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51 月光下的少女(上)
    成为圆桌骑士后,凯尔不但得到了人物成长属于的修正和加成,而且还得到了三个梁立冬的人物专长。

    怒不可遏,灵敏移动,以及睿智灵光。

    虽然没有完全觉醒勇者血脉,但三个人物专长的叠加,加上已学会的剑术专精,已经领悟的勇者冲锋,再加上圆桌骑士系统带来的人物属性修正的影响,他现在的能力,不比同等级觉醒了勇者血脉的自己差多少。

    艾玛因为预言术幻境的关系,她对凯尔的实力很清楚,虽然说现在的凯尔比预言中的凯尔在实力上略差一点,但她却觉得现在的凯尔厉害得多。

    因为他有一个好老师,愿意接受教导,和预言中那个因为家破人亡而变成了愣头青的勇者相比,更加灵活多变,不会意气用事。

    现在艾玛对梁立冬的骑士册封能力,越发的好奇,如果她不是圣女,如果她是自由身,她也想成为圆桌骑士。

    骷髅被凯尔烧成了飞灰,此时黑色棺材的白色微光也在渐渐消散。上面刻着的魔法纹路也在渐渐消去,梁立冬感觉到那个传奇级别的因果律已经消失。

    作为玩家,通关‘副本’之后摸战利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梁立冬推开棺材盖,发现里面堆了不少的金币和宝石,总共价值加起来,应该在两百枚金币左右。根据队伍人数平分,每人也有四十多枚金币,算是一笔不错的奖励。

    但梁立冬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他更看重这里是不是会有上古时代遗留下来的魔法装备,或者魔法材料。

    在棺材里翻弄了一会,还真让他找到了件小东西。

    一枚白顶银环的戒指落在他的手心里,其它三人也靠了过来,他们能感觉到这个小首饰散发着和谐的魔力波动。

    梁立冬仔细鉴别了一下,作为魔法理论大师,他对魔法装备的鉴别相当在行,不多会便出了结果。

    “这是一枚能加强光系魔法元素凝聚速度的戒指。女式的。不过我们这里没有人精通光系魔法。所以就当作战利品卖掉,然后大家分钱如何?”

    凯尔惊讶道:“老师,我们也能拿到钱,这怎么分?”

    “当然是平分啊。”梁立冬理所当然地说道。在游戏中。这可是默认的潜规则。

    三人面面相觑,这倒不是他们对战利品的分成不感兴趣。而是现时代根本没有这个规矩。一般来说,佣兵小队完成任务后,其成员确实是会得到一些奖赏。不过都是几枚金币而已,撑顶了也不会超过十枚金币。

    现在光是棺材中的金币和宝石。如果按平分的规矩,足够他们每人都有好几十金币,再加上得到的那枚戒指。如果卖掉,金币会更多。

    毕竟魔法装备的价格很高。

    四人回到陶特庄园中。女仆茱莉和约书亚已经在门外等着他们了。

    他们一见到四人,就冲了上来,约书亚晃着自己的手臂。满眼的狂喜之色,他想说些什么,但因为太过于激动,以至于什么话都说不出。

    梁立冬看到他身上的脓疮已经开始结痂,而且没有再大量迸裂的迹象,这说明施加在他们身上的因果律诅咒已经消失。

    茱莉什么话也没有说,她只是深深地对着梁立冬等四人鞠躬,半天也没有直起来。

    很多时候,再满怀感激的语言,也比不上一个真挚的动作再能体现出当事人的感情。

    凯尔看着两人的模样,也替他们高兴,但他很快就有些不开心,自己上楼找了间房休息去了。

    爱丽丝看着他的模样,有些担心,正想跟上去劝解一下,艾玛拉住了她,说道:“别去,让他自己反省一下。这样的事情以后可能会遇得更多,我们的对手是魔神,他有很多强大且狡猾的部下,如果凯尔没有足够的警惕心,那么以后类似的事情还会重演。”

    “我和贝塔阁下两人不可能时时刻刻待在他的身边,所以他必须得自己学会如何去分辨真实和谎言。”

