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49 奇怪的骷髅
    看着似笑非笑的梁立冬,拉尔夫-科本双手紧握,他忍着怒气,尽量做出平和的模样说道:“既然如此,那我确实无话可说……约书亚,看在这几位大人的面子上,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没想到你这倒霉鬼,居然走了运,攀上了几个大人物!”

    约书亚此时已经晕了过去,拉尔夫见自己讨不到口头上的便宜,啐了一声,怏怏地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去。

    女仆想将自家主人扶回屋,但人昏迷后,因为重心不稳的关系,会变得异常沉重,她根本没有办法把一个百来斤的人抱起来。凯尔见状,不顾对方浑身的脓液,还有那股直冲鼻孔的酸性恶臭,直接将人抱了起来,抬进房间之中。

    看着少爷身上的刚有点好转的脓疮,被打得几乎全部裂开,那些青黄色的脓液不停地溢出,女仆看得直流眼泪。

    作为圣女,艾玛对着约书亚使用了治疗术,但效果并不明显,因为她没有办法像梁立冬那样,可以暂时性地打破恒定在约书亚身上的因果律,不过即使如此,约书亚的的气血也有了明显的好转。

    “不将根源切断的话,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用。”梁立冬斜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他说道:“这是传奇型的因果律,一般来说,除了传奇等级的人物,几乎不可能解除这个可怕的诅咒效果。”

    其它三人忍不住惊讶起来,连连吸着冷气。凯尔惊讶之余问道:“这两人怎么惹上了传奇级的人物,而且传奇级的人物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小家族较真?”

    作为世家之女的爱丽丝也是连连点头:“这不太合理,传奇人物的地位且不说,如果陶特家族真的若上他们,要么就是当作被蚂蚁挑衅了,懒得回应,要么就是挥挥手把小家族灭掉,就和踏平一个蚂蚁窝那么简单,他们何必将传奇型因果律加血在几个小人物的身上。”

    对此梁立冬解释道:“我不认为是‘人’的原因。我认为是物的原因。或许陶特家族不小心捡到了什么上古遗物之类的……在骑士小说中。上古遗物有莫大威能,捡到了就能实力大增,或者对家族极有裨益,但实质上。几乎所有的上古遗物都设有封印,或者下有诅咒。”

    听到这话。女仆突然‘啊’地叫了起来,然后她说道:“三年前,我们陶特家族确实是从外面捡回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手环,很漂亮。但是我们家族的老主人们利用魔法检测过,那只是普通的宝石手环,现在想像。我们陶特家出现怪事,确实是从那个手环被捡回家里不久后开始的。”

    众人都是一愣。其它三人都将视线投到了梁立冬的身上,特别是艾玛,她对梁立冬越发疑惑起来。

    梁立冬只是就着自己的直觉猜测。但没想到,真的说中了,他说道:“那能不能让我们看看那件首饰。”

    女仆点点头,她去了地下室,把手环拿了上来,放在桌面上。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宝石手环,外侧和内侧都有着奇特的花纹。艾玛看了一会,摇遥头,爱丽丝过了会,也摇遥头。她们两人都没有从这手环上感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魔力波动。

    梁立冬将手环拿了起来,仔细看了会,说道:“这是祖则王朝的物件,而且还是大贵族的陪葬品。”

    “你怎么知道?”艾玛好奇地问道。

    梁立冬的手划过手环的外侧:“这些花纹是祖则王国的文字,外侧写着‘献给我至爱的儿子,我悲惨的儿子’,内侧写着这个家族的名字‘伟大的,仅次于皇室的家族,青风的克洛宁’。”

    艾玛微微瞪大了眼睛:“你居然还懂得祖则王国的文字?”

