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48 有没有资格
    在梁立冬看来,陶特家族确实是比较倒霉,居然惹上了恒定型的因果律……他们在冬风城对上马克的时候,也只是普通的因果律而已。

    等这主仆两人稍微吃饱了些后,梁立冬说道:“我们现在可以来谈谈关于采石场的问题了吧。”

    “我打算把庄园卖掉,采石场也包括在里面,一共是三百金币。”约书亚满是脓疮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当然,这只是我原先的计划,现在卖给阁下,我打算只收两百金币。”

    梁立冬从约书亚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不舍,他稍微想了会,说道:“如果我只要买你的采石场,你出怎么样的价格?”

    约书亚愣了一下:“为什么?”

    “我不是那种喜欢落井下石的人。”梁立冬语气淡然地说道:“我有兴趣的只是采石场,虽然你们这庄园确实不错,但如果我拿走了,你们陶特家族的根也就断了。况且我也不打算在西西亚里城长住,有座庄园意义并不大。”

    约书亚很清楚,对方这是为他在考虑。

    这几年来,他经历过太多的背叛,嘲笑,还有各种花样的落井下石,从来没有人会替他们家族考虑一下,就连以前的亲戚也远远地离他们而去。唯一能给他们微薄帮助的,就是舅舅,但他也只是偶尔送些食物过来,现在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来过了,想必已经放弃自己这个外侄子。

    约书亚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很有道理,现在庄园已经是他们唯一的落脚之处了,如果连这里都失去,他们就没有了家,以后甚至连贵族都算不上。两个全身流脓的人,如果连家都没有,在外面更是会被别人欺负。

    只是如果他们没有钱的话,就买不了水疗术卷轴,如果没有治疗手段。他们身上的脓疮会在五天之内就要了他们的命。

    这三年来。约书来见过太多的嘴脸,所以他现在看人的眼光很准,眼前这个有着亮金色头发,而且表面上看起来很冷漠的青年。其实是个好人,真正的好人。

    “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钱。”约书亚苦笑着解释道。

    梁立冬说道:“三百金币用不了多长时间。水疗术卷轴不便宜。金币用完之后呢,你们只能等死。”

    约书亚垂下眼睑:“能拖一天是一天。”

    女仆突然抓起约书亚的手说道:“放心,少爷的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我相信这世界会有正义在,像少爷这么善良的人。光明神一定会保佑你。”

    如果一个人善良就能获得保佑,那就不会有祸害活千年这句话了。梁立冬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你们如果不解决根源的话,迟早一死。既然你们缺钱。那么我就按原价给三百金币,另外。这是我的一些小礼物。”

    梁立冬弹弹手指,一堆金币出现在桌面上,同时还有十几张水疗卷轴。

    救急不救穷。梁立冬虽然算是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圣母。他能制造水疗术卷轴,如果收养这两人,倒是能让他们活上一辈子。可这样的话,梁立冬每天就得赚钱买材料,再制造卷轴给他们续命,然后就做不了其它的事情。

    做善事要量力而行,这是表哥对他的教导,他觉得很有道理。

    约书亚对着梁立冬轻轻地弯腰表示谢意,他很清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中,一个愿意雪中送炭的好人,何其难得。

    “茱莉,把钱收起来,再把庄园的契约书给贝塔阁下,我们该离开这里了。”

    “是!”女仆眼中出现了一片水雾,对他们两人而已,这个庄园就是家,一旦从这里离开,他们就再也回不来了。

    梁立冬的手指依旧在桌子上轻轻敲着,笃笃作响:“约书亚,还有茱莉,我现在有个提议,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听听。”

    “阁下请说。”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并不打算长期待在这里。”梁立冬看向周围,这间别墅的建筑布局相当不错:“但如果让这座庄园空着,容易荒芜,所以我打算聘用你们两人为我工作,约书亚可以作为管家,而茱莉可以成为女仆长。工资上,约书亚一月一枚金币,茱莉小姐一月五十银币,你们觉得如何?”

    主仆两人对望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和希望。

    约书亚稳着自己的情绪,再次问出了:“为什么?”

