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43 一辈子的圣女
    当天晚上,艾玛在贝琳的家中住了下来,虽然说凯尔的家更大更好,但出于男女之防的关系,艾玛还是住在了女性的家中。

    霍莱汶有朋友同浴的习俗,贝琳因为现在是神殿的牧师,每个月都有梁立冬给她发放的工资,所以现在她的家庭已经步入小康,在村子中生活水平只比凯尔略差一点点。

    因此她家人修建了一个挺大的浴池,可以容纳四个人一起洗澡也不会显得挤。

    两个少女光溜溜地浸入热水中,一个是候补圣女,另一个是在职圣女。

    候补圣女年长些,虽然长得不算很漂亮,但身段已经长开,曲线玲珑。正职圣女才十四岁,还没有真正发育,身子就像是一条直上直下的扁平长棍。

    虽然是长棍,但实在架不住正职圣女那张漂亮得不像话的小脸,候补圣女对此相当羡慕,她能想像得到,当眼前这个少女再长大两三岁,身子长开,是何等的倾国倾城。

    越是漂亮的女人,一般来说命运越是悲惨,但作为风暴女神殿的圣女,艾玛有权利拒绝一切狂蜂浪蝶。

    男人们可以追求圣女,但不可强迫,或者使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否则神殿那边就会不太客气了。

    当然,如果是敌对宗教的话,想办法抹黑或者玩弄敌对神教的圣女,则是很正常的事情。

    艾玛没有在意对方的眼神,因为这样的眼神她从小到大一直在深受着,久而久之就习惯了。现在她正低头对着微微晃动的水面,看着映在水中自己的脸宠,一脸的苦涩和恼怒,嘴唇内那少了两个漂亮门牙的缺口,使得她现在都不太敢说话,一说话就‘破相’。

    女人爱美,少女爱美,圣女自然也是爱美的。

    贝琳看着她那模样。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面对你这样的漂亮少女。老师居然也下得了狠手……不过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啊,居然惹得老师动手打人。老师在我们这里待了快有一年了,听说他杀过很多坏人,但我从来没有见过发过火。你明明救了我们里德村,为什么老师还要这样对你。我有些好奇。”

    艾玛抬起头,她有些不解地问道:“听你的语气,你似乎不觉得是贝塔阁下错了吗?”

    “老师这么善良的人。怎么会出错。他杀的人,一定是坏人。他打的人,一定是做错事了。”贝琳理所当然地说道:“你虽然帮助了我们里德村,但我相信你一定做错了事。惹得老师非常非常生气,否则他绝对不会动手打人的。平时我们犯了错。他骂都不骂,顶多和我们说说道理,现在他居然动手打了一个女孩子。而且下手还挺重,可想而知老师当时生气到什么地步了。”

    艾玛抖了一下好看的眉毛,一开始,她以为扭转命运的人,必定是个德高望重,实力超群的老贤者,但没想到居然是个年青人,是个很霸道,近乎不太讲理的年青人,居然打还女人的脸,一点都不绅士。

    但现在看来,这个年青人不一定德高,但望重是必定了的。

    其实一直到现在,艾玛依然还仿佛在梦中,她以前想扭转一个人的命运都做不到,但现在整个里德村的命运,甚至周围一些相关人员的命运都被扭转了。

    这样的力量,似乎已经不是正常层次上的力量,仿佛是更高一层,类似于规则那一类的力量比拼了。

    热气蒸腾,艾玛的脸变得红通通的,虽然她感觉自己挺讨厌那个叫贝塔的神官,但她不得不承认,拥有扭转命运力量的人,确实很让人佩服。

    “喂,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贝琳在少女的面前拍起一些水花,惊醒了正在思想的艾玛。

    “确实是做了些会让他生气的事情。”艾玛想了想,换了个更合适的说法:“其实只能说做了一半,但他不太喜欢我当时的观念,所以就打了我一拳发泄怒气,这事确实是……唉,不说这个了,你们知道贝塔牧师的来历吗?贝塔应该是他的名吧,他应该是贵族,应该有姓才对。”

