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62 找上门去
    这是元素生命……梁立冬退后两步,等这些黑影子一齐扑过来的时候,他突然将从一个闪光术卷轴扔在地上,同时闭上自己的眼睛。

    剧烈的闪光一下子就破开了周围的黑暗,这几个黑影惨嚎着倒退飞走。

    闪光术虽然不是攻击性的光明法术,但依然对这些黑影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不过因为黑暗元素生物拥有再生的能力,闪光术虽然暂时击退了他们,但很快他们就会重生变得无好无损,然后再一次攻击过来。

    这些黑暗元素生命单个实力都不算强,但八个聚在一起,则相当麻烦。双拳难敌四手,顾前不顾后,要想同时对付八个敌人,必须得有强大的反应能力,以及强大的突破,或者防御才行。

    但这些恰恰都是神裔贵族的弱项,梁立冬虽然拥有驾雾魔法,但其效果对于元素生物并不管用,因为元素生物是用精神力来感知世界,而非视觉和听力。

    梁立冬手中的闪光术卷轴并不多,所以他必须得在那些黑暗元素生物重新围上来之前,想出破解魔法封印结界的方法。

    但这样大型的魔法结界,一般都很复杂,要想在短时间内破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梁立冬估计这正是对方的打算,引敌人入翕,利用魔法结界把人困住,而后他们便可从容的调兵遣将,将敌人围困,或者杀死。

    这八个黑暗无素生命并不强,但拖时间却是一把好手,毕竟他们可以无限复生。

    若是普通职业者进到这样的魔法封印中,没有传奇级别的实力,想逃出去很难,毕竟所有的魔法封印结界都

    但梁立冬不同,他对于魔法有着很深的理解,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有一个魔宠。

    魔宠作为施法者的半身,拥有主人大部分的知识。贞德飞行在半空中。它看着地面上出现了魔法封印结界。而且此时与主人的精灵连接中断,它就明白,主人中了陷阱。

    它尝试着向魔法结界射出了两颗空气弹魔法,但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既然强攻不行。那就必须得用其它方法才行,根据主人提供的知识。这种以囚人为目的大型魔法封印阵,附近有一定有开关魔法阵的小型魔法机关。

    只要找到了那个机关,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关闭掉魔法阵。

    鹰隼的眼睛很尖锐。在数百米的高空,都可以看到地上奔跑的小兔子。现在贞德已经成为了魔宠,实力大为提升,现在已经可以在几百米的高空。看到地上爬行的小虫子。

    它在空中盘旋着,一寸一寸地搜索着魔法阵附近周围的土地。哪怕有一点点的蛛丝马迹也不愿意放过。

    它很着急,因为这是它第一次看到主人真正意义上遇到危险,而且还是中了陷阱。

    虽然它很着急。但并没有因此放过一点点可疑的地方,底下的魔法阵中偶尔光亮闪过,它知道,这是主人在战斗的标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贞德的心也越发紧张起来,它根本没有从附近看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它知道主人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因为它还活着……魔宠和主人的生命息息相关,如果主人死了,魔宠也会死。

    任何生物都怕死,贞德也怕,有了智慧之后它更怕。

    不过现在它更担心主人的安危多些,而不是自己。

    敌人的增援来了,它甚至已经看到有一条‘火龙’从城主府的方向过来,从火把的密集程度来看,至少有三百人以上。

    虽然说主人的雾魔法很厉害,但如果被几百人围着,依然很难逃得出去。

    它越发着急,正想自己过去骚扰这些敌人,不让他们那么快靠近这里,尽量争取些时间,但也就在这时候,它看到一个黑衣人跑到了魔法封印不远处,钻进了一颗大树的树洞里面。

    找到了,贞德像是一道金光般地‘射’进了树洞之中,而后里面传来两声惨叫,接着便是一阵阵魔法爆炸的声音。

    梁立冬扔掉了最后一张卷轴……他已经看出了些门道,这个魔法封印有三种基点组成,只要破解了其中一个基点,那么魔法阵就会消散。

    但现在问题是,敌人不会给他那么多时间考虑,而且他的闪光术卷轴已经用完了。

    要拼命了吗?