    梁立冬的本意自然是想帮助他们,但他清楚,对于某些人来说,直接的施舍会伤害他们脆弱的自尊。他便如此说道:“如果我请其它人来管理这座庄园,短时间他们会尽心尽力,但我长期不在这里,难免那些人不会生出懒惰的心思,然后便会让这座漂亮的庄园浪费掉,可你们不同,这座庄园曾是你们的家,你们想必会比我更爱惜他,如果由你们来管理,我很放心。”

    约书亚眼中露出淡淡的感激:“好,贝塔阁下,我们答应你。”

    女仆茱莉欢呼了一声,没有人愿意离开自己的家。

    谈妥了事情之后,梁立冬离开了庄园,同时也将庄园的地契扔进了自己的空间背包中。他去佣兵工会买了不少的魔法材料,回到旅馆中开始制作卷轴。

    买下庄园和采石场花掉了三百金币,他从神殿中带走了一百金币,剩下的金币留给贝琳,让她发展里德村所有。

    而加上向格林顿要的五百枚金币,他身上一共有六百枚金币,现在扔出了三百枚,还有一半。

    三百枚金币确实不算少,但如果是用来购买强力的魔法装备,那就不多了。而他现在最有效的赚钱手段便是贩卖魔法卷轴。他一次性购买了一百枚金币左右的魔法材料,大概五天内可以用完,然后制作出来的卷轴,大概可以卖出四百枚金币。

    这大致上便是西西里亚城半年内的消化极限,魔法卷轴只有施法者才能使用,而施法者又不是大白菜,到处都有一大堆。因此魔法卷轴虽然昂贵,但实际上需求量并不大,四百枚金币的卷轴数量。大致上来说已经是半年左右的需求极限了。

    到傍晚的时候。凯尔三人回来了,三人都是一身的灰尘,梁立冬等他们吃过饭后,并没有让他们洗澡休息。而是直接将他们带到了陶特……现在应该是梁立冬新买下的庄园前。

    看着这座虽然有点荒芜,但相当依然相当奢华清幽的别墅。凯尔瞪大了眼睛:“老师,这才一天时间,你就弄到了这么好的庄园。手段也太惊人了吧。”

    爱丽丝骑在独角兽身上,也是一脸的惊讶。唯独艾玛很镇定,她觉得像梁立冬这种能扭转命运之力的男人,弄到一座庄园有什么奇怪。要是他那天突然上当了教皇,或者皇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梁立冬没有理凯尔的大呼小叫,他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听到庄园内有其它的声音。

    “跟上。”

    庄园的大铁门开着。梁立冬走进庄园中,弯过了两个弯,然后便看到一群人堵在别墅的门前,不家一辆黑色的马车停在庭园中。

    而满身是脓的约书亚倒在地上,几个人正用长长的木棍在殴打着他。茱莉在扑在少爷的身上不停地大叫,哭泣,用自己的身体挡着约书亚,保护着他,但她一个普通女人,又能挡着住几下,不多会连她也被乱棍打倒在了地上。

    “住手!”

    梁立冬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凯尔已经冲了上去。他仿佛瞬移一般地出现在那些大汉的面前,直接撞飞了一个,然后用剑鞘直接打翻了三个,接着他挡在两个受害者的面前,对着那辆马车义正严辞地喊道:“你们这些人,太没有道理了吧,这么多人欺负两个病人。”

    凯尔的眼睛很灵,他自然能看得清自己保护的是什么样的人。

    马车中传出一道冷酷的声音:“多管闲事的小鬼,一起打了。”

    这批人大约有十七个左右,全是lv2-lv4的职业者,想来应该是自家的精锐私兵。他们正要围上去的时候,却看到一道风墙在双方的中间隔开,而与此同时,爱丽丝挥了挥手,庭园中三颗老树突然变成了树人,长长的根须合在一起,变成两条腿,将马车和那些精锐私兵围在了一起。

    一个施法者,还有一个精灵召唤师……这样的组合任何人都不能小觑。

    马车中出来一个脸色苍白的年青人,他阴狠的视线扫过凯尔,当落到爱丽丝和艾玛两人身上的时候,先是泛起了淫欲,但很快他的神色就震惊起来,直接将自己的头低下去,恭敬地说道:“没想到居然是风暴女神殿的圣女殿下,你怎么来到了这里。”

    “有些事情!”艾玛微微笑着,美丽的笑颜如同雪中的白莲盛开:“你是?”

