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42 镰刀加锤子,所向无敌
    教堂中现在只有两个人,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少女,一个英俊神武青年。

    但这里没有任何暧昧的气氛,青年用一种近乎带着杀气的视线看着对方,而少女此时的脸上依然还带着少许的迷茫。

    不是德高望重,一脸慈祥的老贤者吗?怎么变成了一个英俊帅气,浑身带着高傲贵族气息的年轻男子。而且这男人正在用奇特的气势,压迫着她的精神。

    因为现实和自己幻想的极大不同,艾玛此时依然还有迷糊当中,面对着青年的问话,她下意识答道:“是命运指引我来到这里,也是命运在冥冥之中,指引着他们追杀着我来到这个村子。”

    “命运?”梁立冬冷冷地笑了,就像是寒冰中折射出来的阳光,耀眼绚丽,可不但不让人感觉到温暖,反而是冷意刺骨:“预言术这种东西厉害是厉害,但我从来不相信预言术能多大的作为。我现在更好奇的是,你口中的命运是什么,为什么一个虚无飘渺的命运,可以让你不异冒着被追杀的风险,千里迢迢从北郡镇走过来。”

    梁立冬在游戏中曾吃过预言术的亏,但这并不代表着预言术没有办法制衡。否则他的领地,早被那个拥有预言术玩家帮助的贵族势力给吞并了。

    而在预言术之中的,是命运探查术。预言术只能看到一个人短暂的生命片断,但命运探查术,却可以看到一个人一生的轨迹。

    但命运探查术,在游戏中没有一个玩家获得过,仅仅是一个传说。传说中只有命运女神拥有这个强大的技能。

    梁立冬有些疑惑,他把玩着手中的金币,冷淡地说道:“圣女,把你看到的预言,完完整整地和我说上一遍,一个字也不能漏了。”

    艾玛看着对方,她迟疑了会。但想到就是这个男人扭转了里德村众人的命运。而且他的命运也不在自己的观察之内,便把心一横,将所有她看到的,有关于里德村。有关于凯尔,有关于勇者和魔王的事情全盘托出。

    梁立冬听完。他将金币收到自己的空间背包中,然后问道:“也就是说,如果我没有出现在这里。你把那些黑衣人故意引到里德村来,然后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黑衣人杀害村民。甚至他们连婴儿也不放过的时候,你也不会阻止。”

    艾玛艰难地点点头,漂亮的脸上带着一丝痛苦:“我也没有办法。这是命运的选择,如果不这样的话。勇者就不会觉醒自己的……”

    她的话没有说完,梁立冬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右拳重重地砸在了她的面门上。少女整个人被打得飞退四米多远。两颗带血的门牙掉在地上,弹跳了两三下。

    要不是艾玛是职业者,而且等级还高达lv12,梁立冬这一拳,直接能把她打成脑震荡。

    看着艾玛捂着嘴巴且不可置信的眼神,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一条毛巾,仔细地擦着自己拳头上的血液,而后他斜眼盯着艾玛,少女横卧在地上,衣服有些凌乱,如白瓷般的一双大腿露出来,双腿底部的某个部位,被裙子勉强遮掩,若隐若现。

    虽然是个平板,但这圣女的皮肤好得不行,身体小巧玲珑,虽然看起来不够性感,但却有另外一种莫明的诱惑力,和城主夫人索菲娅的魅力截然不同,吸引力却不差半分。

    拳头上的血液被擦了干净,但其中却有两点金色的血渍附在他的拳头上,怎么也抹不去。

    既然抹不去,梁立冬也没有太在意,他看着还在地上侧卧着的少女,淡淡地说道:“打你一拳算是轻了的,要不是看在你刚才保护村子的份上,我绝对会杀了你……既然你说现在命运已经不同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艾玛很是羞恼,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脸,而且对方还是个男人。