    爱丽丝虽然有些担心,但艾玛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她就只能作罢。

    现在的庄园虽然看着有些荒芜,但爱丽丝的独角兽却很喜欢这样充满自然味道的旋转,它在院子走来走去,很快就在一片草地上吃起嫩叶子来。

    但梁立冬却走过来,将他推开,然后用凯尔还回来的帝陨剑在草地上挖起洞来,这行为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不但艾玛和爱丽丝,连约书亚和茱莉都围了过来。

    很快梁立冬就从草皮下挖出一个小箱子,打开里面一看,居然是六枚金币和十几枚银币。

    艾玛看着约书亚,问道:“你们藏在这里的钱?”

    约书亚看着小箱子上面的纹章,再看看金币,摇头:“不是我们的,不认识的纹章,应该也不是西西里亚城的任何已知家族。”

    梁立冬拿起一枚金币,看了会说道:“这是祖则王国的金币,箱子上附有微弱的魔法阵,所以可以经过漫长的时光而没有腐朽,是无主之物,但现在属于我们了。”

    艾玛却更加好奇了:“你怎么知道下面有一箱子的钱?”

    爱丽丝却猛然一拍手:“我记起来了,凯尔说过,他说贝塔阁下得到了渥金女神的赐福,能是不时捡到钱,所以贝塔阁下从来不会为钱发愁。”

    还有这样的赐福?艾玛觉得自己算是涨见识了,她可是风暴圣女,按理说应该是仅次于教皇,最受风暴女神宠爱的人,但即使这样,她也没有得到过任何风暴女神的赐福。

    这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渥金女神,对自己的信徒也太大方了吧。

    梁立冬将箱子收进自己的空间背包中,现在急需大量的金钱,虽然五枚金币不算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任何的财富,都是得从一丝一厘存起来才行。

    虽然说去采石场中来回一趟没有花费什么力气,不过梁立冬还是觉得有些饿了,他让艾玛和爱丝打下手,利用空间背包里的干粮和腊肉做了一顿晚餐。

    凯尔被香气吸引出来。晚餐受到了众人的一致好评。

    晚饭过后。众人就自由活动,艾玛和爱丽丝两人去逛街,凯尔充当护花使者,约书亚和茱莉留在庄园中。他们虽然已经开始痊愈,但身上的脓肿还没有完全消去。贸然出去,只会吓着花花草草。

    梁立冬也留在庄园中,他开始制作魔法卷轴。

    这是他赚钱计划中的一环。自然不会拖延。

    几了十几张卷轴后,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来!”梁立冬设置后最好的魔法节点。又一张卷轴完成。

    房门打开,约书亚从门外进来,他眼中带着几分忐忑和不安。但很快他的眼神就变得坚定起来,开门见山地说道:“贝塔阁下。我希望成为你的学生,我希望能在你的教导下,学习魔法。”

    “为什么?”梁立冬一边做着魔法卷轴。一边问道。

    约书亚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因为我要振兴陶特家族。”

    梁立冬摇头说道:“假话。”

    约书亚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直白。短暂的沉默过后,他说道:“是的,刚才我说的是假话。陶特家族我已经不在意了,现在我只是不想成为别人口人的废人,我不想被别人看低,相反,我还要那些看低我的人后悔?”

    “你想让他们怎么个后悔法?”梁立冬抬起头来问道:“杀了他们?”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白汪汪的散落一地,约书亚身上的杀气渐渐消失,他的表情很迷茫:“我也不知道,我曾不止一次地想像过,等我有天解除了诅咒,拥有了实力后,我就一个人揍那些对不起,背叛我们家族的人。最恶劣的那几人甚至要杀掉……但是现在,我对他们却没有那么大的恨意了,可我又不想被他们小瞧。”

    梁立冬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仿佛能从约书亚的眼睛中,看到对方的灵魂:“特别是你的未婚妻?”

    约书亚的身体立刻就僵硬起来,他刚散落下去的杀意又重新凝聚起来。

    梁立冬点点头:“没问题,你也是职业者,我可以教你魔法,甚至还可以教你剑术。但我有个要求,我不参与你的私人恩怨,如果你去报仇,就算你有生命危险,我也不会去救你,也不会帮你,你觉得如何?”

