绪并不会影响到某个人的运数。在大约一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土牢的出口被人扒大了一些,然后一头耀眼金发的青年出来在洞口那里,笑颜如同明亮的阳光。

    “出来吧,我们该走了!”

    …………

    …………

    六天后,北郡镇迎来了一个身穿红袍的年青施法者,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小小的侍女。

    北郡镇是个小镇,这里没有什么好的自然产出,所以一直不出名,但两年前突然来了个风暴女神教在此地驻扎,建立了教堂,宣传风暴女神的教义,而后越来越多的职业者经过这里,或者以这里为据点,到附近进行冒险。

    一开始这里的原居民们都很奇怪,为什么那些职业者大爷会看上他们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但过了段时间之后,他们终于知道北郡镇外高山的悬崖边上生长着一种稀有的魔法材料,这种魔法材料很值钱,但采摘也很困难。

    至于风暴女神教在这里建神殿的原因,也是于此,风暴女神教的牧师们,在五级之后,便可以召唤出能飞行的风元素作为下仆,这些风元素可以采摘悬崖上的魔法材料。一点危险也没有。

    所以。风暴女神教是北郡镇中最富有的势力,富得流油。

    梁立冬到来北郡镇后,很快便被有心人盯上了,是风暴女神殿的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个盘居在此地的势力,在得到有外来强者之后。不进行调查才是奇怪的事情。

    北郡镇最好的旅馆中住满了职业者,显得有些吵闹,梁立冬走进去。瞬间安静了一会,然后那些人又继续喧哗着说自己的事情。

    因为魔法材料的原因。现在北郡镇鱼龙混杂,虽然说大部分魔法材料都被风暴女神教给拿走,但剩下来的。就算随便使到一两株,也是不小的财富了。一枚四枚金币,这还是采摘期的价值,如果把魔法材料收上一段时间。过上几个月再拿出来,能涨到八枚金币一株。

    这种魔法材料是种白色的植物,有种很好听的名字,叫做雪溶花,它三月一长,每当死亡前,都会像是积雪被太阳晒化般消失,因此而得名。

    梁立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收购雪溶花的,虽然现在不是雪溶花采集的时候,但现在市面上应该流通有不少的存货,就是价格略高一些而已。

    梁立冬带着侍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向旅馆老板交了两枚金币的定金,然后入住了旅馆中最好的房间。

    等他们上楼后,旅馆中响起悄悄讨论他的声音。

    “金币是从空间装备中拿出来的,他是个空间系魔法师。”拥有这样眼力的人绝对是个盗贼。

    “皮肤白嫩,一身贵族才有的恶心傲气,绝对是大贵族后裔。”

    “精神力很强,实力相当不错,在北郡镇中,可能只有风暴圣女才能压得住他。”

    很快,这样的讨论以及情报通过不同的渠道,流向各个势力的首脑手中。

    吃饱肚子,休息了一阵子后,梁立冬便让贞德和杰西卡两人同时出去搜集情报,大约到了晚上,贞德和杰西卡两人都回来了。梁立冬将她们收集到的情报综合了一下,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一,北郡镇有六个势力,最强的当属风暴女神殿,次之是银剑佣兵团。本地领主权力被架空。

    二,一年前,风暴女神殿现神迹,指定了圣女。

    三,现在雪溶花大部分存货都在风暴女神殿手中,价格昂贵。

    四,风暴女神殿在普通平民中声望极高,常做善事。但很意外的是,他们相当排斥职业者。

    五,风暴圣女年仅十四岁,长得很漂亮,据说会预言术。

    看着这五条主要信息,梁立冬的手轻轻点头黄褐色的光滑桌面,他的脑袋中已经形成了一幅北郡镇势力地图,这是他在游戏中当了几年领主之后养成的习惯,虽然现在看起来作用不大,但对情报的整理,还有自己的行动却有相当大的参考价值。

    杰西卡吃饱饭后就睡觉了,她毕竟年纪还小,陪着梁立冬颠簸旅行,又去外面打探了一下午的消息,自然是累了。但实质上她却一点也不觉得苦,在小女孩幼小的心灵中,每个人都要表现自己的价值,才会被人需要。

    现在她没有长出大馒头,也不用拖地板洗衣服,那么帮主人跑脚打探消息自然是应做之事了。

    能有事情可做,那就说明主人不会随便抛弃她。

    在游戏中,梁立冬来过北郡镇,当时和表哥等人一起来这里进行一个剿灭黑暗精灵的精英任务,当时表哥已经成了幼女龙骑士,实力爆表,本来是很麻烦的任务,敌人很强,但却直接被他单独一个人推平,而后视频被放到了论坛上,从那时候起,龙骑士这个职业立刻就成了比大剑士更热门的职业。

    只是可惜,游戏中的龙骑士,只有表哥一个人,再没有其它人能成为龙骑士!

