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47 事有蹊跷
    这个满身青黄色脓疮的女人跑到的房中,没多会,便听到那个少年音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地说道:“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来,现在城里的人都清楚,我们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就算有人想帮我们,科本家族也会从中阻挠……茱莉,抱歉,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可是少爷,下面真的有个人说要和我们谈谈采石场的事情,而且他还是个施法者。”

    “什么,那你去打开门,请他进来。”

    接着便是快速的下楼脚步声,咚咚咚的,就像是在打鼓一样。没多会,大门打开,那个满身脓疮的女人出现在门后,她带来一股难闻的恶臭味,普通人见到她,多半会被吓得够呛,要不就是恶心地想反胃,但梁立冬在游戏中什么样的环境没有待过,什么样的地狱没有见过,只是一个身上长脓的女人,他虽然前边有些微微吃惊,但那也只是惊讶对方顽强的生命力,而不是觉得对方恶心和难看。

    这女人其实已经很虚弱了,梁立冬看得出来,她只是凭着一股精气神在撑着而已。

    使劲喘了几口气后,她张口说道:“阁下你好,请进。”

    她的眼睛很明亮,但看到梁立冬后,便立刻带着深深的自卑。

    梁立冬甚至发现她说话的时候,嘴里的舌头上也有一小块黄色的脓斑,对方的症状已经开始渗透到体内的器官了,想必很痛苦,可梁立冬只能在对方的眼里看到极强的求生**,没有看到丝毫的痛苦。

    “谢了。”

    梁立冬进到房中,他能嗅到空中的恶臭,同时房中还有一股微腥的灰尘霉味。

    门后便是客厅,他走到桌子前,正要坐下的时候,却发现无论是桌子,还是椅子上。都铺着一层灰尘。

    这女人见状。啊地惊叫了一声,立刻从旁边拿起一条旧了的毛巾,想把桌子擦干净,但她越擦却越脏。因为她的双手也长满了脓疮,这一用力。便有几颗脓疮爆开,那些青黄色的脓液不但弄脏了整条毛巾,甚至还在桌子上留下一路路的‘水’痕。

    女人忍不住呜呜抽泣起来。疾病的痛苦没有打败她,饥饿也不能使她低头。她也不怕别人议论她此时的容貌。可她很恨现在的自己,眼前这个男人是少爷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不但没能好好招待客人。甚至还让对方看到这么恶心的一幕。

    她觉得如果是自己,看到这么恶心的东西。肯定也要离开了,更何况如此尊贵,明显是贵族的客人。以前类似的情况很多。不少上门的客人看到他们这模样,调头就跑。

    她刚才太开心了,忘记了将自己的双手也包起来。她好恨,为什么自己这么不上心,这么爱忘记事情,明明这是少爷最后的机会了。

    伤心地抽泣了好一会,好不容易将眼前的水雾擦去,然后她惊讶地发现,那个贵族还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没有一点不耐烦的神色。

    “可以让你家的少爷下来了吗?”梁立冬问道:“我虽然比较有耐心,但我的时间一向不算太多。”

    “好好!请阁下稍等。”女人使劲点头,这一动,便是很多脓液从她的脸上溅出。

    她以极快的速度跑上楼,梁立冬看到她的鞋子上也是青黄一块块的,肯定也是脓液造成,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全身上下,应该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了,但居然还活着,这样的痛苦,如果换作梁立冬自己,他不敢担保自己是否会直接抹脖子,一了百了……

    女人跑上楼,便隐约听到她的声音从上面传下来:“少爷,那人真的留下来了。”

    “不会又是想耍我们玩的吧,科木家族的人,一向很喜欢羞辱我们。”

    “但下面的客人似乎不一样,我觉得科木家族应该请不动他。”

    “这样啊。”有气无力的少年音终于有了点精神:“茱莉你的眼光一向不错,你说客人和普通人不一样,那肯定不同,我这就下去和他谈谈。”

