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36 老人归去
    也不怪特蕾斯骄傲,人类世界中最强的枪术师,枪骑兵就是他们泽尔家族的家主。

    泽尔家的家主不但实力强劲,还是内政好手,在时不时和乌里布达国发生军事冲突的情况下,格林顿-泽尔不但能率领自己部下次次击退敌军,甚至还有闲情发展内政,只花了两百多年,便将铜鼓城发展成了一个大型城市,而且还在隘口那里建立了一道巨大的岩石关卡,使得乌里布达一百多年没法进攻霍莱汶国。

    再加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半精灵的优势渐渐体现出来,格林顿实力越来越强,而且寿命也越来越长。在他成为大师级枪骑兵之后,已经没有多少人敢在他的面前不敬了。

    一个即将步入传奇的大师……就是泽尔家族的底气。

    这样的底气使得泽尔家族的人异常骄傲,不但爱丽丝被养成了一个‘傲娇’,连带着其它的族人也是用朝天的鼻孔看人。

    泽尔家族的威望,其它人或许会顾忌一下,但玩家可不会,他们连半神都敢杀,别说一个没到传奇的人。而且在游戏中,梁立冬自身也是传奇等级,没差多久就可以步入半神,再加之格林顿原来在游戏中还是他的下属,况且格林顿本身也拥有在游戏中的记忆,因此梁立冬越发不会将泽尔家族当成什么名门望族来看待。

    “我有急事要找格林顿-泽尔,麻烦请你带我进去。”梁立冬不愿意多生枝节,他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平和温婉了。

    可对方却不这么认为,特蕾斯呵呵冷笑道:“我们家族的尊讳也是你这样的年轻人可以随便叫的?也是你可以随便见的?至少先得送上拜帖吧。看在你还小,不太懂事的份上,现在就给我离开这里,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梁立冬叹了口气,退后两步。

    特蕾斯以为对方知难而退,正要露得意的笑容之时,漫天的浓雾以她眼前的红袍施法者为中心。疯狂地涌出。不到两秒,就将她视线所及之处全部填满。

    她顿时被吓得满脸发白,虽然已经是一名lv7级的施法者,但特蕾斯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她的等级都是靠着家族的资源堆出来的,换而说之。她是理论派法师。

    被厚厚的浓雾包围,看不见四周,大部分男人都会紧张。更何况一个只是仗着家族威望的女人。

    其实理论派法师很强,他们有着最强的魔法杀伤力。掌握着平均数量最多的魔法技能,只要有人保护他们,他们就能成为强大的远程炮台。

    他们只是不太擅长正面作战而已。

    特蕾斯给自己起了一个通用型的魔法护盾。她对着周围喊道:“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魔法?”

    若是正常经过战斗锻炼起来的法师,此时第一反应就应该是使用驱散术。当然也没有什么用就是了。驾雾是

    由此可见特蕾斯已经被吓得够呛了。

    “你待在原地别动,否则别怪我动手。”

    在特蕾斯听来,这声音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她根本没有办法分清楚敌在在哪个方向。

    要不使用风系魔法吹散这些雾吧……特蕾斯也懂得几个风系魔法,她正想这么做的时候,却感觉到后背心一凉,自己被冰冷的利器指着了。

    “你不敢杀我。”虽然特蕾斯很害怕,但她却觉得自己更需要维护家族的荣誉,绝对不能在敌人的面前露怯:“如果你杀了我,我们泽尔家族会追杀你远至天边。”

    “我不想杀你,只是不想让你乱动而已。因为格林顿很快就会下来。”

    特蕾斯骄傲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可置信,而后她冷哼一声:“家主很快就会下来,你死定了。”

    梁立冬没有理她,静静地等待。

    浓厚的大雾一直覆盖了半径385米的圆形范围,已经将泽尔家族整信城堡都包裹进去。

    浓雾出现的时候,格林顿正在和一个贵族商谈事宜,而后浓雾从窗口那里钻进他的书房中,不到三秒钟就将整间书房给淹没了。

    和格林顿商谈事情的是个普通贵族,被浓雾这么一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惊慌得乱叫,格林顿安抚住这人,然后站在窗口那里往下看。

