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38 命运可否改变
    里德村要造城墙这事,附近两个村子都知道了,他们一齐嘲笑里德村的无聊举动,这附近虽然是边境城市,但有高山阻隔,而且周围两个关隘,一个被铜鼓城把守,另一个小型关口被冬风城领主派重点驻扎,无论是敌国的军队,或者是劫匪,都不可能过来,可以说,他们三个村子,其实相当安全。

    因此在其它两个村子的人看来,里德村这是吃饱闲得没事干,闷得慌。

    不过对于其它两个村子的嘲笑,里德村的人都是不置一词,甚至都懒得回应。他们明白,外人的这些话,无非就是嫉妒罢了。

    帮贝塔阁下建造城墙,不但能每天领到一定的粮食,而且还有铜币可拿,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干。何况建城墙能保护他们,万一以后真发生了什么大事,至少也有点安全感。

    城墙一天天在变高,村子后山里的那个山洞也在一天天变深,从冬风城还有铜鼓城那里买来的粮食像小山一样堆在山洞中。

    为了停止老鼠在山洞偷吃粮食,梁立冬还让人去城里购买了几只猫崽回来。

    每天偷偷收购两三百公斤的粮食,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多月,天色渐渐开始转冷。现在市面上的粮价已经涨了三倍,梁立冬估计还能再继续收购下去。但是在十一月初的时候,城主夫人索菲娅亲自带着人来里德村了。

    她送来了一些矿山的收益,大约近两百枚金币,同时她还无奈地说道:“贝塔阁下,你别再让人收购我们冬风城的市面上的粮食了,再这么收购下去,城里的居民可能连冬季都过不了,至少得饿死一小部分人。

    梁立冬想了想,便答应了对方的恳求,毕竟他也不想看到冬风城中尸横遍野。

    看到梁立冬同意,城主夫人松了口气。三个多月没见。城主夫人的气色越来越好。人不但越来越白,就像是真正的白雪一般,而且连气质似乎也变得更加性感诱人起来。

    当然,即使如此。她没有办法吸引到梁立冬。毕竟他可是能在渥金女神面前镇定自若的男人,无论是容貌。身材,甚至是气质,渥金女神都强过城主夫人。而城主夫人唯一能和女神相比的长处。或者就是‘手感’了吧。

    一想到梦魇空间中的事情,梁立冬就有些不太想和她多待。因为灵魂结合的关系,梁立冬也觉得自己和城主夫人很亲近,可理智告诉他。两人在现实中最好别多见面,否则对谁都不好。

    看到梁立冬冷冷淡淡的模样。城主夫人很失望地回城了。她也不想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想和红神官聊聊天而已。

    接下来很快就到了真正的冬季,在第一场雪来临之前。里德村的城墙就已经建好。看到二十多米高的白色岩石城墙,看再着山洞中那一堆堆的粮食,梁立冬终于感觉到安心了些。

    看来圣战暂时不会这么快来到……梁立冬估计冬雪很快就要来临,他想了会,纠集了那批跟着跟着凯尔学习战斗技能的学生,一起去山上狩猎。

    他想趁着大雪没有封山之前,弄些新鲜的肉回来,腌成腊肉,再给每家每户分点,冬天能吃点肉的话,抗寒能力会强些,就更容易挨过寒冬。

    就这样,他带着二十多个学生出了里德村,到了山上去。此时梁立冬并不知道,他前段时间见过的风暴女神教圣女,已经来到了冬风城的城墙下。

    褐色的齐肩短女,牛肤似光滑漂亮的肌肤,还有娇小可爱的身体。这个女孩子一出现,就吸引了城墙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原因很简单,她长得太漂亮了,而且她的穿着很不合时宜!