    接着楼上响起走路的脚步声,但很慢,要想下来,至少得要两三分钟。

    梁立冬趁着这机会,看了下周围的环境……这间别墅很大,光客厅就应该至少有三百平米。这里除了必要的家具,其它的奢侈品,比如说地毯啊,兽皮啊等等之类的东西都没有,所以显得客厅很空旷。

    这样和一个贵族的家底不太相符,梁立冬估计那些东西应该都被拿去换钱了,毕竟魔法卷轴可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用水疗术支撑了三年,这可是一笔极大的开支。

    不过即使如此,从残余的家具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家族曾经应该很富有,因为这些残余的家具,几乎全是用寒木所制。

    这时候,楼梯口那里传脚步声,刚才的侍女扶着另一个满身脓疮,没有头发的人走下来。

    这人很矮,很瘦……梁立冬看到他,再结合刚才听到的少年音,估计对方的年龄应该不超过十四岁。

    而那个女人,年龄应该比少年大些,可能有十六岁左右。

    少年拥有一双淡蓝色的眼睛,很漂亮。如果对方身体正常,没有什么怪病的话,凭着这双眼睛,也能成为一个相当有魅力的人。

    而且最让梁立冬在意的是,他发现这少年居然是个职业者,lv2。

    不过想想这也正常,魔法卷轴只有拥有施法能力的职业者才能使用,既然女仆不是职业者,那么陶特家的少爷是职业者,是很合情理的事情。

    “陶特家第三子,约书亚见过阁下。”

    少年的眼睛中带着一股惊讶,也带着许些希望。他是职业者,能看得出来,眼前这人不但是贵族,还是个强大的施法者。

    “贝塔。”梁立冬微微点头致意,他为这两人强大的求生意志感到由衷的佩服:“渥金神殿的苦行信徒,来自冬风城里德村。”

    少年再想说些什么,但却突然咳嗽起来,越咳越凶,整个人像是快断气一样。最后居然捂嘴呕出一滩黄色的脓水。

    那些液体涌过他手指间的缝隙。滴到地上,刹时间 ,空气中酸臭的味道就更浓了。

    梁立冬终于看不过眼了,他从自己的空间背包中拿出一张水疗术卷轴。扔了过去。

    淡蓝色的魔法光点密密麻麻将主仆两人包围住,然后像是击碎了什么奇怪的结界一样。两人的周围碎列出无数仿佛玻璃碎片的魔力晶体,一块块地掉落到地上,而后没过几秒。这些魔力晶体碎片又重新飘浮起来,贴到了他们两人身上。然后完全透明消失。

    这是!梁立冬微微地张了一下眼睛。

    而主仆两人也呆住了,少年看着刚才的异像,疑惑地问道:“贝塔阁下。刚才是怎么回事?你施放水疗术击溃的东西是什么?刚才我感觉到全身都轻松起来,可当好些魔力晶体又回来之后。我感觉到身体又变得难受了。”

    梁立冬想了会,问道:“能让我再试一次吗?”

    少年使劲点头,他感觉自己似乎知道自己和茱莉偏私会变成如此恶心模样的原因了。

    又是一张水疗术卷轴扔过去。和刚才的情况一模一样,确实是一层奇怪的,类似结界的东西附在他们两人身上。

    “我用了无数次的水疗术卷轴,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少年眼睛灼灼地看着梁立冬:“贝塔阁下,你是否知道些什么?或许说是我的能力太低了的关系,还是我买的水疗术卷轴,不够正宗?”