    因为他等级很高,已经即将步入传奇,所以浓雾对他的影响不大。他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吊桥入口那里站着的梁立冬。

    梁立冬因为有云龙蓝瞳,又有驾雾技能帮他侦察,所以他知道格林顿在那个方向,两个人的视线一接触,而后格林顿便从三楼的窗户直接跳下来。

    等梁立冬撤去驾雾魔法时,格林顿已经走到了吊桥上。

    没有碍眼的浓雾,特蕾斯现在能视物了,她看到格林顿,很是欣喜:“叔祖公,这人来找我们家族的麻烦。”

    梁立冬收回自己的武器。

    格林顿叹了口气,他走到特蕾斯身前说道:“我早和你们说过,平时要自谦一点,不要表现得太高傲。这世界上不看我们泽尔脸色行事的人大把,现在你就遇到了一个。好在他是我朋友,否则你这次真的就踢到铁板上了。”

    特蕾斯的神情变得很难看,她向格林顿行了一礼后,黑着一张脸离开了。

    等这人走后,梁立冬笑道:“看来你虽然是族长,但说话似乎并不算太管用啊。”

    “毕竟我是私生子嘛。”格林顿无所谓地笑笑:“倒是你,就算找我被人挡了下来,也不用这么大阵仗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的记忆中,你一向很沉得住气,就算是圣战,你们这些黄金之子也不会太在乎。”

    “就是有可能发生圣战。”

    格林顿愣了一下,英俊的脸孔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而后他皱眉道:“圣战?你能肯定?”

    “不敢百分百肯定,但机率很大。”梁立冬缓缓说道:“昨晚上丰收祭,我看到了四道神谕光柱几乎同时降世。你看不见,但不代表我们这些玩……黄金之子看不见。”

    格林顿沉默了一会:“是哪几个神邸。”

    “光明,生命,风暴。还有雷神。”梁立冬啧了一下嘴:“从降下神谕的光柱颜色来看。应该是这四个神邸没跑了。我已经通知了冬风城,现在来通知你。作为边境城市,铜鼓城在圣战中的危险更大,所以你最好事先做准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狗屎。”半精灵口中吐出和他清秀面孔不符的粗俗之语:“好不容易平静了三百多年。这帮神邸又要搞什么圣战,他们闲得慌不成?”

    圣战代表的意义很多,一般只发现在两个宗教之间。但如果同时三四个宗教发生圣战。那绝对会演变成波及全世界的大战,届时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或许他们是闲得慌。”梁立冬重新上马。然后他居高临下地对着半精灵说道:“我现在已经把消息传递给你了,你信不信是另外一回事。”

    格林顿有些不解:“你何以样自跑过来一趟,让信使把话送过来就行了吧。”

    “我穿着魔法长袍。想要见到都受到了刁难,如果让其它人来。他们不被轰走就是怪事了。”梁立冬带着几分讽刺的说道:“况且其它人来说有可能发生圣战,你会信吗?所以我自己亲自过来了。”

    格林顿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梦境中的主人说得很有理。他微微点下头:“不管怎么样,谢了。另外爱丽丝的事情,也多谢你了。”

    “不用客气,我也只是在利用你。只要你们铜鼓城还在,我们里德村就安心许多,毕竟只有两条路可以到达我们里德村,一条是你们铜鼓城,另一条便是冬风城。只要你们两个边境城市都没事,我们里德村便没有事。”

    半精灵也笑了:“你倒是挺懂得占便宜。”

    “好了,我先走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格林顿站在吊桥上看着梁立冬离开,他若有所思地缓缓走回到书房中。刚才那个与他商谈事情的贵族还在。

    见到主人回来,这个贵族擦着冷汗问道:“阁下,刚才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想袭击你们泽尔家,谁敢这么大胆!”

