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46 悲惨的少爷与侍女
    梁立冬开着内政系统在城市最繁华的地方走了一圈,然后坐到了一家相当奢华的酒馆里。

    因为是商业重镇,西西亚里不但来往的商人极多,其它城市的贵族们也会来这里观光,游玩,甚至是购买一些自己需要的贵重品。因为来的达官贵人多了,豪华酒馆就应孕而生。

    和普通酒馆那种吵吵嚷嚷的热闹不同,这里很安静,每个包厢的空间很大,桌椅都是用上等的寒木制成,这种木头晒干后,天然会散发一种奇特的香味,而且这种木头是淡金色,还有一丝丝白色的纹理,根本不需要任何加工就是极好的奢侈品。

    寒木制成的家具,随便一张矮椅子都可以换上好几条贱命的性命,而这个旅馆所有的木材,包括横梁都是用寒木制成。从外面一眼看过去,便能看到整座酒馆呈现一种淡金色,而后又有一条条白色弯曲的纹路在其中点缀,怎么看怎么高大上。

    这样的旅馆,别说平民,就连那些腰缠万贯的商人也不敢轻易踏足,如果没有贵族的邀请,他们只能在这间大酒馆的外边游荡。

    与其说这是一间酒馆,但实质上更是一座庄园。梁立冬坐在三楼的窗口前,看着下方庭园中正在进行交际的贵族们。

    虽然双方相隔甚远,但他依然能听得那些贵族们交谈的声音,然后这些话被内政系统收集,过滤,筛选。等到傍晚的时候,内政系统已经将西西亚里城的一些数值给列了出来,同时还给出了数条正在执行的内政方针,而其中一条引起了梁立冬的兴趣。

    西西亚里城正计划在市中心建造一座全新的大型光明神殿,一个月内就会动工,但目前这消息还没有多少人知道。

    梁立冬眉头一抖,有些意动,建造大型神殿。必定需要大量的石材。而西西亚里城周围的地形以平原为主,鲜少采石场,就算有,也是一个小山丘。出产不了多少的石材,要建大型神殿的话。必定得向其它城市采购石料,而且沉重的石材从其它城市运过来,价格必定极高。

    所以西西亚里城周围的采石场出产的石料必定会涨价。等这些小石场的石头采完后,光明神殿的建造负责人。才会考虑去其它城市购买建石材。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想到这一点,提前收购掉那些小采石场,梁立冬打算去问问。如果没有人收购,而且价格比较合理的话。他打算盘一两座下来,只要神殿开建,就能大赚一笔。

    付了两枚金币的费用后。梁立冬离开这间酒馆,回到自己住下的旅店,凯尔等三人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他了。

    “老师,我们建立自己的佣兵小队了。”凯尔相当开心地拿出自己的佣兵纹章,是盾纹双子女神的标志:“我们小队就叫圆桌骑士团,注册资料上,老师你是队长。”

    佣兵啊……梁立冬接过一枚纹章,露出怀念的神色,当年游戏开服的时候,他作为一个小菜鸟,跟着表哥后面,一点点地成长为服务器知名人物,而现在,轮到他带领着几个菜鸟佣兵‘打天下’了,真是风水轮流转!

    队长这职务,一般都是挂在最强的人身上,按理说,艾玛表面上的实力要远高于梁立冬不少,队长职务应该挂在她的身上才对,毕竟她是lv12级的圣女,虽然说进攻力不足,但凭着基础的攻击神术,还有大量的辅助魔法,已经在能在人类世界上横着走了。

    可凯尔在佣兵工会中,被工作人员询问队长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他脱出而出的便是梁立冬的名字,无论是他,还是爱丽丝,甚至是艾玛,对此都没有任何疑问。

    “你们明天就去佣兵工会接受任务,艾玛,虽然你年纪最小,但你的‘经验’要比他们两人丰富得多,你应该很清楚他们能接受什么样层次的任务,所以明天你直接负责带领他们。”