    “拉尔夫-科本!”这阴柔的青年穿着一身白色的华服,他继续低着头说道:“一年前我曾去过北郡镇收购魔法材料,那时候有幸见远远见过圣女殿下一面,至今依然惊艳万分,每到夜晚都会想起你美丽的容颜。”

    虽然半精灵爱丽丝很漂亮了,但和艾玛这个拥有特殊不明血统的圣女相比,还是有点差距。虽然艾玛现在才十四岁,还是个扁平的长棍,但每个人都知道,她有着极其夸张的潜力,只要身子一长开,除了少数几个精灵和神明,没有人能比她更美丽。

    这青年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不会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万一圣女看上了自己……这是拉尔夫内心中最真实的写照。

    “谢谢。”艾玛依然还是微笑着,作为圣女,她的社交能力很强,比爱丽丝强得多了:“不知道为什么拉尔夫-科本阁下要向这两个可怜的人儿下手,他们有得罪你的地方吗?”

    拉尔夫-科本答道:“这两个恶心的怪物欠我们科本家族两百多枚金币,现在期款已到,我来催债,他说没有钱,我便想让他们把庄园抵给我,毕竟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个庄园已经这么老旧了,顶多只能值一百枚金币,我大发慈悲算他们两百三十金币,结果他们不愿意,还想骗我说庄园的地契已经卖给别人了,我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信,所以就想教训教训他们。没有别的意思。”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约书亚拼命抬起头,他的嘴里吐着红色,黄色混杂在一起的恶心粘液,同时大喊道:“拉尔夫,你这卑鄙小人,我什么时候欠过你们科本家族的钱!”

    拉尔夫回头恶狠狠地说道:“半年前,你的女仆不是向我的下人借了三枚金币?”

    “我还了啊,早就还了。”茱莉拼命爬到约书亚身边,压在他的身上,想保护他,同时哭泣道:“而且三枚金币,怎么会变成两百金枚这么夸张的数量啊,你这是故意找理由来欺负我们,想抢掉我们的庄园。”

    拉尔夫正要再继续反驳,这时候梁立冬说话了。

    “行了,这座庄园的地契在我手上。拉尔夫是吧,凡事见好就收,别太过份了。”

    “你是?”拉尔夫盯着梁立冬,有些担忧。虽然说他感觉到圣女的实力更强,可眼前这青年却更让他觉得忌惮。

    “一个苦行牧师而已。”

    拉尔夫吸了口气:“这是我们科本家族和陶特家族事情,你们插一腿进来,不合规矩。”

    科本家族自三年前陶特家族出事开始,就谋划着要夺取陶特家的庄园和土地,他们一直暗中使绊,不让陶特家族的亲戚和朋友过去帮忙,拖了三年,眼看就要将陶特家族的人全部拖死了,只要约书亚一死,他们就能将陶特家族的土地谋夺过来,而且不会落人口实,多好的买卖。但没有想到,刚才他收到线人的报告,一个施法者贵族找到了陶特家族。

    他怕家族三年的谋划毁于一旦,就急忙赶到这里,想先将庄园的地契抢过来,也不管家族这作法会不会落人口实,有损声望了。但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梁立冬笑了,笑得挺开心的模样:“很合规矩啊,你们科本家族可以玩阴的,我们也有实力,为什么就不能!我给你介绍一下吧,风暴圣女你知道,我就不说了。这个半精灵美女是最强枪术师,最强枪骑兵格林顿的女儿,你口中多事的小鬼,是勇者凯特后人,我嘛……我是一座神殿的主教,我们四个加起来,你觉得有没有资格让你们科本家族滚得远远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