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63 歪理也会有人喜欢
    一般来说,喜欢自残的人,都有精神上的自我毁灭倾向,但作为施法者,梁立冬能感觉到大部分人,或者实力不如他的职业者的精神状态。

    虽然伊扎外放的精神力确实是有稍微的混乱,但这没有达到精神有问题的地步,这样的波动在正常人的许可范围之内。

    即然伊扎是正常人,那么他为什么要引来自然之怒,破坏自己的领地和家园。

    梁立冬很好奇,但他的问题让伊扎很难堪。

    伊扎再也没有刚才的笑容和冷静,他淡淡地说道:“阁下这话说得有些奇怪了吧,我身为本地领主,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招惹来自然之怒。”

    梁立冬哼了一声,说道:“我只是说领主你的长子兰斯,可没有说你。或者说,城主承认那些精灵是你害死的?死得可真惨啊,不但被人欺侮,甚至死后还被抛尸裸露街头,这手段太下作了吧。”

    伊扎使劲一拍桌子,怒道:“贝塔,你过份了。”

    西西里亚的领主,怎么说都是实权人物,他自觉已经很给眼前这两人面子了,但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直接就把事情给翻转过来,把真相直接放在面前。

    这样的人,根本不像是一个贵族,完全没有一点贵族的优雅,这样的事情,是能拿到台上面上来的吗?可他的直觉却又告诉他,眼前这个让要觉得可恨的青年,确实就是一名贵族。

    神裔贵族最大的特点,便是在此,即使别人根本没有办法查出梁立冬的来历,出身,也没有人会不认为他是一名贵族,这本身就是神裔贵族这职业带来的福利。

    梁立冬自身不是真正的贵族,他没有贵族的骄傲与坚持,也没有贵族的虚伪和高高在上,但别人又认为他确实就是一名贵族。而且还能感受到来自于他的气势压迫。

    因此梁立冬有时候的行为会让人觉得很有矛盾感。

    再加上梁立冬是玩家……什么是玩家。就是心情不爽快了就掀桌,把整个棋盘都弄崩的人。

    当年玩家们初进游戏的时候,因为小看了npc,被那些高智商的npc贵族坑得体无完肤。但玩家们来自信息时代,他们一旦摆正了心态。接着就是npc们倒霉了。

    特别是玩家们在中后期,拥有了强大的实力之后,一旦发觉被贵族坑了。就直接撒野,就算把自己赔进去。也要把npc的计划搅得一团乱。

    这样的尿性,是所有玩家的共同点,反正在游戏中不会真的死。用经验值降低的代价,换取念头通达。多好。

    因为在游戏中待了八年,梁立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作法,即使是在这个世界上。他只有一次生命,他也不想被任何人当作棋子一样的玩。

    既然伊扎敢坑他,那就得做好被他反坑一次的准备。

    梁立冬看着对方,笑得很是温和,却有一股讥讽的味道透露出来,就像是看到执法人员看到了一个骗子一般。

    “过份啊,比起你昨晚的事情来,我这点事情根本不算过份。”梁立冬站了起来:“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玩火,让我去查你自己,然后又设陷阱来害我。无论怎么说自然之怒的离开也有我的一份功劳……或者说,自然之怒的离去,让你的计划出现了不利的影响,所以你将怒火发泄到了我的身上?”

    “这只是你妄想出来的内容而已。”伊扎呵呵冷笑两声:“现在你们给我出去,西西里亚城从此不欢迎你们。”

    “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扔出一个卷轴,淡黄色的魔法结界立刻将整间屋子与外边隔绝开来:“所以我们需要拿到自己的赏金。”

    伊扎看着周围的魔法结界,表情变得和很微妙:“你们这是真的要与我们布鲁克家族作对了?”

    “我不管你为什么要毁掉西西里亚城。”梁立冬依然还是那幅让人觉得不爽的表情:“但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这是事实,如果你不愿意支付酬金,那么我们就必要用些手段了。”

    伊扎嘿嘿冷笑道:“我们布鲁布家族不受威胁,难道你们还敢和我动手不成!”