    艾玛想了会,点点头应下了。

    凯尔显得很兴奋,成为佣兵一直是他的梦想,现在他的梦想已经开始启航,这对他来说,几乎是做梦一般快活的事情。

    四人吃过晚餐后,便各自回房睡了。

    第二天,还刚亮,凯尔他们就出发了,其实凯尔兴奋地一晚上没有睡着,天没有亮就起来准备自己的装备了。

    梁立冬悠闲地吃过早餐后,便去了商业会所,这世界有佣兵工会,有杀手工会,自然也会商业会所。

    当然,商业会所的地位远比不上前两者,毕竟商人很多时候都不太受上层待见,虽然商业会所的街道办事大楼修得金碧辉煌,门前也人来人往,可一个贵族也没有。

    因此梁立冬的到来,吓到了很多人。

    商业会所的所长亲自接待了他,那是一个看起来八面玲珑的中年人,肤色很白,金发碧眼,这模样一般都是贵族,梁立冬估计他应该是没落贵族的后代,为了重振祖先荣光,不得已这才成了商人。

    果然,这中年人一开口就是一股子贵族特有的腔调在这里面。大部分贵族说话的时候,都喜欢拿捏着语气,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一种比较独特的说话腔调,这样的腔调很容易将贵族和平民区分开来。

    “请问阁下尊姓大名。”中年人微微弯了下腰,然后请梁立冬坐下。

    商业会所中的家具都是镶金雕银,看着人眼睛都会晃花,可与昨天那座全是寒木的酒馆一比,那就太掉价了,不但在价值上差得老远,在艺术,还有内涵上更是被甩出八条街那么远的距离。

    商业会所的奢华布置,吓吓普通人,和没有什么见识的商人还行,在贵族面前,根本就是个笑话。

    梁立冬坐在椅子上,轻轻答道:“你叫我贝塔就可以了。”

    “贝塔阁下,很高兴能见到你,不知道你到我们商业会所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帮得上忙,请尽管吩咐。我们免费给你办好。”

    对于商业会所来说。任何贵族都是很麻烦的客户,因为这帮人不但地位高,要求也怪,事情万一办不好。商业会所还得出血给他们陪礼道歉,可他们又不能拒绝贵族们的要求。所以很多时候,商业会所的人一看到有贵族的仆人上门,都是郁闷之极。

    而像梁立冬这样。亲自上门的贵族,极少出现。除非是有特殊的,难以对外人言明的商业要求。

    没有人怀疑梁立冬不是贵族,那发色。还有那气质,最重要的他还是施法者。这样的人,不是贵族才是怪事了。

    “不需要免费,按规矩来就好了。”梁立冬知道中年会长为什么会提出免费的要求。他知道商人在贵族的眼里地位有多低:“我需要收购一两座小型采石场,你能不能帮我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业主愿意出售。”

    作为商业会所的会长,中年人的商业嗅觉很灵敏,他自然知道最近西西亚里城准备要建大型光明神殿的事情,石材过段时间绝对要大涨价……这消息知道的人不多,但知道的人都已经在行动了,所以要想找到合适价格的采石场 ,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中年人将原因解释了一遍,然后很抱歉地说道:“贝塔阁下,这事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采石场现在都已经被那些消息灵通的贵族给掌握了。”

    梁立冬点点头,没有在意,其实在来之前,他就已经考虑到了这点可能性,只是抱着看看有没有机会的念头过来的。他站起来,正想离开,这时候中年会长却又说话了。

    “阁下请留步,采石场其实还有一处没有人收购。”中年商人突然想起些事情,然后出言说道。

    梁立冬有些疑惑:“哦?那个采石场的石料质量不好?”

    “质量相当不错。”

    “那就是采石场主人开价太高?”