    她站起来,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去自己嘴上的血迹,然后对着自己施放了一次水疗术,淡蓝色的魔法光泽设入她的身体中,而后她有带着几分生气的表情看着梁立冬:“不错,我是打算看着那些村民死掉,以刺激勇者觉醒,这是我的不对,但你就算打人,我也认了,你可以殴打我的身体,折磨我也行,但就是不能打我的脸。”

    对于女人来说,脸是比金钱重要的东西,对于美女来说,脸更是要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艾玛虽然还是个少女,但她也清楚,自己长成这样子,在人类世界来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要现在,却被人打了一拳,也不知道会不会毁容。

    其实这并不是艾玛笨,只知道看重自己的脸,而是她太聪明……她很清楚,对方这一拳打下来,就会把气消了,之后她根本没有什么危险。既然没有危险了,那么看重自己的脸则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也是女人的天性。

    水疗术迅速地清除了艾玛嘴唇上的小伤口,只留下一条粉红色的小印迹,当然她掉的那两颗牙齿不会这么快就长出来,就算有魔法的帮助,至少也得一星期左右才能长好。除了少数邪恶神邸,大部分中立神邸和善良神邸摩下的圣女,在治疗术都有特殊加成。

    如果说教皇是主管一个神教的内政,那么圣女则是代表着一个神教的形象。她们即使是神教对外的宣传点,很多时候也肩负着与信徒互动的角色,因此圣女不需要多强的攻击力,但她们必须得掌握精妙的治疗术,这样她们在各种场合,各种环境下,为信徒们治疗疾病,或者驱除痛苦的时候,都可以增加神教的声望。

    神教有声望,就容易有信徒,信徒越多,神邸就越强。

    再三确认自己只是掉了牙齿,没有破像之后,艾玛看着梁立冬,说道:“里德村的命运已经被你扭转,你是怎么做到的。”

    艾玛对此真的很好奇,她也尝试过扭转其它人的命运,但实质上根本不可能。一旦这么做了。结局反而会更加悲惨。

    “命运,我从不信那些东西。所以命运也就没有办法左右我。”

    “就这么简单?”艾玛皱眉。

    “就这么简单!”梁立冬笃定地答道。

    “既然你不相信命运,甚至可以扭转命运,那为什么你不会受到命运女神的神罚?”艾玛越发好奇。

    梁立冬笑了:“你似乎觉得命运这东西没有办法逃避?”

    艾玛点点头:“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将命运扭转的情况发生。”

    “那我们里德村这里算不算?”

    艾玛顿时哑口无言。一个漂亮的少女。微张着粉红色的嘴唇,这本应是个很让人赏心悦目的画面。但因为艾玛掉了两颗门牙,看起来就有些滑稽了。

    梁立冬看着她的模样,突然想起了点东西:“你既然会预言术。要不来预言一下我的未来如何?”

    “可以?”艾玛侧着脑袋好奇地问道。

    梁立冬点点头。即使是在游戏中,预言术也是相当稀少的能力。玩家中拥有预言术的人,不足五个,而他一个都不认识。

    艾玛站到了梁立冬的面前。她毫无神彩的双眼瞳孔中,突然出现了一点一点的金色星屑。还没有等梁立冬有什么感觉,艾玛却突然大叫一声,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娇小可爱的身体在不停地颤抖,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没事吧。”梁立冬皱着眉头问道。

    好一会她才站了起来,梁立冬看到她的鼻子中流出两道血痕。艾玛拿出手帕,擦去自己的鼻水,说道:“我看不到你的未来,刚才我使用预言术的时候,有一个奇特的图像挡在你的面前,它对我发起了一轮很奇怪的精神攻击。”

    梁立冬疑惑地问道:“奇特的图像?”

    “对,它是这个模样。”

    艾玛的纤纤玉指在空中勾勒着,青黄色的魔力元素形成一个确实是很古怪的图案。

    梁立冬定睛一看,神色也变得纠结起来,那是一个镰刀和锤子合并在一起的标志,一个他非常眼熟,甚至可以说是几乎天天能见到的标志。

    艾玛看着梁立冬的表情,便问道:“你认识这图案?”

