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58 有人开挂
    王霸气势这技能,梁立冬在游戏中只听说过,没有实质上见过,但他没有想到,居然可以在约书亚的身上看到。

    据说拥有这技能的人物,可以暂时性压制对方的智力和理智值,让对方接下来两到三天行为失常,决策连连失误,最后演变成形势崩盘的严重地步。

    只是梁立冬不明白,为什么这技能以前约书亚不使用,如果以前用了的话,说不定陶特家族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不过他考虑到,也许约书亚自己也不知道有这个技能,或许最近一段时间才激发出来的也说不定,便没有多问,打算以后有机会再与他说说此事。

    魔剑士类别的职业分支很多,像梁立冬的神裔贵族也是属于魔剑士这一大类。

    不过不同分支的魔剑士,能力相差很多,有擅长使用魔法辅助攻击的,有擅长使用魔法防御的,也有将魔法融合到近战攻击中的爆发型魔剑士,又根据魔法属性的不同,术士和法师之间血脉不同,细分下去的话,可以有百来种不同的专长搭配,战斗方式也完全不同。

    因此虽然是同是魔剑士,但对未来的道路选择不同,会造成极大的差异。

    梁立冬将魔剑士的大概优势,缺点,以及应该注意的事项都细细和约书亚说了一遍,而后继续说道:“魔剑士很中庸,体魄比不过战士,反应比不过盗贼,魔法威力比不过法师,更比不地战士,他最大的优点,便是战斗方式很多,这是一个需要创造力的职业,优良的体魄,反应,配合不俗的魔法。可以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攻击手段。但如果头脑不机灵,战斗意识不强的人,魔剑士就是一个很中庸的职业,几乎什么都做不到。”

    约书亚好奇地问道:“老师。那什么样的魔剑士战斗能力最强。”

    “若是论纯粹的杀伤力的话,自然是火系魔剑士最强。”梁立冬顿了一下:“但若论杀人效率的话。空间系魔剑士比较出众,虽然和大剑士相比还是不如,但依然是所有职业者的翘楚。”

    “那就空间系魔剑士。”约书亚的语气带着向分兴奋。

    对于年轻人来说。战胜敌人是一种很‘酷’的行为,更何况约书亚明显苦大仇深。

    “你的未婚妻是什么类型的魔剑士?”梁立冬问道。

    “冰系!”

    “那你成为火系或者土系魔法师才是正确的选择。”梁立冬解释道:“空间系太过于诡魅。对付抛弃自己的女人,就应该有强大且霸气的实力出现在她的面前。空间系确实很强,但它的攻击方式总带着几分邪乎。就算你强过对方,她也不会主你有多厉害。顶多会觉得你很卑鄙。”

    约书亚一愣,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在他原本的想法中。只要自己赢过对方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什么气势或者排场。但他现在他觉得老师说得很对,要想让那个女人心服口服,并且后悔自己看走了眼,那就必须得以强硬且霸气的姿态将她击败才可以解气。

    “那我就学习火系魔法!”

    “不,土系魔法更适合你。”梁立冬微笑道:“你的魔力波动意志很适合学习土系魔法,最重要的是,如果说火系代表着绝对的杀伤力,那么土系就代表着强大的防守能力,而且拥有不俗的反击能力,最重要的是,土素魔法的使用者,会给人一种嵬然不动的气魄,这样子更让人觉得你有气质,而且会让人觉得你很靠得近。”

    “我明白了,那我就学习土系魔法。”

    梁立冬笑道:“那现在就去后院的地上躺着。”

    “咦,为什么?”约书亚吃了一惊 ,他觉得梁立冬在和自己开玩笑。

    “你虽然很有学习土系魔法的天赋,但你并不懂得任何一个土系魔法。”梁立冬缓缓解释道:“而最快让你感悟土元素的方法,便是和大地接触。”

    约书亚深吸了一口气,离开了梁立冬的房间,他一边下楼,一边开始脱衣服。他的身上全是脓疮结成的伤痂,但他不在意,他在自己侍女茱莉惊讶的目光中,将自己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然后整个人仆在后院的泥地上,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冥思。

    冰凉的地面让他兴奋的情绪微微地正常了些,但他依然能想像到,当自己成为一个强大的魔剑士,以一种霸道到极点的姿态,重新出现在罗登家族的门前时,他们会是什么样的一幅脸色,那个女人甚至会后悔得要哭出来吧。