    梁立冬看着周围那几个黑暗元素生物,如果硬要对付它们的话,倒不是打不过,就是付出的代价有点大。

    几个黑暗生物渐渐围了上来,梁立冬手一抖,两个魔法卷轴出现在他的手中。

    那些黑暗生物看见他如此,立刻停住了,前面几个闪光术弄得他们相当狼狈,现在他们对魔法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惧怕心理。

    但也正是这时候,魔法封印却突然变得不稳定起来,它扭动闪烁了几下,然后‘嘭’地一下子变成了漫天的魔法能量碎片。那几个黑暗元素生物看到这情形,立刻变成了几道影子,贴着地面迅速逃离。

    这时候贞德担心的声音通过心灵通道输送过来:“主人,你没有事吧。”

    心灵通道重新建立了,梁立冬松了口气:“贞德,魔法阵是你破坏的?谢谢了。”

    贞德从空中飞下来,落在梁立冬的肩膀上。

    它的羽毛掉了不少,而且嘴喙那里也有轻微的外伤,相必敢是经过了一番苦战。

    “现在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贞德晃了晃身体说道:“从场主府那边来了很多士兵,估计有三百人以上。你快离开这里,另外,我现在身上没有多少力气了,飞不了多远,你带着我走吧。”

    梁立冬点点头,这次如果不是有贞德在,事情绝对麻烦很多。看来‘魔宠专精’这专长确实是选对了,现在贞德的实力越来越强,再升多两三级,就足够独挡一面了。

    梁立冬重新张开了驾雾魔法。离开了这里。

    等他回到陶特庄园的时候。天色已经拂晓。才刚进到别墅中,艾玛就从她的房间出来了,她衣服整齐,想来也是一夜未睡。

    “事情怎么样。没有受伤吧。”艾玛上下打量着梁立冬。

    虽然说事情确实是很惊险,不过梁立冬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贞德不太喜欢与外人交流。她扑了扑翅膀,飞到梁立冬的床上,自己卷着一床被子就睡着了。

    对于魔兽来说。最好的养伤方法就是睡觉。

    梁立冬坐下来,喝了口水。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如果那个商会的会长没有说假话,两个精灵是城主扔到街上的。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故意引来自然之怒的报复?这不符合逻辑。”

    艾玛想了想。说道:“是不是那个爱德华在说谎?”

    梁立冬摇头:“我对自己看人的眼光很有自信,那个爱德华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了,不可能还说假话。而且将事情推给城主。对他来说,也没有意义。因为那个魔法封印把他也一起给关起来了,如果他是主谋,不会做这么笨的事情。”

    艾玛晃了晃脑袋:“那现在该怎么办?”

    “你先去睡一觉,等过上三四小时,你和我去城主府一趟。”梁立冬脸上老神在在地说道:“既然情况不明,那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我们自己去问个明白。”

    艾玛听不明白,不过她也没有多问,而是很听话地回房睡觉去了。

    昨晚她挺担心的,以致于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现在看到人回来,心安多了,一沾床就沉沉睡去。

    大约三小时后,梁立冬和艾玛都出现在客厅中,这次的早餐是茱莉做的,味道还行。梁立冬吃完早餐后,将昨晚的事情和其它人说了一遍。

    在众人略显惊讶的目光中,他说道:“现在事情越来越奇怪了,城主府似乎在做什么事情,和什么势力作暗中的争斗,我们已经被卷了进去。”

    “本来直接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但我们必须得拿到凯尔的盔甲。”梁立冬有些无奈:“所以我们必须得继续陪着城主府演戏,被他利用,或者反过来利用他。待会我和艾玛直接去找城主谈谈,凯尔和爱丽丝你们悄悄跟在我们后面,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直接前来支援参战。”

    “约书亚和茱莉你们待在庄园中,我们离开后,会激活庄园的防护魔法阵,除了我们,其它人过来,一律不准关闭魔法阵的机关,明白了吗?”