    贝琳想了会,摇头说道:“不清楚,我们只知道老师叫做贝塔,他的故乡,还有他的姓统统不清楚,凯尔曾过问过,但老师只是笑笑不愿意回答,我们也就算了。”

    艾玛将半张脸浸入水中,咕噜噜地吹着气泡,她和贝琳不同,她的见识很丰富,清楚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贵族,又拥有强大的力量,而且还甘心窝在一个小地方,绝对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梁立冬此时并不清楚两个少女正在谈论着自己,他正看着自己的右手背。

    那里两点金色的血渍正在缓缓的渗入他的皮肤,微微有点火热的感觉,却不难受。

    一般来说,大部分生物的血液颜色都是红色,但也有些奇特生物的血液并非红色,比如说龙族的血液是暗金色为主,但根据龙族血统不同,颜色也有浅有淡,比如说红龙的金色血液中就稍微明亮一些。

    梁立冬一开始以为这只是些污迹,没有在意,但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有些古怪。

    他试着用魔法卷轴驱除这两点怪异的东西,但毫无作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点金色的血渍没入到他的皮肤下,然后渐渐消失。

    他晃了晃手,没有任何异状,不痛不痒!正奇怪的时候,却看到视网膜中出现了这样的系统提示:

    ‘检测到命运之力碎片,可吸收!吸收完毕,任务系统修复成功,任务系统激活!’

    梁立冬连忙打开系统,发现原本灰暗着的任务系统确实是亮起来了,虽然上面一个任务都没有,但看着这熟悉的界面,他轻轻微笑着。

    任务才是玩家们快速升级的真正要决,在游戏中,玩家们可以用八年就完成npc八十年都未必能达到的高度,靠的就是任务系统。虽然游戏中的任务从来没有重复的,而且有很多苛刻的触发条件上,但即使如此,玩家们依然还是孜孜不倦的寻找任何可以触发的任务。

    因为任务加报的人经验太丰厚了。即使是简单的送信任务。也能抵上玩家们数天的正常锻炼。

    只不知道知道现实世界任务的触发率如何!梁立冬微微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贞德已经在睡着,梁立冬走出神殿,寒冷的月光照在大地上。但很快,一点点的白色朵状物从空中飘落……下雪了。

    静静站在雪中好一阵子。微冷的空气终于平伏了心中的兴奋,他回到神殿中,美美地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素雪银裹,整个里德村变成了白色。但即使如此,村子中每一个人都是兴奋之情。

    原因很简单,村中心分肉了。

    昨天梁立冬带人上山打猎。虽然中途因为发现了里德村燃起的烟雾信号,他和凯尔两人紧急赶了回来。但他们依然收获不小,打到的猎物都由其它跟着一起上山的学生们抬了回来。

    一头黑熊,三头鹿。十二只兔子,这些猎物分了,全村每户人家都能分到十几斤肉,风干弄成腊肉,只要慢慢吃,每天吃上一小块,能吃一个冬天……往常都没有这样的好事,自从贝塔来到里德村后,村子里的人们渐渐地就能填饱肚子了。

    现在家家有余粮,又有肉干,这个冬天就算再冷些,也能熬得过去。

    村子里最好的屠夫是普京,按照规矩,熊掌,熊心,还有鹿茸这样最珍贵的东西,自然是分给村里最有声望的人。梁立冬在神殿中接受了这些相对来说,比较到珍贵的东西,这倒不是他贪小便宜,而是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他作为贵族,又是神官,还是代理村长,如果他不接受这样分均,其它人根本不敢去拿剩下的肉,以及骨头。

    艾玛依旧是穿着她那套白色连身短裤,虽然天气寒冷,但对于她这样lv12的职业者来说,这样的气温和春季没有什么区别。

    她站在神殿附近,看着村子中的一切,没过多久,凯尔来了,进到神殿中,然后又过了半小时,爱丽丝也来了,骑着她那头雪白色的独角兽。艾玛看着爱丽丝的独角兽,眼睛都瞪大了,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你是谁?”爱丽丝看着神殿门口的艾玛,敌意涌上心头,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会也喜欢上凯尔吧。

    “爱丽丝?”艾玛一脸惊讶地不行的模样:“你怎么会有独角兽坐骑?”

