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60 女精灵的皮甲
    罗登家族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贵族世家,虽然说也有两百来年的历史,但和真正的大世家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依文很清楚自家有多大的能耐,她最向往的事情,便是成为一名强者,再嫁给一名强者,然后和他振兴一个家族。

    她起先很看好约书亚,当约书亚成为职业者的时候,她还是普通人。那时候的她,十分崇拜约书亚,觉得他是职业者相当厉害。

    可惜接下来,她也成为了职业者,而且还是相当少见的魔剑士,可约书亚依然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强。

    依文也曾劝过约书亚要自强,要努力锻炼,但约书亚没有放在心上,他更喜欢四处游玩和社交。

    渐渐的,依文的实力便超过了约书来,她也渐渐地开始对约书亚失望。

    很多社交场合中,其它贵族发现依文更加厉害的时候,他们开始暗地里嘲笑约书亚,而她的名声也受到了影响,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依文觉得自己是约书亚的未婚妻,已经是一种侮辱了。

    随后没过多久,便是陶特家石场诅咒事件,她趁此机会,便与约书亚解除了定婚关系。

    在依文想来,陶特家肯定已经没有机会再翻身了,但她没有想到,约书亚和他侍女身上的脓症不但好了,而且似乎还避过了精灵毁城之祸。

    陶特家有个小小的采石场,现在全城重建,只要动作一下,她能想像得出,可以从中赚到多少的钱。

    她本来想给约书亚一个面子,毕竟两家曾经有过交情,便让管家过来和他好好谈,但没有想到,却只是得到一个字:滚!

    依文当时听到管家的回报其实就已经怒了,之所以拖了这么多天才过来。是因为被些琐事缠身。

    今天她过来。看到茱莉的容貌差不多已经回复,便恨上心头,以前她就看茱莉不顺眼,要不是顾及当年陶特家和她家旗鼓相当。她早下手了毁掉茱莉的容貌了。

    而后陶特家败了,茱莉变成了一个满身脓疮的怪物。她也懒得理。

    相比于茱莉的容貌,其实依文更恨约书亚居然敢提着一把剑与她怒言相对。

    为了一个侍女,对曾经的未婚妻横鼻子竖脸。对依文而言,就是火上浇油。

    所以她将所有的火气都发泄到了约书亚的身上。像是对待仇人一般地打击着原未婚夫的自尊心。

    但依文没有想到,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居然有强大的职业乾路过。而且他们似乎还认识约书亚。

    两个漂亮的少女,还有一个英武的少男。

    依文是个很天天赋的魔剑士。她能感觉得到,眼前这三人都挺强的,两个人与她不相上下。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平板少女,则比她强出很多,很多。

    三个人将他们罗登家族的人围了起来。

    虽然罗登家族的人更多,依文带了二十多人出来,但她明白,在这三名职业者面前,这二十多人私兵和二十多个婴儿无异。

    “你们是什么人?”依文说道:“我是罗登家族的依文,与约书亚有些私事要处理,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还请见谅。”

    依文不得不服软,她觉得自己这种总有一天会成为人上人的女子,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折翼,为了未来,偶尔向敌人低头,并不是什么难堪的事情。

    凯尔脸色很不快地说道:“约书亚是我们的朋友,你既然对他动手,那就别急着离开了,好好地考虑一下,如何向他道歉吧。”

    约书亚将长剑支在地上,用力地撑起自己的身体。

    他的脸一块红一块青,可见被依文殴打得有多惨。不过他此时已经没有多少愤怒规程在脸上,只是偶尔看向依文的眼中,更多了几分寒意。

    依文吸了口气,她看向凯尔:“三位阁下,约书亚花了多少钱聘请你们,我花双倍的价格。”

    “我刚才说了,我们是他的朋友。”凯尔现在发觉自己越发讨厌眼前这个女人。

    依文自然是不信的,陶特家族现在已经没落到什么程度了,别说势力,连钱都没有多少,怎么可能还会有‘朋友’这种神奇的生物。

    “既然两倍不行的话,那就三倍。”

    依文见三人没有反应,便继续说道:“四倍!”

