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57 真的有王霸之气
    这年青人长得很英俊,皮肤白皙,暗金色短发,宽额头,鹰勾鼻。但这样的面相往往也让人觉得有些刻薄。

    两队穿着褐色皮甲的正规枪兵从庄园外冲进来,把梁立队两人团团围住。

    站在一旁准备送人出去的中年管家脸色变得相当奇怪:“大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是老爷的贵客。”

    “斯考尔,我知道轻重。”年青人不轻不重地呵斥了中年管家一句,然后对着梁立冬说道:“我是兰斯-布鲁克,西西里亚城边境军的统领。三小时前,我收到可靠之人的举报,说你们与两个街上裸死的精灵有极大的关系。根据本地法律,你们被捕了,请和我们走一趟。”

    “至于艾玛小姐,你是风暴神殿的圣女,按理说我们无权拘留你,但考虑到你的危险性,我们必须得将你软禁起来,请放心,我们不会有任何失礼的地方,等事情查清后,我们会将你移交给风暴神殿。”

    青年说完这话,挥了挥手,那两队枪兵就想涌上来抓人。

    艾玛拎起法杖,只是轻轻在向下一敲,一道旋风以她和梁立冬为中心,向周围扩散,两队枪兵被吹得东倒西歪。

    兰斯见状,脸色阴沉起来:“艾玛小姐,我们是看在风暴神殿的份上,才对你从轻处理,但请你将别人的好意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我们知道你身份尊贵,可以免除不文明的审问待遇,但你也必须配合,跟我们走一趟,你的手下必须得把事情交待清楚。”

    “可惜我并不是领队。”艾玛退后了一步,站在梁立冬的后方:“这位阁下才是我们的领队,我只是普通的队员罢了。”

    兰斯的瞳孔顿时一缩。

    梁立冬站在原地,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只是一个不知名的举报,你就信了,就要抓我们?我还说你向敌国泄露霍莱汶军事机密。是不是我现在就要把你杀了?你到底是自己白痴。还是别有所图?我不管你是哪种,请让开!虽然我们是贵族,但我们也更是职业者,贵族那套玩意耍在我们身上没有用。”

    兰斯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看着自己东倒西歪的部下,而后恼怒地说道:“职业者就了不起。职业我见得多了,还不是一样得匍匐在我们贵族面前当条狗!“

    “那是普通平民职业者,而且他们的实力不强。”梁立冬继续刚才那种让人抓狂的不屑微笑:“但我们不同。我们不但是职业者,也是贵族。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实力很强。”

    兰斯被梁立冬的表情刺激到了,怒极反笑:“你的意思是。如果我敢抓你们,你们就反抗杀了我?”

    “你可以试试。”梁立冬脸色平静地说道。

    “哼。我就不信,所有人听我……”

    ‘哗’地一声,一道青铜色的光柱直接擦着兰斯的脑袋左侧飞过去。他后半句话直接咽回了肚子中。

    虽然只是擦了个边,但‘钱击轰击’中带着的魔法闪电让兰斯整个身体都在发麻。

    “再有下一步动作,魔法就会轰在你的脑袋上。”

    梁立冬说完话之后,转身离开,艾玛眨了眨眼睛,随后跟上。

    兰斯只敢在原地黑着一张脸,却不敢再命令自己的部下上前。

    两人出了庄园的范围,艾玛小跑几步,和梁立冬并列,然后她好奇地问道:“贝塔阁下,你这样得罪他们,不太好吧。”

    艾玛虽然是圣女,但总归是个少女,在魄力上自然没办法和梁立冬这种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比较。

    他解释道:“刚才那小子要抓捕我们,无非就是为了找几个替死鬼。西西里亚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室那边肯定会问责下来,虽然不至于惩罚太重,但布鲁克家族肯定会有不小的利益,或者权利损失,但如果找几个替死鬼送上去,那么结果可能会好很多,所以他就找上了我们。”

    “为什么是我们?”艾玛问道。

    梁立冬看着道路两边的破损的建筑,继续说道:“这就是奇怪的地方,西西里亚城中这么多的职业者,为什么偏偏找上我们,况且我们来这里并没有几天时间。”

    艾玛很可爱的扭着眉头,因为她以前擅长预言术的关系,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直接用预言术看就行了,但现在可不行,因为自从遇到了梁立冬后,她看到的预言就变得乱七八糟了,再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她真的不太擅长揣摩人心。

    想了好一会,艾玛放弃了,因为她发现自己除了预言术和神术外,并没有其它特殊的能力。

    “要是我的预言术还能用就好了。”艾玛叹了口气,不过很快她就摇摇头:“或者这样更好,即定的命运之类的,实在是太可悲了。”

    “不过我倒是有个猜想。”梁立冬突然说道:“你还记得那些追杀你的黑衣人吗?”

