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贵族纹章 > 166 贝塔要掀桌子
    从艾玛的灵魂世界中退出来,梁立冬看着还在失神状态下的少女,叹了口气,他说道:“所以以后你别再使用预言术了,那不是真正的预言术,据我所知,命运这东西是可以被改变的,无法改变的命运,是因为你实力还不够,或者你太相信所谓的‘命运’。”

    艾玛惨然一笑,这对她的世界观颠覆实在是太大了。

    从她七岁懂事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拥有所谓的‘预言术’,她能看到身边众人的命运,看着他们在幻境中从小长大,看着他们生老病死,她看到了魔神的复活,她还看到了一条可以拯救世界的命运线。

    她从小看着这条命运线长大,一直认为,这是神对她的启示,拯救世界是她的宿命,但她从来没有想过,万一这事情是假的怎么办?

    现在,梁立冬点醒了她,她也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一个可怕的圈套之中。

    连自己的灵魂世界都被人不知不觉地修改代替掉了,那么那的思想呢,万一连现在的思想都是‘别人’赋予的,那她还能不能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人?

    梁立冬看着失魂落魄的艾玛,积善成德她现在正处于钻牛角尖的状态中,便安慰道:“灵魂世界被人代替,并不代表着你被人操纵,否则他们就不会特意用所谓的‘预言术’直接来控制你。”

    梁立冬的安慰起了效果,艾玛的脸色微微轻松了些,她站了起来,向梁立冬认真的鞠躬,然后说道:“谢谢你,贝塔阁下,要不是你,我甚至连自己的灵魂世界都被别人掌握。”

    “客气。”

    艾玛深深地吸了口气:“贝塔阁下,我知道这个请求可能是有些过份,既然你对灵魂世界如此精通。你是否有办法将我的灵魂世界修改回原来的样子。”

    梁立冬摇摇头:“修改灵魂世界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虽然我知道方法,但我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做到这一点,除非等我的到达传奇等级才有可能。”

    艾玛低头一阵失望。

    但梁立冬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有办法可以阻止别人无声无息地潜入到你的灵魂之中……你的灵魂世界已经被人为修改,我怀疑有人常出入你的灵魂世界。但你自己没有发觉而已。”

    艾玛脸色一阵惨白,但接着便是兴奋起来:“真的可以吗?”

    “可以。但那样做的话,可能你以后永远也使用不了你的预言术了。”

    艾玛脸色一正:“这正和我意,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即定的命运。”她的脸色渐渐变得开心起来:“我喜欢自由自在。不受约束,未知的生活。”

    梁立冬点点头。要屏蔽掉对方的灵魂入侵其实并不难,就是需要些钱,只要再给艾玛做一个‘蒂法的手环’就可以了。

    不过梁立冬想了想。他将自己手中的手环取下来,递给艾玛:“这是一件可以屏蔽别人灵魂入侵的装备。你先戴着吧。”

    艾玛接过‘蒂法的手环’,这本来是白色的镯子,到了艾玛的手里后。就变成了翠绿色。

    ‘蒂法的手环’是一件很神奇的装备,因为它能直接与佩戴者的灵魂波动共震,所以会根据佩戴者的灵魂属性改变颜色。

    手环上还残留着贝塔的体温,艾玛双手捧着这绿色的魔法饰口,她感觉到这股热量从她的手心中一直钻进她的心房里,很舒服。

    “那你呢,这种魔法饰品一定很贵吧。”

    艾玛眼睛眨啊眨的看着梁立冬,小脸微红。

    “我自己重新再做一个就行了。”梁立冬摆摆手:“现在已经深夜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太晚了不好。”

    艾玛点点头,就这么木然地捧着手环离开了梁立冬的房间。

    月光从窗户斜射进来,在长长的走道中留下一块块斜方型白色光斑。

    微凉的夜间空气刺激着艾玛娇嫩的皮肤,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收过男性的礼物,但现在,她却接受了贝塔的魔法饰品。