    这时候,约书亚哈哈地笑了起来:“依文,你别在这里丢脸了。确实,我是打不过你,但也只是现在。你还是老样子,总以为这世界人与人之间除了权力和金钱,就不会有其它的感情,所以说,你很可怜,比我可怜得多。”

    依文回头望着约书亚,讥笑道:“你现在一无所有,你居然说我可怜?”

    “我有茱莉,她即使是死也不会离开我的身边。”约书亚指了指凯尔三人:“我还有朋友,还有一个表面上冷冰冰,其实对我很好的老师,你有什么?除了钱之外,你可有一个真正的朋友,或者能为你着想的亲人?”

    依文被戳痛了心思,她恨不得把约书亚杀掉,但眼前三个强大的职业者对她虎视眈眈,她不敢轻举妄动。

    “哼,这次算你走运,我不相信以后你会次次这么走运。”依文挥了挥手,对着自己的手下怒喊了一声:“走!”

    凯尔挡在她的面前,学着梁立那种平淡的表情,说道:“我们可没有说要让你走啊,你还没有道歉呢!”

    “不可能!”依文回头看着约书亚:“约书亚,有本事就和我打一场,靠别人算什么本事,你还是不是男人?”

    “让她走!”

    梁立冬的声音突然出现,此时他也刚好回来:“约书亚,这女人说得对,你输过了她,被她羞辱,以后努力锻炼自己找回尊严,如果我们帮了你,以后你在她面前,永远也抬不起头。”

    约书亚听到梁立冬这般说话,觉得很有道理。而后他对着依文。带着许些狰狞说道:“老师说得对,半年,半年后,我会去找你。希望那时候你还能笑得出来。”

    依文看着梁立冬,看着他那身红色的魔法长袍。再听到约书亚叫他老师,心中本已冰冷,她知道这次自己绝对逃不得。但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让她离开。

    所以走直接就带人走了。一刻也不敢再多停留。她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刚才约书亚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再想到他的半年之约。忍不住冷笑一声。

    他们两人实力差距很大,半年就想追上来。做梦。

    依文如此想着,但不知道为何,她却感觉到有一股微弱的寒意在自己的心脏中回来游走。让她有种微弱的,莫明的不安。

    约书亚被捧得很惨,但他已经领悟了土元素之心,其实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皮外伤对于职业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

    这次原未婚妻欺侮上门的事情,约书亚大受刺激,他开始更加努力地锻炼自己的实力,甚至天天找凯尔对练,其实被凯尔揍得满头是包,也没有喊过一声痛。

    然后又过了几天,有人给梁立冬带来了一个消息,说是在西城脏水巷的老皮匠,前段时间和某些来历不明白的人接触过。

    梁立冬给了对方十枚金币,然后带着凯尔两人就赶了过去。

    脏水巷是个贫民窟,这里脏水横流,屎尿齐飞,因此而得名。

    梁立冬利用魔法元素过滤着自己周围的空气,因此没有任何感觉,但凯尔没有这么精纯的魔力控制能力,他一路用手帕捂着鼻子,即使如此,依然还是被臭得有些受不了。

    老皮匠叫作梅西,曾经也是个小康之家的男主人,但在中年的时候染上了赌博,不但把家输了,还把老婆和孩子统统都给输掉了。

    一无所有之后,老皮匠沦落到了脏水巷中生活。

    凭着曾经的手艺,他倒是饿不死,若是努力工作赚钱,离开脏水巷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一有钱就去赌,因此在脏水巷中待了二十多年了。

    他的住处是一间泥砖茅草房。门口是一条臭水沟,里面飘浮着黄黑色的排泄物,还有疑似人类肢体的物体。

    无论那个城市,贫民窟永远是最脏,也是最危险的地方。这里的人为了食物,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若是普通贵族,或者普通平民单身来到贫民窟,绝对不会超过半小时就会失踪,这样的人对贫民窟的人来说,都是肥羊。