    格林顿在自己的黑色椅子上坐下,他看着对方,说道:“菲利浦阁下,我同意你刚才的出价,但我现在有个新要求,我需要你们供应大量的麦子给我们,越多越好。我出高于市场百分之十的价格收购,你觉得如何!”

    “呵呵,成交。”

    作为一个边境军人,而且在梦境中和梁立冬四处征战的老‘军人’,格林顿很清楚,一旦战乱起,最重要的东西便是食物。只要有余粮,什么时候都好说,如果没有余粮,就算你势力的装备再精良,士兵训练得再好也没有用。

    梁立冬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他将消息告诉两个城市的实质掌权人之后,立刻回到了村子中,同时让凯尔将自己的学生全部召集了起来。

    站在祈祷厅的诵经台上,梁立冬看着下方坐着的几十个学生,看着他们一双双还带着天真,以及带着崇拜之情的眼瞳,他心中叹了口气,若是真要发生圣战的话,那战争持续的时间是以十年为单位的,也不知道这些孩子,能有多少个可以活得下来。

    “亚克,你带着一批人去城里收购粮食,每天都买两三百斤,尽量不要惊动粮商,直到粮价涨到比现在要高上六倍为止。”

    “凯尔,你负责训练那些愿意成为职业者的人,如果有成年人愿意跟着你们一起练,那就连他们一起训练。”

    “哈林,你选几个人,去神殿后山那里挖一个洞出来,越大越好,亚克买到的粮食,就堆放在那个地方,明白了吗?”

    “如果明白了,你们现在就行动起来,不要浪费时间。”

    虽然孩子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懂得看人脸色。老师的神情很不好,这说明最近极有可能发生大事,所以他们很认真的去做事情,没有一个人偷懒,或者有怨言。

    晚上的时候,神殿中来了个意想不到的客人,老村长。

    自从把村长的权限给梁立冬之后,里德老村长就很少出院子了,一般都是呆在院里了悠哉悠哉地晒太阳。

    此时他过来,明显是有很多疑问想弄清楚。

    “贝塔阁下,你突然要起城墙,刚才凯尔还说,你让亚克他们去城里买粮,这让我有不好的预感。”老材长的声音已经很苍老了,老到他说话已经很小声,有气无力的地步:“我平时很多小聪明,但实质我不是什么聪明人,可我也知道,如果有人无缘无故囤积粮食,那想必是要发生大规模战争了。”

    梁立冬沉默着,没有说话。

    老村长继续说道:“我只是个普通的老头子,遇上战争的话,我根本没有办法保护村子。凯尔虽然有能力,但他还年轻,很多事情不懂。阁下,你现在是代理村长,我知道这事对你很不公平,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成为正式村长,在战争来临的时候,保护我们,保护村子。”

    梁立冬看着对方:“这请求很无赖。”

    “我知道!”老村长点点头:“但如果我的猜测不幸成真,只要你愿意留在我们村子中,别说无赖,就算你让我跪下,我也愿意。”

    梁立冬有些好奇:“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是战争即将到来,而不是我在杞人忧天?”

    “很简单啊。”老村长缓缓地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学问的人,也是我最过的,最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但即使这样的你,也是坐立不安,我想除了可怕的战争,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你着急成这样。”

    “作为村长,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帮助我们。但从私人角度上来说,我希望你能带着凯尔离开。”

    留下这样的话,老村长背着手离开了,他的脸上一片红晕。

    梁立冬半天没有说话,他知道,老人家快要死了,这是回光反照,作为职业者,他能嗅到死亡降临的气息。他曾听说过一句话,人越接近死亡,就越清醒和聪明。

    今天的老村长十分睿智。

    第二天清晨,凯尔的痛哭声传遍全村,里德老村长在自己的床上逝世,脸上毫无痛苦,十分安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