    有霍莱汶有些地方,男女定婚就是互送手镯,而艾玛的家乡就有这样的风俗。她很清楚贝塔没有那层意思,但她还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毕竟她也只是一名十四岁的少女而已。

    她恍恍惚惚地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似乎有很长时间,又好像只有一瞬。刚走回到自己的房门口,旁边的房门猛地打开,爱丽丝从里面冲出来,以及快的速度把艾玛拉进了房间中。

    半精灵长长的耳朵不停地抖动着,她看着艾玛手中的手环,发出奇怪的叫声:“哦哦哦,这个手环我在贝塔的手上见过,他花了很多心思才做成的,没想到居然送给你了。”

    “花了很多心思吗?”艾玛直直地看着自己双手中的手环,她看着这手环越发顺眼。

    爱丽丝神情古怪地搂着艾玛的肩膀,她窃笑道:“我可是知道的哦,沃森特这姓氏是多果罗城的大贵族,而且我还知道,那地方男女定婚的规矩,就是互送手镯,嘻!”

    艾玛的身体瞬间就僵硬起来:“这,这这……贝塔他没有这意思了,他只是想用这东西,保护我!”

    艾玛语无伦次起来,但她的脸越来越红,最后低下头一言不发。

    这模样不知道有可爱,多漂亮。即使是女性的爱丽丝也看呆了,她松了口气:“好在你不喜欢凯尔,好在贝塔阁下威武,否则如果我和你争凯尔,真是一点胜算敢没有了。”

    艾玛跺跺脚:“不和你说了,我困了,要休息。”

    她红脸低头离开了爱丽丝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中。

    她关上门窗,然后扑到床上,再用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蒙了起来,缩成一团。

    第二天,梁立冬起床,吃过早餐后他就直接外出办事。虽然艾玛的神情似乎有点不对,但他也没有在意。毕竟一个少女一直坚持的事情被人捶得粉碎。感情上有些接受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梁立冬继续去城市中打听消息。安斯的警告,还有昨晚他在艾玛灵魂世界中看到的影像,都证明一件事情,勇者战魔神这个即定的命运剧本。背后绝对有人有主导事件的进程。

    但因为剧本被他打乱了,所以现在他们追到西西里亚城来了。想将剧本再次引导到‘正确’的轨迹上去。

    ‘布鲁克’家族的作死,还有罗登家族的上位,或者都与此有关系。

    当然。这只是梁立冬的猜测,他现在需要线索来支撑或者推翻自己的判断。

    内政系统一直开着。他在城市中浩荡了近一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注意的线索。正要回陶特庄园休息的时候,却看到一个黑袍的眼熟男子走进了一条阴暗的小巷中。

    他只思考了一秒钟。就想起这人是谁了,布鲁克家族的长子。兰斯。

    居然没有死!梁立冬还以为他在与其它贵族的明争暗斗中死掉了。

    他立刻尾随上去,远远地跟在后边,没过多会。兰斯就走到了死胡同里面,那里没有人,他就在原地等着。

    梁立冬则在后边拐角处那里潜伏,大约过了数分钟,梁立听到兰斯突然说话了,声音不大:“你终于来了。”

    然后一个女声回答道:“也没有让你等多久。怎么样,现在的伤口痊愈了吗?”

    这女声梁立冬听着有些耳熟,但一时间没有想起来是谁。

    “还差点。”兰斯的声音中带着许些激愤:“我们家族的财富呢,都被你们给搬走了吧。虽然我们响应主人的命令,把财富都给了你,但你至少得留点金币让我们过上体面的生活吧。”

    “连事情都没有办好,还有资格要求体面的生活?”女声呵呵冷笑两声:“主人没有杀你们全家,就已经是相当开恩了。”

    “嘿,杀不杀我们全家,还没有轮到你说话。”

    女人讥笑一声:“你才接替你父亲的位置,有很多事情不清楚,当年我们的主人可是相当不好说话的,要不是现在这段时间以来,主人一直很开心,你们全家人早就死光了。”

    “不管怎么样,我需要足够的金币让我们离开这里,去其它的地方安稳的生活。为了主人,我们把全部的荣誉和财富都甩出去了,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够是够了,但你对主人没有多少敬意,我怎么也得代替主人给你一些教训。”