    “给你!”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又拿出一张水疗术卷轴:“你给自己用一下看看。”

    少年毫不犹豫地撕开了卷轴,蓝色的魔法光芒包围住两人,但却没有出现结界破碎的异像。

    怎么回事!少年眼中全是失望,人最伤心的时候,便是希望破灭的之时。

    但梁立冬却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身上有特殊的天赋,唯物主人者,可以免疫将且破除一切的因果素,以及预言术。

    少年和他的女仆不可能是中了预言术,预言术不能杀人,但因果律可以。

    因为三张水疗术打下去的关系,两人身上的脓疮开始有出结疤的迹象,但梁立冬清楚,有另外一股隐晦的力量在阻止着水疗术魔法的大部分作用。水疗术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很快他们身上的脓疮又会发作。

    但即使如此,陶特家的主仆两人还是感觉到身体舒服了不少。

    “贝塔阁下,你是来购买我家庄园的?”少年坐在了一张椅子上,他不在乎椅子上那层灰尘,因为他已经饿得没有多少略看了。

    “确实如此。但在那之前,我觉得你们得吃些东西。”梁立冬宽大的袖子一挥,精神力磅涌而出,直接将桌子上的灰尘吹走。他将自己空间中的那些干粮和腊肉拿了些出来,放在桌面上:“我不希望谈着生意的时候,有人在我的面前饿晕,或者饿死掉。”

    这些是经过梁立冬特地加工过的干粮和腊肉,美味质全部在五以上。

    这些东西本来就很好吃,散发着一股食物香味,更何况这主仆两人已经饿得快死了,梁立冬几分钟之前,在门外还听到他们在互相推让一碗麦糊。

    看着桌面上的食物,两人都咽了下口水,虽然少年还有些警戒,他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青年会对他们这么好,但人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无论是理智,还是意志力都会变得很差。

    他害怕对方有什么计谋,但饥饿的身体却自己行动起来,他捧起一块腊肉直接就塞到了嘴里,使劲嚼着,而他身边的女仆也一样,不过女仆虽然不是职业者,但意志力却很出一些,她吃了两口干粮之后,还记得将腊肉扯断成几块,放到自家的主人面前。

    等两人将桌面上大约总共一斤半重的干粮和腊肉吃完,他们的精神终于又好了些。

    此时少年已经知道食物中没有毒,要是有,他们早就该毒发了。他眼中带着些羞赧:“贝塔阁下,抱歉,让你看笑话了,我们实在太饿。”

    梁立冬点头,他没有在意对方那狼吞虎咽的模样,虽然他们两人刚才吃东西的模样很像是丧尸在进食,但梁立冬确实没有其它不妥的感觉,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对方身上那奇特因果律。

    “我本来想买下你的采石场和庄园,但现在我有些问题想先问问你们。”

    少年心中一叹,他想这次的交易,多半又要黄了。但一想到对方刚才拿出食物给他们吃,光这点恩情,他就觉得自己应该知无不言,无所不答才能报答一二。

    “阁下有什么问题,请尽管问。”

    “商业会所的会长,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少年脸色古怪地说道:“他是我舅舅。”

    梁立冬终于知道为什么中年会长会这么清楚陶特家族的事情了,原来是亲戚。他也明白对方为什么要向自己介绍陶特家主的采石场,原来是看梁立冬一身施法者打扮,有了想帮一把自己侄子的想法。

    “第二个问题,你们陶特家族的敌人中,是否有强大的施法者?”

    少年摇头:“不可能有,我们都清楚施法者是多么可怕的职业者,遇到施法者,我们会直接自己走到一边,连路都不敢挡,更别说和施法者作对了。”

    “那科木家族是怎么一回事?”

    少年吸了口气:“科木家族和我们确实是有敌对关系,但他们只是商人起家的暴发户贵族,最近几年才渐渐被城里的贵族上层接纳,他们的家族中有不少强大的战士,但却没有能成气候的施法者。”

    “第三个问题,你们家族是否在采石场中,发现了一些比较古怪的东西。”

    少年身体突然一顿,他的脸宠被脓疮覆盖,看不出喜怒,但他的眼睛中却是有了震惊之色。

    梁立冬看到他这幅模样,便知道,采石场那边肯定有猫腻。或许陶特家族的衰亡,就和采石场有很大的关系。

    对方身上的因果律,是恒定型的,能自我修复。梁立冬可以帮他破一时,却帮不了他一世。

    这样恒定型的困果律,一般只有传奇职业才能使用。如果没有强大的施法者针对他们,那么陶特家族肯定是碰上了很‘邪门’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