    “略懂。”梁立冬将手环放在桌面上:“这手环很值钱,光是这么好品质的绿宝石就足够卖出高价,而且它还是上个王朝遗留下来的古董,价格更是要番上几番才行,怎么也得卖上百来枚金币。”

    “你们都已经快饿得没有饭吃了,但是为什么之前不把这个手环卖掉?”梁立冬极是好奇地看着女仆:“别告诉我,你们只是忘记了而已。”

    女仆苦着脸说道:“少爷不让,态度很坚决,或者这手环对他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也说不定。”

    “意义很大,这手镯是母亲最喜欢的东西,她常带在身上。”这时候约书亚醒了过来,他挣扎着坐起身子,说道:“阁下,我相信这镯子没有问题,否则我母亲早出事了。”

    “这手环确实没有问题,但不担保挖出这手环的地方没有问题。”梁立冬叹气说道:“祖则王朝的人对于死亡很看重,他们的陵墓都有强力的魔法结界,甚至是诅咒保护。一个仅次于皇室的大家族,其儿子的殡葬品,我相信多多少少都会设置一些奇特的魔法,以用防止后人盗墓。”

    房间内很是沉默,爱丽丝悄悄地站到了凯尔的身边,艾玛则的视线则在一直在打量着梁立冬。

    过了会,约书亚终于说话了:“是采石场,我们家族的采石场挖了一个奇怪的棺材,那里面只有一具尸体和这个手镯。”

    “我就知道。”梁立冬呵呵冷笑了两声:“死人的东西也敢随便乱动,也不知道该说你们陶特家族太厉害了,还是小瞧了祖则王国的魔法造诣。这么说来,我买这采石场完全是亏了,里面有个传奇级别的死人,谁敢进去采石矿啊。”

    约书亚的眼中带着几分羞愧,或者是因为心情激动的关系, 青黄色的脓液又从他的脸上掉下来两滴:“我们并不知道那是诅则王国的陵墓,还以为只是普通人的坟墓而已。我们家族的矿工将棺材的尸体扔到一边,然后从棺材中找出了这个手环,接下来没过多久,我们家便出事了。”

    “其实我们也隐隐约约猜到有可以是那个棺材的原因,也请光明神殿的人进去驱邪,虽然之后没有人再被吸血,但我们都染上了这种可怕的瘟疫,他似乎只认准了我们家的血脉,外人就算不小心沾上了。也很容易治愈。唯独我们……”

    凯尔在一旁插嘴道:“老师,这么说我们只要破坏掉那个棺材,或者那具尸体,就应该可以破除了这诅咒吧。”

    看得出来。凯尔又是善心发作了。

    梁立冬点头:“理论上确实是如此。”

    这时候女仆突然跪了下来,她神情激动地说道:“几位大人。求你们一定要帮帮少爷,他太可怜了,如果治不好这病。那么我们陶特家族的传承就要断了。”

    勇者小队的其它三人都将期待的视线移到了梁立冬身上,等待着他的决定。

    本来梁立冬想拒绝的。因为他不敢保证如果他们牵扯进这件事中,会不会也遇上同样的问题。但这时候任务系统突然弹出了一个系统消息。

    分支任务:帮助陶特家族清楚恒定型因果律。

    这个任务是紫色,也就是所谓的精英任务。精英任务难度并不算太高。比起史诗任务来差得很远,中间还隔着一个传奇任务。

    既然是精英任务。那确实可以帮忙,毕竟现在梁立冬还进行着一个史诗任务,相比之下。精英任务的难度完全就是小意思。

    而且精英任务给予的人物经验,也确实不错,说不定会有些其它的意外收获。

    “好吧,我们现在就去采石场那里看看。”梁立冬点头答应了。

    凯尔哈哈开心地笑了一声,像他这样性格的人,在看到这主仆如此可怜之后,早就存了帮助他们的心思。

    一小时后,陶特家族的采石场……现在应该改名为贝塔的采石场,因为现在陶特家的庄园已经易名。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算没有分支任务,梁立冬也得把采石场里的东西给干掉了。如果想快速回笼资金,他必须得把这采石场运作起来,然后把石料卖给正准备建造大型神殿的光明女神教。”