    艾玛一愣:“你是说,他们来到这里了?”

    “很有可能。”梁立冬点点头:“除了他们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会故意陷害我们!科本家族虽然可以对付陶特家族,但我想他们没有胆子惹上我们。”

    “这么快就追过来了?”艾玛有些无奈。

    “我只是说有可能。”

    艾玛忽地吐了口气, 她其实挺喜欢这几天的生活,平和安稳,她差点就以为自己以后的生活也是这样了,可梁立冬的猜测提醒着她,魔神即将苏醒,而他们必须得杀掉魔神才能维护世界和平。

    虽然现在预言术已经不起作用,但艾玛依然将诛除魔神当作是自己的第一使命。

    两人回到陶特庄园中,凯尔和爱丽丝还没有回来,不过以他们两人现在的能耐,只要不刻意作死,一些普通的佣兵任务绝对难不倒他们。

    艾玛回到别墅后,立刻和茱莉一起去准备午餐了,毕竟她觉得自己也是女孩子,总不能老让贝塔这个男士下厨。

    梁立冬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做了几张卷轴,便有敲门声响起。

    “请进!”

    约书亚从门外走进来,因为因果律诅咒消失,而且在水疗术的治愈下,他身上的脓疮好得极快,现在脸上的脓口已经开始结痂,有的甚至已经开始脱落,勉强能看出脸形来了。

    “老师!”约书亚因为是凯尔的册封的次等骑士,所以也学着凯尔对梁立冬的称呼。

    “有什么事吗?”梁立冬放下手中的卷轴,看着他。

    约书亚虽然看着很坚强,求生意志也不差,但那只是外壳,全靠一股不甘的情绪在支撑着自己,梁立冬能感觉到这小家伙的心中有着一股浓浓的自卑。

    对于自卑的人,必须得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否则很容易钻牛角尖,从而一蹶不振,甚至走上歧路。

    “凯尔说,你能教导我学习战斗技巧。”约书亚的语气有些怯弱,他似乎生怕梁立冬拒绝:“我不想再这样被人欺负下去,所以我想变强。”

    约书亚本身就是个职业者,梁立冬发现他有不错的天赋,再加上次等骑士带来的属性修正和成长,能力虽然比不上凯尔这个正牌勇者,但也比普通职业者强出很多,很多。

    “那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想法吗?”

    “我听说凯尔不但学习了剑术,还会一种特殊的魔法,能把火焰附加到剑上。”约书亚眼睛发亮地说道:“我也想像他一样,成为剑术和魔法都精通的人才。”

    梁立冬笑道:“我事先声明一点,凯尔的那个特殊魔法,连我都不会,那是他的血脉能力。他确实算得上是魔剑士一员,不过他的职业更加高阶一些,勇者。”

    “勇者?”约书亚瞪大了眼睛。

    勇者这个词汇几乎人人在小时候都听说过。自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人类至少有过十数次的灭亡危机,每次将拯救了人类,拯救了世界的人,都是勇者。

    约书亚实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词语:“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勇者?”

    “就是传说中的勇者。”梁立冬耸耸肩:“老实说一开始我敢挺惊讶的,毕竟这已经是传奇的范畴,不过只有拯救了世界的勇者才能真正被称为勇者,否则只能是勇者候备。”

    “但这也足够让人吃惊了。”约书亚突然兴奋地看着梁立冬:“老师你是勇者的导师,那你一定就是传说中负责指引勇者的贤者吧。”

    “贤者是指引勇者去诛杀魔神,而我稍稍有些不同。”梁立冬呵呵轻笑:“我有其它的目的。所以贤者这称号,我是当不上的。先不谈勇者的事情了,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说你想成为魔剑士,其实这想法很好,也很适合你,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想成为魔剑士!而不是其它的职业?”

    约书亚沉默了一会:“因为她也是魔剑士!”

    “哦,你的未婚妻?”

    约书亚点点头,眼中带着莫明的神光:“我想再一次站在她的面前,并且要比她更加强大,然后告诉她,我比她更有天赋,我比她更有能力,我不是垃圾,她才是!”

    梁立冬脸色微微动容,他刚才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压迫力,虽然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但确实存在……他打开系统一看,发现系统的特殊提示:遭受王霸气势压制,意志检测豁免通过,气势失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