    现在临近冬天,温度很低,就连壮汉都得穿多两年衣衫,可这个漂亮到让人移不开眼睛的少女,却是穿着一件连身吊带白裙,她的脖子上扎着一条嫣红的丝带,丝带打了个结,尾端轻飘飘的垂到腹部的位置。

    每个人都在看着她,但没有人敢上去和她搭话,因为她的手中拄着一根长长的橡木法杖,法杖的上半部分微微弯曲,顶端那里穿了个小孔,一条银色的链子从孔洞串过去,吊着一颗青黄色的魔法晶石,正在微微地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冬风城,果然和预言中看到的一模一样。”少女的眼睛很漂亮,却缺少神彩:“接下来就应该去里德村了,不过按照预言,凯尔此时应该在和贝琳吵架,冬风城的城主在两年前身死,木槿花家族和杀手工会应该在夺权……接下来历史的转折会有三个,我应该选那一个呢?一和三都不太喜欢,还是选择第二个好了,先去笆笆拉城主那里寻求些帮助吧。”

    少女说着莫明其妙的话,自己缓缓地走进冬风城中。

    等她离开后,城门这里又喧闹起来,人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言论着这个,他们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

    笆笆拉正在自己的房间中学习着魔法,魔宠黑猎就趴在她的身边睡觉,当守护吊桥的侍卫前来报告的时候,她觉得有些奇怪:自己的父亲还没法有死,为什么来了个施法者却要见自己,还说自己是城主!

    她让侍卫出去请这个少女施法者进来,自己则穿好礼服,然后才出去迎接。

    接着她在客厅中见到了这个美丽的少女,她震惊对方的容貌,但看到对方那平板的身材时,终于找回了些自信。

    “你好,我就是笆笆拉,请问你是?”笆笆拉向着少女行了个淑女礼。

    “艾玛-沃森特。”少女轻轻地拉开裙角:“风暴女神教现任圣女,见过城主。”

    “圣女?”笆笆拉很吃惊,毕竟圣女这头衔确实是很高贵,而且一般也掌有一定的实权。按常理来说,圣女的周围都应该围绕着一批强大的牧师负责其安全,但这个少女却自己跑了过来,连一个侍卫都没有带,不会是假的吧。

    似乎是‘看’出了笆笆拉心中的疑惑,少女坐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到笆笆拉的手中:“这是我的证明。笆笆拉城主。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被一群邪恶的法师追杀,他们很快就要来到冬风城,我希望你能帮我阻挡一下他们,以后风暴神殿会有厚谢。”

    艾玛的声音很好听。孺孺的,让人听了会觉得很甜。却又不腻味。

    “我现在还不是城主,毕竟我的父亲还在世,我可不想做一个弑父的混蛋。”笆笆拉笑了笑。然后说道:“至于那些邪恶的法师,我会试着放缓他们的脚步。但我不会正面与他们抗衡。趁着我拖延他们行动的时候,你就走快些吧。”

    原城主没有死?听到这话,艾玛很吃惊。这事情和她看到的‘预言’不对啊。

    但正想问清楚的时候,却‘看’到笆笆拉有些不耐烦。便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谢笆笆拉城……女士了。”

    艾玛行了个礼,然后离开了城堡。她向着里德村的方向走,并且还在思考着笆笆拉刚才的那句话:父亲还在世!

    这不可能啊,她漂亮的小脸上带着极大的疑惑:“我看到的预言,从来不会出错,而且也从来没有被人扭转。凡人不可战胜命运,这是女神的原话,那么原城主乌瑟尔那应该已经死亡了才对,但为什么笆笆拉却说她没有死!”

    “到底是笆笆拉在撒谎,还是我的预言术出错了?”

    “不对,我的预言中,笆笆拉是个带着强烈仇恨的人,但刚才的笆笆拉明显很平各。”

    “是历史被人为地扭转了,还是出现了新的命运线?”