    采石场是在地下,这是一片地下石矿。

    梁立冬走在最前面,因为他有着真实视野,就算没有照术明,他也能将前方的道路看得清清楚楚。

    矿洞中弥漫着一股石料的青漆味,并不算太刺激,但不好闻。

    石场已经被挖得很深,他们走了十几分钟,也没有见底。爱丽丝似乎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她走在凯尔的身后,紧紧地扯着自己意中人的衣袖。艾玛则表现得很淡定,她反而很有兴趣的左看右看。

    艾玛知识很丰富,但她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一般都是来自预言术幻境中。如果预言术幻境中没有出现的东西,她自然也是不了解的。像现在这样的地底世界,她就没有幻境中见到过,因此特别好奇。

    四人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找到了约书亚所说的那个棺材。

    找到了目标自然会让人高兴,但眼前的状况却让他们根本高兴不起来。

    一个散发着微光的棺材,然后棺材旁边有很多的黑色干尸,从这些尸体的衣着新鲜度来看,他们应该没死几年,这些人想必应该就是约书亚口中所说的失踪人员。

    而在这些干尸的旁边,有一具骷髅。

    这具骷髅能动,它找抓着一条干尸的手臂,正在咯吱咯吱地嚼着,就像是在嚼甘蔗一样,时不时吐出一些碎骨。

    他听到梁立冬等人的声音,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正面‘看’着四个不速之客。

    骷髅的眼洞中,有两团白色的灵魂之火……比梁立冬见过所有骷髅兵都要明亮,甚至能和骨龙的灵魂之火比肩。

    “你们是什么人?”空气微微地震动,然后演变成祖则王国的通用语。

    这样的语言其它三人听不懂,但梁立冬能。

    他有些惊讶,这是一具有智慧的骷髅,像这种有思考能力和理智的不死生物,实力一般都很强。

    “来打破恒定因果律的人。”梁立冬看着对方眼洞中的灵魂火焰,问道:“陶特家族那些古怪的因果律诅咒,想必都是你的杰作吧。”

    “是我,但又不是我。”骷髅走了过来,它的身上没有一丝的邪气:“我叫林肯-克洛宁。我记得我应该死于敌方家族的偷袭,但我现在又活了过来,可是我的身体却有些不对劲。我不由自主地想吃些肉,而那些肉被我吃了后,就消失了,而我能得到极其微弱的能量。”

    他挥舞着手中的干尸手臂:“我知道我吃这些东西很让你们困扰,但我实在是饿了,抱歉。”

    爱丽丝蹲到一边吐去了,看着一个骷髅在吃干尸,一般人都受不了。艾玛小脸发白,而凯尔脸色发青。

    梁立冬表现很正常,他对这个骷髅的来历不感兴趣,他的注意力在另一件事情上:“为什么说恒定因果律是你,又不是你的手笔。”

    “与我有关。”骷髅眼中的灵魂之火冒了一下:“但不是我做的,而是我的父亲。他为我设下了相当强力的魔法阵,这个阵法会在我死后几百日内启动,如果有盗贼者敢来偷我的陪葬品,它就会施放一种奇特的能量,将附近的人吸引到棺材附近自尽,然后死者的血肉地化成精神能量,被棺材吸走,用来唤醒已经死亡,变成骷髅的我。”

    “那些脓症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阵法被破,残留下来的魔力就会施展一个魔法,诅咒盗墓者全家不得好死。”骷髅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自责:“这事不要怪父亲,他也只是想让我在地下世界中活得更舒服一些。”

    “而我在这里等你们这样的勇敢者已经等了快两年了,好在你们来得及时,否则再过段时间,吃完了这些尸体后,我就会狂性大发……来吧,你们把我杀掉吧,最后用光明系魔法,那样死得快些,我也不会这么痛苦。”

    “杀掉你?你为什么一心求死?”

    梁立冬有些无语了。

    而骷髅却说道:“我本来就是死人,回归冥界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就没有打算复活。死后的世界很美好,活着对我来说才是一种痛苦。”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自尽?”梁立冬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