    “你是谁,怎么会认识我?”爱丽丝皱起了眉头。

    艾玛仔细一想,便明白了,这肯定又是一个被贝塔改变了命运的人。

    这时候凯尔出来了,他对着两人说道:“爱丽丝,还有艾玛小姐,老师让你们进去。”

    神殿的大门关上,神殿中一片寂静,梁立冬自己站在诵经台上,他请三人坐下,然后说道:“爱丽丝可能还不认识这个女孩子,她叫艾玛,是风暴神殿的圣女。”

    “圣女!”爱丽丝惊呼了一下,她自然知道这个词的份量。

    艾玛看着她,微微笑了一下,露出见到熟悉老朋友才有的那种笑容。

    爱丽丝却愣了一下,因为她根本不认识眼前这女孩,但对方为什么却一幅对自己很熟悉的模样。

    “这次让你们来,是想告诉你们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梁立冬指了指艾玛:“这个女孩子,她懂得预言术,她说你们的命运已经被安排好了,具体的情况就由她和你们说明吧。”

    艾玛站了起来,她看着两人,微笑着将自己在预言术幻境中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大概区级了两个小时左右,而后又在两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补充了一句:“当然,现在你们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因为贝塔阁下的关系。”

    凯尔张着大嘴指着自己:“我是拯救世界的勇者?我不能和笆笆拉在一起?”

    爱丽丝红着脸看了一眼凯尔:“我为了保护凯尔牺牲了?”那模样,没有一点害怕。

    “不过这只是我在几天前,甚至是几个月前看到的预言。本来我的预言一直没有出过错,但来到里德村后,我发现这里的命运已经被贝塔阁下强行扭转,凯尔也没有觉醒勇者血脉,现在我对未来已经有许些担心。”

    艾玛说着有些担心,但她的脸上一点担心的情绪也没有。

    “等等!”爱丽丝突然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说笆笆拉本应昨天死去,然后我又为凯尔牺牲了,那谁是凯尔的妻子。”

    不得不说,女人的着入点就是不同,梁立冬听完艾玛的预言后,第一反应就是魔神太弱了,居然被三个未成年人,还有一个大叔给干掉了。

    在艾玛的预言中,他们还有一个同伴,要去另外一个国家才能找到他。

    一般来说,有‘神’这个称号的生物,根本无法用常规手段杀死,必须得使有法则之力才能击杀。如果真的是魔神,那么凯尔的血脉就有些夸张了,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凯尔就算有勇者血脉,依然脱离不了普通人的水准,顶多是传奇。梁立冬极度怀疑,艾玛的预言术可能根本不是预言术,而是另外其它的东西。

    梁立冬感觉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张大手在推动着艾玛这个木偶在做一些莫明其妙的事情。

    而艾玛在听到爱丽丝的询问后,脸色变得很阴沉,极是不愉快地说道:“是我!”

    哦?这是凯尔的声音。

    咦!哼!这是爱丽丝不快的声音。

    而艾玛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事实上,我根本不想和凯尔结婚,他是一个好朋友,好战友,却根本不是一个称职的好丈夫,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在预言中,我和他的婚姻,是出于政治目的产物,直到我和他死亡,我们都没有孩子,他依然沉溺在笆笆拉的死亡,还有对爱丽丝死亡内疚中,我依然还是圣女,你们明白这代表着什么吗?”

    凯尔不明白,爱丽丝也不明白,他们两人还太纯洁,但梁立冬明白。

    圣女只有处女才能担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