    众人都点头,约书亚很想跟着凯尔他们,他也想参加战斗,但一想到自己的实力,说不定会拖累朋友,便作罢了。

    半小时后,梁立冬和艾玛坐着马车出发了。

    这辆马车原本是陶特家的,因为陶特家的人几乎都死光了,而约书亚和茱莉又全身脓疮,他们根本没有地方可去,所以马车一直放在仓库中,都积了一层灰。

    昨天茱莉把马车拉了出来,擦干净,再去市场上买了些老马。

    战马因为是属于军备品,所以不可能从市面上买到,有拉车用的老马卖,这说明西西里亚这里的货物已经是很齐全了。

    梁立冬驾车,艾玛坐在马车内,两人晃悠悠地来到城主府门口。

    负责守门的依然还是让次那个守卫,他见到梁立冬,这次没有问什么话,直接就进庄园中禀报,然后很快他就出来,说城主在书房中等着他们两人。

    布鲁克家族依然还是那么的,看着那些黄金的栅栏,还有那些铺地用的金砖,梁立冬突然有了些兴趣……他的信条是一向不惹事,但如果有人惹上了他,他不介意反击一下。

    比如说,偷偷把这些黄金运走一部分,也不知道伊扎会气成什么样子。

    不过得选一个适当的时候,否则会很麻烦。

    两人走过金砖小道,然后进了别墅,再走到三楼的书房中。

    城主伊扎正在指示着内政,他抬起头,看着梁立冬和艾玛,微笑道:“两位这次过来,想必是有些好消息了吧。”

    看到城主伊扎只字不提昨晚的事情,梁立冬也笑道:“确实,城主不是拜托我们寻找是谁把那两个精灵扔到街道上,然后现在我们有结果了。”

    “哦,说来听听。”城主伊扎愣了一下,然后笑得很开心:“没想到你们的动作这么快。”

    “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情报系统,做这样打听消息的事情最在行。”梁立冬随口扯着谎:“不过这消息有些让人吃惊,我担心城主你有些接受不了。”

    城主笑得很大声,然后装着一幅恼怒的样子:“怎么可能,你太小看我的阁下。无论怎么说,我年青的时候,也曾当过一段时间的佣兵,虽然没有闯出什么名气,但在接受能力上,我绝对不会比你们差多少。”

    “那我就直说了。”梁立冬坐直了身体,脸上带着古怪的微笑:“昨晚我们找到了线索,抓到一个可疑的人,从他的嘴里问出了很一些很令人惊讶的事情,将那两个裸体精灵尸体扔到街道上,并且引来自然之怒的人,其实城主你也认识,很熟悉。”

    “是谁?”伊扎没有再笑了,板着脸,倒有点不怒自威的味道。

    “你的大儿子,兰斯!”

    “什么,怎么可能是他!”城主重重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瞪着梁立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贝塔阁下。”

    艾玛扭头看着梁立冬,她实在没有想到,他说谈谈,居然是这么个谈法。

    “你不是让我们查凶手吗?”梁立冬摊了摊手:“我们醒到了啊,兰斯,就是他干的。”

    伊扎黑着脸反问道:“他是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西西里亚怎么说也是他的家,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梁立冬身子微微前倾,‘贵族气质’专长发动:“城主,这也是我很好奇的地方,西西里亚怎么说也是你们的家,你们布鲁克家族在此地经营了至少有好几百年吧,为什么突然间就要毁了它,理由呢?”

    城主眼睛微眯起来,脸上带着许些怒气,他听出来了,梁立冬不是在问兰斯,他是在质问他自己。

    为什么要引来敌人毁掉自己的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