    艾玛无奈地摆了摆头,她现在已经有点了解贝塔的性格,虽然表面上看着是个很温和的人,实质上也是个很温和的人,但一旦触碰到他的底线,那么情况就不会太妙了。

    摸了摸自己的牙齿,已经快长好了!她可是记得,当时贝塔二话不说一拳就打掉了自己的几颗牙齿,现在伊扎所做的事情,可比她恶劣好几倍,对方居然还敢这么挑衅,看来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果不其然,梁立冬走上前,直接就是一个膝撞,将伊扎踢得弯起了身体……剧烈的痛疼使得他双手捧着小腹,整个人几乎坐到了地上。

    但事情还没有完,梁立冬走过去,直接抓起他的头发,将他整个人拉起来,将他的脑袋脸面重重地磕在桌面上,叭地一声过后,白底金纹线的寒木桌子,就溅出一滩鲜血。

    艾玛眨了一下好看的眼睛,从她听到的声音看来,伊扎的鼻梁肯定是断了,然后门牙肯定也掉了几颗,比她惨多了。

    半响后,伊扎这才抬起头,双手捂着自己满是血迹的脸,痛嚎起来。

    梁立冬拿出一条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手,伊扎的头发很油腻,抓起来很恶心。

    淡黄色的魔法结界带着隔音的效果,所以外面的人并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自家的主人正在和客人谈论重要的机密。

    看着在地上滚来滚去,痛得不可开交的伊扎,梁立冬完全没有泛起那怕是一丝的同情心。

    且不说那两个被先x后杀,然后裸尸弃于街头的两个女精灵,光是地下室里那些被剥了皮的精灵的惨状,在玩家的心目中,就足够让伊扎连死上好几次了。

    似乎是觉得伊扎的声音有些吵闹,梁立冬走过去,一脚踩在了伊扎的背上,然后说道:“别叫了。再叫我把你舌头都拨掉。”

    伊扎连抽几口大气。他的泪水和血迹混在一起,但眼中却迸射出可怕的寒光:“你居然敢向我动手,你们别想走出布鲁克的庄园。”

    “被自然之怒犁过一遍的地方,充足的战斗力已经不多了。怎么可能挡得住我们。”梁立冬一脚将伊扎的左手踩断了小食指,然后在前者悲痛的惨叫声中说道:“别真以为有点钱。有点权就天下无敌了。这世间说白了就是靠实力说话,我本来打算遵守规矩,但你不遵守规矩。我也就没有必要和你玩斯文游戏。”

    “我们布鲁克是贵族,无论你杀不杀我。你都死定了,我们要全国通缉你们。”因为小食指被踩断,布鲁克额头上的冷汗都流出了瀑布的模样:“风暴圣女。难道你要放任这个疯子虐待一名贵族吗?”

    艾玛侧着头,露出一幅奇怪的表情:“咦。谁在和我说话,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

    看着艾玛那如果小恶魔一般的微笑。伊扎恨恨地重新将视线看向梁立冬:“好,你有本事,贝塔,你到底要做什么。”

    “两千枚金币,还有那幅盔甲。”梁立冬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伪帝陨剑:“如果你带我们去拿,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但如果你不带我们去,这剑就会插进你的心口,至于你说的什么通缉……以我们的实力,去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有人收留,实在不行,还可以去中立的红龙城,霍莱汶这中型国家,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你觉得我们会怕?”

    伊扎抖了一下身体,他不得不承认,梁立冬说得很对。

    “那我怎么知道你们得到东西后,一定会放过我?”

    “我从不做誓言,你带我们去,有可以能活。如果不带我们去,你绝对活不过五分钟。”梁立冬手中的长剑指向伊扎的裆部:“不过杀了你的话,或许太便宜你了,切掉你的大势,你觉得如何?”

    伊扎的身体立刻变得僵硬起来,他即惊又怒:“卑鄙!”