    因为寒冷的关系,街道上没有什么人在行走,艾玛很想回去问问笆笆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很快她就放弃了这个决定,因为她已经感受到追杀者的气息了。

    为此,她只有往里德村走,根据命运,她要将这些人引到里德村,让他们将村子屠杀地鸡犬不留,这样子的话,就能按预言术中见到的那样,利用仇恨,将勇者的血脉激活。

    事实上,艾玛很不喜欢预言术,她不喜欢一切都被人左右的感觉,所以她在成为圣女后,才会试着告诉一些人她所看到的未来。她期望这些人可以摆脱自己悲惨的命运,但结果让她很伤心,死亡的未来不但没有改变,而且更加变本加厉的残忍。

    试过几次之后,‘命运不可能改变’这句长久以来的俗语已经在她的心中发根发芽。

    她也不喜欢里德村的人被杀得精光,但不这样做的话,勇者根本没有办法激活血脉之力,如果他不激活血脉之力,就没有办法在未来对抗强大的魔神,如果他失败了,人类会成为魔界生物的食物,永远活在‘食物’的阴影中,一片黑暗,没有未来。

    当她离开冬风城,踏上前去里德村的道路时,又惊了一下。她记得预言术中,冬风城通往里德村的道路是黄泥小道,但现在却是质量极好的青石板路………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说刚才笆笆拉的事情是个小小的意外,但这条青石板路就太奇怪了,女神说过命运永远不会出错,但现在她要走的道路却是明显不同了。

    命运出错了?

    艾玛的心中有些惶恐,但她还是顺着青石板路走下去,走向里德村。

    外边追来的杀手施法者明显在原地待了有段时间了,他们没有移动,艾玛知道这些人被笆笆拉挡了下来,如果是按预言既定的事实来讲述的话,失去双亲的笆笆拉性格恶劣,与杀手施法者们产生了冲突,虽然成功地拖延了杀手施法者,但她也在战斗中死亡。

    从此朗曼家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而冬风城也进入战乱时代。

    当然,这只是即定好的命运。艾玛加快了前往里德村的脚步,没过多久,她感觉到那些施法者又在移动了,但笆笆拉的精神力波动还存在,也就是说她还活着。

    怎么回事!命运真的不同了,为什么?

    艾玛有些恐慌,她虽然很不喜欢既定的生活,更不喜欢所谓的命运,但她不想这个世界变成一片血海。只有勇者觉醒了血脉,才有机会打败魔神,但现在很多事情都变了,万一关于勇者的预言也变了的话,她该如何让那个命运选中的少年顺利觉醒?

    带着这样忐忑的心情,艾玛走了数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里德村外围的白色城墙,然后她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扭曲起来,但即使如此夸张的脸部动作,依然没有让她的美丽衰减半分。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的预言可没有这堵城墙。”

    艾玛想不明白,实在想不明白。但她并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女人,既然想不明白,那就暂时不想,她决定先找到了原因再说。

    她来到城墙的门口,上面有三个拿着弓箭的成年人,见到她,这三个成年人都是一阵魂不守舍,不过看到她手中的魔法杖后,这三个人立刻就收起了自己那幅色眯眯的模样。

    “尊敬的施法者女士,你来我们里德村有什么事情吗?”

    “我找凯尔!”少女抬起头,看着城墙上的三个成年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她看过十数次关于里德村毁灭的预言,这三个人的面孔她认得,一个被施法者烧成了肉干,一个被施法者炸成了肉酱,还有一个在逃跑的时候,掉进村子边上的河流里,浸死了。

    这是不久之后就会发生的事情,若是几个小时前,艾玛会默默为这三个人祈祷祝福,但现在她却隐隐地生出了一种恐惧,既然里德村已经改变了这么多的事情,那么这三个人的未来会不会也跟着改变,或者会有一两个人活下来?

    如果里德村的人不死光,无法完全刺激到勇者,那又该怎么办?

    和世界毁灭这样的可怕大事比起来,里德村所有居民的生命,就显得有些渺小。

    杀一百人,救千千万万人!

    艾玛觉得值,但即使如此,她也无法让自己真正开心起来,毕竟都会死人,而且里德村的居民还都是受了牵连,没有人愿意死,里德村的居民与一样。

    但他们不死不行,这是命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