    然后便是兰斯的惨叫声,但只响了一声后,便没有了动静。梁立冬从拐角那里探出头去,却发现在兰斯已经不见了,他急忙跑到死胡同口前,左右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没有兰斯,也没有什么女人,仿佛刚才他听到的声音都是幻觉。

    不过他知道这并不是幻觉,因为他感觉到了微弱的黑暗魔力,还有许些空间碎片流淌的迹象。

    这附近有人使用了空间传送……即懂得黑暗魔法,又懂得空间能力,难道是恶魔?

    因为空间能力和黑暗魔法,是恶魔的主要特征之一。

    兰斯还活着,而且听他的口气,布鲁克家族一直在为某个隐藏的大人物做事。

    布鲁克家族怎么说也是霍莱汶少见的大世界,别说霍莱汶,就算是全世界,也找不到多少能比布鲁克家族更富有的大世家了。

    但就是一个这样的世家,居然为某人卖命,而且他只要一声令下,布鲁克家族居然就得将几百年的积累全部散去。

    就算是皇室,也没有这样的能耐。以梁立冬在游戏中的见识,能做到这点的,只有两个神眷家族

    尽出光明教皇的条顿骑士家族,以及兽人族的冬狼后裔。

    但这两个家族都有很明显的特征,条顿骑士家族不可能与黑暗生物为伍,而冬狼后裔则是恶魔的天生死敌。

    他们都不可能驱使恶魔生物为己用。

    到底还有什么家族,或者大人物居然还拥有如此能耐?

    神?

    不可能!

    带着这样的疑问,梁立冬回到了陶特庄园,此时天已经黑了,而约书亚和茱莉已经将晚餐做好。

    在见到约书亚之后,梁立冬终于知道那个女声为什么听着耳熟了,原来是约书亚的未婚妻,依文。

    因为只听过一次她的声音,所以梁立冬没有立刻想起来。

    在餐桌上,梁立冬将自己刚才的见闻说了一遍,然后说道:“现在我能确定,所谓的魔神复活绝对是一个剧本,我不知道这个剧本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我相信,他绝对没有多少好意。”

    “这么说我们不用再去与魔神战斗了?”爱丽丝一脸兴奋地问道,她是半精灵,虽然高傲,但秉承了半精灵的特性,她其实爱好和平,对战斗没有什么好感。

    凯尔也松了口气,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有勇者血脉,但一想到全世界的安危都担在自己的肩膀上,就算神经再大条的人,也会极有压力。

    如果魔神复活的事情是假的,那么他就不用承担如此大的责任了,怎么想都是件好事。

    艾玛脸色有点尴尬,因为这事其实是她弄出来的,被人间接操纵,这样的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

    而约书亚则是一脸吃惊,他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朋友和老师,居然是传说中的勇者小队,更没有想到,这支队伍居然是在拯救世界的路途中。

    梁立冬说道:“魔神复活这事应该是真的,否则暗中引导艾玛的人,不会花费大力气不停地让艾玛观看所谓的预言。我们不清楚的是,那些躲藏在阴影中的人,到底有什么打算,他们故意引导凯尔去封印魔神,有什么阴谋。而魔神,是不是真的魔神,或者只是被人硬安上了魔神的标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爱丽丝看着梁立冬,她很想梁立冬就此说返程,不管魔神的事情了。

    但梁立冬的话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我们照常去寻找凯尔的家传装备,越是这样,我们就越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们也得去见魔神,但不是按那些宵小的步骤来,而是按我们自己的想法来。”

    凯尔眼睛一亮:“这么说老师已经有主意了?”

    “有点想法,但现在没有必要说,因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梁立冬露出了很古怪的微笑,在游戏中,他和表哥等朋友要去坑人的时候,都会如此的笑着:“既然罗登家族与他们有关,那我们就想办法把罗登家族给弄垮吧,打乱敌人计划最好的办法就是掀桌子,将整个棋盘摔到地上。”(未完待续。)