    梁立冬自己凭着记忆画出了北郡镇的地图,带着怀念的心情,他看了很久,满脸的唏嘘。

    第二天,梁立冬带着小侍女去造访风暴神殿,打算向其购买些魔法材料。不过为了防止别人逆推出他的炼金配方,所以他打算多买几样魔法材料掩人耳目。

    风暴神殿建得很大,比梁立冬的渥金神殿大得多。

    神殿的正门口是由淡金色的巨块石块垒成的台阶。梁立冬走上去。视线穿过神殿的厅堂,看向神殿的祈祷大厅最里面,然后便看到一个褐色齐耳短发的少女,站在颂经台上。正在闭着眼睛带领着一群信徒祈祷。

    她的皮肤白皙且光滑,左边的用淡红色的缎带扎起一束小小的发梢。显得很是可爱。红色的缎带显得有点长,贴着她的脸颊落在她的微微突起的锁骨上。

    这女孩穿着一套很奇怪的白色连衣短裙,身体娇小。看起来极其柔弱,让人看见便心生呵护的情绪。

    这是梁立冬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人类少女,居然比大部分的精灵还要好看。唯一不足的地方,她居然是个平板……

    另外这女孩身上有一股神圣出尘的气质。梁立冬估摸着,这个女孩子。魅力成长值至少12打起,极有可以是14,应该拥有特殊血脉。做圣武士的话。简直就是正适合不过。

    不过梁立冬只看了两眼就离开了,美女他见得多,且不论波斯猫和小白,光是渥金女神都已经是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对像。

    杰西卡也看到了这个女孩子,她站在原地羡慕地看着对方,那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长得漂漂亮亮的。

    不过她看到主人离开了,急忙追了上去。

    梁立冬从走向右边侧门,一边神殿如果有什么东西出售的话,都会在后面进行秘密销售,这已经是所有神教不成文的规矩了。

    梁立冬很快就来到了风暴神殿的后门,果然那里站着一名穿着淡黄色牧师袍,长得有点市侩,像商人更多些的神职人员。

    “我来买些雪溶花成品,要品质最好的,20株,我要现场看货,请说个价格。”

    这神职人员见到梁立冬的穿着,很是恭敬地说道:“尊敬的魔法师阁下,请随我来。”

    虽然背靠着风暴女神殿,但这人很清楚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得当成长辈一样侍候着。

    从神殿后门进去,爬了两层楼梯,梁立冬很快就看到了自己要想的东西,一屋子白色的,晾干了的植物。梁立冬亲自挑选了20株品相极好的出来,然后询问价格。

    七枚金币一株……20株就是一百四十枚金币,抢钱也没有这么快。一直不太把钱当回事的梁立冬这时候也有些觉得肉痛。

    一百四十枚金币已经有近二十斤重……这个没有什么实力的神职者拎着一袋子的金币,笑得相当开心:“阁下,你是这几个月来,我们接待的,最大方的客人了。这样吧,我还私下提供情报,看在阁下这么大方的份上,我免费赠送你一个问题如何?”

    梁立冬呵呵也笑了,他没有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中,但还是顺着对方的话说了句:“我听说风暴女神殿出了个圣女,能和我说说吗?”

    “圣女啊!”这个神职人员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奇怪,他似乎不太想聊这个话题,但迟疑了会,还是说了:“你来的时候应该看到了吧,我们的圣女还是个小女孩,她也是我们见过的,最漂亮的人儿。但我们其实都有点握她。”

    “为什么,她人很坏?”

    “那倒不是,她人很好,好得不得了,就是说话太灵验了,所以我们都害怕。”

    梁立冬有些好奇,收集一些奇特的情报,这是身为顶尖玩家的本能。他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一枚银币,塞到对方手里:“能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神职人员无声无息就将银币收进了自己宽大的袖子中,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然后他说道:“我们的圣女名字叫做艾玛-沃森特,她应该最全霍莱汶最美丽的少女了,在两年前,她还没有成为圣女的时候,向她未婚的人不计其数,从老头子到小毛头,数都数不过来。”

    “便成为圣女后,就没有人敢去骚扰她了。”神职人员脸上带着几分仰慕,但很快他的神色就变得古怪起来:“她同时还得到了女神赐于的预言术,每次都准确得不行,一开始我们都很开心,但后来我们就开始害怕了,没有人再敢去找她为自己预言。”

    “为什么!”梁立冬又将一枚银币放在对方的手里。

    “事情的开端是大约一年前,我们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孩子,比圣女大一岁,他负责保护神殿的安全,有天巡逻的时候,他刚好碰上从神殿中出现散心的圣女殿下,结果圣女殿下看了他一会后,突然说那个孩子三天后如果去河边打水的话,会滑入水里被淹死。”

    “因为我们都知道圣女会预言术的关系,那个孩子自然放在心上,第三天他整天待在家里,没有出去,想避开圣女的预言。”

    “但结果他还是死了。”

    梁立冬又将一枚银币塞了过来:“怎么死的。”

    神职人员手中捏着银币,脸上带着些恐惧:“那孩子的家建在半山腰上,结果到了傍晚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孩子的家,整座房子突然从半山腰上‘滑’也下去,直接沉入水里,结果那孩子活生生被淹死在河中。”

    “类似的还有屠夫,鞋匠,还有治安官。”神职人员幽幽地叹着气:“圣女预言了他们的死法,他们也尽量逃开想避免自己的死亡,但没有一个人成功,最可怜的是治安官,圣女说他会死在自己家的床上,他就立刻坐马车离开了家,连夜逃到了百里开外的山林中,结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又是一枚银币塞过去。

    “治安官在野外遇到了一个巨型的飞行魔兽,被当作猎物叼走,结果那边魔兽在飞过我们镇子上空的时候,不小心把治安官扔了下来……摔到了自己家的床上,成了肉酱。”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不敢随便靠近圣女,圣女她也不再预言我们的死亡了。”

    “这样反而更好些,我们的死亡都是由神定的,我们静静地等待着那天的来临就行了,如果强行想扭转自己的宿命,反而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说完这些话后,神职人员离开了。

    梁立冬却在原地轻笑一声,必死的预言术?

    人类学习预言术,只能看到一些片断,但如果知道自己的死亡方式,完全可以避免相同的事情发生,就连命运女神都不可能算无遗策地摆弄人类的命运……也注是说,那些人的死亡都是人为的。

    圣女?

    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