    不过梁立冬和凯尔两人一路畅行无阻,没有人敢打他们的主意。毕竟再多的普通人,也不是职业者的对手。

    泥夸的茅草房没有门,只有一张脏得不像话的黑色麻布帘子,梁立冬利用精神力,让帘子自己卷了起来,然后走进房子中。

    阴暗的房中空荡荡的,除了一张床,一张脏被子,一个脏兮兮的怎么盘子,再没有其它的东西。

    一个老头子睡在床上,他的脸色很差,但额头上却有点红润的迹象。

    这是长年吃不好的人,骤然之间吃得饱,睡得暖的才会出现的,身体好转的迹象。

    梁立冬一颗水球砸在了老头子的脸上。

    他像是屁股着火了一般地从床上蹦起来,惊吓得像是被猫逮住了的老鼠一般害怕。

    老皮匠梅西惊恐地看着梁立冬和凯尔,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两个职业者闯进自己的家中。

    “梅西是吧!”梁立冬看着他,缓缓问道:“我听说你前段时间,和一些身份不明的人接触,他们让你干些什么?”

    老皮匠眼睛一转,说道:“两位阁下,我真的没有接触过什么不明身份的人啊。你们是不是语会了什么?”

    “误会不误会没有关系。”梁立冬微笑道:“我劝你最后还是实话实说,我是施法者,我可以把人的灵魂从身体里扯出来,直接观看你的记忆。”

    老皮匠打了个冷颤,作为普通人,施法者的威胁力太大了。无论是什么样的传说中,施法者都拥有让人觉得害怕和诡异的能力。

    “看完记忆后,我可以再把你的灵魂塞回身体里。”梁立冬温和的笑容中带着一股邪气:“但我的手艺不太好,塞回去的灵魂,可能会受到损伤,很容易变成傻子,天天就知道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吃屎!”

    老皮匠顿时被吓得屎都快出来了,他卟嗵跪倒在地上,嚎哭着,一边祈求两位大人不要玩弄他的灵魂,一边将事情都倒了出来。

    原来五天前,有三个带着弯刀的黑衣人找到他,让他帮忙制作三件奇怪的皮甲。

    老皮匠虽然爱赌,但手艺是没得说的。他从黑衣人的手中接到材料后,一摸就知道,那是人皮……而且那三张皮革很光滑很柔软,明显是女人的皮肤。

    当时饿得快死的老皮匠才不管材料是什么来源,他按黑衣人的要求,做了三件小型的皮甲。那三件皮甲一点防御能力都没有,但如果穿在身上,就和自己的皮肤差不多。

    三天前,老皮匠按时交货,对方给了他三枚金币后,就消失了。

    老皮匠只知道这点东西,仔说完后,哭着求着两位大人不要杀他。

    从老皮匠的家里出来,凯尔一脸的苍白,他很想吐。他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人用女人的皮肤来做皮甲。

    梁立冬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那三张皮肤应该不是人类女性的,应该是精灵族女性的。我以前听说过这种事情,精灵族女性的外皮被剥下来后,如果用特殊方法保存,则永远不会老化和变形。很多变态的贵族老妇人喜欢披甲精灵女性的外皮生活,她们相信这样的话,她们也永远不会衰老。”

    “而人类女性的皮肤,则没有这样的能力。”梁立冬啧了一声:“看来西西里亚城中有一个很丧心病狂的捕奴组织,怪不得精灵族的自然之怒组织前几天差点把整个西西里亚城都给毁了。”

    “老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凯尔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刚才吐得他的黄胆水都快出来了。

    梁立冬呵呵冷笑两声:“既然是带弯刀的黑衣人,那绝对和沙漠王国脱不了关系。这西西里亚城中有七间沙漠王国商人的商会,我们一间间查过去。不信查不出东西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