    想到那一幕,约书亚就很开心,他开心自己不但没有死,还找到了一个好老师,甚至还有了报仇的希望,这样的快意充斥着他的心腔,使得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充满着时来运转的得意,也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这样的笑声很多人都听到了。茱莉听到后,泪流满面,她能理解少爷的苦与乐,她与他的心是系在一起的。

    艾玛也听到了,她只是摇摇头,她虽然对约书亚没有恶感,但也没有太多的好感,毕竟她感觉这个年青人的骨子里太过于自我,太过于世俗,她不喜欢。

    梁立冬也听到了,他只是摇了摇头,再也没有其它的表情。

    等到傍晚的时候,凯尔和爱丽丝两人终于回来了,凯尔一脸劳累之色,进到屋中就靠坐下来,不愿意动弹。

    但爱丽丝则是满脸的开心,恋爱中的女人,从来不会觉得劳累,虽然她的体力比凯尔差得远,但却显得更加精神。

    凯尔在椅子上休息了一会,爱丽丝去厨房里面端来了一杯水,然后含情脉脉地递给了眼前的少年。

    喝了一口后,凯尔突然愣住了,他站起来,到到后院中,便看到一个半裸着的男子躺在地上睡着了,他的身边起了一圈土层,这圈土层仿佛有生命一般,还在微微振动,似乎守护着这个少年一般。

    而最让凯尔惊讶的是,这个男子全身光滑,身上仿佛没有一点伤痕,他愣了愣神,嘴唇微动:“约书亚?”

    “没错,就是他。”梁立冬在二楼的窗户那里探出身子看着下方睡熟的少年:“第一次冥思就领悟了专长‘土元素之心’,这小子的天赋不比凯尔你差多少。”

    凯尔瞪大了眼睛,随后便是很高兴,他并不是那种别人强他就会嫉妒的类型,他已经将约书亚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朋友变得出加出色,他只会更加高兴。

    凯尔是一个很有情操,很大度的少年,他无愧于勇者的称号。但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般善良。

    布鲁克的别墅中,长子兰斯脸上浮现出一个红色的巴掌印,仿佛就像是一个印记拓在上面。

    即使是有医疗魔法,想要在短时间内消除红肿,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作为西西里亚城的大少爷,这座城市里没有几个人敢却他,但他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

    在知道了早上兰斯的举动后,布鲁克的族长伊扎唤他前来,当着管家的面,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被人打脸任何人都会发怒,但被自家老父打脸,除了真正狼心狗肺的人,没有几个人敢还手,只能硬挨。

    兰斯从那一刻便知道,自己真的做错了事,因为他的父亲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责骂过他了,现在一上来就动手,想必也是气到了极点。

    想到早上的事情,兰斯微微眯起眼睛,其实他何尝不知道那些举报人别有目的,但他还是带人来抓捕风暴圣女,想把她软禁起来,原因很简单,其实他想给自己制造和圣女独处的机会。

    在霍莱汶,不知道风暴圣女的年轻人很少,无论从相貌,还是实力,或者是血脉,风暴圣女绝对都是妻子的上上之选。

    沃森特家族雄踞霍莱汶中部数大城市,虽然钱不如他们布鲁克来得多,但暗中的实力却是一等一的,最重要的一点,这个家族盛产施法者,有着特殊的血脉。

    风暴圣女是沃森特家族么女,也是最漂亮的一个,才十四岁就已经是大师级的施法者,可想而知她的血脉有多高贵。

    别说他们这些贵族之后,就连皇室的皇子也在打她的主意,但因为她是风暴圣女,忌惮于风暴神殿的威名,没有人敢随便做些龌龊的举动。

    但兰斯的胆子有点大,他想借有人举报栽赃的机会,软禁风暴圣女,毕竟风暴圣女才十四岁,还是个小女孩,遇上这样的事情必然会慌张。他本打算软禁着风暴圣女,一边假装调查真相,同时再以礼相待,最后帮她洗脱嫌疑,说不定就能获取芳心,但他完全没有想到,风暴圣女居然会听从别人的安排,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很帅,比他要帅气得多。

    也不知道是那个家族出来的子弟。

    兰斯没有怀疑梁立冬不是真正的贵族,毕竟神裔贵族是‘天授’贵族,就算没有领地,就算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登记过,也不会有人怀疑他的贵族身份。

    因此兰斯虽然恨着梁立冬,但也越发好奇起来:“佐罗,你帮我去调查一下风暴圣女身边的红袍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