    “开价很低,采石场就有主人家的土地中,他打算连庄园都一起卖掉,采石场加庄园,只要三百枚金币。”

    三百枚金币是个很高的价格,但如果能买到一座小型采石场,还有一片庄园,这个价格确实是很便宜了。

    “那是什么原因?”

    中年会长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那片采石场和庄园原本都属于陶特家族,但在三年前,不知道为什么,陶特家族的人一个接一个失踪,后来他们的尸体都在家族采石场附近被发现,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光,成了干尸,而且剩下来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就得了全身发脓的重病,现在陶特家族的人都快死光了,只剩下一个小儿子,还有一个从小培养出来的侍女。不过他们两人现在也快不行了。”

    “哦,继续说,我很有兴趣。”梁立冬又坐了下来。

    “陶特家族发现族人死在采石场附近的时候,花大价钱请了光明神殿的人去驱邪,后来确实没有人再被吸血死亡,但他们却染上了发脓的重症,虽然他们天天找光明神殿的牧师治疗,却根治不了,就这样,陶特家族的人慢慢就死得差不多了,而且光明神殿的牧师因为与他们接触太多,也有两人染上了脓症,虽然后面勉强治好了,但相貌也毁了,从那以后,没有人再敢帮陶特家族的人治病。”

    “陶特家剩下来的小儿子,每天都去佣兵工会买水疗术卷轴,给自己和侍女治疗,佣兵工会的人将卷轴远远地就扔进到陶特家的院子中,肯定不敢靠近,虽然他们勉强活着,但脓症一直好不了,魔法卷轴很贵的,两年多下来,陶特家族就败了,现在为了治疗,陶特家的小儿子说要出卖采石场和庄园,可根本没有人敢接手。在一年多前,他原本的未婚妻也撕毁了婚约,离他而去。”

    “陶特家的小儿子叫什么名字?”

    “约书亚-陶特。”

    好名字,一听就是不同凡响之人。梁立冬谢过了会长的情报,然后离开了商业会所。他来到了东效,据中年会长所说,陶特的庄园就在这一片。

    西西亚里城很多人,但这一片确实没有什么人敢过来,梁立冬发现有事靠近这里的人,甚至眼中都还带着惊恐的情绪。

    沿着有些荒芜了的石板小路,梁立冬很快就走到了一座庄园的之前。这庄园外场围着一圈约四米高的白色石墙,石墙上长满了野草,想必已经有很久没有人打理过了。

    庄园门口是一扇高大的铁门,但已经生锈,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大门轻掩着,梁立冬轻轻推开,走了进来。

    庄园庭园之内野草疯长,几乎已经将庭园的石路都给吞噬掉,这地方只有虫鸟和轻风拂过的声音,完全没有人声,寂静地有些可怕。

    梁立冬走到庄园别墅的门前,隐隐约约听到二楼的室内传来女人的声音:“少爷,你就喝了这碗麦糊吧,我不饿。”

    “不行,你先喝一半,我才喝……”这是少年的声音,有气无力。

    梁立冬轻轻地敲了敲门……楼上的声音立刻就静了下来,而后阳台那里出现一个人影,穿着女人的衣服,她低下头来问道:“你……是什么……人?”

    这女人的声音中带着恐惧,但梁立冬看到她的相貌之后,就算他的心性再好,也忍不住有些惊讶起来。

    眼前这女人已经没有头发,她没有被衣服遮挡,身体裸露出来的地方,全密密麻麻布着一颗颗拇指大的脓泡,有的已经破了,向外冒着黄绿色脓水,很是恶心。

    这样的人,居然还能活得下来,这是得有多强的求生意志力。

    梁立冬看着这个如同怪物一般的女人,尽量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温和些,免得吓着对方:“我听说你们要出售庄园和采石场,过来看看采石场的情况,不知道你们介意不介意?”

    这女人愣了一下,然后双眼中迸发出希望的光芒,她疯了一般地冲回房中,同时大喊:“少爷,少斧,外面有人说要买我们家的采石场和庄园,我们不用再饿肚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