    “比起你来差远了。”梁立冬手中的长剑眼前就要落到伊扎的裆部。

    艾玛捂嘴直笑,她觉得眼前这画面实在是太搞笑了。

    伊扎看着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就要落到自己的命根子上,顿时急了:“住手!我带你们去,现在就带你们去。”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梁立冬收回到长剑,然后一挥手,再解除掉了魔法结界。

    因为魔法结界是双向的,不但能隔绝内部的声音外流,也能隔绝外部的声音进到结界内部。因此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也并不清楚。

    这结界一撤,房中的三人就听到外面一阵喊杀声,梁立冬走到窗口一看,便发现外园的庄园中有几颗树人正在拎着和粗又长的岩石柱子抡来抡去,被碰到的守卫,人根本没有飞,而是整个碎掉了。

    还有一个独角兽在人群中四处放电,爱丽丝坐在其上,双手握着一把长枪,遇到冲上来的人,就是一枪刺出……虽然她的力量不算太强,但因为经过圆桌骑士系统的强化,比普通人厉害不少,而且她的枪术经过其父的教导,角度很是刁钻,明明是攻向面目的,刺到一半,却会诡异地变成攻向下三路的枪法。

    这套枪法在游戏中是格林顿向一个玩家学习的,支付了好几百金币。

    凯尔则混在树人中间,时不时抽冷子一个勇者冲锋,把那些具有威胁性的,疑似职业者的人打飞。

    其实以他的能力,在战斗中可以有更好的进攻表现,但他很忠实地贯彻了梁立冬教给他的理念:战士在战斗中,第一要则是保护己方的施法者,第二才是找机会攻击敌人的弱点要害。

    爱到凯尔的保护,爱丽丝不知道有多开心。

    伊扎看着门外的惨状,他大叫一声:“停手,让他们停手,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藏宝室。”

    也不怪伊扎惊慌,他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兰斯,小儿子理查德,还有女儿海蒂。他们正在疯狂地逃跑,想避开那些疯狂杀戮的树人。

    “早这么做不就好了。”梁立冬呵呵笑了起来。他向门外指出一个白色的魔法光球,看到这颗东西,爱丽丝和凯尔两人渐渐退出了门外。

    房门打开,伊扎看着门外因为恐惧而正不知所措的中年管家,而中年管家看到自己的主人一脸的血污,表情更加惊慌了。

    “急什么,快去告诉少爷和小姐,让他们别乱动,否则没有人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中年管家使劲点头,然后就跑掉了。

    伊扎走在前面带路,梁立冬和艾玛跟在后边。

    兰斯见敌人退去,担心父亲的安危,便往楼上,正好碰上正在下楼的伊扎。

    他看着自己父亲的脸,然后双拳紧紧地握了起来,他压低声音,像是受伤的豹子在低声嘶吼:“贝塔,你这混蛋,居然敢伤害父亲。”

    “怎么,你有意见?”伪帝陨剑出现在梁立冬的手中,然后剑锋架到了伊扎的颈边:“如果再你多说一句话,如果你敢跟着我们过来,你父亲就会马上脑袋落地……或者还是说,你巴不得如此?”

    这诛心之言让兰斯全身一阵颤抖,他也顾不得愤怒了,只是满脸苍白的记到了一边。

    伊扎领着两人走出别墅,来到后庭,一路上他们遇到了很多守卫,但没有一个守卫敢上来帮忙,因为梁立冬的长剑一直架在伊扎的脖子上。

    手中人质,心中不慌。他们顺通无阻地就进入了地下室。看着身后的机关石墙缓缓关上,艾玛赞叹道:“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就要拿到盔甲了,相比之下,预言术幻境中我们拿盔甲的方法,简直笨得像猪一样。”

    “ 其实没有什么差别,只是你们还不够放得开手罢了。”梁立冬笑笑:“我的族人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翻译过来意思大致是这样。”

    “如果你想做英雄,只要有勇气就可以了。但如果你想打击恶徒,那你要比恶徒更聪明,更坏才可以,否则只是害人害己。”

    艾玛舒展了一下眉头:“歪理……不过我挺喜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