    梁立冬点点头:“嗯,认识,但它不应该在这里,也不应该在我身上。”

    “这图案代表着什么意思?”艾玛的原本毫无神彩的眼睛突然变得晶莹起来,她凑到梁立冬的面前,带着狂热的好奇问道:“它能挡住我的预言术,也就是说,你能扭转命运,都是因为它的缘故吧。”

    梁立冬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反而陷入了沉思。

    他估计这个熟悉的图案,应该和所谓的‘唯物主义者’天赋有关,或者就是专长发动时的异像。这专长他在游戏中并没有见过,也没有听其它玩家谈起过,想必应该是不存在的,但在这世界重生后,自己莫明就有了这专长,也就是说,或者这世界上还有很多自己没有听说过的专长和技能。

    毕竟游戏世界是游戏世界,现实是现实。

    若是波斯猫和小白在的话,倒是可以问问她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怪专长出现,或者能得出答案,但现在的话……还是别去询问渥金女神了,双方并不算很熟,万一让她知道点什么东西,又万一她对异界人没有什么好感之类的,那后果可就难说了。

    梁立冬回过神来,然后被吓了一跳,艾玛那张漂亮得不像话的小脸就在离自己不到二十厘米的地方,她正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着他。

    两人的距离太近,梁立冬甚至能感觉到她呼吸出来的微风……带着一股少女特有的清甜。

    一个大巴掌毫不怜香惜玉地按住了少女的俏脸,然后用力将其推开。

    “靠得太近了。”梁立冬站了起来:“你也别再问了,有些事情不能随便对其它人说的。”

    “哦!”艾玛很是失望,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扭转众人的不幸的命运,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不受命运控制的人,她迫切地想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可惜对方不愿意秘密说出来。

    艾玛也很清楚,任何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很多时候都不能询问过深。可她却确实想知道,这已经快成她的执念了。

    不过这世界要想知道别人的秘密,有很多种方法,比如说金钱,美色,压迫,利诱等等……当然,这些只是小道,根据她从风暴女神那里得到的知识,一个女人想知道另一个男人最大的秘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他爱上自己。

    但艾玛想到这点,却也不太爽快。虽然眼前这男人很英俊,帅气,实力也不差,但她不喜欢这样类型的男人,太霸道,她虽然更不喜欢勇者凯尔那种对女性犹豫不绝的男人,可霸道的男人也不好,二话不说就把她的脸给打破了……这样的男人要不得。

    梁立冬看着艾玛脸上的表情转来转去,他说道:“好了,继续刚才的话题。你接下来怎么办?你说凯尔是勇者,需要觉醒才能拥有击杀魔神的战斗力,这需要他看到悲惨的事情才能激血血脉……也就是说,如果凯尔没有觉醒,这世界就完了,魔神会降临,把世界上的人类全部杀完?”

    艾玛神色凝重地点点头:“现在最麻烦的事情,就是魔神即将复活,而勇者却还没有觉醒。”

    呵呵呵!梁立冬忍不住轻笑起来:“你骑士小说看多了,这世界不会没有了谁就毁灭,魔神再厉害也没有用,命运更是无聊之极。况且拯救世界这样的重任,也不应该压在你这样的小女孩,还有凯尔那样的孩子身上,就算要拼命,也是得等我们这些大人死完了,才轮到你们。”

    艾玛愣了一下,她突然觉得眼前这男人似乎也不是这么讨厌,但她立刻不快地说道:“我才不是小女孩,我现在十四岁。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我现在可以嫁人生子了。”

    “连馒头都没有长出来,你生孩子出来打算饿死他啊,别想那么多,你还是老实回到自己的风暴神殿中,乖乖地当你的圣女,好好过一辈子吧。”

    梁立冬站了起来,一挥法师袍宽大的袖子,神殿的大门打开,然后门外便站着凯尔和贝琳两个人,他们一脸尴尬的模样。偷听墙角被人抓了现形,任谁都会如此表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