    “行!”约书亚点点头,他就没有想让别人帮他报仇泄恨。

    “等凯尔回来了,你就和他说,让他册封你为次等骑士。”梁立冬又重新开始自己的卷轴制造工作:“我不知道你的潜力如何,但你能成为职业者,而且在这种痛苦的诅咒下坚持了这么久,想必你有十分强韧的灵魂和意志力,这是个很强大的天赋,我相信那些得罪人的人,以后都会后必经。”

    约书亚并不知道‘骑士册封’能力有什么益处,他有些奇怪地说道:“贝塔阁下,我是想和你学习魔法,并不想成为谁的骑士……”

    梁立冬向对方挥挥手,作了一个驱赶的动作:“出去吧,等凯尔回来,他会详细向你解释的。成为次等骑士,你绝对不会后悔。”

    约书亚本来想说些什么,但他看到梁立冬又开始沉浸在魔法卷轴的制造当中,便只能欠身一礼后,离开了房间。

    他现在是这个庄园的管家,身份不同了,很多事情由不得他任性。

    他和茱莉一起打扫着庄园,因为没有多余的仆人,这样的活计只能由他们自己来干。

    但他现在的心思并没有放在打扫上,而是还在回忆着刚才他和梁立冬的对话,他实在弄不明白,自己要学习魔法,和册封骑士有什么关系。

    在这样有些焦急的心态中,约书亚终于等到凯尔的回来。

    两个女孩子空手而归,而凯尔身上却是挂着数个大包,身上还绑着两个,整个人都快被包袱给盖住了。

    约书亚走上前,帮凯尔分担了一部分的包袱,然后又将梁立冬嘱咐的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老师让我册封你为次等骑士?”凯尔有些惊讶,但很快了就使劲拍着约书亚的肩膀:“啧啧,你小子真走运。”

    艾玛也是一脸的羡慕,爱丽丝自己本来就是圆桌骑士了,倒是没有任何想法,不过她却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也该册封几个次等骑士来保护自己。

    召唤师虽然厉害,那是借助了召唤兽的能力,自身还是很脆弱的。

    约书亚看着凯尔,又看看艾玛,此时他终于相信‘次等骑士’这称号,或者真的有不同凡响的意义了。

    “来来,跟到我房间中。”凯尔拉着约书亚:“我现在就册封你当次等骑士,不过会有些痛,你得忍忍,不过我能保证,你绝对不会后悔成为次等骑士。”

    艾玛带着复杂的心思,和爱丽丝分开,她本想回房睡觉,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鬼使神差地就走到了梁立冬的房门前。

    她在房门前站了很久,迷迷糊糊的,她似乎有很多事情想和对方说,但却又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很古怪的心情。

    “进来吧。”

    房间中出了沉稳柔和的男声……这两三天接触下来,艾玛已经清楚,贝塔并不是一个很霸道的人,他只是不太喜欢将真正的感情表现出来而已,实质上,这是一个很温柔的男性。

    但他也不是那种老实巴交的老好人,而是有着自己底线和准则的男人。

    推开房门,艾玛走进房间中,便看到梁立冬桌面上堆着的,仿若小山似的魔法卷轴。

    居然已经做了这么多的数量……不知道为什么,艾玛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脸红。她和爱丽丝只知道出去逛街玩,而这男人却在默默的作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这两天下来,她感觉到自己什么事情都不用多想,直接跟着对方背后向前走就行了。

    现在一想,是眼前这个男人,在她没有看到的角落里,静悄悄的为他们三个小家伙布置好了一切。

    什么是成熟的男人,这样的才是。

    北郡镇那些说着要保护她的贵族才俊们,为她做了一点点的小事,便到处宣扬,仿佛全天下人都应该知道他们对她有多痴情,多爱护。

    和眼前这人一比,简直可笑得要命。

    月光下的艾玛,静静微笑着的艾玛,有着致命的美丽和吸引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